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學員在悉尼中領館前集會 營救大陸親人(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澳洲悉尼記者站報導)新年前夕,中國大陸多地法輪功學員遭受連續大規模的綁架和關押,其中包括澳洲公民的家屬和朋友。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上午,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駐悉尼領館對面的街道上舉行了新聞發布會,要求中共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包括澳洲公民劉玲的大姐劉春霞,Lily劉的姐姐劉惹寒以及澳洲居民欒元新的母親張淑榮。

'圖1:澳洲公民劉玲(左)、Lily劉(中)和澳洲居民欒元新(右)在集會上分別發言要求中共立即無條件釋放他們的親人和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圖1:澳洲公民劉玲(左)、Lily劉(中)和澳洲居民欒元新(右)在集會上分別發言要求中共立即無條件釋放他們的親人和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呼籲各界伸出援手 要求中共無條件釋放法輪功學員

'圖2:法輪大法澳洲佛學會會長趙露西(Lucy?Zhao)博士在集會上發言'
圖2:法輪大法澳洲佛學會會長趙露西(Lucy Zhao)博士在集會上發言

澳洲法輪大法學會會長趙露西(Lucy Zhao)博士在集會上發言表示:「今天我們來這裏集會是因為澳洲公民和居民在中國的家屬和朋友,因為他們修煉法輪功而被迫害和關押、甚至有喪失生命的危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放棄他們的信仰,在中國一直會被迫害和關押、甚至成為被活摘器官的目標。在過去的幾年中,有很多人權機構和人權律師,他們對於活摘器官做了很多獨立調查和報告,收集了大量的證據,顯示出在中國很多法輪功學員和良心犯他們正在成為被活摘器官的目標。也就是說他們不僅是信仰和言論自由受到侵犯,而且在中國成為政府、警察和醫生牟取暴利摘取器官做販賣的一個工具。在幾個星期前澳洲國會在經過大量的聽證之後,做出了一個報告和幾項推薦。他們對在中國對良心犯的活摘器官表達了深切的關注,對澳洲政府提出的十幾項建議包括,請澳洲政府採取相應的手段,希望澳洲政府讓澳洲人知道正在中國發生的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同時,也忠告澳洲人不要到中國去移植器官。這也是今天我們在這裏的原因。」

趙露西在發言中,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無條件地釋放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和良心犯。她也呼籲澳洲政府伸出援手,敦促中國政府無條件釋放澳洲公民和居民的家人和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她還希望在此的所有媒體和民眾伸出援手,讓更多的澳洲人知道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罪行,也希望人們對澳洲政府和對中國政府表達他們對人權迫害的關注。

澳洲公民:願迫害早日結束

澳洲公民劉玲在集會上發言表示:「今天在這裏,我呼籲陝西省當局立即釋放我的姐姐劉春霞。她因為修煉法輪功,去年三月二十二日在住處遭綁架後一直非法關押在西安市新城區看守所。今年被西安市新城區法院冤判四年,九月被非法關押進陝西省女子監獄。因為她堅持『真、善、忍』的信仰,監獄至今不准家人探視,我們很擔心她,不知道她現在是否安全、有沒有受傷。」

劉玲說:「我姐姐從小學習優異,畢業後在惠安集團任工程師。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後,她在工作中兢兢業業、看淡名利、善待同事,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在生活中,她是位賢妻良母,並且孝順公婆,事事為他人考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她遭到數次非法抓捕,被毆打遭酷刑。二零零零年時被非法判刑五年。迫害中姐姐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公職。也給她當時八歲的兒子內心刻下了傷痛與恐懼的烙印。」

「有朋友曾問她:『不煉就好了,為甚麼讓自己吃那麼多苦?怎麼捨得下自己的孩子?』大姐回答:『大恩不言謝,通過修煉法輪功讓我脫胎換骨。我不能做背信棄義的事。我正是想要給我的孩子和全天下的孩子一個正義、沒有謊言與欺騙的環境,所以我要堅持。』」

劉玲在發言的最後說:「中國新年又近了,我思念遠方的親人,願迫害早日結束。」

澳洲居民盼望與妻兒母親團聚

澳洲居民欒元新在發言中表示:「我從小就身體非常不好,長期的胃潰瘍、肝炎、氣管炎等一堆病折磨得我不能像普通人一樣正常吃飯,加上長期失眠,日子對我而言真是苦不堪言。幸運的是一九九四年八月,我同媽媽、哥哥先後走上了法輪大法修煉路,我的身體奇蹟般的越來越好,工作也如願,當我的生活走向正軌的時候,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一意孤行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二零零零年我和哥哥先後因為去北京天安門為法輪功申冤,被抓、被拘留。二零零二年五月我因為在當地發放真相資料再次被抓,這次我被判刑三年半,在監獄裏我被打過、也遭受過各種折磨。雖然二零一四年我有幸來到澳洲這片自由的土地,但是,我的妻子和兒子時至今日卻依然在承受中共的迫害,因為我堅持修煉法輪功,我的妻子至今拿不到護照、七歲的兒子去年九月本準備來澳與我團聚,沒想到他在深圳出關時,護照竟然被中共海關人員剪掉並被註銷。」

「今年十一月末我跟母親張淑榮聯絡,但是這次我怎麼也聯繫不上她了,上週我才了解到我母親十一月九日被抓的消息,現在她被關押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我母親是一位非常傳統的家庭婦女,一九九四年得法修煉以後,身體一直很健康。這次聽聞母親被抓、被抄家的消息,我非常焦慮,非常擔心她的安危。」

七十九歲體弱老母盼女兒回家照顧

澳洲公民Lily劉在發言中表示:「今天我作為澳洲公民站在這裏呼籲:立即釋放我在中國天津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市河北區看守所的姐姐劉惹寒。

「十七年前,二零零一年七月,我的父親、姐姐和我,因修煉法輪功於同一天被綁架。在關押期間我的母親每天就是饅頭鹹菜白開水,微薄的工資分給我們三個人,還要遠途奔波送到三個不同的關押地點;同時照看我姐姐的幼子。我和我的姐姐於二零零四年從中共勞教所回家;我們的父親被冤判八年,因三次腦出血,被送回家中,二零零四年九月離世。

「我本打算持澳洲護照回國探望母親,卻獲知多位外國籍法輪功學員回國探親期間被騷擾,甚至被非法關押。出於多方考慮,我留在海外,十一年不能回國。這期間我的姐姐一人承擔起照顧母親的所有事務。

「近來我母親年事已高,身體出現各種問題,多年的心臟病,加上高血壓,再加上因腰部問題無法長時間站立,每天依靠我姐姐做飯。去年因心臟問題,已被醫院下過病危通知書。我不在她身邊,老人對我姐姐的依賴可想而知。

「現在我的姐姐再次被綁架,對我七十九歲高齡的母親來說,如晴天霹靂。目前是好心的鄰居輪流幫忙做飯,我姐姐的兒子,在大學讀書的二十一歲孩子,每週兩次從學校回去照應。

「我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我的姐姐──法輪功學員劉惹寒和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