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豐醒悟何太遲?

《三國》漫談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田豐乃袁紹手下第一謀士。

在曹操東征劉備的時候,田豐建議袁紹乘虛襲擊曹操的大本營許都。袁紹因為小兒子患疥瘡而推脫了。田豐以杖擊地,嘆曰:「大好時機錯過了,令人痛惜啊!」

等到曹操打敗了劉備,袁紹決定出兵攻打曹操。田豐向袁紹進諫:「曹軍現在已經安定,我們應該打持久戰,同時乘虛騷擾曹操。這樣,不到兩年,就可以輕易拿下曹操。不能決成敗於一戰。」袁紹不聽。田豐又強諫,袁紹大怒,欲斬田豐。因劉備力勸,將他囚於獄中。

袁紹大軍臨出發,田豐又上言:「應該等候時機,若貿然興兵,必有大禍。」袁紹叫人把他枷杻送監獄,恨恨地說:「等我破了曹操,再來問你的罪!」

官渡之戰,袁紹大敗。獄吏對田豐說:「袁將軍大敗而回,想必要重用您了。」田豐說:「我死期到了啊!」獄吏不理解。田豐說:「袁將軍貌似寬和,其實內心猜忌,不念忠誠。如果勝了他會高興,還能赦免我;現在戰敗則必羞愧,我沒有活的希望了。」果然,袁紹派人送劍來取田豐的首級。田豐說:「大丈夫生於天地之間,不識其主而事之者,是無智也!不識嫌疑而進之者,是不明也!」遂自刎於獄中。

孫盛評論曰:「臣奉暗後,則覆亡之禍至。」

田豐的遭遇令人嘆息,他臨死前的話更是振聾發聵:「不了解其人而追隨他,是無智啊!不避嫌疑而向他進諫,是不明啊!」他明白袁紹的為人「貌寬而內忌,不念忠誠」,卻去侍奉他;袁紹忌恨他,他卻依然向袁紹進諫。這是多麼不明智啊!只是他醒悟的太遲了!

像荀彧、郭嘉、劉備等人都曾在袁紹手下幹過,他們看出袁紹非明主之後,都選擇了離開。趙雲本是袁紹轄下冀州真定常山人,也看出袁紹「非成立之人,棄而遂投北方(公孫瓚)。」後來轉投劉備。而沮授、審配、郭圖、逄紀等一心投靠袁紹的人,最終結局都很悲慘。

人的選擇很重要!只有明智者才能遠禍。

共產黨出現在中國後,田豐的悲劇又在不斷上演!因為很多人沒看清中共的真面目──中共本土匪起家,是在蘇俄的扶持下發展壯大的。它以馬列的鬥爭學說和暴力革命為指導,反天反地反人類,毫無人性可言,也根本不講任何道義,一路走來,全是流氓手段。在近一百年的時間裏,它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

那些中共的積極追隨者也難逃厄運。例如:它早期在井岡山殺王佐、袁文才;後來搞肅反;到延安後弄死劉志丹、王實味;奪權後,整死林彪、賀龍、彭德懷、劉少奇、老捨、趙樹理、吳晗、聞捷……文革結束後,文革紅人、北京公安局長劉傳新「畏罪自殺」,北京當局又在公檢法系統抓了17個典型,對他們內部審訊並秘密槍決,793名軍隊幹部被內部審訊並拉到雲南叢林秘密槍決,對死者家屬宣布:因公殉職。

一九九九年開始,中共公安系統成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打手。目前,中共自己的網站公開通報了一百三十餘個中共公安正、副局長被撤職法辦。這其中就有被稱為「中共第一警察」的王立軍、「天津第一警察」的武長順、「煙台第一局座」的聶作坤等,他們都成了中共的階下囚。這是中共慣用的「卸磨殺驢」。

中共之惡,遠非袁紹之流可比。在此奉勸那些追隨中共的人,不要重蹈田豐的覆轍,要擦亮眼睛,作出明智的選擇,趕快退出中共,更不要助紂為虐,否則將大禍臨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