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慈悲救眾生 智慧如清泉

——打電話救度公檢法人員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修了二十二年的老大法弟子,曾經用過多種方法救度眾生,感到面對面講真相效果很好,最多一天勸退過五、六十人。我堅持了幾年。

後來我用多個手機打語音電話播真相、勸三退,效果也很好。可是看到有的人聽完真相後沒按鍵三退就下線了,感到很可惜。我就抓起電話回問,結果對方很順利三退了。以後我就把聽的時間長、只差沒三退的號碼提出來,專門打給對方,進一步講清真相、落實三退。這樣對打了八年,一天少則勸退幾十人,多時上百人到一百五十多人也有。再後來,我看到很多同修被迫害,是由於公檢法人員不明白真相、參與迫害造成的。我就萌生了給公檢法人員打電話的想法。

一、誠心救人 不斷向內找

這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有難度。我像以前那麼講,一個也不退。路走不下去了,卡殼了,遇到了瓶頸,怎麼辦?修煉就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大法弟子就要知難而進,逆流而上。關鍵時刻求師父。我手握電話,心裏虔誠的求師父:請師父賜予弟子救度眾生的洪大慈悲與無量智慧吧,在大法洪傳之時,別讓他們和大法擦肩而過,甚至走到大法的對立面以致被銷毀的地步。師父看到弟子誠心誠意的想救眾生,就把弟子智慧的心田打開了,使救度他們的慈悲與智慧像清泉一樣源源不斷的從心裏流出。

在打通電話時,我會馬上請師父救他。在這關鍵時刻,我全神貫注的想:不管他退不退,他的空間場已經在清理、淨化。每個撥通的電話,我都給他一個正念。

我與對方溝通、互動,使對方感到親切、友好、自然。有的人與我講話四十多分鐘;有的自己三退了,還叫我別撂電話,他馬上找同事來讓我再給好好講講;有的在電話裏使勁喊「法輪大法好」;有的著急的問:「甚麼時候我們能看到神韻?」「甚麼時候能把李大師接回國?」有的說:「共產黨算徹底完了,法輪功能拯救中國。」

也有不聽的、罵人的。有個警察開腔就大罵。但是我不動心,經過三次講真相後,對方三退了,並答應保護法輪功學員。有個建三江的警察,被邪惡操控極其囂張,大罵不止,並說那律師的肋骨就是他打折的,還威脅我們。但是我們不放棄,連對打和發彩信六次,對方消停了。

有一個電話我打的很辛苦,先後打了五次,前四次對方都是罵。我不斷的、反覆的向內找自己,找到了很多東西,及時的修掉了,最後對方才三退。

開始給這個警察打電話時,他不斷威脅我,不是說要抓我,就是說要給我定位。我從法中知道:眾生的表現,對應的是自己的心、要修掉的怕心。在一次打電話中,對方真的是定位了,他說:你在哪兒我知道,我馬上就到。師父看到我是真想把那個怕心修掉,就加持我,當時就把怕的物質幫我拿掉了,我開心的哈哈大笑。對方不解的問:你笑啥?我說:誰那麼傻抓他的恩人哪?對方當時就蔫了,再也不囂張了。

我繼續向內找,找到證實自我、執著於口才文采、想改變人強加人的心。當我找到這些不正因素後,再打給他說:真是對不起,由於我著急,想改變你,讓你生氣了,我給你賠禮道歉。當對方聽出我是誠心的,就再也不罵了,馬上同意三退了。

通過這段特殊的錘煉過程,使我對世間的「驚險」、「魔難」又有了新的感悟,這一切都只為成就大法弟子。

怕心去了,又遇到很多說黃嗑的、說中共好的。剛開始遇到這些,我感到沒底氣,說服不了對方。但我悟到眾生的表現就是觸及到我當前要修的。悟到後多看《九評》和《解體黨文化》和背師父相應的法,師父就幫我拿掉了很多東西。再碰到類似的情況時,我三言兩語就能震懾住對方了。

