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網嶺監獄殘酷「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紀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湖南攸縣網嶺監獄把全監獄法輪功學員集中關押到十監區(又名高度戒備監區),其它幾所男子監獄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也陸續被轉押到這裏,據說是司法部命令的,全國各省都如此,不再分散關押,便於集中「攻堅轉化」迫害。

湖南攸縣網嶺監獄,位於湖南省株洲市攸縣網嶺鎮洞井村。當各地男性法輪功學員集中非法關押在十監區後,它效仿省女子監獄,又將十監區命名為「教轉監區」,除主管改造的副監獄長外,又專門設一個主管「教轉」的副監獄長,第一任至今是李朝鵬。

此前,各個男監獄是從二零一一年起,每年搞一、二次辦洗腦班,集中強制「轉化」;自從「教轉監區」成立後,則是天天搞邪惡的「攻堅轉化」。

「教轉監區」採用的「攻堅轉化」手段之一是長期不准法輪功學員睡覺,「熬鷹」,這是酷刑中的酷刑,全方位摧殘人的大腦、身體機能與精神,加上長期體罰,坐站持續二十小時以上,再不從,劈腿撕胯趴一字、老虎凳、暴打、關禁閉等則是惡警折磨法輪功學員生不如死的非人手段,企圖達到使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本文是對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湖南攸縣網嶺監獄成立「教轉監區」後,十幾位法輪功學員遭到殘酷「轉化」迫害的部份事實。

一、被折磨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1、法輪功學員劉立炎被迫害致死 全身裹紗布不准家屬檢驗

湘潭市法輪功學員劉立炎,二零一四年,在當地湘潭縣看守所時,被迫害成偏癱,當年大約五月份,送到網嶺監獄,按規定,監獄應該拒收,退回當地法院,去改為監外執行。但是網嶺監獄因為他是法輪功弟子,就收下他了,直接放在監獄醫院。三天後,就送他去長沙市長康監獄。此獄專門收治全省各個監獄送去的危重病犯人,治療好些後,再回原來監獄,治療不好的,直接辦理保外就醫。

據多位親歷者說,在長康監獄,生活能夠自理者還好過,不能自理者就比原來監獄難過多了:原監獄有一個陪護犯人專門照料,而長康監獄是一個陪護犯人照料三個病號,統一接送飯菜與飯碗,往往不管生活不能自理者吃得慢,就催著收走飯碗,無法吃飽;因為大小便、穿衣洗澡不能自理等等,常常受辱罵。

劉立炎因為不「轉化」,更加受虐待,很快被迫害致死。長康監獄說,他是高血壓並發心肌梗塞死亡,網嶺監獄教育科副科長張振民處理善後工作時,完全推卸獄方責任。

而當年六月份明慧網報導他家屬見到他遺體被全身裹了紗布,卻只准家屬看,不准解開紗布檢驗,懷疑他被摘取了器官。

2、法輪功學員王桂林被迫害胃癌晚期離世

湘潭市法輪功學員王桂林,二零一四年,62多歲時,被非法判7年。大約二零一四年底,被送入網嶺監獄六監區,第三次入牢。當時身體健壯,被天天逼入車間十幾個小時幹苦力或者罰坐,一個月才休息一天,身體逐漸枯瘦、走路遲緩,自訴吃硬飯菜,就胃不舒服,吃不下,要求吃稀飯。但因為他拒絕「轉化」,六監區正、副監區長譚冬明(現調任湖南岳陽監獄副監獄長)、江錚就不給他去食堂辦理;獄醫檢查不出來也不送他外診。每餐只能吃進一點點很差的飯菜,越來越脫相了。

王桂林2014年9月被非法關押在湘潭市看守所時的照片
王桂林2014年9月被非法關押在湘潭市看守所時的照片

二零一五年冬天,王桂林被折磨,他絕食絕水好幾天,佝僂著走不動了,仍然被天天拉入車間坐十幾個小時。如此折磨兩年多,於二零一六年夏季時,才給他安排吃稀飯,但是不久,他完全不能進食物,吃了就嘔出來。獄醫才同意送他外診,檢查出是胃癌晚期,醫生說沒有救了。

網嶺監獄為推卸責任,馬上給他辦了保外就醫,他回家一個月,就含冤去世。而據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報導,他妻子早就要求監獄給他辦保外就醫,但是那時網嶺監獄根本不送他外診檢查,就斷然拒絕。如果那時外診,至少可以檢查出胃癌中期,給他安排吃稀飯、不進車間或者辦理保外就醫。

3、法輪功學員王岳來被迫害胃癌復發 二月內被迫害致死

王岳來
王岳來

王岳來,湖南岳陽市岳陽縣人,今年六月劫入「教轉監區」,大約七月份,被送入監獄醫院,八月三十一日被迫害致死。

王岳來是二零零八年發現胃癌後,才開始修煉法輪功好了的,近10年中,身體都好好的。今年六月入獄後,警察不准他學法煉功,天天坐站16小時,天天逼看造謠的央視新聞聯播。這些惡劣因素都導致他胃癌惡化而死。

二零一七年上半年,他在家裏出現胃癌晚期症狀時,因為正常學法煉功,很快康復;但是二零一八年七、八月間醫院下達第二次病危通知後,網嶺監獄竟然因他不寫「轉化三書」就不給他辦理保外就醫。假如那時他能保外就醫回家,正常學法煉功,康復可能性極大,但是監獄不給他這條生路,最終把他迫害致死。

