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多個洗腦班的精神迫害手段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湖北省會武漢市在多個轄區都設有洗腦班(所謂「法制教育班」、「學習班」等),為了掩人耳目,常年用精神迫害手段來折磨法輪功學員,企圖在精神層面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武漢洗腦班最邪惡之處在於它們的狡猾和陰毒,用心裏攻勢,摧毀人的意志,傷人於無形。

其中最令人髮指的有「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橋洗腦班)、「江漢區法制教育基地」(玉筍山洗腦班)、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武昌區楊園洗腦班、江岸區諶家磯洗腦班(目前停用,江岸區在別的地方秘密修建洗腦班,地址暫不知),青山區北湖洗腦班,它們從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起至今每年多次開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另有黃陂區、新洲區等地均有洗腦班不定期開班迫害。表面上看,這些洗腦班歸屬各個不同轄區,實際上都由武漢市610系統統一控制,由市級國保大隊下達命令後,各個區公安、國保和派出所執行迫害任務,迫害範圍達至整個湖北地區。

這些洗腦班就是共產邪黨「假、惡、鬥」的邪惡價值觀下催生出的扭曲人性的「魔窟」,其「假」表現於,所謂「管教」、包夾人員對學員的偽善和陰險,對學員家屬的利用和算計,歪理邪說扭曲事實等;其「惡」表現於,迫害學員的手段令人髮指,使用的爛招卑鄙下作;其「鬥」表現於,邪惡獄警對學員批判、指責、謾罵,強迫正常人認同邪黨。洗腦班是一個顛倒是非黑白、滅絕人性的地方。

為了躲避近年來國際社會越來越強力的譴責,湖北省的洗腦班已經把過去對法輪功學員施加的肉體摧殘加倍的轉化成精神迫害。「精神摧毀加藥物毒害」這種更加隱秘狠毒的迫害方式,讓更多的被非法關押弟子在心靈深處受到凌遲。獄警及陪教人員都是社會抽派來的,有警校出身的小年輕,社會無業人士,街道及社區人,主要管事的是一些已經退休的公檢法幹部。

本文從精神迫害的角度出發,揭露中共操控下的洗腦班中正在上演的殘酷迫害,讓更多人了解中共的邪惡本質。

一、受迫害的典型案例

1. 武漢學員崔海生前在洗腦班遭受嚴重迫害

崔海
崔海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武漢學員崔海女士遭受五年冤獄後從武漢女子監獄出獄,僅僅只過了十九天,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便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九歲。據她生前回憶所述,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崔海女士被武漢市國保大隊綁架到武漢市「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江漢區玉筍山洗腦班」的前身)進行迫害。當時武漢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蔡恆、王燕(女),江漢區洗腦班頭目屈申和萬松社區調來的獄警等六人參與對她迫害。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三日,崔海女士又被轉送至迫害更加邪惡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崔海女士生前如此描述她在洗腦班中的慘痛遭遇: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湖北省洗腦班在七十天對我殘酷的迫害中,我被折磨得皮包骨,下巴骨幾次險些掉下來,血壓高達二百多,頭髮由原來的花白變成幾乎全白,記憶力減退,全身經常發抖,右手小指頭下掌骨至今腫大,小指無法並攏,拿東西顫抖不止……我絕食的第七天,他們把我手腳綁在椅子上給我打針,第八天開始灌食,把我五花大綁給我灌食,一根很粗的橡皮管,一米多長,捅進喉嚨又抽出來,這樣連續幾次, 直到喉嚨吐出血來才罷手,那種痛苦真是不堪回首。」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後來我感到頭整天昏昏沉沉,兩腿發軟無力,記憶力明顯減退,我發現他們在我飯菜中下藥,我吃飯是不許出門的,由兩個猶大陪著我吃,每次吃飯都是一個姓姚的女猶大拿上樓,開始可以隨意拿,後來都由姓姚的指定我吃哪一份,一次我跟姓姚的把菜換了一下,她馬上把菜端出去倒了。還有一次我把肉倒給另一個猶大(她不知道藥的事),她剛要吃被姓姚的一把搶過去倒掉,我後來就經常不吃,把菜或飯倒掉。」

