黑龍江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案例統計(上)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

目錄:

前言
一、黑龍江省各地區惡報形式人數統計表
二、黑龍江省地區惡報部門統計表
三、黑龍江省各部門惡報形式人數統計表
四、黑龍江省公安系統人員惡報形式統計表
五、黑龍江省政府機關人員惡報統計表
六、惡報案例分布特點
七、黑龍江省省直屬機關惡報典型案例
八、黑龍江省省轄市惡報典型案例
結語

前言:

黑龍江省位於中國的東北邊陲,45.4萬平方千米的廣袤的黑土地上生活著勤勞、善良、勇敢、豪爽的龍江人。龍江人世世代代在這塊土地上勤勞的耕作,繁衍生息。自從共產黨這個西來邪靈侵入中華大地,這塊土地與這塊土地上的人們飽受共產邪靈的蹂躪,人們心中的傳統價值觀念備受摧殘,龍江人正在經受著前所未有的魔難,那顆飽經滄桑的心等待著希望與光明。

神佛慈悲,天佑中華!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吉林長春傳出了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法輪功。法輪功的傳出不僅給人們帶來了健康的身體,更主要提升人們的道德標準,使人們擺脫了共產邪靈幾十年對人民心靈的鉗制,找回了幾近磨滅的久違的精神家園。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至八月十二日,應哈爾濱市氣功科研會的邀請,李洪志大師在哈爾濱市飛馳冰球館舉辦了為期八天的法輪功學習班,參加人數達四千五百多人。法輪功的傳出與法輪功學員親身修煉的實踐給這塊飽經共產邪靈蹂躪的土地與龍江人帶來了道德回升的希望!

但是,中共的真實面目是一個邪靈,毀滅全人類是這個邪靈的終極目的。法輪功的傳出無形中剝去中共這個邪靈的假面具,摧毀了邪靈一百年來的為最終毀滅人類的苦心經營,這是邪靈不能接受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與中共相互利用發動一場前所未有的、邪惡至極的對法輪功與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據明慧網數據,黑龍江是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最高的地區。自1999年至今,已有至少552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迫害致死。直接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人數至少10611人。震驚世界的「萬家慘案」、「建三江案」就發生在這裏。

善惡有報,亙古不變。我們從明慧網報導出的惡報案例整理出黑龍江省十九年惡報人數統計:遭惡報總數為1846人;禍及家人總數為323人,二者之和為2169人。其中惡報死亡總人數674人,患惡疾的惡報人數為233人,禍及的家人死亡人數為148人,三者之和為1055人;公安系統惡報總人數為799人。由於中共各級部門的刻意封鎖、隱瞞與篡改,實際的惡報人數可能會更驚人!

2018年11月9日以來,黑龍江省又發生了全國最大規模的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在法輪功真相大白的今天,在天滅中共天象漸明的今天,在天警世人的大量惡報發生的今天,我們真為那些還在參與迫害的人擔心!所有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你們的一隻腳已經踏進地獄!趕快清醒!

一、黑龍江省各地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遭各類惡報人數統計表

圖1:1999年~2018年11月黑龍江省各地區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人數統計(不包括禍及家人人數)
圖1:1999年~2018年11月黑龍江省各地區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人數統計(不包括禍及家人人數)

圖2:1999年~2018年11月黑龍江省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各類惡報人數統計(不包括禍及家人人數)
圖2:1999年~2018年11月黑龍江省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各類惡報人數統計(不包括禍及家人人數)

表1:1999年~2018年11月黑龍江省各地區惡報形式人數統計表

地 區本 人 遭 惡 報禍及家人人數
死亡、無期徒刑、植物人惡疾被逮捕、入獄被調查、被雙規、被處分、丟職其他類型惡報非自報合計總人數死亡人數總計
省直機關9168322915244
哈爾濱2037562481844161310453717
齊齊哈爾39817171914114206134
雞西291451223588136101
鶴崗4719222119191473314180
雙鴨山281129103637370
大慶672416202581602212182
伊春3710081457213687
佳木斯7728241661122183816256
七台河1765522374441
牡丹江311281223794125105
黑河301127966513778
綏化29912423784198103
大興安嶺29508113569665
未知2000305106
合計67423318119542913418463231482169