二、目前仍遭非法關押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

1、法輪功學員唐沛林被迫害出腫瘤

湘潭市法輪功學員唐沛林,被冤判八年。大約二零一四年底,被送入網嶺監獄五監區,六十多歲,仍被天天逼入車間幹苦力十幾個小時,右邊脖子的一個小腫瘤越來越大,導致臉都變形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唐沛林仍被送入設立在「教管監區」的臨時洗腦班,不准正常睡覺,暴力強制「轉化」。

二零一六年初,檢查出右脖腫瘤為癌症,才給他辦了保外就醫,並切掉了腫瘤。當時五監區警察、犯人們都認為他回家後必死無疑。沒想到他回家後,修煉大法,又逐漸康復了,在家修煉一年多,一直沒有復發腫瘤。

於是網齡監獄二零一七年九月又把他收監,先放他在監獄醫院幾個月,剛進去時,右脖子是平滑的,被逼吃不明藥物後,原處又慢慢鼓起了一個腫瘤。

二零一八年六月,調他入教轉監區,酷刑「攻堅轉化」,那個腫瘤也加速增大,現在近一個雞蛋大了。

酷暑天氣時,惡警鄧浩文看到他的夏季薄囚衣上面寫了「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之類文字,就命令惡犯人收走薄囚衣,只能穿厚的冬季囚衣,熱的他發暈,他向副教導員譚平平投訴,沒想到譚平平說:「鄧大(指鄧浩文)是我的前輩和上級,他做出的決定肯定是正確的,我不能改變。」

2、法輪功學員劉春泉被迫害全身生理機能衰弱

湘潭市法輪功學員劉春泉,六十多歲,曾遭中共10年冤獄,二零一六年,再次被非法判三年三個月,九月劫入網嶺監獄六監區。

從十一月至今,在「教轉監區」,劉春泉被「攻堅」二年了,歷盡漫長非人的酷刑與折磨。入獄前,身體健康,在「教轉監區」,劉春泉長期每天20多小時的罰坐、罰站以及長年飢餓下,出現高血壓(有時低壓110、120)和全身生理機能衰弱。二零一八年上半年,罰站期間,突然暈倒,疑為中風預兆,才暫停「攻堅」兩個多月,但是仍天天罰坐站16個小時(6點至22點)。

等到他身體看起來好一點,又對他開始了邪惡的「攻堅轉化」迫害至今。一些懂醫的人擔心他會像另一個法輪功學員魏桂梅被折磨成腦溢血中風,到時候,惡警們又會反咬一口說他是迷信法輪功不吃藥造成的。

在「教轉監區」,劉春泉被搞了好幾期洗腦班,每一期大約三個月,他不「轉化」,都被折磨到生命危險,才中間暫停了一下。

另外,被送洗腦班的還有,30多歲的陶金龍則被折磨出多次心臟病發作,生命危險,仍然折磨不斷,直到他快刑滿釋放才停止「攻堅」;56歲的傅建平一直沒有出現生命危險,堅決不「轉化」,就對他一直不停「攻堅」,一年多了,導致他天天在極短的睡覺中驚叫多次,大腦神經已經嚴重被刺激損傷;孫平華長期只能隔一天才允許睡一個小時,三個多月體重驟減幾十斤,衰竭致常常吐血,惡警仍然折磨他。他們把健康的法輪功學員折磨致死致殘致病後,反咬一口到處宣稱是法輪功學員煉法輪功造成的。

3、法輪功學員丁琳被迫害肺結核復發

丁琳,湖南省湘西自治州保靖縣人,二零一八年被冤判兩年。原來有肺結核、頸椎骨刺等病,修煉法輪功後全部好了。他和法輪功學員王岳來都是二零一八年六月劫入網嶺監獄的,入監體檢時,x光顯示丁琳肺結核處已經鈣化了,沒有傳染性了。可是他被逼天天坐站16小時,晚上還要寫「作業」(符合中共要求的思想彙報),他不寫就要站立到12點才能睡覺,他身體逐漸惡化仍不轉化,惡警正準備逼他晚上站立到二、三點,碰巧八月初,全監獄統一體檢肺部,x光顯示他肺結核復發了。

惡警害怕自己被傳染上肺結核,馬上停止「攻堅轉化」,送他去監獄醫院關在三樓專門的肺結核病區。據懂醫的犯人說,肺結核很容易被惡劣環境引起復發,「熬鷹」不讓睡覺只要幾天就會復發。如果不是碰巧統一體檢肺部,他會被活活折磨到肺結核晚期,可能會像王桂林被折磨到胃癌晚期致死。

4、法輪功學員魏桂梅被迫害失憶 又被收監

魏桂梅,今年73歲,湖南省懷化市人。退休後住在老家長沙市寧鄉市青山橋鎮田心村雲梅組。二零一五年被冤判三年半,四月被劫入網嶺監獄。他原來有高血壓、嚴重動脈血管硬化,修煉大法後好了。

在九監區時,他一直不下蹲報數、不答「到」,他喊口號、煉功,因此經常被夾控犯人聶軍猛力掌擊頭部,經常被惡警關禁閉折磨,導致高血壓與動脈血管硬化都復發了。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魏桂梅被調入「教轉監區」後,因為正義抗爭,常常受夾控犯人范義平打罵,被逼天天坐站16小時,過年都不例外,這是導致他二零一七年初突發心臟病、三月又突發腦溢血的直接原因。

