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助師正法行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三十日】

師父好!
同修好!

我是桃園大法弟子,得法兩年,我是在參加二零一六年九月神韻交響樂的說明會後得法的。現在回首沒得法前的人生,很多事是很難自己掌握的,生活的過程無法掌握,周圍的人也不能掌握,心會被親人及外在的現象牽動著,開心不開心都被它決定。以前先生跟兒子常讓我頭痛,例如先生喝酒後會去擾亂社區,鄰居打電話跟我投訴,我因工作在外沒辦法即時回去處理;小兒子高中念了三所,差點畢不了業等等。這些事情讓我痛苦的睡不著覺,睡了等於沒睡,睡覺時間一直在跑廁所。常覺的很累,只好求助於民俗療法,每星期要去刮痧兩次。得法後非常好睡,現在頭也不脹了,對事情的看法不一樣了,精、氣、神都很好,脾氣品性也變好了。因此,大兒媳婦要她脾氣不好的媽媽跟我一起煉法輪功。我姐姐也跟我開玩笑說:「你以前養了三個大老爺,現在老了反而出頭天了。」

一、受益於大法,勤向朋友洪法

我得法後沒多久就介紹八位朋友來上九天班,同修問我是怎麼跟朋友介紹的?因為這幾位朋友都知道我的為人,我平常工作很認真,五十歲以後發現兒子們長大了,失去了為生活努力賺錢的目標,覺的人生很空虛,為追求身心靈的平靜,一直在尋覓,找了很多法門。我跟他們講法輪功的書,道盡人生過程,其中師父講到:「要能吃苦中之苦,要能忍難忍之事」[1],讓我很感動。很多心靈難解的事情,讓我忽然間都明瞭了,以前我很努力生活卻被算命師說會離婚。別人沒有很努力卻生活的很好,婚姻也很幸福。可是我很努力啊,卻沒有得到希望得到的。學法後知道命中就是如此,更了解是有因緣關係。如果能夠以法為師,能夠把慾望及執著去掉的話,能看淡看輕,其實很多心就干擾不了我。有些事本來就是會存在的,因為修煉了,心不會隨著環境起起落落。

常人中,要身體健康就要運動啊、練氣功啊等等。法輪功有五套功法,比一般氣功簡單易學,再加上法輪功教人如何去對待人和事物,我覺的很棒!以前在其它法門,也是說要放下放下,但是沒有教你怎麼放下。其它法門的書我也看了很多,但也看不懂。法輪功師父講:「不管你有多少錢,當多大官,你搞個體經營、開公司,做甚麼生意都沒關係,公平交易,把心擺正。」[2]任何人都可以修煉,看的是得失心、名利心是否存在,有沒有很落寞、很失望或太高興,就看我們這顆心。

法很大,我覺的很棒,這是我個人的體悟。所以我覺的你們一定要來上這個九天班,對你非常有幫助,也不要你的錢,至於你要不要煉,沒有人強迫你。但是你一定要來上九天班,把九天空下來,對你身心都會有幫助。所以他們就來上了。

後來他們有的因為早上起不來煉功或是覺的煉功太辛苦等原因就沒來了。但這幾次陪八位朋友上九天班,自己的收穫是最大的。

二、大法不能被誣蔑,克服怕心到香港證實法

學了法輪功後對事情的看法,視野看的比較大。常聽同修交流去香港參加遊行的心得,讓我很感動。那麼好的功法為甚麼被誣蔑,是應該要站出來講真相,不然很多人會得不到法。但是我以前很不會走路,走路會拖、很慢、不喜歡走,對於要走路兩、三個小時的香港遊行有點害怕。而且我從小就有緊張性的腸胃炎,就算沒吃東西也會拉肚子,很怕那種情況出現。所以就有很多顧慮心。但是因為覺的法很好,要站出來。我就克服自己的怕心,去掉常人心。得法八個月後開始參加香港的派報及遊行活動。香港遊行,馬路兩旁擠滿了眾生,我心想,人要是看到遊行的隊伍、看到遊行的全景,就好像跟他說一遍法輪功真相,人就會明白。從那次後,到目前為止,每次的香港遊行我都沒有落下。在香港常看到親共團體對法輪功的誣蔑,他們常用大喇叭的播音器干擾,共產邪黨真的很壞,他們怎麼會壞到讓人不可想像的地步,讓我更加自覺要站出來講真相。我雖然不會講真相,但是拿展板我會、發正念我會、派報我會。雖然我還在上班,但我不再像以前一樣拼命賺錢,錢夠用就好了。我是做業務的,名利心淡了,只要每半年的責任額度夠了,就自由調度時間去香港長住講真相。 把心放在救人上,業績不必太琢磨,自然而然就達到了。我感覺就像師父幫我安排的一樣,讓我有時間去香港,從十天增加到十五天,甚至一個月,今年已經去了兩次一個月了。