註﹕
1、表中的「合計」是惡報(不含禍及的家人)的總人數;「總計」是惡報與禍及家人的總人數;
2、「農墾系統」「林業系統」「監獄系統」「石油系統」的惡報人員都劃歸到單位所在地區。

二、黑龍江省各地區各部門惡報人數統計表

圖3:1999年~2018年11月黑龍江省各部門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人數統計
圖3:1999年~2018年11月黑龍江省各部門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人數統計(不包括禍及家人人數)

表2:1999年~2018年11月黑龍江省各地區各部門惡報人數統計表

地 區610政法委公安系統法院檢察院區、縣級以上政府鄉鎮政府與街道林業系統農墾系統石油系統其他(企事業)普通世人合計
省直機關005001700007029
哈爾濱12211811142082100057215613
齊齊哈爾33705062000916114
雞西51334171005041888
鶴崗6278150814210129147
雙鴨山813400110405963
大慶11257529100451315160
伊春414510263103874
佳木斯105130035811302617218
七台河211101700008737
牡丹江455430342306993
黑河5425403140010965
綏化7746003201031584
大興安嶺503000241005956
未知0000003000025
合計82537994811931382328451683581846

註﹕
1、「農墾系統」、「林業系統」、「監獄系統」、「石油系統」的惡報人員都劃歸到單位所在地區;
2、「監獄系統」惡報人員包含在公安系統中;
3、「農墾系統」、「林業系統」 、「石油系統」中不包含系統內設的公、檢、法、610與政法委惡報人員。

三、黑龍江省各部門惡報形式人數統計表

表3:1999年~2018年11月黑龍江省各部門惡報形式人數統計表

部門本 人 遭 惡 報禍及家人人數
死亡、無期徒刑、植物人惡疾被逮捕、入獄被調查、被雙規、被處分、丟職其他類型惡報非自報合計總人數死亡人數總計
610321116181482187100
政法委24842114548362
公安系統247107961321625579913770936
法院16414536487155
檢察院416000110011
縣級以上政府及領導31031166993179110
鄉鎮政府及領導581591232121383113169
林業系統952250236129
農墾系統1122382285233
石油系統1792953458553
普通世人13846111142203585425412
其它(企事業等)8725373791682112189
合計67423318119542913418463231482169

註﹕
1、表中的「合計」是惡報(不含禍及的家人)的總人數;「總計」是惡報與禍及家人的總人數
2、「農墾系統」、「林業系統」 、「石油系統」中不包含系統內設的公、檢、法、610與政法委惡報人員。

四、黑龍江省公安系統人員惡報人數統計表

表4:1999年~2018年11月黑龍江省公安系統各地區惡報各類人員統計表

地 區省級部門地級市區、縣級派出所所長普通警察合計
省直機關500005
哈爾濱04496563181
齊齊哈爾0720232070
雞西011481033
鶴崗0822341478
雙鴨山016101734
大慶0410133057
伊春001971945
佳木斯09322861130
七台河0145111
牡丹江0513152154
黑河0268925
綏化0010221446
大興安嶺001541130
未知000000
合計542220242290799

表5:1999年~2018年11月黑龍江省公安系統惡報形式人數統計表

部門本 人 遭 惡 報禍及家人人數
死亡、無期徒刑、植物人惡疾被逮捕、入獄被調查、被雙規、被處分、丟職其他類型惡報非自報合計總人數死亡人數總計
省級2020015116
地級市12611760423145
區、縣級6537343831152184725267
科級與派出所長7716286538182423518277
普通警察9148212287212905125341
合計247107961321625579913770936