魏桂梅被送攸縣人民醫院搶救,檢查出小腦、顳葉出血、腦梗塞、兩側頸動脈硬化、高危血壓,吃了幾天不明藥物,於三月底保外就醫,通知他兩個兒子魏建懷、魏建春接回家。

一個多月後,魏桂梅出現失憶症狀,去鄰近的哥哥家竟然從下午5點走到次日上午九點多,還一身泥巴。二零一七年六月份,他兒子魏建懷得知懷化市人社局要他當面照相,才能繼續領到退休工資,就未帶他去當地司法所審批(邪黨規定保外就醫人員去外地須當地司法所審批,否則算逃跑,要追捕收監),直接帶著失憶的魏桂梅去懷化市辦理手續。沒想到父子偶爾散開,他就找不著路了,次日魏建懷在菜場找到他時,魏桂梅已蓬頭垢面。

魏桂梅堅持要留在懷化原單位住,魏建懷擔心強制會引發父親腦溢血復發,只好請了兩個當地老人照料他。但是一不留神,他又走失了。二零一七年七月份再次走失後,魏建懷四處貼尋人啟事也找不到,懷化市法輪功學員們也沒有見過他。後來還是邪黨抓到他時,發現他被懷化市救助站收留過。不知甚麼原因,他又離開救助站了,失憶流浪中,幸未餓死凍死。

二零一七年十月下旬,一個老太太看到魏桂梅在垃圾站裏,魏建懷才急忙過去,接他回寧鄉市老家。而此時,湖南省監獄管理局已經於二零一七年九月份以逃跑罪對他發出了網上通緝令。他回家後,漸漸完全失去記憶,所有親人都不認識了,衣、褲顛倒亂穿,穿不進,就發怒撕爛,多次裸體外跑。

當地司法所、寧鄉市司法局、網嶺監獄都知道他在家裏的慘況,沒有去收監,但是也沒有取消網上通緝令。

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魏桂梅本應三年半刑滿了,網嶺監獄也沒有給他辦理手續。到了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卻突然以保外期間逃跑罪對魏桂梅收監。不久,株洲市中級法院下達裁定書,將他刑期延長到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由於魏桂梅到處亂拉屎尿,極難照料,在網嶺監獄不受折磨是不可能的。

更加荒唐的是,「教轉監區」警察們帶著一批批被「攻堅」的法輪功學員參觀他,惡警們指著他解說:「這個魏桂梅煉法輪功煉,成了大傻子,完全要我們來照料他,這就是煉法輪功的結果」等等一大堆顛倒真相的謊言。完全失憶的魏桂梅無法辯解,惡警們更加自由放飛的誣陷他,企圖誘導其他法輪功學員「轉化」、誘導不明真相的犯人們仇恨法輪功。幾乎所有十監區警察都參與了,至今還在對又一次被「攻堅」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如此撒謊,對他們的親友家人、上司同事如此撒謊。

中共在毒害一切眾生,但是從上述過程可以得出結論:魏桂梅在家裏修煉法輪功後,病好了,監獄折磨使他病復發了,長期罰坐,直接導致了腦溢血,腦溢血又漸漸使他完全失去記憶了,有醫生說這是屬於血管性痴呆,治療不好的。失憶走失怎麼能算作逃跑而收監呢?!株洲市中級法院是這樣「依法治國」的嗎?

5、法輪功學員廖志軍被罰站、打罵、洗腦

廖志軍,湖南省郴州市衡陽車輛段郴州列檢所職工,以前幾次冤獄合計達九年半,因此被開除工作。尤其在津市監獄、網嶺監獄,受盡酷刑、體罰、苦役和打罵。據他說這次是第五次坐冤牢了(含勞教),被非法判刑4年。

廖志軍
廖志軍

二零一八年六月,廖志軍再次被劫入網嶺監獄教轉監區,惡警李剛、劉軼剛故意把他安排在正當西曬的102監舍。譚平平曾向主管教轉的副監獄長李朝鵬反映:「101、102兩個監舍朝西曬,溫度太高,住不得人,要想點辦法才行。」李剛說:「把最頑固不聽話的法輪功分子關進去,那裏面室內氣溫高出5度。」他們篩選後,把75歲的譚恢棟、40多歲的廖志軍分別關進了這兩個監舍。

對廖志軍的「攻堅」手段還是遠遠超越人體承受能力的那一套:天天坐站20小時左右(如果有人受得了,就會再增加時間至22、23小時甚至24小時),每餐只有一點點飯菜,餓的人衰竭,坐站不穩,夾控犯人就打罵他,不准昏睡,仍然被強迫坐站,廖志軍體力超支衰竭的巨大痛苦漫長無期,還天天有警察、協教犯人上洗腦課,他不認真聽,就會遭到夾控犯人王強等人打罵,說他前兩次坐牢都承受不了酷刑而「轉化」,這次絕對要使他承受不了再次「轉化」,像他這種身體健壯者,有的是手段魔他,一直魔到他「轉化」為止。這樣死死折磨他兩個多月,魔的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被逼違心「轉化」。

6、法輪功學員譚恢棟被折磨成輕度老年癡症

譚恢棟,湖南省常德市澧縣人,今年七十五歲,天天罰坐站十六小時,被折磨出多種病症及輕度老年癡症,因為堅決不「轉化」被關過短暫禁閉。

7、法輪功學員劉而禮被「劈腿」酷刑

劉而禮,湖南省婁底市冷水江市人,今年七十七歲,被冤判三年半。二零一六年四月和魏桂梅同時被劫入網嶺監獄。由於他筋節耐磨,處處抗議邪惡迫害,和王生良一樣堅決不下蹲報數,不答「到」,多次被關禁閉、撕胯趴一字酷刑。天天坐站十六小時,使他小腸下墜鼓出來,成了疝氣,很痛,只好時時用手擠壓進去。