由此可見,武漢洗腦班完全是採用更甚於法西斯的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迫害,他們的種種罪惡罄竹難書。

2. 戴菊珍在武漢市東西湖「海口洗腦班」受迫害

武漢市東西湖轄區內的「海口洗腦班」,是一座三層的樓房,房間、教室各有三個攝像頭,門口一個大攝像頭,後面斜對角分別有一個攝像頭。洗腦班不准法輪功學員結印、立掌發正念,不准煉功打坐。洗腦班白天晚上在教室放污衊法輪功及創始人的大音量廣播強迫學員聽,桌子上、地上、坐的椅子及椅子靠背都寫著污衊法輪功的字句,腳都沒處放,吃飯規定十五分鐘。吃飯只許學員一個人在教室吃,吃完的碗只准放教室,自己在廁所洗後,洗腦班派人再把碗拿走。

東西湖區法輪功學員戴菊珍,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被劫持到這個洗腦班僅三天,就出現「病態」,倒在地上,血壓、血糖很高。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說要送到火葬場火葬,還有人說:不敢抬,怕抬出人命。到第三天的下午,洗腦班才把戴菊珍的丈夫叫到洗腦班,她的丈夫喊了戴菊珍十幾聲,她都沒醒,她的丈夫摸戴菊珍的脈搏都沒有了。後戴菊珍被接回了家。剛回家時,戴菊珍出現神智時有不清的狀態,走路都要靠人攙扶。直到現在,戴菊珍都沒有完全復原,坐著還行,站著就恍恍惚惚,走路也晃悠,一直沒口味。戴菊珍被綁架到洗腦班前身體都很正常,她懷疑在洗腦班裏被暗中下了藥。

3. 汪金平在武漢玉筍山洗腦班受到非人折磨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日湖北浠水法輪功學員汪金平在向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在江漢拘留所非法拘禁十五天後,被秘密轉移到蔡甸玉筍山洗腦班,在那裏遭到了以屈申為首等惡人的迫害。為了完成「轉化」任務,惡人偷偷在汪金平吃的飯菜裏下毒藥,在他睡覺的床上被子裏、枕頭裏下毒藥,害得他渾身無比難受、疼痛伴隨著麻木,令他的眼神也由之前的正常變得不正常,讓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吃了破壞神經系統的毒藥,他幾乎睡不了覺,有時整晚在房間裏來回走動偶爾睡著一會兒,沒經歷的人是無法體會那種異常難受的處境的。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二零一五年四月,汪金平又被轉移到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的野芷湖旁馬湖村特二號處的湖北省洗腦班,遭罰站、下藥、辱罵、電棍電。有時幾乎連自己的意識都沒有了似的,神志不清,全身麻木,渾身脹痛,畏冷,頭暈,坐立難安,度日如年。最後逼迫寫了「決裂書」才放回家,回家後好長時間他身體都不能恢復正常。洗腦班不僅摧殘學員的肉身,更摧殘學員的思想靈魂,以達到徹底毀滅學員正信的邪惡目的。

二、洗腦班的精神迫害手段

武漢地區洗腦班正在對其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採取的精神迫害手段:

1. 高音洗腦 虛假誹謗震耳欲聾

武漢的每個洗腦班都配備有專門的「轉化教室」,每個法輪功學員除了夜晚在單獨的關押房間睡覺外,其餘時間都在「轉化室」被迫強力洗腦。以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為例,那裏的每間「轉化室」面積約十幾平米,有雙層大鐵門,室內配有廁所,空間很高,並裝有光碟機、擴音器和電視等音像設備。學員每天從早到晚要在「轉化室」獨自封閉關押十五小時以上,除了上廁所外,不許離開座位。