如一警察說他幾乎每天都要換女人,就像換衣服似的。我說:你覺的很瀟洒,叫我看,既可憐又悲哀,沒為自己活,邪惡要想銷毀誰,就操控其慾望,使勁叫你折騰,折騰完了就下最底層地獄,最輕者是損壽,以後子孫都要受報應。我的義正詞嚴把他嚇的如雷貫耳。我說這是中共縱慾毀人,然後告訴他三退方法和保命秘訣,他覺的耳目一新。

二、深刻體悟兩點:對師父的信 對眾生的慈悲

每天堅持兩個小時給警察對打,這和給一般百姓打的付出是截然不同的,有時給一個人講明白之後,我突然嗓子就啞了,有時完全失音了,我馬上求師父,然後奇蹟般的就好了。

在給公檢法人員對打電話的一年中,我給一萬五千多個警察講了真相,其中有兩千多人三退,有的還真正得法修煉了。我先後給他們郵去四十多本大法書。對方看到書後感到相見恨晚,通過後續溝通,知道他們很精進。

在和警察的對打電話中,我深刻的體悟到兩點:一是對師父的信,二是對眾生的慈悲。我深深的感到:救度他們不但要有熔化鋼鐵的慈悲,還要有威嚴,有智慧;不但要有利萬物、納百川的海闊胸懷,還要有實修功底的能力掃陰霾;只有純淨自己,在師父的加持下,眾生才能聽明白真相有未來。通過一次次這樣的過程,感到師父就在弟子跟前,瞬間擺平一切,那種對師對法金剛不動的心,更加奠定了以後在修煉路上對大法的篤信。

另外提醒一下:打電話時,帶著對同修被迫害的情和內心深處存有對警察一絲仇恨心理,給對方灌真相,試圖想改變對方,效果都不會好,因為你打出去的物質不純,對方會感應到,表現是:反感、不聽、罵。實質是使對方造業。我們打電話的過程,就是修心的過程,尤其在對方說著難聽的話刺激你的時候,你還能不動心的慈悲對待,不被它帶動。我們只需把握這高密度的修心機會,符合了那一層大法的標準,「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我們就不會障礙師父救眾生了。

三、救度公檢法人員對打電話片段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和二十三日,遼寧省兩天綁架了四十七位法輪功學員。同修們看到邪惡在利用大批的警察造業犯罪,大批的警察面臨被淘汰、銷毀,都竭盡全力的營救,都想給最可憐的眾生──公檢法警察打電話。但是有些同修感覺到不會講,效果不好。有鑑於此,我在那四天營救的正邪大戰中,共寫了二十多篇講真相稿件,供同修參照使用。

現把對打電話中一些片段整理出來,包括我的方法及簡單切磋。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A代表我,B代表對方。)

片段一:「病灶痊癒」

這是給一個警察打的電話。

A:打通了是緣份,聽明白了是福份。我是法輪功大姐,想告訴老弟一點大法真相。(對方一聽法輪功三個字,開腔就罵,而且被邪惡操控著大罵不止。我心裏很平靜,沒有被他帶動。心中只有一念,不停的在心裏說:請師父救他,請師父的大慈悲化掉阻擋他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他罵了半天,停了下來。)我慈悲的說:罵完了?

B:你還在聽著呢?

A:你這麼罵,我也沒生氣。

B:為甚麼?

A:我就在想:這共產黨也太壞了,把老弟整成好壞不分、正邪不分、黑白顛倒。你說姐花錢,你保平安,你怎麼還能罵姐呢?

B:(不好意思的笑了,答應三退了。)

說時要樂呵呵,慢悠悠,沒有一點指責之意,關鍵是心沒動,就符合了師父講給咱們的語氣、善心加道理能改變人心的法理。我們沒有人心的阻擋,使慈悲直接打到他的「病灶」上,使他馬上「痊癒」。

片段二:三撥電話

這個警察我給他打了三次電話。

第一次撥通:

A:餵你好,B:你好。A:我是法輪功大姐,想告訴老弟一點兒大法真相。

B:(還沒等我說完,對方就說了一堆難聽話)你們法輪功沒事吃飽撐的,老給我打甚麼騷擾電話,真是一幫瘋子。(啪,把電話撂了。)

