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解丈夫的外遇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末得法的老弟子,現在七十歲了,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了。因丈夫有外遇,修煉前,跟他鬧了很長時間的矛盾,簡直到了離婚的邊緣。修煉大法後,我在法中不斷提高心性,漸漸看淡了人間的一切,並且說服了丈夫,使我和他及他的情人的關係也得到了善解。

那是種責任田那個時候,我和幾個很合得來的女伴,常在一起嘮嗑,做針線,或在地裏幹活。很投緣,情好日密,還拜了幹姐妹。來來往往,吃穿上也互通有無,她們差不多天天都要到我家來,也不分早晚時辰,有事沒事,反正是順理成章了,成了我家的常客,似乎甚麼都不避諱。後來乾地裏的活也搭上伙了。越來越不分你我了,簡直像一家人一樣了。

在這種情況下,我丈夫和她們常常打打逗逗,打情罵俏,當時我也沒在意,可是時間長了,也越來越覺的不對勁兒。這我可受不了了,甚至背地裏他偷偷的往人家跑,這讓我更受不了了!後來跟他幹了起來,大吵大鬧。再後來他出去,我就暗地跟蹤,再後來常把他鎖在屋裏,不讓他出去,再後來我在他爹娘那兒告他的狀,再後來我在他舅舅、舅媽、姨父、姨母那兒告他的狀,使得親戚朋友都知道了。真是鬧了個滿城風雨、天翻地覆!把我氣出一身病來:頭疼病、失眠症、胸悶病、心律不齊、心絞痛等等,還有燒心、漏瘡等更是雪上加霜,使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從沒好過的日子!吃不好睡不好,沒有舒心、痛快的時候,我還多次叫著他離婚、散夥、各幹各的。

一九九六年末,我有幸得大法了,走上了修煉法輪功的道路。真善忍的法理讓我心裏越來越亮堂,充滿喜悅。不久,一身的病全好了,脾氣秉性也發生了很大變化,火爆性子變的溫和了。

師父教我們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修煉前,跟丈夫又打又罵的,現在修煉了,可不能那樣了。我覺的以前跟丈夫那樣的爭鬥,是受黨文化的影響和毒害,真是鑽牛角尖,陷在其中鑽不出來。他有外遇,有婚外戀的骯髒行為,是那個人心造成的,打打鬧鬧能使那個心改變嗎?

師父說:「我給大家說這樣一個問題,大家想一想,在我們常人社會當中,人的道德水準發生了這樣的變化!人與人之間這個緊張成度到了這種成度了!你想它還不是到了一個極其危險的境地上來了?」[2]師父還說:「大家知道現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為甚麼還幹壞事?有法不依?就是因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見時,他還要做壞事。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也用不著你打抱不平了。」[2]

師父這些話使我茅塞頓開,丈夫之所以成為這樣的人,不就是因為在如今社會的大染缸裏受到了污染了嗎?其道德不就是隨著這個社會在隨波逐流的向下滑嗎?甚麼性解放,同性戀等等,電影電視裏甚麼都有,這些烏七八糟的東西,把社會搞的烏煙瘴氣!在黨文化充斥的形勢下,道德怎麼能不一日千里的往下滑呢?!修煉前,我那麼明裏暗裏大動干戈的跟他幹,可是有甚麼用?真是管得了人可管不了心哪!他那心變壞了,你能看得住他嗎?所以你看不見時,他不照樣幹壞事嗎?!再說那時候那麼管他,不也是強烈的執著嗎?我現在修煉了,當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

此後,我開始在改變他的心上想辦法。讓他看師父講法錄像,聽師父講法錄音,引導他聽明慧廣播等,跟他講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給他講明慧廣播中的一些故事,如柳下惠坐懷不亂的故事等,還把自己和同修們修大法後的變化,包括身體上、心性上多方面的變化,講給他聽,這樣耳濡目染,他漸漸有了變化。

他不像過去那樣偷偷摸摸往人家跑了,就是人家來我家,他也總是躲起來,避而不見了。不但不像過去那樣眉飛色舞又說又笑的,反而成了進曹營的徐庶了。真的,他是要做好人了,他還說:「脫胎換骨,重新做人吧!」他入過團,還是個邪黨黨員,我都幫他退了,後來他還常常幫我做一些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比如接送大法資料,送三退名單給能上網的人,派發大法傳單等,他真的痛改前非了!