強制轉化過程中,高音喇叭音量開到最高分貝,噪音滿室迴響,播放的錄音和視頻全是污衊法輪功的內容。那震耳欲聾的噪音,折磨得學員耳朵生疼,監管學員的幫教換了一波又一波,可學員卻要忍受這種無休無止的魔音摧殘。上「轉化課」期間,吃飯只給半小時,也是在「轉化室」度過。包夾會進來陪吃,有時候還假惺惺和學員聊上幾句,藉此來試探學員的轉化程度。吃完飯後一刻也不讓休息,立刻又是滿屋的魔音四起。

若有學員實在疲憊難忍,剛想將頭往「課桌前」靠靠,旁邊的惡毒幫教就會推推嚷嚷地拉起學員來罰站。幫教還兇學員說,都到這兒了,你還想舒服?這種強制轉化的手段,常讓學員精疲力竭,四肢癱軟,在飽經痛苦折磨中逐漸消磨意志。也只有共產邪黨這等流氓政權,才想得出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折磨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2. 離間親情 利用家屬名義迫害,逼迫轉化

利用「親情」脅迫轉化:骨肉、夫妻親情被江氏集團作為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重要手段,洗腦班不僅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勒索巨額罰款,使學員和家屬承受莫大的精神壓力,造成無數家庭破碎;又發動家屬下跪、離婚作為要挾,製造家屬的仇視和不理解。以此作為「攻堅」的「缺口」,強迫學員放棄信仰。

武漢洗腦班的利用的一大損招正是所謂的「親情轉化」。即利用被迫害學員家屬救人心切的心情,要求家屬當說客,讓家屬也在不知情下參與他們的迫害。譬如,邪惡獄警讓法輪功學員家屬給學員寫所謂的「慰問信」,利用家屬的擔憂,配合他們轉化。此招極具迷惑性,用軟暴力蹂躪人心,很多被蒙在鼓裏的學員都為其所害。要知道,洗腦班這種由610操控形同「黑監獄」、見不得光的非法單位,根本不向家屬透露關押地點,也不允許家屬送錢送衣物,又怎會好心到讓家屬和學員通信呢?

例如在江漢區玉筍山洗腦班,獄警威逼學員一遍又一遍的抄寫那些信件,讓學員一次又一次的感受至親對他們的「侮辱」。那些信件表面冠以親人的名義,是打印出來的字體,內容則是說法輪功不好、學員學功後連累家人云雲,全是經過洗腦班篩選信息,故意讓學員看了難受的。同時,那些獄警還故意曲解和斷章取義信件中的一些話訓斥學員,誹謗學煉法輪功的人自私自利,不顧親情。很多受到此招迫害的學員痛徹心扉,誤以為自己嘗到眾叛親離的苦,修煉真善忍會招致親朋厭惡、嫌棄,人生價值觀都崩塌了,開始對周圍一切人都失去信任,他們百思不得其解,修心向善做好人怎麼會招來如此橫禍?

在學員備受親情折磨的時候,惡毒的獄警乘虛而入,立馬掛上偽善的笑容開始演戲。甚麼給學員過生日、加餐,送學員穿他們淘汰的舊衣服,都成為刻意討好學員的小伎倆。其真實目的是讓學員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即對迫害自己的人還心存感激之情,抓住學員遭到拋棄背叛時心靈最為脆弱的那一刻,瘋狂灌輸邪黨文化和變異觀念,強制學員相信他們的歪理邪說,並誤以為這些摧殘人的「魔鬼」才是天下最關心他們的人。

