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才能善待他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七年多了,基本屬於獨修狀態。雖然三件事也在做,但時而精進,時而懈怠,致使好多執著心去不掉,影響了周圍人的得救。在師尊的慈悲點悟鼓勵下,把自己的一段修煉經歷寫出來,意在證實法輪大法的偉大,同時進一步歸正自己。

我丈夫在單位是個中層幹部,對名利仕途看的較重,由於邪黨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儘管他知道大法好,但因害怕連累到他,影響他的工作,所以他對我修煉大法一直很抵觸。開始的時候是暴力干涉,又打又罵,摔MP3,拿走我的書,發瘋般的吵著趕我走,要離婚。跟他講真相,他根本不讓你說話。當時我也是害怕他打鬧的心去不掉,三件事就背著他做,因為我知道大法是多麼的珍貴,多麼的正,多麼的好,知道大法就是生命的歸屬,能有機緣走進大法中修煉是多麼的幸運和不易!所以,不管他怎麼打鬧,我就堅定一點:再苦再難也不能放棄修煉!後來他看不行,就說:「要學就在家學,不許出去聯絡。」他經常上著班就給我打電話,或者回家看看。一旦打不通電話,回家就發脾氣打架。因為我去同修家學法是不帶手機的,我又被去不掉的怕心和情障礙著,不敢告訴他我是去學法。就在這個狀態中僵持了好長時間,不知怎麼突破。

前年丈夫在單位當上了邪黨的支部書記,他的單位也有兩位法輪功學員。每到邪黨會議或所謂敏感日期間,就要他負責看管那兩個學員。所以,回家來他對我總是氣呼呼的沒有好臉色。那天他壓抑著怒火跟我說:你總往外跑,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幹啥去了?不出去行不行?讓單位知道我妻子也是煉法輪功的,我還怎麼去做別人的工作?我說:你別去做那個工作,對你不好。他立刻高聲嚷道:上邊讓我管,不管行嗎?我說: 不是說槍口抬高一釐米嗎,你也可以盡你所能啊!他逼問我是不是非得出去?

我想,參加集體學法這個事我不能再瞞著他了,執著於安逸的生活,執著於不讓他發火,這些心都得去呀!有意隱瞞他也是對他的不善呀。其實由於邪黨的迫害,這幾年他承受的壓力也是很大的,害怕我再次被迫害,可以理解他找不到我的時候那種疑慮和恐懼。我應該考慮到他的擔心和感受,放下自己的利益把真相告訴他,讓他放心些。於是我說:咱西邊那個小區有兩個阿姨是學大法的老學員,我有時出去是去她們那裏一起學法。她們兩個住對門,你放心很安全的。他說:就在家自己學。我說:就是這樣的學法形式,一起學有不懂的地方可以交流交流。他說:這就是讓你們……他又要說邪黨那些污衊大法的話。我立刻說:學基督教和學佛教的不都聚會嗎?不都這樣嗎?

停了一會兒,他又說:學就在家學,不行就趁早離婚,兒子那兒你也得跟他斷絕關係,房子賣了一人一半。你是不是非得出去?我說:該怎麼學就得怎麼學!他立刻氣勢洶洶的說:操持賣房子!我這兒的爭鬥心也起來了,努力的壓抑著說:我會注意安全的。他氣憤的說:趕緊賣房,一人一半該幹啥幹啥去!看他這樣,這爭鬥心也壓不住了,堅定的告訴他:非要走你就走,這房子我肯定不賣。他說:我賣!我說:我不賣!我跟你過了三十年的日子,我有我的房子住這不過分吧,何況我是因為學好做好人呢?他氣急敗壞的說: 不賣就拉磚把門給你堵上,兒子也不會回你這兒,然後摔門而去了。

他走後,我學法也學不下去了,多年來的怨恨、委屈、不平都上來了:噢,當年我不顧父親的阻力,堅決的嫁給了你,一心一意的跟你過日子,我們白手起家,日子富裕起來。可好日子沒過幾天,你卻背叛了婚姻背叛了我,在外面找了別的女人,還賊膽包天的生了個私生女,欺騙了我那麼多年啊!總是謊說在外面做買賣,我還傻乎乎的惦記你在外頭有多辛苦。你對我做出了這麼過分的事情我都沒說過跟你離婚。我要不是後來學了法輪大法,在大法中得到解脫,現在早該氣瘋了。如今,你不但不感激大法,還因為我修煉大法和我離婚?我的房子你都不讓我住好,可外頭那個娘倆卻住著全區最貴小區的房子,這麼殘忍的對我!?我越想越氣恨,越想越委屈不平,眼淚刷刷的往下流,心裏不斷的翻騰著。知道不應該再翻騰那些事了,可被妒嫉心、怨恨心、爭鬥心干擾著平靜不下來。我知道,這是我要過的關。這麼強烈的執著心在這反映著,我得去掉它們啊,不能由著它們在這禍害我呀!

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雙手合十求師父幫我,盤腿結印向內找: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你們不是強嗎?那我就首先滅掉你們。我不能要你們,「滅」!漸漸的感覺它們弱了好多。

我就繼續向內找,又找出色慾心、顯示心、求名心、利益心、高傲心、安逸心、自尊心、面子心、虛榮心、不讓說不讓管的心、爭強好勝的心、不修口愛背後議論人的心等等(今天在這裏曝光它們,也是決心徹底清除它們)。找出這麼多的執著心,我懊惱的反問自己這幾年都修甚麼了,怎麼還這麼不好啊!繼續深挖,挖出產生這些心背後的頑固的為私為我的私心、自我的心,徹底清除!