中共酷刑示意圖:劈腿
中共酷刑示意圖:劈腿


二零一七年春天,惡警李剛搞晚上點名時,先罵劉而禮一直不答「到」,然後說他側面站立著不符合要求,必須像軍人正面站立(李剛是兵痞轉業當警痞)。劉而禮不從,李剛就指使幾個管事犯人撕開他兩腿呈一字壓下去,劉而禮痛苦無法形容,如果他不答應今後正面站立,就一直「趴一字」壓住他。這種「劈腿」酷刑使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很容易致殘,法輪功學員莫其兵、胡文魁都遭到過此酷刑。

李剛外形有一點像江鬼(澤民),與王甫琛一同對法輪功學員下毒手。他有一次說:「不給他們(指法輪功學員)每天搞點事情(迫害),我就不舒服」。他已遭報應,得了心臟病,仍然甘當急先鋒殘害法輪功學員。

監獄統一發了帶監獄標記的背心,供大暑天穿,沒有一個警察說甚麼。偏偏李剛刁難,專門召集夾控犯人開會:「你們看看我甚麼時候解開過衣領?你們再熱也必須全部穿囚衣,扣好扣子,不准穿背心,哪個法輪功(人員)穿,就調他到最熱的監舍去。」當場就有夾控犯人嘀咕:「你天天在空調辦公室,當然不熱,我們熱得要死呢!」

8、法輪功學員許運炎被「熬鷹」折磨極度衰竭

許運炎,湖南省郴州市永興縣人,50多歲,以前被非法判刑關押在網嶺監獄多年。這是第二次冤刑,二零一六年初被劫入網嶺監獄六監區,被逼天天入車間十幾個小時。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被調入「教轉監區」。

頭幾個月,許運炎被逼天天看邪惡錄像,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起,被慘無人道的「攻堅」半年多,被逼違心「轉化」,「轉化」後仍然對他繼續洗腦好幾個月。有一次,譚平平刁難他,他清醒過來說他不「轉化」了。譚平平說:「這是你的選擇,我們一點也不強迫你轉化」,隨即又對三個夾控犯人交代:「從今天晚上起,許運炎每天晚上十二點睡覺,看他今後的表現。」

已經被「熬鷹」折磨的極度衰竭的許運炎熬了幾天,再也熬不住了,知道下一步又會要熬到半夜三、四點睡覺,只好再次被逼違心「轉化」。

不久,教育科把他們「轉化」了的這一批人分散到各個生產監區幹苦力,同時把各個生產監區裏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篩選一批,調入「教轉監區」強制「攻堅」轉化,每批三個月,循環至今。如法輪功學員傅建平、劉春泉已經挺過了很多期「攻堅班」,被一直留著「攻堅」至今,身體狀況已經非常危險。

三、被迫害致癱或重病、已回家的法輪功學員

1、法輪功學員曹貢勛被迫害偏癱 不能自理後放回家

婁底市法輪功學員曹貢勛,今年六十六歲。二零零九年,被婁底市公安局警察綁架,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零年被送入網嶺監獄。

二零一一年,在二監區被惡警指使惡犯群毆,後腦受重傷(見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四日、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報導),其實還被猛踩猛擰,傷了右腿右手,成了半偏癱,且反應遲鈍。惡警掩蓋惡警罪行,對獄醫說,他是坐骨神經有問題,早期一直把他作為坐骨神經服藥治療,越來越嚴重,獄醫就給他配了一副拐杖,天天被逼進車間。

網嶺監獄近幾年一直加工衣服出口。有一次,夾控犯人叫曹貢勛拄著拐棍去貨架上面取裁剪好了的成捆布片,每捆布片很重,他站立不穩,重重摔倒,完全成了偏癱狀態。獄警們就倒打一耙,誣陷他是自己不小心摔倒,加上中風造成的,一直逼他服高血壓藥與疏通腦血栓藥。他有時吃,有時沒有吃藥。仍天天被逼進入車間坐十幾個小時,偏癱症狀逐漸惡化。

當時他兩個弟弟曹貢軍、曹貢雲接見時,要求監獄給他辦理保外就醫,遭到拒絕。二零一五年,才調曹貢勛去十三監區長期休息。

但是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對法輪功學員 「攻堅」迫害時,也把他調入「教轉監區」,此時他大腦受重傷後,加上藥物損傷,出現了老年痴呆症,基本糊塗了。「教轉監區」的警察一方面逼他「轉化」,寫「四書」,一方面儘管他多年來病歷表記錄的血壓基本正常,仍逼他天天吃大把西藥丸子,最多時一天兩次,每次有八、九粒。

曹貢勛右手偏癱,寫不了「四書」,被逼在夾控犯人寫好的「四書」上簽字。很快,他幾乎全部失去記憶了,與一般中風後遺症不同的是,他還會天天胡言亂語,出現嚴重幻想癔症,別人對他說甚麼,他都信以為真。管事犯人們就天天引誘他說黃色下流話。曹貢勛總是說偏癱的那一邊手腿痛,有時痛得哭叫。

此時,網嶺監獄認定曹貢勛是廢人了,學習不了法輪功,就急於把他推給家屬去照料。可是曹貢勛年輕時就沒有生育能力而離婚(那時他未修煉大法),無子女,一直孤身一人。他們就於二零一七年起,反覆聯繫他湖南省桃江縣武潭鎮清涼村的兩個弟弟曹貢軍、曹貢雲,做「思想工作」要他們接納曹貢勛,辦理保外就醫。

曹貢勛兩個弟弟氣憤的說:「幾年前,他有希望治好時,你們不准保外就醫,現在把他魔成了這樣子,就把他推給我們,不接!」他們又給他辦理假釋,但是他原來單位婁底市漣源鋼鐵集團公司及他所在社區認為他生活不能自理了,也不接。最後是二零一八年秋季,給他減刑幾個月,送回原來居住的社區。被迫害成偏癱與痴呆的他孤身一人,如何生活呢?