(我找自己,沒有起任何心,然後問自己有畏難情緒嗎?沒有。那就發正念幫他清理。請師父加持弟子解體障礙他聽真相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

第二次撥通:

A:喂,孩子,阿姨又給你打過來了。

B:阿姨呀,我要聽你的,你給我開工資啊?我老婆孩子你給我養活呀?(啪,又撂了。)

(我靜心查找自己,沒起心,雖然他沒答應,但語氣緩和了。差在哪裏他沒答應呢?是自己的用心不夠,不能完全解體他的背後邪惡因素。然後發出強大一念:就為他好。同時請師父加持弟子。)

第三次撥通:

(這是第三天,他一看還是我的號,還沒等我說呢,他先說話了,但是語氣已經好多了。)

B:阿姨呀,你怎麼還給我打?

A:孩子,阿姨啥都不為,就為你好啊。

B:你就為我好啊,阿姨,我能感受到,那啥也別說了,我就聽阿姨的,你把我的黨給退了吧。

A:那阿姨就給你起個名字叫……,你看行嗎?

B:行,謝謝阿姨。

A:你別謝我,你謝謝李大師吧。

B:謝謝李大師。這共產黨算完了,江澤民該死,法輪功萬歲。(這後兩句是他大聲喊的。)

A:孩子呀,你要在心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命能保。還要告訴你的家人把三退內容寫在錢上,花出去,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護法輪功,阿姨就放心了。

B:記住了。

片段三:警察認錯

A:喂,你好。B:你好。A:法輪功的真相不知道你知道多少?

B:(對方不由分說,祖宗三代大罵一通)

A:(我關切的問對方)孩子,你是不是喝酒了?

B:是,我剛和幾個同事喝完。

A:男子大丈夫,在外面應酬是避免不了的,但是不要過量,傷著身子。身體是父母給的,爹媽生的,在外面要照顧好自己。這是為人之子,孝順父母的一部份啊。(對方看我發自內心的關心他,一點兒也沒有在意他沒頭沒腦的大罵,就誠心的向我道歉)。

B:阿姨呀,我剛才錯了,我不應該罵你啊,我剛才說的話都碎了,碎了。

A:孩子沒事兒,你好好休息吧,等你休息好了,阿姨再給你打電話。睡吧。

後來他很容易的就三退了。從中使我感悟到:無論我們遇到多惡劣的人,聽到多難聽的話,如果我們沒有自我,完全是純心善意,周圍的環境就會境由心轉。

片段四:從囂張威脅到靜靜聽完

一次一個同修給我一個電話號和姓名,並且說:這個人是省裏律師協會的頭,是我遇到最邪惡的了。你快給他講講吧,可別讓他對大法再造業了。我沒有被同修的話帶動,用慈悲的心撥通了電話。

A:喂,您好。請問你是某某嗎?

B:(對方一下聽出了我的聲音,像吃槍藥了一樣,惡狠狠的向我開火)有膽你來,你上我這來。

A:(我不卑不亢,加重語氣震懾他)你以為我不敢去嗎?我告訴你,就怕一見面,我的一番義正詞嚴,把你駁得張口結舌、理屈詞窮、目瞪口呆。因為真理在我這一方,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上有天,下有地,中間是良心,你拍拍你的良心,捫心自問,我說的對不對(稍微停頓,把滅字打到他的空間場,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大法的威力,把他背後的邪惡因素震懾得煙消雲散,當時的囂張氣燄就滅火了)?

