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公安系統三個官員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內蒙古消息,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原副廳長孟建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被查。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長杜寶君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此前不久,內蒙古自治區政法委書記邢雲被查。

孟建偉生於一九五四年,一九九八年起歷任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盟公安局局長、包頭市公安局局長、政法委書記,二零一零年起任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副廳長,二零一七年十二月退休。

'孟建偉'
孟建偉

孟建偉在任職期間積極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對當地法輪功學員大肆綁架、關押、辦洗腦班、勞教、判刑,罪惡累累,罄竹難書,

就在孟建偉落馬之前一天,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長杜寶君被宣布落馬遭查。杜寶君轉業到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工作,從一九九零年九月至二零零九年一月,從五處警犬訓導科副科長、科長到所謂「×教犯罪防範偵察總隊」副總隊長;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一年任包頭市公安局副局長,此後調至呼和浩特市任公安局副局長。

'杜寶君'
杜寶君

杜寶君在任內蒙古公安廳邪教犯罪防範偵察總隊副總隊長時,積極追隨江澤民,把法輪功視為x教,而大打出手,在包頭市公安局副局長和呼和浩特市任公安局副局長時,對當地法輪功學員大肆迫害。

而在十月二十五日,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政法委書記邢雲被宣布「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被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邢雲'
邢雲

內蒙古參與迫害的惡人頻頻遭惡報,內蒙古自治區政法委610辦公室主任白志明,因受賄、貪污、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以及非法持有槍支彈藥,於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被赤峰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死緩,緩期二年執行。白志明被收押後,楊漢忠於二零一零年四月擔任內蒙古自治區政法委副書記兼任「610辦公室」主任,繼續迫害法輪功,二零一三年九月,楊漢忠被判處死緩。內蒙古公安廳廳長趙黎平,於二零一五年三月因涉嫌槍殺情婦被逮捕;二零一七年五月,以「故意殺人、受賄、非法持有槍支和彈藥」等多項罪被執行死刑。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長馮志明,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其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非法持有槍支彈藥、貪污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八年。

上述中共公安官員,他們沆瀣一氣、喪盡天良,追隨江澤民的對法輪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對內蒙古的法輪功學員大肆綁架、關押、判刑、致死,犯下了群體滅絕罪。原內蒙古赤峰市總工會女工部部長、法輪功學員周彩霞,於二零零三年正月被赤峰當局劫持到赤峰市紅山區拘留所,同年七月被送到內蒙古保安沼監獄(其企業名稱「保安沼農場」),幾日後被迫害致死。

僅舉幾例看這些中共官員們如何踐踏法律、草菅人命的。

(一)內蒙古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忍迫害

內蒙古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極其邪惡,有百名左右的內蒙古法輪功學員在這裏遭受酷刑折磨、強行洗腦轉化、強迫奴工等迫害。其中袁淑梅、於秀蘭、周彩霞、唐海花被迫害致死,田素芳、耿秀蘭、柴玉蘭出獄後含冤離世,於振傑被迫害致僅有一息尚存而推給家屬後含冤離世。

二零零四年,法輪功學員王霞被犯人架住其四肢,強行抬到「轉化室」洗腦,後她又被非法關進禁閉室。王霞被迫害的記憶喪失,成了植物人,於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含冤離世。

'受迫害前的王霞'
受迫害前的王霞
'二零零四年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
二零零四年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

在內蒙古女子監獄裏,法輪功學員基本處於時時刻刻被折磨、被洗腦的迫害中,直到所謂「轉化」了才停止折磨。為避免反彈,監獄的「攻堅組」就反覆的、加大力度的給洗腦,用他們邪惡的話說,就是多次「回爐」。內蒙古女子監獄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手段,第一步是偽善下進行哄騙、誘惑,讓被迫害者在欺騙的招數下「轉化」。誘騙的手段不好使的話,第二步就是:酷刑折磨,毒打、電棍。是幾個月或幾年的酷刑折磨,包括不讓睡覺等。

(二)包頭市法輪功學員劉文麗遭惡警綁架 十幾天後被迫害致死

包頭市法輪功學員劉文麗,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九日晚被包頭市東河區公安分局和管區派出所惡警綁架到包頭市看守所迫害,短短十幾天就被迫害致死。據悉,管區派出所警察於二零零六年七月五日把劉文麗的死亡消息通知其家人,遠在外地工作的孩子和親屬回到包頭,提出看人,被無理拒絕,610和公安部門還逼家人儘快火化,企圖達到毀屍滅跡、銷毀迫害證據、掩蓋犯罪事實的目的。

劉文麗,女,五十四歲,原包頭鐵路客運公司退休職工,家住包頭市東河區戰四街。劉文麗通過修煉法輪功,身心健康,病痛全無。99年7.20江氏流氓集團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劉文麗為了證實大法好,修「真、善、忍」沒錯,於 2000年11月去北京證實法,並給當地610寫信表明自己對大法的堅定,為此她曾三次被非法關押、勞教,累計非法勞教三年,身心受到極大摧殘。

(三)通遼市一家六口人累計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四十一年、家破人亡

原通遼皮件廠技術科長、副廠長田福金,是通遼市出了名的好人,被非法勞教兩次,判刑一次,刑期共計九年。二零零八年,田福金出獄回家不到兩年,又被國保大隊以「保奧運」為名,從家中騙出去,關進看守所,又被無辜判刑三年。那一天,田福金的妻子、兒女們都被綁架,當時有個女兒還在勞教所被迫害,家中只剩下田福金十一歲的小外孫,他嚇的又吐又暈,給他幼小的心靈留下了難以癒合的創傷。在保安沼監獄一年半後,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在監獄,田福金被活活整死。

妻子劉秀榮被非法關押兩次,非法勞教兩年,被非法判刑兩次共八年。大女兒田芳曾經被綁架到洗腦班一次,被非法關押四次、送勞教兩年,因體檢不合格,辦理保外就醫,後來被非法判刑兩次分別四年、五年。二女兒田心兩次被非法勞教,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在單位正常上班,被通遼市科區國保大隊王波等惡警綁架,被枉判了三年。小女兒田苗被劫持到洗腦班一次、非法關押四次、非法判刑六年。兒子田雙江被非法關押兩次,非法判刑三年。

這個六口之家,經常是剛剛釋放,又被抓走;一個出獄,另一個又進去……幾年來,曾經富足的家庭,被中共迫害的骨肉分離,生意破產,錢財蕩盡,已一貧如洗。

這僅僅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冰山一角,更大的罪惡還在被中共掩蓋著,這些以貪腐罪行落馬的中共公安官員,都有一個共同的、不敢公開的罪惡,那就是迫害法輪功,這也是他們能一路躥升的罪惡政績,他們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對法輪功大打出手,同時也截斷了自己的未來。

常言道:陽間三日,傷天害理皆有你;陰曹地府,古往今來放過誰?迫害正信的人,自古都沒有善終的,不僅僅是侷限在人間法律的制裁,更有天理報應的嚴懲。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