偽善是洗腦班和勞教所普遍採用的手段。根據關押其中的法輪功學員講,所謂 「關愛」背後的目的是在了解每個學員的心理動態、修煉深淺程度,然後針對不同思想類型的人採取不同的辦法,分門別類做「轉化」。一些洗腦班頭頭更是懂得「恩威並施」,平時裝出一副和善的面孔,和學員嘮家常套話,試圖利用自己的詭辯,說服學員認同共產黨的偉光正;而當學員不轉化時,他們就露出猙獰的面孔,暴跳如雷,對學員恐嚇威脅稱:不轉化就一直延期學習,但學習是有期限的,期限過後再不轉化就判刑、送去活摘器官。有的「領導」更是顛倒黑白地污衊法輪功學員浪費了國家的人力、物力、財力,還說共產邪黨太仁慈,對法輪功學員還這麼關懷,你們(學員)還不知好歹。洗腦班裏的獄警們利用刻意篡改的謊言和流氓的招數,迫使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屈打成招、放棄良知和善舉。每當學員承受不了他們長時間的精神折磨而違心寫「決裂書」被迫轉化,撕心裂肺的痛哭時,他們在一旁以勝利者的姿態幸災樂禍,假惺惺的擁抱著你,為你拭淚,祝賀你走向所謂「新生」。

3. 間諜攻堅 摧毀人的意志

洗腦班是一個全面磨滅人性的地方。那裏不僅時刻考驗善良人的意志也在拷問迫害者的良知。「諜戰」、「攻堅」是共產黨最擅長的一套,在洗腦班偽善接近和惡毒威脅這種唱雙簧的迫害手段比比皆是。在傳統的中國價值觀裏,細作、間諜都是最為人不齒的行當,在洗腦班實施迫害的人全都會。他們甚至把所謂的「攻堅」作為工作樂趣,卻不知是被共產邪靈一步步操控拖向深淵。

中共把「黨性」最強的人放到洗腦班黑窩去執行任務,實施迫害者的本身僅僅為了執行上級命令,根本不去關心是非對錯。這些人針對每個被非法關押的學員想各種不同的迫害招數,任何軟肋都會成為他們下手迫害的機會。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是不能隨意說話的,任何一個管教人員,就算是表面上關懷的人,背地裏也要每天向上彙報學員的一舉一動。他們的示好,其實是一種試探,方便他們制定下一步的轉化方案。

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內就設有寫滿惡毒誹謗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標語的黑房。在黑房中除了前文提到的高音洗腦手段外,還逼迫法輪功學員罵人,罵李洪志師父,練其他氣功等違背信仰和良心的舉動,以此做實「欺師背叛」的罪名,從此受到良心的譴責,無法自拔放棄信仰。如果不照做,學員就會被威脅要被送去判刑蹲監獄等。「湖北省法制法制教育所」的惡警副所長張修明曾說「看到你們打人、罵人才算真正轉化了。」可見洗腦指令的殘酷:將人性扭曲,徹底推向惡的一面。

當學員被他們以各種卑鄙無恥的手段逼迫寫了「決裂書」之後,迫害並沒有結束,洗腦班裏的所謂「老師」及「猶大」們,還會繼續安排學員觀看和學習一系列的誹謗大法及大法師父的錄像和資料,每天還要完成他們布置的洗腦作業,要學員談自己對法輪功的認識與體會,他們還要檢查作業,達不到他們邪惡的要求就得重新寫。學員寫了決裂書後的學習時間最短得一個月左右。

現在洗腦班迫害毫無人性,根本不顧社會人倫。多數抓捕關押的學員都是四五十歲往上的年齡,更有一部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而看管他們的多是剛畢業的年輕人,大有文革時期批鬥那一套的影子。逼迫好人天天趴在桌子上寫檢查,寫得手臂酸疼,頭昏腦脹;每天都要被迫寫污衊大法及大法師父的話,讓人感到心靈備受摧殘;更有惡劣的,甚至誣陷老年學員有不正當男女關係,損害人的尊嚴和名譽,讓受矇蔽的家人子女甘願把老人留在黑窩接受「轉化」。

學員在被釋放後,610及街道、社區的人還不放過。他們會不定期的上門騷擾學員,了解學員的心理動態,還要學員表態說今後徹底與大法決裂,不與其他學大法的人來往,讓學員的心長期處於緊張惶恐的狀態中,有的人真是害怕不敢再接觸法輪功了,這時他們就勸學員可以選擇別的鍛練身體的方式啊,也可以學別的氣功啊,還可以去學佛教啊,反正就是不讓學法輪功,從而達到真正毀滅學員的目的。