幾十分鐘後,感覺空間場清淨了一些,可怨恨他的心還是有。忽然師父的一段法在大腦中出現:「不要看人家不好的一面,總要看人家好的一面。其實你們知道嗎,我當年傳你們大法的時候,講課中下面發出很多常人的思想反應來,有的人思想反應非常不好,可是我都不看。我就看你們好的那一面,我就能度了你們。我要是都看你們不好的那一面,我怎麼度啊?越看越生氣,我怎麼度你呀?(鼓掌)所以在任何情況下,別被常人行為帶動,別被常人心帶動,也別被世上的情帶動。多看人家好處,少看人家不好處。」[1]

我猛然醒悟,多年以來,我的記憶中存儲的都是他怎麼怎麼的不好,怎麼怎麼的脾氣暴躁霸道不講理,怎麼怎麼的對不起我,特別是知道他搞婚外情之後好像想不起他的一點點兒好了。揣著這麼多噁心,發著這麼負面的思維,自己都提高不了,還怎麼能改善周圍的環境呢?更別說救他了!哦,是我沒修好啊!這時腦子裏就像翻牌似的,那些不好的鏡頭都沒了,出現的都是這麼多年來他為我們這個家奔波勞累辛苦付出的情景。

其實,他的心也是挺善良的,那些錯事也不能全怪他,也是邪黨造成的整個社會道德淪喪的結果,我不應該老揪著這個辮子不放,應該從心底原諒他,事已至此我應該多站在他的角度多考慮他的難處替他著想才對。多想想他好的一面,別再想他怎麼怎麼不好了。因為那些惡的表現也不是真正的他,他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啊,也許他被安排在我的身邊,為了幫助我修煉的同時也使他得救呢!?此時,我的怨恨心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發自心底的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晚上丈夫回家來平靜的說:你捨不得賣這房子你就住著吧,我先去租個房子住,等我把首付的錢攢夠了我再貸款買一套。我也是想偶爾把那孩子(指外邊生的女兒)接過來管一管,怕將來學壞了更麻煩。我邊發正念邊跟他說:你也看到了,現在抓起來的這些貪官不都是跟著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那些人嗎?那麼多正義律師都敢站出來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了,這形勢變化多大呀,這迫害還能維持多久嗎?你就非得因為這跟我離婚嗎?他也說知道法輪功肯定有好的一面,要不怎麼這麼多人堅持。我說不是有好的一面,而是太好了,太正了,所以邪的才受不了。

我又跟他講了佛教中記載,當時釋迦牟尼曾告訴他的弟子,三千年開一次的優曇婆羅花在世間盛開的時候,轉輪聖王將下世傳法度人。法輪功從一九九二年開始傳出,同年世界各地好多地方都出現了這種靈瑞之花的開放,這能是巧合嗎!他又有些不耐煩的說:再好共產黨它不讓你煉,胳膊擰的過大腿嗎?我知道他的思想被另外空間的邪惡控制著,師父讓我在夢中看到他的頭被上下兩塊像山一樣的巨石夾著,他用微弱的聲音說:救我,救我!想到這一幕,我都急得想哭。可我卻老也修不好,修不出熔化那頑石的慈悲來救了他。

後來我發現自己還有對家、對這個房子的很重的情和執著,覺得這個房子樓層好格局好,住了這麼多年了割捨不得似的。還有在常人中的很重的利益心。師父講:「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2]我應該放下對這個房子的情了。

第二天,我想到師父的教誨,要我們處處為他人著想,修成無私無我為他的生命。有房子住就行,大小新舊又怎麼樣呢?我想如果他非要離婚,就用他手裏現有的錢(因為我不放棄修煉,這幾年來他的工資都是他自己拿著,我的工資少做日常開銷)給我買一個小點的二手房就行了。於是,我在微信上給他發過去一段信息,肯定了他多年來對這個家的辛苦付出並真心的謝謝他。我說:咱家現在的兩套房子(兒子住一套)都是你辛苦賺來的,到頭來不能我們一人一套的住著,而讓你去租房住,到甚麼時候沒我住的也得有你住的。我又平靜的跟他說,就是不離婚如果你想把孩子接過來管管,你就接咱家來也可以的。如果覺得我在家不便我可以出去避一避。希望他珍惜我們這個家,慎重行事。

從那天起他變了很多,看起來心裏也輕鬆了很多,沒再提離婚的事,不再像以前那樣盯著我了,半天中沒有特殊事情幾乎不給我打電話了。對我的態度好多了,還經常給我買些我愛吃的,我下班回來趕上他在家時飯菜都是剛做好的擺在桌上。有時我先吃完了去發正念,他就把碗筷收拾了,在以前這是不可能的事。

法輪大法改變了自私自利的我,也挽救了我們這個瀕臨破碎的家。感恩師父!自知修煉的很浮淺,寫出這段經歷,意在證實大法,同時激勵自己精進實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8/放下自我才能善待他人-377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