從曹貢勛偏癱後,就有惡警們造謠說他是煉法輪功造成的,到「教轉監區」後,一些惡警更是利用這個謠言對法輪功學員們「攻堅轉化」。反正他本人已經被害成失去記憶,無法對證,惡警們任意顛倒真相。

2、法輪功學員呂松明被迫害心臟病症狀嚴重

湘潭市法輪功學員呂松明,二零一五年夏季,被非法關入網嶺監獄。據明慧網報導,他在以前二次共計十年冤獄中,已經被赤山監獄、津市監獄漫長的酷刑體罰,折磨成危重心臟病症狀,當時與他一起受盡酷刑體罰折磨的法輪功學員曾海其,二零一三年,在津市監獄被活活折磨到心功能衰竭猝死。

呂松明第三次被非法判四年劫入網嶺監獄後,因為完全受不了天天罰坐16個小時,經常送醫院搶救心臟。他要求臥床休息,確實他臥床休息就好多了,醫生也這樣說。鄧少蒙、鄧浩文、賀宇、劉軼剛、李剛等等惡警們也看出了他身體的致命衰弱處:坐一陣子,就心臟受不了,要斷氣似的心臟病發作,躺臥才能緩解。就很多次故意逼他天天坐十幾個小時,引起心臟病天天反覆發作,不斷惡化,很多次心臟絞痛得在地上打滾,很多次併發血壓230(高壓),獄醫因為他不吃藥,只要求臥床休息,就經常不給他檢查。

二零一六年,偶爾檢查一次心電圖,說他是「房撲」,才啟動保外就醫。但是報監獄長羅友田(後調任湖南省女子監獄長)開會討論時,又說他不吃藥而否決了。

即使這樣了,「教轉監區」仍不放過他,幾次取消醫院安排他的臥床休息,命令夾控犯人卡著他天天從早到晚坐十幾個小時,引起他反覆心臟病發作。惡警們看著他要死了似的,仍然命令夾控犯人卡他坐著,不准躺床鋪上面,好像在坐等他猝死。

據醫生講,躺臥可以減輕心臟負擔,心臟病不舒服時,應該躺臥休息,才能緩解。但是惡警們反而說他:「如果你死了,是你自己不吃藥而死的,完全要你自己負責。」為此,呂松明經常四處控訴說:惡警鄧浩文、李剛、王甫琛、劉軼剛等人故意謀殺他。

呂松明只好次次都絕食抗爭,心臟被折磨的惡化中反覆惡化,長期在死亡線上掙扎。到二零一七年秋天,新調入的副教導員譚平平又命令夾控犯人架著他罰站、罰坐了大半天,當即引發心臟整夜整天的疼痛,送醫院做心電圖,說是心肌梗塞,達到了保外就醫程度。

因為他仍然不吃藥,只要求追究獄警責任,監獄又不給他辦理保外就醫。不少醫生私下裏說,他不死也活不久了。

到了這一步,僅僅因為他不「轉化」,惡警鄧浩文、李剛、王甫琛、劉軼剛等人還在生活上刁難他,不給他足夠的帽子、被子禦寒,稀飯太稀了,也不去食堂解決(他說滿口牙齒是以前被津市監獄搞掉的,吃不了硬飯),飢寒交迫常常引發心臟病惡化發作。

大部份教轉監區警察常常對每一批被「攻堅」的法輪功學員誣陷說:「呂松明冬天最多時穿衣十幾件,褲子十多條,墊被四床、蓋被四床,還半夜冷得心臟病發作,比其他心臟病人多好多,天天要死的樣子了,都是他迷信法輪功煉成了這樣子。」

事實上,監獄從未讓他們煉過功,法輪功學員胡文魁每次剛煉,就被拖打在地,劈腿撕胯趴一字,關禁閉、坐老虎凳,幾次被害得神志不清。連部份夾控犯人都私下裏說,這些法輪功人員個個身體衰弱多病,都是共產黨活活折磨的。反正法輪功學員們都被分開關押、嚴密監控,彼此說不上話,呂松明也辯解不了,惡警們可以任意造謠。

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呂松明結束四年冤獄回家。

3、法輪功學員王生良被迫害高血壓

王生良,湖南省衡陽市糧食局退休幹部,第二次被冤判三年,二零一六年夏季被劫入網嶺監獄,60多歲了仍然被天天拉入六監區車間罰坐十幾個小時。當年十一月調入「教轉監區」後,王生良受盡非人折磨,尤其天天坐站16個小時,使他和法輪功學員姚大華一樣,幾乎天天高血壓在200左右,每次從矮凳子上站起來都艱難搖晃好一會。