4. 踐踏尊嚴 餓飯投毒危害生命

吃飯、睡覺是人最基本的生存需要,在洗腦班裏也成為獄警們踐踏迫害學員的一種手段。學員每餐食物就是一點青菜配白飯,他們認為你轉化表現好的,就給多加一口飯,表現不好就該挨餓。這樣用對待牲口的方式在對待好人,貶低人的尊嚴,可見共產黨早已將道德棄置不顧。跟在學員旁的陪教卻頓頓有三菜一湯加水果,陪教有時候也把自己的菜分給學員示好,表現一下所謂的「人性關懷」。而對於堅決不配合轉化的學員,他們就實行連坐,讓陪教陪著學員一起不讓睡覺,利用學員不願連累別人受苦的善心,達到逼迫學員轉化的目的。洗腦班的陪教配合「老師」們勸說學員快點簽字,早點學完回家,陪教們都是一些在社區上班或已退休的人,他們想多賺點錢,不惜讓自己也失去自由,幹著助紂為虐的壞事,有的陪教在「老師」的授意下,對堅持不轉化的學員,故意刁難折磨、惡語相向,甚至還叫食堂打飯的人少打點,讓學員餓著,有的故意偽善的與學員嘮家常,想了解法輪功祛病健身的事情,然後向「老師」彙報學員的言談舉止,給他們進一步迫害學員提供情報。

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處於陪教和「老師」的監視之中,睡覺的房間是三張床,學員睡中間,兩個陪教睡兩邊,房間就是廁所那一點點地方是不被監控的,廁所沒有門,就掛一塊塑料布簾,學員整天都處於高度緊張之中,一邊被強迫洗腦一邊被逼問有關法輪功學員和資料來源等情況。不少經歷過洗腦班的摧殘的學員每每回想起當時的遭遇都會不寒而慄。

而最邪惡的,野蠻暴行,往往伴隨精神迫害同步進行。他們這麼做的目的是提高轉化效率,多掙黑心錢。被抓到洗腦班的學員都要被迫交轉化費,洗腦班這種非法集中營都是靠強取黑心錢秘密建設起來的。以「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為例。惡警故意不許拒絕轉化的學員吃飯,再以救人的藉口,給學員灌毒藥、吊不明藥物輸液。許多學員被折磨得食道出血、胃出血,慢性毒藥發作後全身酸軟,不長時間就瘦的只剩皮包骨了。當學員被折磨得頭腦迷糊時,惡警藉機捏著他們的手寫「決裂書」。不少學員剛被送到洗腦班時還很精神,血壓正常,身體很好。可進食後,突然變的頭昏腦脹、全身浮腫、上吐下瀉,血壓升高。這時幫教就會奚落學員說:「看看,你們煉功還不是照樣生病。」然後強迫學員就醫吃藥,否則就說你抗拒治療,屬於自殺行為,他們會以此為藉口變著法的折磨迫害學員,明明是他們在害人還要充當治病救人的好人,真是黑白顛倒,邪惡至極!

在中共泯滅人性的洗腦班裏,整個黑白顛倒,惡警讓法輪功學員誤以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等於不配吃飽飯,不配被關懷,不配被尊重。關在這裏的每一天,都要面臨信仰和生存之間的選擇。窄小昏暗的牢房裏,每一秒鐘都那麼久遠,寂寞彷徨和對家人的牽絆,讓許多學員內心苦苦掙扎。一旦學員被擊垮心理防線,意識模糊中簽下所謂「決裂書」,那些陰險的獄警,就會如同奸計得逞一般,臉上露出輕蔑不屑的冷笑,嘲諷學員最終敵不過他們的卑鄙手段。有些還圍著學員唱歌跳舞,逼著學員喝酒,試探學員真轉化還是假轉化。

