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完整幸福的家庭破散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我叫吳春豔,我是在2009年6月開始接觸法輪功的。2011年經朋友介紹我認識了法輪功學員金榮其,並在當年6月與金榮其結婚。

金榮其原來是浙江省武義縣蘆北初中教師,1997年2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是武義縣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1999年7月中共邪黨開始鎮壓法輪功後,金榮其被國保綁架並非法審查直到晚上才讓他回家。之後被下放到一個偏僻的山區學校。期間,金榮其無數次被村裏、鎮上、縣共青團、學校及縣教育局、當地派出所、國保、縣610,及至省610的騷擾及監控,一直到現在。2003年9月,金榮其被武義縣刑警大隊和國保的人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關押在浙江省第二監獄,飽受折磨。

2015年11月,我和我先生,還有很多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的法輪功學員,被當地的南國派出所綁架,並非法抄家。在派出所裏,我和我先生,另外兩個法輪功學員雷敏和李豔明,四個人被警察反銬在鐵凳子上,非常難受。被反銬了將近30多個小時,其間被審問了四次,而且帶回我們家中和工作的地方,再一次進行抄家。

11月15日,我們被劫持到順德看守所。我於33天後因證據不足被放回。我先生於5個多月後因證據不足由當地檢察院不起訴無罪釋放。據家人和同事說,他們另外還進行過一次抄家。被抄走的有電腦和手機等物品,至今沒有歸還。具體見明慧網的多次報導。因為我家是學法煉功點,所以我們家被列為重點監控對像。

之後的時間裏,順德國保伙同當地的派出所、街道辦事處長期經常對我們夫妻進行瘋狂騷擾,拍照,威脅,進入家中檢查,在家門口和小區門口進行監控跟蹤,長期進行電話監控,使我們無法正常的生活,一直處於沒有任何安全感的狀態中。

為了減少干擾和迫害,正常生活,抗議和抵制中共派出所和街道辦的騷擾和迫害,也為了控訴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我於2016年9月15日離開家,隻身來到自由的美國。而丈夫因在黑名單中,無法辦理護照等留在國內。

2017年5月22日,在綁架廣東省江門市法輪功學員王斌前一小時左右,容桂街道的人電話過來詢問我的下落,因為我曾在王斌家中居住,與王斌和及其妻子梁金友很熟悉。而且當時我的微信曾經在王斌的微信群中。在此之前和之後,他們也多次對我丈夫逼問我的下落。目前王斌在2018年4月10日第一次被非法開庭後,直到現在還被非法關押在江門看守所。王斌的情況具體可以參看2018年6月11日明慧報導。

2017年10月,順德區容桂振華派出所多人騷擾我先生,一邊錄像一邊詢問我的下落。並且於當天去我在廣東江門市新會區的母親家中,詢問我母親,我的下落。妄圖對我進行騷擾和迫害。

隨後,因為我的出走,當地派出所對我先生的監控更加嚴密,在我們家門口安裝監控攝像頭。凡遇上節日或他們認為的敏感日,就在小區門口24小時對我先生進行監控和跟蹤,並且在全國聯網的監控網絡中,把我先生列入布控名單。只要我先生乘坐火車飛機,就被發現,並且嚴密對我先生進行搜查和搜身。為了減少迫害法輪功的人對我先生的騷擾干擾和迫害,也因為和我先生遠隔萬里,很多事情辦起來非常困難,所以我只能被迫和我先生於2017年底離婚。

2018年2月,金榮其回浙江老家時,當地的610、國保等一再詢問我的下落,並強烈要求金榮其和我溝通要把我戶口遷回廣東江門市新會的老家。2018年10月16日,浙江省武義縣610、國保、桐琴鎮的聯防隊長,治保主任一行又到廣東佛山,專門針對吳春豔在國外一事進行調查。並且要求我先生勸說我把戶口遷回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的老家。因我擔心迫害牽連到在新會的母親,所以進行抵制,他們沒有得逞。

一個完整幸福的家庭,就這樣因為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而被破散了。還有千千萬萬個這樣的家庭經歷著相似的魔難。為了讓這種迫害不再延續,只有解體中國共產邪黨,清算這個西來邪黨幾十年來迫害中國人的罪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