中共酷刑示意圖:罰坐
中共酷刑示意圖:罰坐

有一次,王生良被監區長向金元毆打時血壓猛升,送入醫院搶救,因為有生命危險,惡警王甫琛打電話給他兒子王吉,叫他來親自見證父親病危、監獄在全力搶救他的假相,萬一他死了,好讓他證明是正常死亡。二零一七年三月,王生良被臨時短暫調回六監區時,被監獄主要負責人(名字不詳)看見他堅決不下蹲報數,當即被關禁閉十五天,期間每餐只有一個雞蛋多的飯菜,晚上只有一床薄被子,又冷又餓,體力衰竭,高血壓200左右,飢寒交迫中,王生良天天被罰坐站十六小時,僥倖未引起腦溢血中風。

二零一七年熱天,王生良被強制坐久了,屁股上面長癤子,坐著很痛,就坐到床鋪邊上,讓大腿承受一點力。夾控犯人范義平就打他,說警察規定不准坐床鋪上面,他反覆解釋,范義平更加兇惡要大打出手。惡警李剛在攝像頭裏看見就來了,大罵王生良,然後假惺惺說:「你有問題可以找我。」王生良說:「我這個高血壓是天天坐這麼久造成的,我在家裏時沒有高血壓;我現在屁股上面坐出了癤子,痛。坐到床鋪邊上沒有那麼痛。請你解決。」李剛馬上說出來一大堆監規監紀,威脅他不要吵鬧,就走了。

在二零一八年五月他回家前幾個月,因為他仍然堅決不下蹲報數、不答「到」,向金元一度逼他晚上坐到十一點,後來見他天天搖搖晃晃隨時會栽倒中風,才又改回晚上十點睡覺。而譚平平則規定他每次只能購買七元生活用品,不准買食品吃。而七元錢還買不到一包洗衣粉,他只好買一瓶五元的洗潔精洗衣服,又洗澡。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王生良回家後,沒想到退休金被扣發,老伴肖美君已經被湖南女子監獄折磨癱瘓,退休金也被扣發。如何生活?共產邪黨是要絕人生路啊!當時網嶺監獄很多警察、犯人、醫生都說,王生良天天這麼高的血壓,隨時會中風;副監區長劉曉良幾次說他的腦血管隨時會爆裂,不要做體操,可就是不批准他臥床休息。幸虧他沒有被殘害成中風,才能回家後照料被湖南省女子監獄殘害成癱瘓的老伴。

4、法輪功學員湯雪兵被「熬鷹」、身體極度衰竭下被洗腦

湯雪兵,約六十歲,湖南省湘潭市韶山市楊林鄉文元村人。二零一六年十一月網嶺監獄剛成立教轉監區,就把他和李玄剛、劉紅輝、胡寶日等六個法輪功學員作為頭兩批重點「攻堅」,不惜一切邪惡手段非把他們個個轉化不可。白天灌輸邪惡洗腦課,晚上「熬鷹」不准睡覺。湯雪兵絕食絕水八天抗爭,身體極度衰竭,不光是坐站熬不住,眼睛都沒力氣睜開了。但是教育科長劉自力、副科長肖忠、張振民及十監區劉曉良等人命令夾控犯人看緊他,不准他昏睡,要保持坐站姿勢聽洗腦課、看邪惡錄像、寫「作業」。在這種遠遠超越人體極限的摧殘下,逼的他違心「轉化」。面對張振民虛偽關懷,湯雪兵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二零一七年底湯雪兵回家。回家後,湯雪兵通過學煉大法,又清醒過來,於二零一八年元月已經發表《嚴正聲明》,表示從新按真、善、忍做人,繼續修煉法輪大法。

5、法輪功學員胡文魁被「熬鷹」、「撕胯趴一字」仍不下蹲報數、喊「到」

胡文魁,三十多歲,湖南省長沙市寧鄉市煤炭壩鎮龍石村新屋組人。他和王岳來一樣,是在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的紅色恐怖中,因為醫院治不好了病而走入大法修煉,痊癒後,勇敢的向民眾講真相,遭到中共邪黨殘害。

二零零九年,胡文魁在建築工地三樓摔下來,腰椎重傷,嵌入鋼板固定,癱瘓床上。更加痛苦的是可能傷到了神經,一直尿失禁,醫院束手無策。二零一零年,經人推薦看了《轉法輪》,覺得太好了,堅定修煉,很快傷病痊癒。國內新學員一般都不敢走出來,他卻全力講真相給民眾,二零一五年被中共邪黨冤判三年。

二零一六年胡文魁被劫入網嶺監獄一監區,堅決不下蹲報數、不答「到」,又因為經常在車間、監舍內煉功,次次被毒打,關禁閉;他在禁閉室又煉功,結果幾乎次次受酷刑與打罵:坐老虎凳、小鐵籠子;劈腿趴一字,導致大腿內側長期青紫,尿失禁復發。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禁閉室就是十監區(高度戒備監區),當時主要獄警向金元、鄧浩文、李剛、潘某某都喜歡對不服從的法輪功學員撕胯趴一字;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湖南省男監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集中關押到這裏,又叫「教管監區」,他們更加濫用這種撕胯趴一字酷刑。

酷刑演示:強行將受害者的雙腿一字劈開
酷刑演示:強行將受害者的雙腿一字劈開

胡文魁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調入後,仍然不畏生死的經常煉功,夾控、管事犯人就當著警察的面,根本不管他腰椎裏鋼板會不會打鬆動,警察揪住他胸口摜起來摔到一邊,一頓腳踩;然後警察關他禁閉,劈腿撕胯趴一字。

很多次禁閉與酷刑後,他的尿失禁越來越嚴重,多次出現短暫性神志不清,很可能是當初受傷的脊椎神經被反覆暴打與酷刑後,內置鋼板鬆動,又傷到了脊椎神經,引起了尿失禁復發,並且影響了大腦而間歇性神志不清。