註﹕表中的「合計」是惡報(不含禍及的家人)的總人數;「總計」是惡報與禍及家人的總人數。

五、黑龍江省政府機關人員惡報統計表

表6:1999年~2018年11月黑龍江省政府機關惡報形式人數統計表

部門本 人 遭 惡 報禍及家人人數
死亡、無期徒刑、植物人惡疾被逮捕、入獄被調查、被雙規、被處分、丟職其他類型惡報非自報合計總人數死亡人數總計
省級404810171018
地級市2015211211122
區、縣級250126483015845
鄉鎮、街道23931975215767
村委會35661123586166102
合計8915402838212314822279

註﹕表中的「合計」是惡報(不含禍及的家人)的總人數;「總計」是惡報與禍及家人的總人數。

六、惡報案例分布特點

惡報案例的分布特點驗證了善惡有報的天理,誰做惡,誰償還!從上面的六個統計表格可以清楚看到這一點。下面所給出的「惡報總人數」包含禍及家人的人數,「死亡人數」中包含植物人與無期徒刑的惡報人員。

1.迫害嚴重的地區惡報也多:哈爾濱717人(含禍及家人數);佳木斯256人(含禍及家人數);大慶182人(含禍及家人數)。哈爾濱是迫害最嚴重的地區,惡報總人數為717人(含禍及家人數),佔全省惡報總人數33%;惡報死亡人數為256人(含禍及家人數),佔全省惡報死亡人數的24%。如果再加上患惡疾的75人後為331人。佔全省惡報總人數15%。

2.惡報比例較大的是公安系統與普通世人。公安系統是迫害的主要參與部門,也是惡報嚴重的部門。公安系統為936人(含禍及家人數),佔惡報總人數的43%。其他人為412人(含禍及家人數),佔惡報總人數的19%。這些不明真相的人對法輪功學員的誣告對迫害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3.公安系統惡報中,各個基層單位頭目為242人(不含禍及家人數),佔公安系統惡報總人數(不含禍及家人數)的30%;基層警察惡報人數為290人,佔公安系統惡報總人數(不含禍及家人數)的36%。區縣級國保隊長、公安局長惡報的比例也非常大,為220人(不含禍及家人數),佔公安系統惡報總人數(不含禍及家人數)的28%。因為他(她)們中很多人不僅傳達迫害指令,有的還親自參與迫害。

4.從惡報的死亡人數中可以看出惡報的慘烈。死亡總人數822人(含禍及家人數),患惡疾的總人數233人,二者之和為1066人,佔惡報總人數的49%,幾乎接近一半。

5.殃及家人的總數為323人,其中死亡人數為148人,佔禍及家人總數的46%。可見那些無視自己親人做惡的世人也是在犯罪,無視犯罪的本身就是犯罪,維護善良與正義這是上天賦予人的責任。

6.各級政府機關惡報總人數為279人(含禍及家人數),其中比例最大的為最基層的村委會人員,為102人(含禍及家人數),佔各政府機關惡報總人數(含禍及家人數)的37%。這些基層的村委會人員是誣告、協助迫害的直接責任者,可以說沒有這些人的助紂為虐,很多迫害是不能實施的。這也從另一個角度說明,中共邪靈對人的洗腦毒害之深。

七、黑龍江省省直屬機關惡報典型案例

1、徐有芳,原黑龍江省委書記,被免職。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消息:黑龍江省委書記徐有芳,親自去北京向「江中央」保證:在新年期間,保證哈爾濱市不會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去天安門護法。徐回來後在全市展開了全面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動。徐有芳在職期間,黑龍江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59名,佔同期全國被迫害致死總數的14.20%,為全國各省及直轄市最多。

為了討好江澤民,繼續往上爬,徐鎮壓法輪功不遺餘力,曾叫囂「對待法輪功的問題怎麼整都不為過。」臭名昭著的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哈爾濱戒毒所、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大慶勞教所、大慶紅衛星洗腦班等是迫害法輪功的黑據點。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發生了震驚海外的「萬家特大慘案」,三位法輪功女學員失去生命。