(然後我緩下來放慢速度說)真善忍永遠不會變,因為他是真理。可中共的一切,可是年年變的,為甚麼?因為它不是真理,它是愚弄百姓的欺世謊言,當它的謊言被百姓看透時,它馬上就得換招數,不然它維持不下去啊,所以就得不斷的耍手段,搞陰謀,加暴力。……中國經濟靠甚麼?賣土地、賣廉價勞動力。跟人合資還得偷雞摸狗,還落個「流氓政府」的名聲。這五千年的文明,這華夏的子孫讓它給糟蹋完了。這曠世的奇書《九評》把這個自稱偉大的黨扒的光溜溜,十多年了,沒敢吭一聲。還有啥說的?人人皆知的天理是: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它搞的各次運動害死了八千萬冤魂,能饒過它嗎?天要滅中共,誰能擋的住?不是法輪功和它對著幹,是順天意在救人,別給它當拔橛子的人。

今天你能聽到姐和你說這些真相,是天賜洪福,人人有機會。不管你做了多少對不起法輪功的事,因為你是被謊言欺騙的,選擇命運和未來都要給機會的,所有的中國人保命的秘訣有兩條:從心裏退出黨團隊,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不會有遺憾。

他靜靜的聽我說完。我想在師父的加持下,這如雷貫耳的真相,他會反思的。感謝師父給他機會能靜靜的聽完。

片段五:所長不放人,給所長父親打電話

山東的一個同修來電急呼求救。一個女大法弟子被關在看守所,並把辦案的劉所長和他父親的電話號碼,通過電話傳給我。救人如救火,我急忙撥通電話。

A:劉所,現在有一個女大法弟子在你們所嗎?

B:是啊。

A:大法弟子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好人了,到你那,可是跟你們結善緣去了。聽完真相就把人放回去吧?這麼做,可是一舉多得的好事呀,千萬別錯過機會啊。

對方沉默一會,放下電話。我立刻撥通劉所長的父親的電話。

A:劉叔你聽不出來我是誰?

B:聽不出來。

A:那就對了。你老人家身體好嗎?

B:好著哪。

A:你教子有方啊,生個當官的兒子。

B:那是。

A:過去都說:家有當官,祖上積德,這是老祖宗給積下的陰德啊。

B:是啊。

A:可是這年頭派出所的官可不好當啊,過去派出所是抓壞人,可是,現在江澤民讓他們抓好人哪。你說這煉法輪功的人多好,過去滿大街、滿操場都是煉法輪功的。

B:是啊。

A:可是就是因為煉的人多,江澤民出於妒嫉,就開始打壓,打壓不下去了,就找人拍「天安門自焚」節目騙人。

B:啊,「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呀?

A:是啊。讓老百姓都恨法輪功,你說這法輪功是按著真善忍做好人,大家都恨好人,那不得遭惡報嗎?所以法輪功在告訴人們真相,別相信中共謊言。這些年給整死不少人哪,還給活摘器官,高價賣器官到全世界。

B:這也太缺德了吧。

A:劉叔,你說,中共大批的害好人有罪啊,老天都不容啊。貴州省崖壁上崩裂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在那昭示著世人哪,這是老天在給音兒啊。

B:這共產黨也太壞了。

A:劉叔啊,它最先壞的就是你兒子他們哪。你想想,這些年就是讓派出所所長下令抓的法輪功(弟子)啊,所有的所長雙手都沾滿了好人的鮮血啊。那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是天理啊。過去講害好人要滅九族的,會給整個家族帶來滅頂之災的。

B:那可怎麼辦哪?

A:有辦法。全家人做好三個事,就沒事。

B:哪三個事,快說。

A:共產黨叫人們發毒誓入它的團伙,就是黨團隊。第一、先把這個毒誓不要了,就是心裏想,退出黨團隊。第二、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三、保護法輪功(弟子)。這三條你記住了嗎?

B:記住了,我入過黨,我現在就退。

A:劉叔啊,咱家族要想太平,關鍵是你當所長的兒子,別讓他參與迫害法輪功,想法保護法輪功,你得和他談。當爹的是一家之主,關鍵時刻,老爹得發揮保護家族的作用啊,

B:是啊。

A:劉叔,你兒子手裏現在就有一個煉法輪功的,他是左右為難呀,你勸勸他,可別給中共當槍使,當棍子用了,最後人家法輪功平反了,你兒子可倒楣了。

B:我知道。

A:我相信叔一定行。

B:你放心吧。

片段六:年輕法官洗耳恭聽

這是給一個中級法院的年輕法官的對打電話。

A:喂,您好。

B:您好。請問您是哪位?有甚麼事嗎?

