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為我善解了層層恩怨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五日】我被警察構陷到中共檢察院的案子被退回公安後,惡警繼續構陷,又把案子交到檢察院,我去檢察院只想救他們,檢察院的人說這一次退不回去了,讓我回家等法院通知。

這期間,我靜心學法,找我哪裏做錯了,我檢查我是有怨,對同修的怨,對家人的怨,對親戚朋友的怨。這一次到法院,我悟到我還要化解我更深一層的怨,可能我骨子裏有對師對法的怨,我發正念,和層層我生命中有怨的部份溝通、善解,我就給他們背師父善解的法,告訴他們不要怨師怨法,如果那樣的話,咱們誰也留不下,正法這麼多年,你們也看到真實的一切。

沒幾天,法院來電話,說讓我家人去給我辦「取保候審」,就沒事了,其實他們是想進一步迫害我。也可能他們與我有緣,他們是鋼鐵我也要熔化他們,我一心想救他們,我只想用甚麼辦法救他們。

我就和丈夫去了法院,因為丈夫不進去,他們出來的人問我甚麼態度,我說我沒犯法,我也沒有錯啊。他們說,還要開庭,看我的態度。丈夫這一下就更六神無主了,說他們說話也不算數,太騙人,從開始就騙人,去年說給你帶走一會就回來,把人都要弄死了,人家不收,才讓我接回家,還說回家煉功就好了。可學法煉功真好了,他們看好了,又起訴到檢察院、法院。丈夫說:我總是對共產(邪)黨抱有希望,這回我可不信了。

我說《九評》裏說的,「誰在甚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甚麼問題上送掉小命。」我看到丈夫那種心神無主的樣子,就和他說,你也和我一起學法,只有師父能救我們。

丈夫就和我學了一講《轉法輪》,然後他說,我剛才那種不好的滋味沒了。我說師父管(看護)你了。丈夫說,我要寫聲明,我以前也學過法,經過你被迫害的事,我可看清他們了,我要學法,我以前也是大法弟子。

丈夫寫了嚴正聲明後,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這樣的變化是我原來想也想不到的。

和丈夫二十年的魔難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丈夫也學法,可在大法被迫害後,他就百般刁難我,和惡人站到一起,給我修煉路上造成許多損失。有的時候,我真的對他無可奈何,就在我嚴重病業的時候,我要死了,他還罵我去死去吧,死了就沒人管我了,我就省心了。還罵師父罵大法,我知道不是他罵的,是後天不好的觀念和邪惡因素在罵。我還有爭鬥心和妒嫉心,丈夫才被邪惡因素利用。

我就在心裏喊師父,背《洪吟三》,背著、背著,我哭了,就聽到窗外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是丈夫的聲音。我家的樓房跨度長,我住的臥室,離丈夫呆的地方有十多米遠,可丈夫本人還在罵哪。我意識到那已經不是丈夫了,丈夫的元神在外面,身體已被亂鬼控制了,我就喊著丈夫的元神回到自己的身體,我知道我做不到,我就喊師父幫助,救救我丈夫。

從那以後,我就每天給丈夫發正念,當他侮辱師父時,我就想讓他下地獄,一次又一次想放棄他,可又一次又一次求師父原諒他,他是被邪黨害的,天天發正念清他背後的共產邪靈、撒旦、魔鬼、舊勢力的黑手亂鬼和亂神。我的身體也一天一天好了。

邪惡的迫害壞事變好事

沒想到,就在我被構陷到法院迫害的期間,他終於明白了,而且還主動寫聲明,要堅修大法到底。是慈悲的師父救了丈夫,也救了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當時是我被惡警起訴之時,需要靜心學好法。以前家裏家外的活都是我一個人幹,我還得上班,有一點不對的地方,丈夫就找茬。這回丈夫得法了,雖然丈夫不能走,可幾乎把做飯的活都包了。這樣,我有時間學法、發正念、講真相

這些日子,丈夫和我一起學法。當我們學到《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 講法》:「可是演出的那天暴風雪。雪大到沒法開車,很厚。結果呢,進場的人只有百分之三十。來看秀的只有百分之三十,可是這些人談出的體會很生動。有一個人說我從家門出來,我這一路上就像修煉一樣,經過的每一步都是困難、每一步都在思考,一直到進場,就像一個修煉過程,看完秀我就像被圓滿了一樣。」[1]我就哭的眼淚止不住,這時丈夫也哭了,這麼多年,丈夫第一次為修煉的事掉眼淚。

當我找到自己層層的怨之後,師父善解了我們的恩怨,丈夫又回到了大法修煉中。

剛學法幾天,我和丈夫無意的說了一下,你也發正念試試。丈夫說:剛一發正念,就看到眼前金光閃閃,各種蟲子瞬間化為灰燼。我說是師父讓你精進哪。

還有一次,師父把他的天目打開了,丈夫和我說:當時在兩眼中間緊緊的難受,然後看到立著的一隻眼睛,開了,丈夫說,他就往裏看,有許多圍著布,露著一隻胳膊的人都跑了。我再想仔細看,就關上了,可能我求了,就像泥漿一樣關上了。

丈夫還看到有一個年輕的小伙,很英俊,天天在看他,丈夫自己說,你別看我不會走,可能那個人就是我,哪兒都好。我一開始沒在意丈夫說的,就和丈夫說,你也煉功吧。丈夫說:我不用煉,他煉哪。我一聽,就說不對,雖然你才學幾天的法,那可能是副元神,不能讓他煉,丈夫也明白了。從那以後,再也沒看到。

學法的時候,有的時候,丈夫看大法書就像三維空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丈夫自己還說:我就是大法書裏說的,看到了還不相信的人。我說,是師父著急,讓你精進哪。

我兒子看到他爸也和我一起學法,也不反對了。以前我兒子也和他爸一樣給我製造各種魔難,去我對孩子的情。我和孩子說:你也學法吧。孩子說,我不學。那我說,你不學法,那你也得做個好人才能留下來,寫個世人嚴正聲明吧。我兒子說,我媽說的算,願咋寫咋寫。寫完聲明,我兒子也和變了一個人一樣,說他要掙錢,照顧他爸和我。要以前,就像我欠他的,永遠還不完一樣。

大法給孩子福報

在我被法院起訴期間,我兒子連連來好消息,他在大學畢業結業考試,全班同學都有掛科的,可我兒子順利通過。

又過一段時間,我兒子要實習了,有一個大企業來招生,全班就要四個,其中就有我兒子。這樣,兒子不用天天上班,一個月有一半時間休息,孩子也很滿意。

原來我想都沒有想孩子在實習期間還能給那麼多錢,只是想,給飯吃就行了。再說在我這個城市正式職工也沒有開那麼多。

孩子在我被迫害期間,一直不反對我,也給自己種下了善果。丈夫又真正的開始學法,沒想到看似壞事卻變好事,使我更加精進實修。

最後就用《洪吟二》〈解大劫〉結束交流:「多少人間亂事 歷經重重恩怨 心惡業大無望 大法盡解淵源」[2]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解大劫〉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