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難中不忘使命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農村老年女大法弟子。在二十年的修煉中磕磕絆絆走到今天。下面把我在伺候癱瘓在床的丈夫十六年中,不忘自己的使命,堅持講真相救人的修煉過程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大法顯神跡 丈夫起死回生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被當地公安局非法勞教,期限三年。二零零三年正月十九日的晚上,我丈夫在路邊等車,被一酒後駕駛摩托車的人撞飛起來,頭朝下落地。當時血流了一地,呼吸困難,被在場的好人送進縣城的一家醫院。想不到,肇事車主不但不管,還派來三個蒙面人到醫院把我丈夫拽地上,頭往地上磕,用腳踩,企圖整死他。醫院人員打了「110」報警,他們才跑了。

醫院隨即下了病危通知,說人不行了。丈夫出事後的第三天我回來了。家人接我時,勞教所百般刁難,最後花了八千元錢才把我接回來。看到不省人事、難以辨認的丈夫,我的眼淚難以控制的往下流。一位同修遞到我手裏一本書,我一看是《轉法輪》。是啊,在經受兩年多黑窩的迫害中,最想念的是師父,能讓我在關難中闖過來的是大法。我立刻清醒了,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

我對丈夫說:「你一定要活過來!你要親眼看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天!」第五天由於丈夫呼吸困難,只好把氣管切開了,因腦積水嚴重,腦袋兩側打上兩個眼,下上了引流管,全身都用冰塊兒墊上,一會兒一換,當時他的心臟時而偷停,非常危險。我請來了師父的講法錄音,每天上午、下午共聽四個小時,其它時間對著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還給他講故事。有一個病人問我:「他啥都不懂,你一天不停的跟他說有用嗎?」我說:「有用,他一定會好起來的。」

十六天最危險的時間過去了。一天上午,同修拿來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他奇蹟般的抬起了手,拿到護身符往上衣兜裏放。在場的人都高興的叫了起來。丈夫從此一天天好起來。醫生護士也都圍過來。主治大夫說:「太神奇了,明天我也得好好了解一下法輪功,我還沒見過腦幹損傷卻能活下來的人,出奇蹟了!」

我怕他身上硌壞,夜間我從不躺在床上,怕睡著了,就在椅子上坐著,睏了趴床上瞇一會。他全身不會動,我就求師父幫他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恢復。他一口飯有時在嘴裏含一天,不會咽,一個噴嚏把含在嘴裏的飯全噴在被子上、我的身上、臉上。在他不會吃飯的三年裏,我從沒先吃過一頓飯,都是先把他餵好了我再吃。

出院後回到家中的一天夜間,丈夫突然喊:「師父!師父!」我打開燈,問他:「你看見誰了?」他說:「師父。」我又問他:「師父和你說甚麼了?」他說:「師父叫我看書。」我連忙下地拿來《轉法輪》,問他念甚麼?他說:「《轉法輪》」。每個動作都從新再學,過去甚麼事都不記得的人,卻能認識《轉法輪》中的字,還能說一句話了(過去只說一個字就喘不上來氣了)。我激動萬分,知道這是師父在幫他。從那以後,他每天看大法書、聽師父講法、看講法錄像,恢復的很快。

二零一五年春天,我丈夫單位的領導來看他,見他恢復的很好,都非常感動。那位主任站起來對我說:「謝謝你對他的無私照顧,這回你怎麼煉我都不會說你甚麼了。因為你煉了法輪功才有這麼大的善心、耐心和吃苦耐勞的心。」我說:「謝謝。其實我丈夫能活過來,是大法的超常,我師父的幫助,我只是做我該做的。」然後我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並都做了「三退」。

因丈夫出車禍,我在三年非法勞教沒到期的情況下提前回家,本地「六一零」、公安局及國保人員叫我的家人看著我,不讓我與大法弟子接觸,不讓我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否則就把我送回勞教所。