二零零三年三月三十一日,徐有芳被中央免去黑龍江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

2、田鳳山,原黑龍江省省長,因涉貪被判處無期。

因涉貪被判處無期徒刑的中共原黑龍江省省長田鳳山也曾積極迫害法輪功。在中共鎮壓法輪功不久,時任黑龍江省省長的田鳳山等一行人去伊春市北山公園遊玩時,在伊春市區街頭看到一張法輪功真相的不乾膠,田氣急敗壞。之後,伊春市先後有七名法輪功學員因此而遭到綁架,刑訊逼供或非法判刑。

3、黑龍江省省委書記王憲魁遭報被免職

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王憲魁遭報被免職,等待他的將是更為嚴重的惡報。

王憲魁,原籍河北省滄縣李天木鄉自來屯。據資料統計,自二零一零年八月,他在黑龍江省歷任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省長、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等職。

在職期間,王憲魁一直追隨江氏犯罪集團大肆迫害法輪功學員,並在黑龍江省境內製造多起綁架事件及非法判刑案件。

在他的操縱和干預下,造成至少有六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百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使黑龍江省成為全國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地區之一。據資料統計,從二零一零年八月至二零一七年三月,王憲魁主政期間,黑龍江省至少有六十二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直接下令指揮炮製「三二九」 、「建三江」、「訴江」綁架案。

4、韓桂芝,原黑龍江省委副書記,被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死緩。

二零零五年,黑龍江政協前主席韓桂芝被以受賄罪判死緩,其在任黑龍江省委副書記期間,主要分管政法部門工作,因其積極執行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黑龍江省成為全國迫害法輪功第二嚴重的省份,韓桂芝落馬前,黑龍江被證實的就有342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5、黑龍江省副省長付曉光兩次「落馬」

付曉光,黑龍江省副省長,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兩次「落馬」:2004年10月被免省委委員,自動辭去副省長職務;復出後,2013年12月17日,付曉光又因公款消費飲酒致人死亡被「行政降級」處分,由副省級降為正局級。付曉光任副省長期間參與迫害法輪功,黑龍江省是鎮壓法輪功的最嚴重省份,至少491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居全國之首。

6、原黑龍江省政法委書記、國家安全監督總局局長楊煥寧被立案審查、降級處分

媒體報導,前國家安全監督總局局長楊煥寧被以「嚴重違紀問題」立案審查、降級處分。

楊煥寧,男,漢族,一九五七年三月生,原籍山東安丘人。據公開資料顯示:楊煥寧從二零零五年一月起,曾任黑龍江省政法委書記;二零零八年五月起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兼中央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自二零一五年十月始任國家安全監督總局局長。

在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零八年五月期間,楊煥寧任黑龍江省政法委書記,曾積極配合江澤民、周永康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多次在黑龍江省傳達迫害密令,並層層部署實施迫害,導致黑龍江省地區迫害案例大量發生。

在二零零八年五月至二零一五年十月期間,楊煥寧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兼維穩辦主任,多次配合周永康(當時是政法委書記兼610領導小組組長)迫害法輪功,並下達密令文件製造恐怖氣氛,導致在全國範圍內發生大面積綁架法輪功學員事件。

7、原黑龍江副省長、省政法委副書記孫永波「落馬」。

王憲魁和孫永波都是江派血債幫在黑龍江的代言人,他們在執政期間,全省發生過多起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抓捕和迫害事件,二人也早已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多次發出追查通告。可他們並沒有懸崖勒馬。就在2016年6月,王憲魁和孫永波還親自指使哈爾濱雙城公檢法人員非法抓捕當地的53名法輪功學員。時隔半年,孫永波在2017年1月7號落馬。

8、黑龍江省人大副主任范廣舉被免職

范廣舉,黑龍江省人大副主任,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2004年10月被免職。

9、張秋陽:中共黑龍江省黨委常委、秘書長,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2004年10月受到免職懲罰。

