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村長:「我就愛看法輪功的書」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今年,我和同修配合發送新年台曆,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其中有些感人故事,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每次出去發年歷之前,我們先發一會兒正念,清除大法弟子所到之處,另外空間阻擋眾生接聽真相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同時清除聽真相這個生命思想中的共產邪靈毒素和無神論對他們的毒害。請師父加持弟子講真相中的智慧,讓有緣有福份的生命都能聽聞真相。然後,我們就騎電動車上路去農村發送台曆。

一、八十五歲的老太太說:「我咋這有福呢!我咋這有福呢!」

我們由東向西去,看見對面左道上有一位大姨與我們相向而來。我們停下車喊大姨,她聽我們在喊她,就橫穿馬路來到我們跟前。我們先向大姨詢問一下這個村子的名字,大姨熱心的告訴了我們。我們說送您一本二零一九年的台曆,她說,我是來串門的,不要。

我們說,見面就是緣份,是福份,告訴她每年這個時間段,都有大法弟子在給有緣有福的人送新年台曆,上面還有故事。法輪大法是佛法,都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了,「天安門自焚」是騙人的。

聽到我們這麼一說,大姨樂了,說:我是來串門的,我不好意思要,給我了,別人就沒有了。她笑著接過台曆,嘴裏一個勁的說著:「我咋這有福呢!我咋這有福呢!」

她像是久別的親人訴說著往事,跟我們說,她以前是這個村子裏的會計,幹了幾十年了,從來沒貪過一分錢,不像現在的人,到村子裏一提,他們都知道我。

我們一問,原來大姨八十五歲了,我們不敢相信,她高高的個子、身板筆直、頭腦清晰,有一種傳統的善在她身上體現。我們說,大姨那是你的善行得到了這麼好的身體和福份。

大姨告訴了我們她的名字,還說,你們到村子打聽一下我的名字,一般人都知道。她那親切開心的表情真的像是見到久別的親人一樣。

分手前,還給我們演示了她腿腳靈便的動作,向前快速的走了幾步,回頭又說:「我咋這有福呢!我咋這有福呢!」

二、當了二十年的村長:「我就愛看法輪功的書」

我和同修到另一條小巷時,看見一戶院內有兩位老人在曬大白菜。同修站在院門口,向大叔大姨打招呼,問大姨有沒有人給你們送台曆,她大聲的回答:沒有。同修隨手拿出台曆,翻給她看,說:這是二零一九的新年台曆,有緣有福份的人才能得到。同修給她講那上面一百零七歲老人的修煉故事。

我看大叔還在那低著頭翻曬白菜,走上前打招呼,大叔起身指著自己的耳朵說聽不見。我在心裏想能聽見。我說:大叔,我這樣說話聽見了嗎?他說:這樣說能聽見了。

我告訴他那台曆上面有法輪功的真相,大叔聽到這幾個字,忙問:有法輪功的書嗎? 同修說:有,遞給他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大叔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說:「我就愛看法輪功的書,現在當官的沒有好東西,看不上他們做的事,我不怕,還去鄉里告過他們。」他老伴插話說:「他以前還當過二十年的村長。」

同修看大叔那生氣的表情安慰他:別跟他們生氣,爭爭鬥鬥有啥用,有個好身體才是真的。大姨接過話說:都七十多歲的人了,有個好身體就好。同修給他們講了三退平安的事,告訴他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大叔說自己是黨員。同修說:「要它有啥用,咱求神佛保護。」大叔說:「沒用,退了,我就願看法輪功的書。」他倆都說就求神佛保護。

走時,二位老人送我們到大門外,還跟同修說:有好書給我送來,我就愛看法輪功的書,下回(邪黨)開會,我都不去了。

三、「我就信法輪功真、善、忍。」

我們騎車來到另一條小巷口,向裏望去,只見一人在那焚燒廢物,黑煙中帶著刺鼻的氣味。我們把車停好向那人走去,剛想喊大哥,近前一看原來是位大姐。

她中等的個頭,留著短髮,身穿一套褪了色的綠色迷彩服。她問我們是幹甚麼的?我們說明來意,是給你送福來了。她說:甚麼福啊?同修說:是二零一九年吉祥寶寶的台曆。問她今年收到沒?她說:沒有。

我就告訴她大法弟子每年這個時間段都會送給有緣有福份的人一本免費的台曆。她說:是法輪功的啊?我家養豬,我老頭經常去市裏開車拉豬飼料,總有法輪功的人送給他書和光盤,他有時間就看就聽,我家老頭說了,「我就信法輪功真、善、忍。」大姐有些激動,重複說了好幾遍。

她還向我們講了一件事:有一回,老頭開車,開著開著就睏了打瞌睡,嚇的他趕緊就念起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回來和我說真管用啊!真神啊!一下就不睏了。她說,是大法弟子告訴他遇到危難時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能保命保平安哪!

