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修去指望常人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今天從動態網上看到美國中期選舉的結果,原本指望共和黨掌握參眾兩院的希望落空了,眾議院被民主黨掌控。我覺得有點受打擊,感到失落、沮喪。因為我此前在關注此事,看了動態網上的系列文章,覺得共和黨若沒有掌握參眾兩院的話,可能民主黨會給川普政府製造麻煩……

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面對上面的結果,我的思想中還冒出了對師父的法疑惑的念頭,覺得師父不是說了「我看正的力量勢頭很迅猛」[1],怎麼有社會主義色彩的民主黨還能掌控了眾院呢?還有,在美國,一個消防員不是得到神的啟示,預言川普政府會一路勝利下去嗎?怎麼會變了呢?不正的念頭在腦中紛紛出現。

但類似的經歷畢竟經過了很多次了,自己很快就能知道這些念頭不是自己,是應該清除的,我就開始排斥它們,這時,師父的一段法打到我腦中來:「我們太依賴人了。如果這場迫害叫人給結束了,大法弟子多丟臉──我們沒有證實法,沒有從迫害中樹立起威德來,我們大法弟子沒走出我們的路來。我講了,這個路是要給未來留下來的,是不是這個事很重大?所以就被舊勢力鑽空子了。你們指望著常人,舊勢力就叫他提案被否決;你們還指望常人,它們就叫你提案都提不了,把美國從人權組織開出去;你們還指望常人,它們叫他主席都是迫害人權的當上。我們從這些教訓中應該更加理智,我們經歷的太多了,從這些教訓中我們應該漸漸的清醒過來了。」[2]

我一下明白了,我們指望常人的心不去,就老給舊勢力鑽空子。

這麼多年,我們指望常人的心一次又一次暴露出來,不是指望這個就是指望那個,因此而吃的虧,吃得苦頭不少了,我們的人心也給師父的正法帶來了阻礙:「天地難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攔」[3]。我們的人心製造出了多少麻煩啊。

今天,和一位熟悉的同修交流,同修直接給我指出來:你這顆指望常人的心一直沒有徹底去掉啊。同修說,在多年前,邪黨十六大前,她指望邪黨新黨魁掌權後能給大法弟子平反,於是天天坐電視機前看新聞,看十六大結果,她父親(常人)看她這個樣子,就說:不要指望了,胡某某上台後共產黨一樣整你們……後來,十六大前,邪黨瘋狂大面積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各地迫害非常嚴重,損失慘重。

同修說,經歷了那種從極大的希望到失望的巨大的反差,當時非常痛苦和疑惑。後來,師父的《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發表了。同修說,她當時看了這段法後,徹底明白了。她把師父的《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看了七遍,從那時起,她就徹底放下了指望常人的心,所以十六年過去了,不管國內外形勢如何變,都沒有任何一件事能動了她的心。

我聽了,感到自己是一次又一次的指望又一次次失望,不僅動了心,還動得厲害,比如這次,我簡直都把自己當成共和黨的選民了。

在和同修的交流中,我還發現了自己在這件事上暴露出的一些問題:

一、把常人中的「預言」當成法了,所以我無意中就把這位消防員的「預言」看得很絕對了。我發現這次的失落、沮喪,對法的懷疑的念頭,就和自己無意識把「預言」當法看待了有關,忘了正法的形勢是師父在根據大法弟子的心性提高和救度眾生的實際情況在安排;而常人中一切形勢,我們根本不用去關注。

二、忘了來到這世間的所有的人都曾是師父的親人,師父要救一切眾生,只看人心,不看階層、黨派、團體或其它,而我們不自覺的把自己當成了「共和黨選民」,把民主黨的人當成了「壞人」,和中共邪黨是「一夥的」從而排斥、反感他們,陷入了常人的政治分別之中,失去了大法弟子應有的救度一切眾生的博大胸懷和慈悲。

試想,當我們排斥、反感,負面定性這部份眾生時,不是把他們推向邪惡一邊了嗎?怎麼能救了他們呢?我想,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不管面對的是誰,不管其背後有甚麼因素,只要其有人身在世,我們就應慈悲對待,只要正法還沒結束,我們就要給其講真相,讓他們有機會擺脫邪惡的控制,有被大法救度的機會。

在中國大陸,那些幹了壞事的惡警都能在大法弟子的無私和慈悲面前改變和被救,更何況是海外自由社會中的人,那些人同樣需要我們各地的大法弟子去講清真相啊。

我今天對師父告訴我們的「大法弟子是人類得救的唯一希望」[4]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認識,讓人類得救的,不是任何常人,而是大法弟子,其它表現再好的任何人和事都是來配合我們的,當我們徹底修去了指望常人的心時,我們救眾生的力度才會更大。

個人認識,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經文:《二零一八年新唐人與大紀元法會》
[2] 李洪志師經文:《各地講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洪吟三》《麻煩》)
[4] 李洪志師經文:《致歐洲法會》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9/徹底修去指望常人的心-376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