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情的表現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們大法弟子都知道我們的修煉就是不斷的放下名利情,才能夠不斷的同化真、善、忍的宇宙特性。名、利的具體表現似乎我們還容易辨別一些,可是情這個東西無處不在,對我們修煉人來說能夠時時清醒的捕捉它,從而放下它確實比較難。

這裏,我想從自己修煉的實際經歷與周圍同修的一些情況中談談我對情的一點理性認識,和同修們一起交流,起個拋磚引玉的作用。

我一直自認為與其他同修比較,在人的這一面我的情是比較淡的,對家人的親情、對同修的感情等都比較淡,沒有親疏遠近之分,對誰都是真心的付出。對常人社會的各種誘惑也沒有興趣,平時理性很強,責任感很強。但前段時間至今我卻一直在修放下情。

今年以來,我在常人中的家庭生活環境越發的清靜了,平時一個人在家,孩子在外地工作,先生每個週末才回家呆一天。常人中的親朋除非必要的事平時來往很少,電話都沒有幾個,自己也退休了,可以說和常人越來越遠了。

過去,我以外出面對面講真相為主,今年,和同修開發了一個新的講真相項目,外出很少了,而且每週除了兩次小組集體學法,沒有甚麼證實大法的事需要協調、配合,和其他同修的接觸也就很少了。似乎要修「念在方外」[1]了。坐在窗前看著外面的人間,我的心裏一種莫名的難受滋生出來,我眼睛實實在在看到的世界要沒有了,可是方外的世界又看不到在哪,心裏沒有著落了。我感到一種恐懼:以後每天我就這樣過下去?心神不定,學法似乎是被迫的,就像完成任務。嘴裏背著法,心裏一陣一陣那種傷感的情緒往上翻。我開始每天花兩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在動態網上瀏覽新聞、看一些評論、消息,捨不得關閉。我抓著這個與常人社會唯一的聯繫通道,每天都牽掛著想知道常人社會又發生了甚麼事,對美國人制裁邪黨又產生了幻想,覺的邪黨滅亡的時間就快到了,這樣寂寞的日子不會長了。跟著美國人瞎激動,最後又失望了,還經常吃點零食讓自己放鬆一下。可想而知,該修的執著沒修,還增加了執著。修煉受到了嚴重干擾,發正念、煉功都想著這些破事。

必須得下決心修了,本來師父給我安排這麼好的環境,讓我有更多的時間用在三件事上,我咋這麼不爭氣呢?甚麼原因呢?我深入的向內找,因為寂寞之情,因為我對常人這個世界有留戀之情,對這個世界的人和事還感興趣,還捨不得離開,因而不願忍受寂寞的苦。原來我也有這麼深的情,現在暴露出來要修掉它時才感覺到這樣的苦。

師父說:「人最怕啥?寂寞。寂寞能使人瘋,寂寞能使人忘記過去的一切,寂寞甚至能使人忘記語言,也是最可怕的一種苦。人說誰誰面壁九年,誰面壁十三年,也有人坐那上百年了。你們沒有那麼寂寞,就是堅持始終的像個大法弟子那樣。」[2]

我真的很愧疚,對不起師父,我一定要把這個情放下。師父開示:「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 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 食而不味 口斷執著 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 靜而不思 玄妙可見」[3]。作為修煉人,我們不要被這個現實世界所牽動。

由此,我也想到好多同修總喜歡互相之間有聯繫,用甚麼「電報」等各式各樣的即時通訊軟件聯繫著,造成很大的安全隱患和其它方面的問題。其實深入向內找,可能也是因為放不下情,不甘寂寞之苦。與常人說不上話,與同修之間有共同語言,而且往往還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掩蓋著,不易察覺。其實那些理由對我們的修煉並不一定起好作用,修煉誰也不能代替誰,真正想提高只能靠我們自己修自己的心。

我還發現一個問題,在修煉中不少同修對人的情的表現與修煉人的慈悲分辨不清,從而遲遲不能放下情。師父告訴我們:「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4]

我所在的城市市區不大,同修比較集中,學法小組也比較多。我也認識不少的同修,很多同修講真相很積極主動,多年來一直堅持著,非常可貴,所以我們市區的修煉環境開創的比較好。但這裏的同修互相之間講情份的多,不願觸動各自的人心,害怕出現矛盾,害怕面對去人心執著的壓力和痛苦,喜歡一種你好我也好的和氣氛圍,互相不得罪,各自的執著也很難暴露出來。形成了一個一個有濃濃同修情的小圈子,同修家裏常人的事也幫助解決,不斷增加著人的情。依據著親疏遠近的情維護著誰、反對著誰,而不能嚴肅的用法來衡量是否有利於我們的修煉和救人。只滿足於大家做了講真相、勸三退的事就行,認為這就是精進了,其實是只注重了形式上的三件事,而在修心這個最實質的修煉問題上往往就忽視了。累積到最後,嚴重問題不斷出現:有好多個同修身體出現嚴重症狀,走不過來,失去了肉身;有好多個同修現在帶修不修,甚至真的脫離大法了;有同修至今還抱著「病」不放,一邊長期吃藥維持身體的活動,一邊還做著「三件事」安慰自己;有同修出現精神上的問題;有些同修多少年認識也不提高,始終在那個狀態裏徘徊,有的老同修多少年講真相的智慧和能力都沒有提高,要麼敷衍了事,要麼強纏著人家三退,多次被人「舉報」到派出所也不吸取教訓,還覺的自己正念強,不怕,其實身上一直不敢揣真相資料,周圍同修也都不說,不一而足。因為大家都講情,不願意向內找,沒有那麼大的慈悲心,各管各的,帶著各種各樣的自我表現,形不成整體的正念力量去幫助修煉出現困難的同修。

情是為私的,人的情是一切執著心的根源,不修去這個情,很多的執著心根本難以察覺。泡在情中,執著心就在你思想中形成了自然,你可能就把它當成了自己,分不清真正的我在哪。而且因為都在情中,你也就看不到同修的執著心的表現,等最後同修出大問題了,你也幫不了她(他),執著於情和自己的名,極端的理解法,怕所謂的強求了同修。同修法理不清,人心佔上風的時候還說尊重同修自己的選擇,那她(他)不就選擇當一回人嘛,別忘了舊勢力在一個勁的「推」她(他)呢。在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中家庭篇(下)中有這樣一段話:「對於誤入歧途奔向懸崖的人,對其鼓勵說『我們尊重你的選擇』,這也許出自善心,但結果卻是將對方推向更危險的境地。真正的善良,應該是告訴那走在歧途上的人分辨正道和歧路,免於覆滅──即使會被不理解和責難。」

可見情不是真正的善,不是慈悲,它是私的表現,掩蓋著許多的執著心,我們大法弟子要認清它,跳出情的陷阱。

放下情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最後時候。同修們,讓我們一起在法中實修,一定時時向內找自己,抱著一顆對自己、對同修、對眾生負責任的心做好三件事,那才是我們從法中修出來的大慈悲!

一點個人認識,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