10、原黑龍江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建三江事件」 決策者隋鳳富落馬被查

隋鳳富,中共原黑龍江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農墾總局黨委書記、局長,2014年11月27日落馬被查,2015年2月13日涉嫌受賄罪被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隋鳳富是建三江司法公安系統迫害法輪功學員及多名維權律師的主要責任人之一。「建三江事件」中,農墾當局不僅綁架為法輪功伸張正義的維權律師,並實施酷刑,而且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至少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送醫院搶救。

11、黑龍江省農墾總局黨委書記王兆利遭惡報 車禍父子骨折

繼隋鳳富之後新任省農墾總局黨委書記王兆利,仍然實行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政策,繼續非法庭審,陷害建三江事件中四名無辜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元旦期間王兆利全家遇車禍,王兆利和其兒子骨折。

12、黑龍江省高級法院院長被「雙開」、檢察長跳樓自殺。

黑龍江省高級法院院長徐衍東,二零零四年被免職「雙開」;黑龍江省檢察院檢察長徐發,二零零四年被免職「雙開」,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三日跳樓自殺。在他們任職期間黑龍江省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中因判刑致死人數為二十八人。

黑龍江省法院院長徐衍東曾將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放在哈爾濱火車站入口處,上火車之人必須踩過去。黑龍江省檢察院檢察長徐發在任職期間,全省出現多起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審判,對此徐發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13、原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局長被拘捕

楊文學,男,原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局長。他積極追隨江羅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罪大惡極。2006年6月,楊文學因受賄和挪用公款被黑龍江省檢察院拘捕。

14、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局長孫平遭惡報被捕

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局長孫平,因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被捕,被秘密關押在吉林省。2007年孫平遭惡報入獄。

孫平在位期間,黑龍江省的各監獄均殘酷迫害大法弟子,使蒙冤入獄的大法弟子承受了巨大的無名的苦難。他蔑視大法,對大法弟子善意的講真相,換來的是更嚴酷的迫害,所以才落到了今天的下場。

15、黑龍江農墾總局政法委書記李濤被「雙規」

李濤,黑龍江農墾總局政法委書記,二零一三年初,因涉及受賄等問題,被「雙規」。任職期間,李濤多次下達命令參與迫害法輪功,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政法委「六一零」二零一零年初成立青龍山農場的洗腦班,由李濤直接主管。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李濤下發關於在建三江辦洗腦班的文件,並給九個管理局、一百一十三個農場,下達硬性指標,綁架農墾系統內的法輪功學員到青龍山洗腦班實施迫害。至今,能夠核實到的已有六個管理局配合實施綁架迫害,分別是建三江管理局、牡丹江管理局、寶泉嶺管理局、紅興隆管理局、北安管理局、齊齊哈爾管理局,近百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劫持到洗腦班,迫害範圍波及全省大部份地區。

16、原黑龍江大慶油田總經理、福建省長蘇樹林因涉嫌貪腐而落馬

二零一五年十月七日,福建省長蘇樹林因涉嫌貪腐而落馬,成為中共第一個在位落馬的省長。蘇樹林曾任黑龍江大慶油田總經理,坐擁大權,任職期間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欠下多筆血債。

蘇樹林在大慶任職期間,耗資二百萬元組建洗腦班,用於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法西斯式的迫害。大慶油田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大慶油田有多少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目前還不能準確統計。對法輪功學員使用了一百多種酷刑,包括燒活人、性虐待、穿恐怖約束衣、釘竹籤、強行注射破壞神經的藥物等。由此可以看出當時迫害的慘烈。而此時蘇樹林正是大慶油田的主要負責人,對這些迫害法輪功的血案負有不可推卸的罪責。

17、黑龍江省工商銀行副行長跳樓自殺

何敬忠,男,黑龍江省工商銀行副行長,2000年前後任佳木斯市工商銀行行長。在任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是邪黨迫害政策的忠實執行者。大約在2006年夏,因抑鬱症,何敬忠在哈爾濱的自家住宅樓上,跳樓自殺。

18、原黑龍江大學副校長、前中央編譯局局長衣俊卿被免職

衣俊卿,前中央編譯局局長,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因為「生活作風問題」,不適合繼續在現崗位工作,被中共免去職務。