就是到了這一步,邪黨仍然不放過他。二零一七年七月起,對他開始了半年多更加慘無人道的「攻堅轉化」,漫長的「熬鷹」不准睡覺使他被傷損的脊椎神經更加惡化了,波及大腦,逐漸長時間神志不很清楚,被逼違心的「轉化」,但是仍然堅決不下蹲報數、不答「到」。

胡文魁和法輪功學員周景成、魏桂梅都是寧鄉縣(現為寧鄉市)人,抗爭過程都極其悲壯。教轉監區惡警們害殘胡文魁後,四處宣揚誣陷胡文魁煉法輪功煉的大腦出了問題,神志不清了,以此誘勸「攻堅班」裏的法輪功學員「轉化」、誘導夾控犯人們仇恨法輪功,個別惡警甚至誣陷他尿失禁也是煉法輪功引起的,就是這樣喪盡天良。

6、法輪功學員孫平華剝奪睡眠、體罰到極限 仍不屈服

孫平華,湖南省岳陽市人,被冤判三年,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左右被劫入網嶺監獄六監區,天天被逼進車間十幾個小時,因為與警察談話時拒絕蹲下,被暴打、關禁閉。二零一八年三月起調入「教轉監區」被暴力「攻堅」。因為他多次撕爛了辱罵師父的邪惡標語,當即被協教犯人暴打,惡警把他雙手反銬在床鋪上很長一段時間,並重新貼上辱罵師父的邪惡標語和惡意改動拼接的師父照片。

二零一八年四月底,為強迫轉化他,有段時間每兩天才准他睡一個小時。惡警休息沒對他上洗腦課時,就逼他罰站、罰蹲下,每天達二十二小時以上;限制喝水、上廁所;連續折磨他七、八天。後來,他每晚都是三~四點才能睡覺,六點就得起床。最早的是兩點睡覺,六點起床;最遲的是五點睡覺,六點起床。一直折磨到惡警們認為孫平華將要死在監獄裏了,對他的體罰(罰站、罰蹲下)和毆打才少了些。

離孫平華回家只有二十八天時,才讓他所謂「正常休息睡覺」(天天坐十六小時),才解除了對他滅絕人性的「攻堅轉化」。這就是中共邪黨「北京迫害專家」說的「實在轉化不了的就放棄,任其自生自滅」真實謀殺未遂過程。「攻堅班」裏的法輪功學員都受過這些酷刑折磨,都超過人體承受能力很多倍。

7、法輪功學員陶金龍被長期「熬鷹」不准睡覺、「劈腿」酷刑

陶金龍,三十多歲,湖北省黃岡市武穴市四望鎮德裏村人。他說是因為給湖南省石門縣郵寄了一封大法真相信件而被冤判三年。

陶金龍有先天性心臟病(腱索過多),治不好,經常出現走路、呼吸困難,高中時學習都很困難了,班主任認為他考大學無望。此時他修煉法輪大法,很快好了,有了充份的體力,把學習趕了上來,一九九九年夏季,考上了大學,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大約二零一七年秋季,陶金龍被送入網嶺監獄「教轉監區」強制「攻堅」。由於他總是針鋒相對反駁警察、協教犯人的洗腦課,經常被當場暴打,他卻不畏生死的堅持抗爭。長期「熬鷹」不准睡覺,被李剛「劈腿」撕胯趴一字,多次被關禁閉,導致心臟病復發,多次出現生命危險,有一次搶救時心律130了。即使這樣,惡警王甫琛根本不放過他,如鬼魅般纏著他,一直折磨到他二零一八年八月回家前幾天。

中共酷刑示意圖:劈腿
中共酷刑示意圖:劈腿

二零一七年冬天大寒時節,因他不理睬王甫琛的惡意盤問,王甫琛就往他衣領裏大灌刺骨的冰水,凍的他心臟病發作;換了衣服後又被王甫琛潑上冰水,心臟急劇惡化,被送醫院搶救。王甫琛還吐口水到他飯菜裏,逼他吃下去;經常一遍遍罵他:「××××(註﹕髒話),你還必須對我說警官好。」其他警察威脅他:「你不轉化,回老家湖北省後會更慘,那兒的范家台監獄沒有轉化不了的,短的三天,最長的四個月都得轉化,比這兒更狠。」

二零一七年底,他姐姐接見他後,教育科和十監區一些警察問他姐姐關於陶金龍在家時的情況,他姐姐說他曾經從家裏二樓跳下來,受過重傷,請求警察們關照他。當天副監區長劉曉良就詢問他詳細過程,陶金龍告訴他:大約二零一二年冬天,他和母親下午去哥哥家裏,哥哥不在家,就幫著搞了一陣衛生;他在二樓,他母親誤以為他先走了,就反鎖一樓大門回家了。他等到傍晚也出不去,鄰居又比較遠,看到二樓陽台下面一塊菜地土軟,當時估計跳下去沒問題。沒想到跳下去時,土軟打滑,屁股重重坐到地上,傷了腰,躺床很長一段時間,堅持學法煉功才好了。這本來見證的是大法奇蹟,但是不久警察們就紛紛傳播說,陶金龍學法輪功後,在家裏就跳樓自殺過,誣陷的活靈活現。