從洗腦班回家的學員身心遭受巨創。他們回家後長期不願開口說話,甚至患上失語症。他們看上去都是一副心力交瘁、飽經滄桑的樣子,眼神空洞、無精打采並且長期低著頭。洗腦班的強力洗腦,消磨了他們的意志,摧毀了他們的親情,貶低了他們的人格,令他們無法用正常的心態和社會接觸。

也有一些學員離開洗腦班後最令他們傷心的是,他們對自己的信仰和自己師父犯了錯,有些人因為過分自責而一蹶不振。對於心中有信仰的人而言,誅心之痛更勝皮肉之苦。 「洗腦班」最邪惡之處,正是在於對人性的摧殘和踐踏。

三、近年來武漢地區迫害法輪功遭報事例

1. 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多人遭惡報

朱臘香,女,六十四歲,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間,在額頭灣洗腦班任小頭目組長,主要負責聯絡猶大來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邪惡的610評為「先進工作者」。二零一一年年初,朱臘香退休後被礄口區「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指定為礄口區洗腦班頭目,至二零一五年底,她一直在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她參與了對幾十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老打手,中共「610」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幫兇。二零一八年新年前夕獲悉,朱臘香遭惡報,殃及家人,她的丈夫「中風」癱瘓了。

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從警察學校雇佣了五、六個畢業學生,充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其中一個男生叫湯某某、女生姓名不詳,他們既是同學,又是朋友關係。二零一八年新年前夕獲悉,兩人外出乘車時,遭遇車禍,女生(姓名不詳)死亡,湯某某已辭職,離開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

2. 彭巧娣,女,五十歲,二零一一年九月至二零一八年四月,任武漢市蔡甸區委副書記、代區長、區長。彭巧娣貪戀權勢鬼迷心竅,為謀取職務晉升不擇手段,涉嫌行賄受賄罪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提起公訴。她也成為連續四位因貪腐問題落馬的蔡甸區長。

多年來,蔡甸區官員為了晉升高位,不遺餘力的利用迫害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配合蔡甸區 「610」和蔡甸區國保犯罪。臭名昭著的洗腦班「玉筍山洗腦班」的現在地址正屬蔡甸區,秘密關押迫害著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余早榮(迫害致死)、李豔霞、劉克維、袁運蘭等,皆是被蔡甸區公檢法合謀,秘密審判並送往監獄迫害。蔡甸區政府官員十幾年來,跟隨中共迫害善良人,罔顧人間正義失職失德,踩著法輪功學員的鮮血謀上位,最終導致他們遭惡報落馬的下場。

3. 章勇,男,四十七歲,武漢市武昌區中華路街雄楚樓社區主任,於二零一八年二月上旬,患癌症死亡。章勇在社區任職期間,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做了很多壞事,如對轄區法輪功學員不斷騷擾,派社區人員跟蹤法輪功學員,派人到樓道塗抹或撕毀大法真相標語或粘貼。指使社區人員伙同610、派出所警察蹲守綁架法輪功學員去洗腦班。二零一七年,又參與「敲門行動」,挨家騷擾法輪功學員。對章講了許多真相,送了真相資料,冒著危險也沒有感化他,他在現實利益的驅使下,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他的不知悔改最終導致他失去寶貴生命。

4. 李忠,男,五十四歲,原武漢市副市長。李忠為了向上爬,指揮武漢公檢法司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在李忠任職武漢市副市長期間,武漢市有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五名法輪功學員被判罰金一萬九千元;有十九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另外他還參與部署迫害法輪功行動,綁架和騷擾眾多武漢法輪功學員,指揮黨報誹謗法輪功學員。由於迫害好人,道德淪喪,貪污腐敗,李忠於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最終遭惡報落馬。

