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冤判八年 徐雪麗再被關押 父親悲傷辭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拖著疲憊的身心,坐在清冷的室內,孤寂的看著不久前因思念被非法關押的愛女而去世的丈夫的遺像,法輪功學員徐雪麗的老母舒裕芬失去了原來充滿溫暖和希望的家,一個人這樣清冷坐著。

徐雪麗,今年五十歲,原愛德克斯汽車零件有限公司(原汽配五廠)職工。二零零六年一月,因堅持信仰法輪大法,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被單位無理解除勞動合同。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北辰看守所,後轉至紅橋區看守所至今。

修煉法輪大法 被冤判八年 家庭被拆散

雪麗自幼聰慧耿直,做事認真,認準的理堅持走下去,在父母的疼愛中,順利走過了快樂童年,學生時代,順利分配到天津汽配五廠工作。

在廠裏,雪麗與比她大兩歲的同事李克強相識、相戀,婚後有了女兒。隨著孩子長大,上學和家庭及單位的辛勞,導致雪麗脾氣暴躁,身體精神失衡,患上心臟病、肝炎等病症。經多方治療病情反覆,因脾氣未改,病症未除,家庭因瑣事爭吵出現不和睦聲音,雪麗也著急,但找不到根本原因所在。

偶然間,她聽到了法輪大法師父講法的錄音,認真聽後,身體疾病很快就好了。她知道了要按「真、善、忍」去做,從而走入了大法修煉,平時性格暴躁,一點就著的脾氣開始改變了;遇到矛盾知道反思,找自己不符合法的思想動機和不好的行為,並主動修去這些不好的物質;做事能主動為他人著想,心態變得平和後身心真正受益;家庭由此變得真正和諧美好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雪麗因不放棄修煉多次被無辜拘留。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八年,同年六月八日被原單位解除勞動合同。因他們夫妻被高牆阻隔,女婿李克強不堪外界精神、經濟重壓,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被迫離婚。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徐雪麗走出天津女子監獄,此時她由於被監獄新生醫院強迫輸不明液體,回家後每日極度緊張、恐懼,精神失常。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兒被迫害成這樣子,非常難過。然而,徐雪麗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在家人親朋關懷下,精神漸漸好轉,親朋非常感謝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老師再給新生。

從此,徐雪麗正常了,也不害怕了,又重新走入了正法修煉中來,後長期照料身體不便的舅舅舒裕民。因她耐心細緻而又踏實的照料,早年喪妻,晚年喪女,孤身一人七十歲的舅舅臉上有了久違的笑容,在地上蹣跚著,生活又有了新的希望。他們感情就像父女一樣,生活艱辛,但溫馨充滿著希望。

又陷囹圄 父喪 女兒不能盡孝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早七時許,徐雪麗再次被綁架。母親舒裕芬趕緊打車到西北角弘麗園時,看到一屋子人,兄弟舒裕民蜷縮在沙發一角,徐雪麗已不在室內,一個三十多歲警察指問:「你為甚麼不管好她?」舒裕芬回答:「為甚麼管她,為啥逮捕?」警察:「市局讓的。」看到其他警察仍在陽台等處翻找東西,並搬走複印紙等物。舒裕芬欲阻攔,警察講:「你詐刺啊。」十多分鐘後,一幫警察呼啦就都走了。

母親舒裕芬和父親徐文達經核查,由徐雪麗暫時保管的,用於徐文達因患胃癌正在胸科醫院做化療及舒裕民有事急用,而存放在舒裕民家中的3.5萬元,再有徐雪麗需馬上交付的徐文達化療費1萬元(每次化療一個療程需付費一萬元),共計4.5萬元,沒有了。抽屜內,平時徐雪麗存放千元的錢包及舒裕民平時存放5-6百元的生活費的錢包都空了。舒裕民的身份證、醫保卡等私人物品也不見了。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下午一時許,徐雪麗的母親和父親在家中接到公安局北辰分局天穆派出所警察張X、李X(張、李再三拒絕告知真實姓名)的電話通知,要求趕緊到天穆派出所核實女兒的情況。在辦公室內,因徐文達不知詳情,兩個警察只錄取舒裕芬的筆錄,警察對舒裕芬進行誘導和逼供,並強行抓她手臂和食指按了手印,舒裕芬對警察張X悲憤的講:「你啊,辦案是知法犯法啊。」

當時父親徐文達因病痛害怕而幫助警察強行拽住舒裕芬,協助警察按了手印的事,回家後懊悔不已、痛不欲生,這不是幫助害自己的閨女嗎?他決定澄清事實,糾正錯誤,從此走向了漫漫被欺騙、被推諉、被漠視、無明確回應的聲明澄清之路。

因偽證造成父親徐文達精神壓力沉重,病情加重惡化。二零一八年三月,徐文達出現腹水,住進天津市腫瘤醫院繼續進行化療,醫療費用支出增加了,原僅有的醫療費用被北辰天穆派出所無故扣押、多次要求退還,得不到實現,致使家庭經濟困難,治療難以為繼。後又借錢,把她父親徐文達再轉院到治療費較低的醫院做微創手術治療。術後不久,徐雪麗的父親主動囑託雪麗之事後,幾乎不再講話。幾天後,帶著不盡的遺憾撒手人寰。女兒徐雪麗也未能告別曾十分疼愛她的父親一面。

破碎的家庭 老母親的期盼

徐雪麗的母親舒裕芬曾經依靠近一生的老伴兒帶著遺憾走了,同樣已近耄耋之年的母親將如何重新獨立面對這一切。

另外,徐雪麗的舅舅,孤寡老實的舒裕民,在經受警察的執法後,受到驚嚇和精神傷害,驚恐指著雪麗被帶走的方向:「啊啊啊」。在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徐雪麗被綁架後不久,就不能說話、下地了,病情惡化,醫保卡被天穆派出所非法扣押(需帶本人重新補辦)未能得到及時治療,致使病情加重。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一日,舒裕民住進天津市人民醫院,在觀察室被多次下病危通知單。因現金被扣押後經濟困難和無人照料,二零一八年三月二日出院後,立即輾轉轉送到可醫療的南開區靜雅養老院全托管。如今,舒裕民被捆綁在鐵架床上,延喘餘生。

徐雪麗上次被天津女子監獄迫害致瘋,恢復正常後,這次不知道她的近況如何。老母親舒裕芬祝願她能得到正直、善良好人的幫助,希望女兒平安回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