有一次,警察鄧義拿這個事對呂松明洗腦,呂松明不信。鄧義就帶他找陶金龍對證,沒想到陶金龍講的是上述真相,呂松明為此寫信交到了辦公室。這個謊言應該就此打住了吧,可是在陶金龍、呂松明回家後,十監區警察們對新一批被非法關押在「攻堅班」法輪功學員繼續撒著這個謊言,誘導他們「轉化」、誘導新調入的夾控犯人仇恨法輪功。

二零一八年八月陶金龍回家前一天,因為他不「轉化」,又拒絕在釋放證上簽字,被警察謝廣文剃光頭,監區長向金元又把他坐老虎凳、關禁閉一夜。次日上午,他老家610人員來接他,才罷手。

惡警王甫琛二十多歲,身高一米八,體重一百八,走路喜歡陰陽怪氣的一扭一扭,常與有錢的管事犯人們胡吹海聊,一副稱兄道弟的樣子,唯獨仇視法輪功學員,雙眼因此灰白渾濁如死魚眼睛,據說至今未婚。

四、參與迫害者罪責難逃

現任湖南省司法廳廳長范運田、監獄管理局局長鐘藝兵負直接責任;

網嶺監獄前任監獄長羅友田(現已調任湖南省女子監獄長,據那裏回家的女同修說那裏更加邪惡了)、前任副監獄長袁敏樂(現已調任湖南省永州市東安縣東安監獄長)、現任監獄長盧先鈺、政委文學、紀委書記廖述文、政治處主任楊忠志、主管「教轉」迫害的副監獄長李朝鵬、主管「改造」的副監獄長李權,教育科長劉自力,前任副科長巫新(湘)華(現調任生衛科副科長)、現任副科長肖忠、張振民,獄政科長陶滌非等等,都負直接責任。

網嶺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漫長的「熬鷹」不睡覺、每餐一點點飯菜,餓的法輪功學員們衰竭,還要天天坐站20多個小時,等於是慢性殺人,沒有湖南省610辦公室、司法廳、監獄管理局、監獄長同意,下面警察是不敢普遍這麼幹的。

據中國《知音》海外版總340期(二零一八年八月)刊文說,瑞典烏普薩拉大學教授克里斯蒂安﹒本篤試驗證明,長期剝奪睡眠會導致腦損傷,標誌腦損傷的體內化學物質會上升,還會導致老年痴呆症(即阿爾茨海默病)。從醫學上講,老年痴呆症不可逆轉,那麼,「長期剝奪睡眠罰坐站」比其它酷刑更加惡毒,上述魏桂梅、呂松明、王生良、胡文魁已經分別被這種酷刑殘害成老年痴呆症失憶、心肌梗塞、很高危血壓、神志不清,其痛苦遠遠超越人體承受能力且漫長無期。所有參與了的惡警黨官,都將被以「酷刑罪」清算。

其他被非法關押在網嶺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還有龍兵鋒、鄧燁、楊道文、歐一成、甘秋良、向又海、陳新初、楊適怡、王林強、周方俊等等,都被深度殘害過,希望已經回家的法輪功學員繼續曝光網嶺監獄的惡行。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教轉監區」成立至今的警察名單如下,他們都參與了迫害法輪功學員:
向金元(監區長)、譚川波(政治教導員)
鄧浩文、劉曉良、譚平平(三人都是副教導員或者副監區長,劉曉良現退居二線)
謝廣文(綜合股股長)
江沅波、潘某某、楊某某(一分監區警察,主要管禁閉室)
劉軼剛、李剛、鄧義(分別是二分監區中隊長、指導員、管教)
王甫琛(二分監區前任管教,現為普警)
劉韶、譚明桂(可能名為劉昭,二人都是普警)
劉某某(新調入的年輕普警)
肖忠、歐陽詠瑤、石某某(三人都是教育科特派員,名為心理諮詢實際上搞心理洗腦)

網嶺監獄醫院現任院長歐陽夢軍(常稱陽夢軍)、副院長羅共國(主管醫療)、尹攀(主管改造)、蔡某某(醫生)、楊某某(醫生)、文某某(工會主席)
其他監區部份警察名單:彭新功、羅子儀(分別為收教中心正副教導員)、劉晟(刑罰執行科副科長)、謝和立、譚瑞琦、黃作飛、張海波、羅浩、黃迪敏、彭幹、肖忠元、楊雲、楊小康、周旭、何旭東、鄒玲(女,財務室)蔡飛、莫俊、古文傑、賀再德、賀利、李成建、鄧敏、賀宇、江錚、趙標、蔣朝暉、曾國良、遊新建

監獄主要頭目電話也錄於此處:
湖南省網嶺監獄0731-24806902
姓名 職務 辦公電話(0731) 手機 住宅電話(0731)
盧先鈺 監獄長 24807001 15773336688
文學 政委 24806002 139074122240 24806157
廖述文紀委書記24806005 13789062191
李朝鵬 副監獄長24807689 13874135589
蔡偉 副監獄長 24803989 13667435888
李權 副監獄長 24806003 18274231678
楊志中政治處主任 24806006 13762377988 24806118
彭開華 調研員 24806445 15292220909 24236372
王非平 副調研員 24806049 13907412345
羅永康工會主席24806049 13789068598
歐陽樂耕 13974166908 24806096
鄒建軍 辦公室主任24806902 15073362345

銘德實業有限公司(網嶺監獄下屬)
谷軍 總經理 24806007 15096388168
趙劍波 副總經理 24806340 13974102308
羅建勇 副總經理 24807698 13786326896
候竹青 副總經理 24806105 13874186111
胡國良 辦公室主任24807696 15869742298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