一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公檢法人員都被共產黨無神論洗腦,只看重眼前得失,卻不信善惡終有報的道理,在看到迫害遭報後,依舊不以為然的繼續迫害。其實上述的案例,都是上天在警示人,給更多的公檢法人員改過自新脫離中共的機會,希望他們能及時醒悟,不再迫害法輪功。中國古語有云,不是不報,時辰未到。

面對十九年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以和平的方式堅持講真相,喚醒了無數被中共謊言矇蔽的中國人,其中也包括許多曾經不明真相參與迫害的公檢法人員。希望那些還在配合洗腦班行事,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公檢法人員能理智的看清中共的邪惡,切莫被中共許諾的權勢利益所誘惑,做了它的幫兇迫害好人。在這歷史巨變、稍縱即逝的關鍵時刻,守住善念,分清正與邪、善與惡、好與壞,站在正義、善良的一邊,為自己的生命負責,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相關單位電話:
武漢市公安局:027-85396507
指揮中心:027-85396280
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027-85393569
值班電話:027-85393500;027-85393600
武漢市國保處:027-85393569
國保一處,國保支隊:027-85395240
徐精華,武漢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辦027-85396501、宅027-81803166
焦 健,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副處長,辦027-85393567
蔡 恆,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中隊長,辦027-85393569、13971015811
黃曉喆 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 辦:027-85393569
吳志國 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 辦:027-85393569 移動電話:13871034683
陳仕國,原武漢市610辦主任,武漢市司法局副局長 宅027-87403060
劉南華 國保處處長:辦027-85395240、027-85393500、027-85393567、027-85393569
張寧 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 辦:027-85393569
袁泉 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 辦:027-85393569
武漢市江岸區國保:027-85395533
武漢市江漢區國保:027-85394650
武漢市礄口區國保:027-85394949 027-83783310
武漢市漢陽區國保:027-84841425
武漢市武昌區國保:027-88085380
武漢市青山區國保:027-85394605
武漢市洪山區國保:027-85394578
武漢市東西湖區國保:027-606019
武漢市蔡甸區國保:027-85398674 027-84999855
武漢市江夏區國保:027-85398714
武漢市政法委:027-82402437 027-82402840
武漢市政協主席,黨組書記胡曙光:027-82402767
武漢市維穩辦主任崔正軍:辦027-82402467、宅027-85311811
武漢政法委書記辦書記殷玉梅:027-85481689
湖北省省委
省政府:027-87232114、總機 027-87816655
省委:027-87133911
省政法委:027-87237073、027-87232446、辦公室027-87824302
省防範辦、610:027-87233234、027-87233496、027-87133820、辦027-87133985
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電話:
027-85395040、83899479、83899950、
83899747、83230973、61675700(投訴電話)
所長姚衛平13006365985
所長張文華13871031338
塗小紅 15337261756
警察18971637787

板橋洗腦班(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電話:027-87924873
值班室:027-87924870、13971687602
六一零頭目:027-87234314、027-87233774
惡警劉成:13349873901
法制教育所所長周水慶:027-87234314
政法委大隊長(中共打手)龔鍵:13971687601
板橋洗腦班警察肖科:15871746827

江漢區法制教育所(玉筍山洗腦班)
江漢區法制教育班電話:027-85638536
武漢市「江漢區法教基地」(洗腦班)頭目屈申:18971347760
武漢市「江漢區法教基地」(洗腦班)人員:13507175420
武漢市「江漢區法教基地」(洗腦班)陪教:18062455772

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
教育班電話:027-83253549
頭目六一零副主任謝曉鳳:辦027-83755565、宅027-85396859、手 13517288716、15972125641
小黃 15071069375

武昌區楊園洗腦班
電話:027-86385670
頭目胡某 13907171372
猶大:徐德喜 15527871794
頭目呂山海:18971036356,13397111806,宅:027-88850789,027-86739553
曾主任:電話:027-86385670
幫教
王賀雲:13647214060
周志英:15327333862
張愛雲:13607173615
張金榮:13545206628
張京秀:13667219657
陳孝生:13545065898
楊春英:13871101389
周思恩:13296554452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