家人在搶救室的門口看著不讓大法弟子來,還藏了大法弟子給我送到醫院的那本《轉法輪》。我嚴肅的對家人說:「你們不要為我擔心,我會好好照顧丈夫的。請你們把寶書《轉法輪》還給我,如果你們比勞教所管我還嚴,不讓我修煉,那我明天就離開醫院。」就這樣家人把書還給了我。沒人干涉我修煉了。我問兒子:「你怎麼不看著我了?」他笑著說,哪有比大法弟子再好的人呢?我可不看著你了。後來也做了「三退」。

大姑姐曾三次勸我再找一個男人,兩個人伺候他還有個幫手。我說:「我是大法弟子,再苦再累我都不會那樣做的。」她經常對別人說:「法輪大法真挺好的,我弟媳婦要不煉法輪功,我弟弟早就沒了。」她全家都做了「三退」。

丈夫奇蹟般的活了過來,全村的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師父的偉大,幾乎都退出了個人加入過的中共組織。

開小店 救世人

我清醒的認識到,丈夫出車禍原因眾多,其中之一是因我對丈夫有情,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它想藉此來干擾我修煉從而毀掉我。我不能讓舊勢力的陰謀得逞,要走好師父安排的路。我首先關掉了原來開的那個大的批發部,開個小商店,在伺候丈夫的同時建立一個講真相的環境,我還能抽出時間講真相,同時還能維持生活,一舉數得。

我租了間門面,有裏外兩間,裏面住人,外面賣貨。因我開商店目地非常明確,也得到師父的幫助。剛開張不久,我做了個很清晰的夢,夢到師父來了,還贊助這個小商店。我醒後非常感動,決心開好這個店。

從此商店成了我講真相救人的平台,每一個顧客我都不放過,真心的去救他們。特別忙的時候,來不及講就給他們真相材料下次來再講。我還在零錢上寫短語:「與你不相識,真心為你好。快退黨、團、隊,難來命能保」;「心是一朵蓮,聲聲喚有緣,法輪大法好,常念福無邊。」有的顧客拿到手邊走邊看,到出門的時候還回頭說:「謝謝!」我把顧客當親人,把慈悲的微笑留給他們。很多顧客叫我「法輪功大姐」。

我的生意一直很紅火。有個在國保上班的,在我的左側也開了個小商店,可基本沒人去買東西,他就在門外截人。我賣五元的貨他賣四元,就這樣那些顧客還是只到我店來買。我問他們:你們怎麼不去他店裏買?有個顧客說,「他這上減一元,那上貴一元,一點不便宜,還是法輪功大姐這店好。到這買東西我們就像到家一樣的開心、放心,還能聽到我們不知道的事(真相)。」

二零零九年在商店的後面興建一個縣城最大的家屬區(八百多戶)。從食堂到不同工種的建築工人來買東西的人很多。為了救人,我就雇了一個大法弟子來店裏幫忙。我們配合的很好,《九評共產黨》幾天就發出去一箱子。兩年的時間,工人換了一茬又一茬,凡是加入過惡黨組織的我們都勸退,基本都退了。只有三個南方下線的工人說甚麼都不退。我不灰心,對他們說:「你們臨走前一定會退的。」

果然,在結束了他們的工作要離開的前一天晚上七點多,這三位工人來了,我忙問明天是否要走了?你們還沒「三退」呢!將來人類有劫難的時候,我會惦記你們的!其中一個說:「我們就是為這事來的,給我們退了吧!」我的心裏像有一塊石頭落了地。我為他們終於能得救而高興。

電話講真相 救國保大隊長

在二零一零年冬天,外地同修給我買了一部講真相手機。我開始都是自動撥打。因丈夫生活不能自理,我每天只能出去打兩個小時。

二零一五年冬天,有一天下了一天的大雪,到了午後快四點了雪還沒停。心想,下雪也不能不救人啊!安頓好丈夫,我就出門了。

大雪花在空中飄落著。地上有半尺深的雪,走一步路都很困難,心想要來一輛車該多好啊。我一抬頭,真的從右向左慢慢開過來一輛環城車。我上車後,那位司機說:「下雪不讓開車,我都打了一天撲克牌了,她(指車上那女子)非要我送她。」司機問我去哪裏?我說,大雪天的,我跟你一起去送她吧。司機非常高興。上車我就撥打救人的電話。那女子下車時司機跟她要了十五元錢。我又跟他回來,下車時他才要了我一元錢。我從內心感謝師尊的苦心安排。

