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是我的一面鏡子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長期以來,儘管我覺的妻子同修身上有很多閃光點,但是我對她的感覺是她人心多,情太重,悟性不夠,遇事法理也不夠清晰。我知道自己有瞧不起妻子同修的心,卻苦於不知道這顆人心的來源在哪裏,當然就談不上把它徹底修乾淨了,所以一到考驗來時,只能抑制一時,過後,還是會返出來,如此反反復復,真是挺魔人的。

最近發生一件小事,通過深刻向內找自己,終於使我找到了很久以來這顆人心執著的根源所在。

那天下午,我在臥室裏背法,突然覺的房間裏咋就這麼消停呢?起身到客廳一看,妻子同修正在茶几上寫東西,啊,昨天她就說想寫幾篇交流稿,談談自己在大法中的修煉理悟,看來真的開始動筆了,還真挺精進哪!

我悄悄走過去,一看,嗯?有點不對勁兒呀!她在抄一本現成的東西,甚麼「幼兒園」「上課」?我一下明白了,她──這不是在給人「幫忙」作假、抄寫教案嗎?這下,我的心又動了。可這心裏剛要動氣,轉念一想,不行啊,我要守住心性,不能生氣,別再給人當梯子了,不然,剛才我這法不就白背了嗎?我可不能掉下來。

想是這麼想的,可在行動上,我還是不由得大聲的長吁一口氣,然後在客廳轉悠一圈,拋下一句:「長不大!」其實我想說的是「不爭氣」,然後轉身離開了。

關門回到臥室來,心啊,平靜不了哇,摁下又起來,起來再摁下去……找找自己吧,同修可是一面鏡子呀,照照自己究竟差在哪裏呢?其實,類似的事發生好多次了,我這也不是第一次向內找自己了,那為甚麼相似的事會反覆出現呢?究竟是自己哪顆心造成的呢?這次,我要仔仔細細,好好的找找自己的人心。

回想一下,當我發現妻子在為常人親屬「抄」寫教案時,我的第一念是怎麼動的呢?哦,我在想:「你咋就這麼不爭氣呢?說你八百回了,咋就不長記性呢?平時學法不入心,愛發睏,一週內,看完兩本週刊都有些費勁,還總說時間不夠,上班太忙,忙嗎?忙,怎麼還有時間替人弄虛作假、代人抄襲這一套呢?」這是甚麼心?瞧不起同修的心,高高在上的心……

接著,我又是怎麼想的呢?「哦,我從法上這麼反覆跟你交流,你還執迷不悟,不肯更改,簡直就是不可理喻、冥頑不化!哼,我現在就寫文章,上明慧網給你抖摟抖摟!」

瞧這小心眼兒,這又是甚麼心?氣恨!怨恨心哪!在這裏,我還進一步找到了,寫文章盼望明慧網發表求名的心,「看我悟的多好啊,我多能耐啊?寫文章還能上明慧網發表。」每次文章發表了,雖然不和別人說,也不表現出來,可心裏還是美滋滋兒的,要受用很長一段時間,這顯示心、歡喜心多強啊,常人般的自我不知不覺間已經自大膨脹了。難怪自己很長時間以來,不讓人說,同修一說就炸,我這高高在上,這哪像個大法弟子啊?簡直連個常人都不如。

唉,修的真差勁。而且利用明慧網來證實自己的心,變相的利用師父和大法來證實自己,多險惡的人心執著啊!

另外,我是發生此事之前一天才開始背法的,這是不是干擾呢?舊勢力可是無孔不入的,它是想借檢驗我是否真的一心背法,是否堅定而有毅力,所以,借妻子同修來考驗我。想看看我會不會心動,是否心不靜,直至達到讓我背不下去,甚至放棄背法的目地。

那麼,追根溯源,我為甚麼會動人心呢?這些人心究竟來自哪裏?當天晚上,在學法點上學法時,當學到「提高心性」這一小節時,師父把問題的關鍵就點給我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啊,真是醍醐灌頂,我一下悟到了。

原來,我為妻子同修此舉心動是因為我和她有情在,夫妻之情,同修之情,總之就是個情,而人間有情必有私。有了人中的情與私在,就會待人不善、處事不公,這怎會有慈悲心呢?這不就是沒有修善嗎?期間即使沒發火,隱忍不發,側目以視,冷眼旁觀,甚至還語出譏諷,這是真「忍」嗎?而大法弟子必須「真、善、忍」同修才行啊!原來,我的癥結出在這兒呀!真是愧對師尊、愧對大法呀!

在此,叩謝師尊慈悲點化。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1/妻子是我的一面鏡子-3781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