多年來,衣俊卿一直賣力配合江氏集團,栽贓、陷害法輪功,充當江派筆桿子為迫害法輪功搖旗吶喊。早年,衣俊卿曾先後擔任黑龍江大學哲學系主任、黑龍江大學副校長、校長、黨委副書記。在他任職期間,原黑龍江大學哲學系學生戴蕤,因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開除學籍。

二零零七年三月,衣俊卿調任黑龍江省委宣傳部部長後,更是賣力配合江氏集團,多次利用自己宣傳部長的身份,到處做報告攻擊法輪功,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搖旗吶喊。

二零一零年二月起,衣俊卿擔任中央編譯局局長,在李長春掌控宣傳口期間,衣俊卿是李長春的右臂,劉雲山是李長春的左膀;而在劉雲山掌控宣傳口後,衣俊卿成為劉雲山的左膀。在中共江氏集團一九九九年後長達十四年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中共喉舌媒體成了攻擊「真、善、忍」信仰群體,用來「名譽上搞臭」的武器。衣俊卿作為江派筆桿子,一直充當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

19、黑龍江國家安全廳二局副局級偵查員遭惡報而死

宋國偉,家住哈爾濱,是黑龍江省國家安全廳二局副局級偵查員,在黑龍江省安全廳南方工作站從事特務職位,公開身份是某集團副總。

事事有因就有果,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特務行為是為人所不齒的,行惡而遭惡報也是天理。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晚十時,宋國偉剛回家沒多久,晚間突然覺得身體不舒服,八點鐘就躺下了,十點多起來上衛生間,突發腦溢血死亡,暴死在家中,年僅四十八歲。

20、黑龍江省工商銀行營業部副主任遭惡報死亡

王東來,男,2002年前後任黑龍江省工商銀行營業部副主任期間,參與對本單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2008年秋冬之際,王東來突發腦出血昏迷不醒,次年死亡。

21、黑龍江省公安廳國保處副處長做惡殃及兒子成植物人

楊波,男,生於一九六二年,黑龍江省公安廳國保處副處長。以前當過法警,從一九九九年八月,從綏化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始,到二零零四年九月調往黑龍江省公安廳,在全省範圍迫害法輪功學員,楊波的參與策劃、布控、甚至親自上陣,對法輪功學員迫害慘烈。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楊波被調往黑龍江省勞教局。楊波因迫害法輪功賣力,被省勞教局特批由副科級轉為正科級幹部,成為邪黨獎勵犯罪的一個證據。

二零零四年九月,楊波被調往黑龍江省公安廳,這使他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範圍加大。除了不遺餘力的迫害全省各市縣的法輪功學員外,他有時還回到綏化勞教所參與迫害。綏化勞教所許多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方式和手段都是楊波傳授的,其罪行天理難容。是黑龍江省公安廳對法輪功學員精神折磨和肉體迫害的頭號人物。

神佛有眼,惡有惡報,楊波作惡遭惡報,殃及家人。二零零四年中秋節前夕,其獨生子楊帆(十六歲,中學生)在放學途中遭車禍,當時成植物人。

22、黑龍江公安廳反×教工作處惡報實例

2004年的春天3月份時,也就是迫害法輪功高潮時候。當時黑龍江省公安廳要成立一個叫「反邪教工作處」的部門(實際上中共本身就是最大最邪惡的邪教組織)。在組合時,有好多人都不願意擔任這個部門的領導人。為了組成這個部門,省公安廳給這個空位子定了一個正處級待遇。省公安廳裝備處、一位年僅36歲叫刁明偉的年輕力壯小伙子為了權、錢走上這個作惡的崗位。

在接職半年後即2004年9月的一天,刁明偉到佳木斯勞改隊執行邪黨迫害法輪功任務,開車共去四人。返城時車剛剛離開佳木斯,迎面就跟從山東開往佳木斯的一輛大貨車對頭相撞。當時就車毀人亡。只剩下司機一人且經過搶救後變成植物人。

(待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