香港景點,需要發正念、拿橫幅、拿展板及講真相勸退的同修,是一個整體。我不會講真相,但是陸客來去匆匆,有時同修跟他們講一兩句,有些不理解轉頭就走了,但是不經意的沒有壓力的,他們就會看看展板。所以拿展板也很有力度。陸客理解了,同修再講真相就可能把那個人勸退了,大家有序的配合形成無堅不摧的整體。有次陸客在遊覽車上對著我們敬禮呢。

三、派報的修心體會

在香港用報紙對眾生講真相及清洗共產邪黨的謊言很有效,就顯的派報很重要。我第一次派報,被安排在一個路口,在不到兩、三百公尺距離,我的左邊、右邊各有一位同修也在派報,我那時候在想,兩邊來的眾生都有人派報,那我要派給誰啊?本來想要離開另找個地方去派,後來想:有我要派的人會來,各有因緣。有緣的眾生會來跟我拿。派報也是一樣,不是好不好派的問題。如果去選擇好派的地方,那麼那些被安排在不好派地方的眾生就拿不到,改變思想後把心放下,報紙就派的很快,後來自己的派完了,還可以去幫其他同修派發。

一般人看到《明慧週報》就知道是法輪功的,派報時我會讓他們看到是《明慧週報》,這樣想拿的就是想看的,被丟的就少。去香港次數多了,派報也有一些經驗,有時會執著派多少數量,現在不去想那麼多,那都是執著,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心不能浮動,好像冥冥之中都有師父安排的眾生會來拿。有時候在想怎麼那麼難派啊?急躁心、執著心一直翻出來。感覺派報也像是煉靜功一樣。正念想:你要來拿。心定下來、不要太浮躁,就沒有累不累的問題。另外聽協調人講,大家都喜歡去派已開發、比較好派的地方,不喜歡去派未開發的地方。我理解就是因為難派,就要派久一點,派久了人家就會知道,就會來拿,要開發。如果因為難派不去派,那邊的眾生就接不到真相,得不到救度。明白了去開發的道理,該拿的就會來拿。派報時有遇到罵人的、有比「讚」的、有敬禮的、有向我們合十的,甚麼人都有。

派報要走路,而且要站很久。現在我不怕走路也不怕站了,所以我很喜歡去派報,有時想跟協調人建議都讓我去派報。思量一下,覺的自己找會做的,只做想要的,是執著自己,沒考慮整體。因為景點有時也缺人,協調人有他們要考慮跟安排的。我就不再有任何想法,無條件配合香港同修。叫去派報就去派報,叫去景點就去景點。

四、同修正念助我行

得法後,一直有想見師父的願望,所以就報名了去年的紐約法會,遊行那天我是參加煉功隊伍。因為怕拉肚子的怕心沒去,所以不敢吃早餐,那天天氣冷,又沒吃東西,我跟團長講我無法參加遊行,因為我有問題,吃了會拉,不吃血糖會低,無法走,團長回我:「不是你吃與不吃的問題,是你根本就沒有問題。」回到隊伍中,剛開始走不久,人還有點晃,等到天國樂團音樂一奏,我馬上精神起來了,一直走到遊行終點都神采奕奕。

五、結語

經過這麼多年的尋尋覓覓,終於找到大法可以解我心中的疑惑。不管有何念頭、問題或不舒服、矛盾來的時候,都是自己放不下的執著心很重造成的。有大法的引導我就不再迷失。像以前人家誤會我,我一定要講清楚,現在不一定要講清楚,不執著就放下,有需要講才講。不斷學法,就像「吃飯」一樣,要把飯吃飽才有精力做很多事。學好法才更有力量做好救度眾生的事。

學法很重要,但是在台灣學法常不能保證,一下班孫女就會來撒嬌,沒有時間學好法,所以常立志常改變。而修煉的環境對我而言就非常重要。我們煉功點發完早上六點正念後接著煉靜功,讓還是新學員的我很快就跟上大家。現在我已經可以一口氣就跟著大家雙盤七十五分鐘,雖然腿很痛,但我可以忍。這次在香港看一位同修,從晚上八點開始學法後,學完《轉法輪》三講才放下雙盤,也就是一口氣雙盤了大約四小時。我想同修能,我也能。之後一次學法,就跟著雙盤,我居然也可以雙盤近四小時。在香港這個前線、這個環境幫助我做好三件事,心裏才感到比較踏實。謝謝師父及同修提供這個修煉環境。

以上如有不在法上,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尊讓我得法!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八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