也就在那年我學會了發彩信、短信,這樣與對方溝通,效果更好。

二零一六年六月,我地多名同修到外地發資料被綁架。同修們有的去國保要人,有的打電話、發短信要人。有位發短信的同修對辦案的國保大隊長說:「四天內你不放了那幾個大法弟子,我就把你起訴到中紀委!」這個大隊長非常生氣,很快就把此案報到了檢察院,並揚言:要與大法為敵,要與大法弟子鬥到底。

我聽到這事,心裏非常難過,我們是救人的,怎麼還叫眾生這麼恨我們呢?這個生命不就毀了嗎?我想起師父講過的話:「你們也沒有想過他們曾經是多偉大的一個生命,冒著這麼大的險惡,一頭紮進來,下到這麼險惡的地方來。就這本身都值得你們去救度他們,把他拉出來。」[3]「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這是過去釋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煉人也好,都沒有講過的。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4]

我真心的想救這個大隊長。我拿起手機給他發去一個短信:「大隊長,你好!你有時間嗎?我想和你說幾句話。」他馬上回話:「你要是大法弟子就免了。」當時我的眼淚都要掉出來了,我又給他發過去:「不知用甚麼語言能消除你對大法弟子的恨?」他回道:「哈哈哈,你們大法弟子中還有像你這樣不威脅人的?」我回答:「我們大法弟子沒有怨、沒有恨、沒有敵人,怎麼還有威脅之舉呢?」他隨後把那幾個威脅的短信發給了我,並生氣的問我:「你說這叫不叫威脅?」我回他:「大隊長,別生氣,這些短信如果是大法弟子發的,我替他們向你表示道歉。」然後連續給他發了很多短信,消除他心中的恨,也講了大法的真相,希望他別站錯隊,否則將來和江澤民一起被清算等等。

中秋節到了,我給他發去了祝他和他家人中秋節快樂的短信,他回信說:「你是大法弟子中最理智的一個,我可能讓你失望了,卷宗已經報到法院了,我已愛莫能助。希望你能理解。」我回答說:「我不失望,正法一天不結束,你都有機會。按憲法辦案,無罪釋放大法弟子,是順天意,得民心,你真能做到,家屬會感謝你,我們大法弟子感謝你,世人更會感謝你。希望你能做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時隔不久,聽說他們當地一個大法弟子被人舉報,這個隊長開車趕到現場,對那個大法弟子說:「你快回家吧。」

師父講過:「我經常說,你真心為別人好,沒有一點為私的心,你講出的話能使別人落淚。試試?」[5]我用了半年的時間,用短信的形式與他真誠的溝通,讓他有了很大的變化。師父告訴我們說:「大法弟子是慈悲中在亂世亂法中救眾生,當然包括自身範圍的生命。救眾生一定會給生命機會,有的會給長時間的機會。」[6]

一定要修出善

我丈夫出車禍快十六年了,我為了孩子能安心學習、工作,侍候丈夫的事都由我一人承擔。多少個日日夜夜,從沒睡過一夜安穩的覺,多少次的摔倒又爬起來,在照顧著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的同時,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在這個過程中我深深的體會到:善是法徒成就一切事的關鍵,是大法弟子必須修出來的。常人還有句話說「種菜的地裏沒有草」。善的場中也沒有惡。大法弟子一定要修出善才行。

法輪功遭受迫害十九年來,風風雨雨、坎坎坷坷,經歷太多,每走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保護,每一個生命的得救都滲透著師父的慈悲與辛苦,用盡人間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弟子對偉大的師尊的無限感恩!我還有很多沒修好的地方,我會在今後有限的時間裏,聽師父話,修好自己,多講真相,讓更多的有緣人得到大法的護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註﹕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明慧網第十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8/明慧法會-難中不忘使命-376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