我們問她:那你在家還沒三退吧?她說也不是黨員也不是團員,上小學時入過隊。我們說那就把無神論的毒誓抹去,帶著它不好,大哥都平安了,你也得平安啊!她說,那就退了吧,並說出了自己名字。

同修說,那台曆上有百歲老人的故事,大姐想翻看一下,一看自己的手是髒的,把台曆沾上了黑手印,忙用衣服擦,可是衣服也是髒的,不好意思說,回屋洗完手再看。她明白珍惜這本台曆的可貴,不是用錢能買到的。

四、接過真相 雙手合十 深深的鞠躬

我們手中的台曆已經發送完了,在往村外走,路過一戶人家,門外正好有一老一少兩位婦女在那說著話。年長的在那揉面,年輕人在那坐著。我問那年長的:大姐,要辦事情(俗語,辦酒席)啊?她說:是給狗做的。同修問:你們一直在這的?她說:是。可我們在那不遠處給那六個人講真相發台曆,卻沒看見她們。我們問她們知不知道三退保平安這件事? 那大姐說:知道,集上總有人講,我啥都沒入過。問年輕的小妹,她說不知道,把頭低下,臉色黑暗,那意思是不想聽。

這時從東面快速來了一位騎摩托車的男人,到門口從車上下來,面帶和善的笑容,大聲說:說甚麼呢,怎麼這麼熱鬧?我隨嘴說一句:你們家有福。他笑著快速進院,又出來了,大聲高興的喊:「法輪大法好,有法輪功的書嗎?」我隨手遞過一本。

他拿到手裏,雙手捧著書,向我們合十,然後深深的鞠了一躬,說:「我就信法輪功的。」然後轉身快速的離開了。看他那個高興的樣子,好似小孩子得到了寶一樣歡喜。

這時那個小妹笑著說:「看我老姑父那樣。」我們才知道她們是親屬關係。同修接過話:你老姑父都知道好,都平安了,你也得平安啊!遞她一本書,她說,看她老姑父的那本就行了。她老姑也說看那本就行。我們告訴她,帶著反神的印跡不好,那老天爺不下雨,能長莊稼嗎?「天安門自焚」是騙人的,法輪功是佛法,都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這是真的。

這回她聽明白了,說自己只入過隊,姓張,我在後面給加個美字,她同意把那個毒誓抹去。再看她的臉,瞬間變的白皙好看,說話的語氣也和善了,我們走時,她親切的和我們道別。

以上這幾個片段是我們在下午一點鐘離開家,直到三點半回到家之間,在發送台曆講真相過程中的幾個畫面。我們用親切的稱呼和平和的心態消除他們與我們之間的抵觸,堂堂正正的告訴他們:大法弟子每年這一時間段都給有緣有福份的人送新年台曆,不要錢,這台曆花錢都買不到,特別珍貴,又沒那麼多,不可能都得到,只憑緣份和福份才能得到。他們聽後,都倍感珍貴,然後再和他們說三退,他們都同意退,沒有一點顧慮。

其實都是慈悲的師父早為弟子們安排好了一切,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世人真的都在期盼大法弟子告訴他們真相啊!

到家一看,勸退了十三人。在講的過程中,也遇到幾位早退了,還遇到了兩位以前也學過法輪功,迫害發生後,知道大法好但不敢煉了。我們都鼓勵他們走回來,師父沒有放棄你們啊!

我們跟那些做的好的同修比還差的很遠,沒能做到天天都出去講真相。通過這幾次主動出去講真相,也看到了自己在個人修煉上的很多不足。我們只有在法上實修自己,才能走正走穩做好三件事。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