A:聽您的歲數不大呀,說話彬彬有禮,一定是年輕有為,談吐不凡呀?

B:阿姨,我是大學剛畢業,在中院剛參加工作不久。您有甚麼事需要我幫忙嗎?

A:阿姨有個對於你來講,是人生第一大事要告訴你。

B:阿姨您說。

A:你是人民的法官,一手托著良心正義,一手托著法律的準繩,要是遇到法輪功的案子,你千萬不要聽上級的指示,給法輪功判刑啊。

B:阿姨,你能好好的和我說說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嗎?

A:你問阿姨算問著了,現在阿姨就和你詳細的說說。

B:好,謝謝阿姨,我一定洗耳恭聽。

A:法輪功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李洪志大師在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從長春傳出,主要是三個字:真善忍。有一本經書叫《轉法輪》,還有五套功法。你在工作之餘經常看看這本經書,關鍵是要按著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你的思想境界會不斷的昇華,加之不斷的煉功,生命質量都會改變。那是研究生命終極的書,告訴你人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通過甚麼方法能使人返本歸真。最起碼是祛病健身有奇效。

阿姨原來八大系統,十二樣疾病。通過學法煉功,在兩個月內沒吃一片兒藥全好了。生命像回覆了青春一樣,有使不完的勁。我原來在單位是有名的藥簍子,同事們看到我的變化,在兩個月內,我周圍就有七十三人煉法輪功。不只是我,所有的人和我的感覺一樣。法輪功自從一九九二年傳出到一九九九年被打壓前,僅僅七年時間,像滾雪球一樣,就有上億人在煉法輪功。

B:啊,這麼好啊。

A:由於煉的人多,超過共產黨員的數字,江澤民出於妒嫉,就和中共相互利用,開足馬力,用所有的媒體做喉舌,綁架了所有的公檢法當棍子,逼著幾百個醫院的醫生做活摘器官的殺人犯。

B:這也太狠毒了吧。

A:江澤民下令說三個月徹底鏟除法輪功,打壓不下去了,就找人拍「天安門自焚」節目。

B:啊,「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呀?

A:是呀,中共竟撒彌天大謊,愚弄百姓,把百姓推向罪惡的深淵。

B:這也太可惡了。

A:我們看到誹謗佛法害法徒,要遭滅頂之災,就頂著失去生命的壓力十八年如一日的喚醒人的良知善念。我們省吃儉用,有的拿出一生攢的養老錢,有的把唯一的房子都賣了,我們好菜、好水果捨不得買,從口裏擠出的救命錢做真相資料,頂著烈日冒著嚴寒,送到百姓手裏。明白真相的都知道,法輪大法蒙奇冤。可中共撒謊,騙你們說是境外的支援,在境外叫人冒充法輪功打電話:我們給你錢,你替我們法輪功出去遊行吧。因為我家親屬接到幾次這樣領館的電話。

B:這也太卑鄙了。

A:是呀,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中共做不出來的。可是中共越迫害,有頭腦的人就想了解真相。法輪大法十八年來洪揚到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就連戰火紛飛的中東都煉,佛法的發源聖地印度,無論是警察還是大中小學生都煉。大法經書被譯成了近四十種文字,法輪功榮獲三千多項褒獎。李大師四次被評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他導演的神韻,幾個團同時在世界巡迴演出,一票難求,得到世界文藝頂尖人物、文學泰斗、專家學者的一致好評,認為是文化盛宴,精美絕倫。

B:阿姨呀,我聽明白了,我們甚麼時候能看到神韻啊?甚麼時候能把李大師接回來呀?

A:我說這一天不會太遠了。紙是永遠包不住火的,總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但是只有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心裏退出黨團隊才能度過大劫之憂啊,才有美好的未來啊。

B:阿姨,我記住了,你幫我退出黨團隊吧。

A:你貴姓啊?

B:我姓王。

A:阿姨給你起個名字,你就叫……好嗎?