對於跟我拜了幹姐妹的兩個跟他做了壞事的女人,在我修煉前,我找上門去堵著門口罵她們,幹姐妹變成了仇敵!見面就罵她們,嚇的她們盡躲著我走!

修煉後,我對她們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我覺的大法弟子就得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以前,那麼對待人家,沒有善;又吵又罵,沒有忍。這不離大法的要求差的太遠了嗎!雖然這樣想了,可是那個心還是沒有放下,幾年都不跟她們說話了,這時候,我去接近她們,真覺的臉面上過不去,根本不願跟她們說話,覺的委屈了自己。

後來,學了師父的一段法:「但是我想,法大,宇宙大法嘛,能夠化解一切,只要敞開心扉,只要能夠寬容,我想甚麼都能夠改變。」[3]對照自己向內找,心想:我跟她們敞開心扉了嗎?我做到寬容了嗎?我自己為甚麼就不想改變呢?師父講:「所以修煉一定要修自己的那顆心,一定要去人心,一定要正念看問題。」[4]師父讓我看到了自己這顆人心,對!聽師父的話!一定把這顆心去掉!我不能再把她們當成仇敵了,更不能跟常人一般見識了。這樣,我這顆心放下了。

當然她們的行為是見不得人的,可是我作為修煉人也不能那樣對待常人哪!其實她們也是這個齷齪社會及邪黨文化的受害者,她們也是可憐的。自己受了害,還不自知,出賣了自己的肉體和靈魂,還覺得自己強佔了別人的丈夫,是本事!失去了自己做人的尊嚴,不把自己當人看,卻把自身當成了玩物,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多可憐哪!甚麼是真正的好,甚麼是真正的壞,她們都不知道了,簡直成了可憐的糊塗蟲!我們今天的社會現實成了這個樣子,多可悲呀!

我不再把她們當仇敵了,而是把她們當被救度的對像慈悲看待。我主動接近她們,善心對待她們,和顏悅色的跟她們講話,用慈悲和善念誠心待人,使她們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博大胸懷。這樣我們之間的關係解凍了!從此她們再不躲著我溜牆根兒走了。和過去一樣,我們言歸於好,互稱姐妹,仇敵關係得以善解。

我是大法弟子了,就得按大法的要求做,聽師父的話,不能跟常人一般見識,要用慈悲善念對待她們,婚外戀是非常可恥的東西,既傷害了自己的丈夫,破壞了自己的家庭,又傷害了別人的妻子,破壞了別人的家庭,是非常不道德的行為,極其可恥的行為。人們常說:「奸出人命,賭出盜。」這是小事嗎?會出人命的!我現在是學了大法,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要不然,沒修煉的時候,我都會跟她們拼命的!

我跟她們說:「你們知道嗎?是《轉法輪》這本寶書改變了我的脾氣秉性,改變了我的人生,使我能夠把人世間的一切看淡、看輕,使我能夠善心待人,慈悲為本,我也不會再把你們當作敵人,大法弟子根本就沒有敵人!所以才能夠心胸寬廣,才能夠容忍人間的一切冤怨之事,才能夠把以前的仇敵看成朋友。」我這一說,她們深受感動,說:「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呀,以後再也不幹這缺德事了!」

就這樣,我與丈夫及情敵的關係得到了善解。這樣的冤仇都能解開,事實證明大法的威力真是無邊啊!最後讓我們共同重溫師尊的詩《法正乾坤》吧:「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5]。層次所限,不符合法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