B:好。

A:阿姨今天只給你講了大法洪傳,你回去一定找《九評》看看,你就知道中共為甚麼迫害法輪功了。要尋找《轉法輪》好好看看。

B:好的,我記住阿姨今天說的話了。

我和他通了四十多分鐘的電話,放下電話,我已熱淚盈眶。感恩師父加持我的正念,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片段七:法輪功萬歲!

一個同修說:你給警察打的效果好,我聽聽。我就把耳機聽筒分給她一個,撥通了電話。

A:喂,你好。

B:你好,請問有事嗎?

A:我是法輪功大姐,想告訴老弟對你有好處的法輪功真相。

(對方這時開腔大罵,罵的不但難聽,而且不堪入耳。在對打中我有一個習慣,當對方被邪惡因素操控的越不理智,我越求師父,當我的心越純淨,越不障礙師父救眾生。其實這時師父是一箭雙雕,因為對方罵我,一定有我對應要修掉的物質反映出來了,有時能意識到,有時意識不到,不管怎樣,就是把自己一放到底,虔誠的求師父救他,想著師父慈悲的形像,心裏不停的說:「請師父救他。」一會對方背後的邪惡因素就化為烏有,對方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

B:哎呀,剛才我怎麼罵你了呢?真是對不起,你別往心裏去。

A:老弟,姐沒生氣。姐知道你的本性是很善良的(師父把他的邪惡因素消掉了,他的主意識清醒了,要加強他的主意識,就是鼓勵他善良的一面)。

B:大姐,你是不是和我說三退的事啊?我沒少聽,就是沒退。

A:為甚麼呀?

B:我也說不清,也知道共產黨不好,但就是不想退。

A:我知道你差在哪裏?

B:你說,我還就想聽你說。

A:好。你明白狐狸、黃鼠狼附體的事吧?

B:明白。

A:中共被啥附體你清楚嗎?

B:不知道。

A:《共產黨宣言》的第一句話就告訴了:「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幽靈是啥呀?魔鬼,在《聖經﹒啟示錄》裏已經告訴了我們這個魔鬼在另外空間的形像:是一個赤龍,靠喝人血維持它的能量。叫你入黨團隊,就是入它的團伙,向天發毒誓,就永遠歸它管,天滅中共,是滅它的黨徒,你就得替它當替罪羊。

你翻查中共執政的六十年歷史就一目了然了。六十年建政,搞了許多次殺人害命的運動,害死中國人八千萬。它是有序安排的。中國是神傳文化的故鄉,叫神州大地,五千的華夏文明,神傳的文化,在百姓的心裏深深的紮下根:是信天老爺的,信因果的。這個魔鬼為了叫中國人都聽它的,它就先搞無神論,叫人甚麼也不信,大搞群眾運動,毀壞古建築、砸廟、毀佛像、燒書,因為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把正的能量場都破壞掉,把所有祭奠神的節日全廢掉,搞一套祭奠它的東西,叫百姓都拜它,甚麼五一、六一、七一、八一、十一。教科書變成黨文化的洗腦書。

我們過去是仁、義、禮、智、信、孝、悌、廉、恥。而它搞一套假、惡、鬥、黃、賭、毒。放縱人的慾望,亂倫拜金。讓整個中國全面腐敗,道德下滑。「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它綁架所有的中國人對抗普世的價值,把所有的媒體當作它的嘴,為它歌功頌德。可它真正的做法是瞞不過百姓的。

網上有大家傳的,你聽一聽是不是這麼回事:百姓的錢,它貪;百姓的房,它佔;百姓的攤,它掀;百姓的命,它害;信真善忍,它殺;善人救好人,它抓,你問它為啥?它在地獄不甘心,叫你一塊去陪它,它說它對你最愛,讓人管它都叫媽。

B:姐,你說的真是這麼回事。

A:它的罪惡比天大,我只說了九牛一毛啦。立刻退出黨團隊,不當它的陪葬鬼。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健康、有未來、有美好,地獄就不能收你。

B:我堅決退出黨團隊,謝謝法輪功!法輪功萬歲!

以上是我在給公檢法眾生打電話的一點兒淺悟,如有不在法上的還請同修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6/明慧法會-慈悲救眾生-智慧如清泉-376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