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裏都是一個好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那年我三十五歲。雖不是為治病而煉,但我身體上幾種病在修煉後全好了(失眠症、虧氣虧血、腰椎間盤突出症),身體一身輕了。從那時起,我真正修煉,到現在五十六歲,依然在大法中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與中共瘋狂迫害大法後,我因堅持修煉,被非法抄家,被在拘留所、洗腦班、看守所、勞動教養院迫害過兩年。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日,早晨我從北京回到所在市,我去北京是給單位進電腦刺繡機用的頭,二十個頭都是進口的,回來當天安裝、調試,準備第二天進行生產。就在那天晚上,大約七點鐘吧,七、八個轄區警察破門而入。要把我帶到派出所,我不去。他們就連推帶拽的,把我抬下五樓。因丈夫上晚班,屋裏只剩下上小學四年級的女兒放聲大哭。

他們用警車把我拉到派出所。問我甚麼,我都拒絕回答,他們無奈,說我比江姐還江姐,連夜送我去看守所。當晚已經九點,把我推進一個監室。那裏人們都已入睡,其中一個坐起來說:我就等你呢,你是法輪功吧。我說是。她騰出一個空位給我。這裏是地板床,只高出地面一塊磚。

當晚也睡不著,我就煉起第五套功法來。這裏都是犯人,只有我一個因煉法輪功被關進來的。第二天,有一位妹子就把《洪吟》手抄的小本子給了我。原來那些犯人早已接觸過很多的大法弟子,所以他們都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並沒有為難我。

一、幫助被定位的犯人

進入看守所,給我讓位置的那個妹子,案子結案了,回家了。於是我就與那個被定位的大姐挨著睡。她姓楊,大家都叫她「楊貴妃」。她的丈夫是個大酒包,喝多了就打她,往死裏打她。對門的那個單身兄弟經常安慰、幫助她,他們就好起來。後來他們就用酒把她的丈夫灌醉,然後殺死,屍體放家一個星期,被發現了。她每天都需要人幫助,因她性情古怪刁蠻,所以大多數人不願幫她。我每天給她打飯、洗碗、洗漱、接大小便等。也就是說,她所有的事都在那個位置上解決。她有時心情非常壞,擔心自己被判死刑,因那個男子已被判處死刑,還放不下在北京上班的女兒。

我就經常用大法法理開導她,告訴她法輪功是甚麼,法輪功學員為甚麼不懼怕打壓迫害,依然堅持修煉,江澤民為何要迫害法輪功。她看我不嫌棄她,每天重複的幫助她,不嫌髒,不怕累,她那顆冰冷的心被融化了,發自內心的謝我。我說不用,我們能在這裏相識都是緣,你就發自內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命運就會有轉機。

有一天她說我做了一個夢,自己從一個黑房子走出來,外面的天空非常明亮,前面是一片大海,那時心情非常好。我說你不會被判死刑的。後來我被非法勞教送到教養院迫害,聽後去的同修說她沒被判死刑,只判了幾年送大北服刑去了。我知道她這是得救了,大法救了她,為她高興。

二、修去一思一念

後來我所在的監室又進來四、五個同修,我們得到了一個小本《轉法輪》,星期日不坐板,我們幾個就圍一圈輪流讀法,我讀完了一段,看到地板上有一層浮塵(因星期日查的不嚴,有值班的也不擦),我拿了一個抹布,就從頭擦到了尾。擦完後我就站起來,準備把抹布扔到對面的水池裏,等我學完法再去洗,還沒等扔呢,只是一念,就被躲在那水池子和廁所之間(因監控看不到)的犯人小雪看見了,她嚴厲的呵斥我下去,洗了。我當時就明白了,我這是自私的心,我馬上笑著說:洗,洗,洗。因為我是修煉人,那修煉人的一思一念都得符合法的標準,念不對都得在法中歸去,我知道師父在利用她幫助我提高、去執著呢!

介紹一下小雪,她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因她帶幾個小哥們用刀把人捅死了,才來這裏。她個頭不高,白白的,聽說還是個小頭頭,也就是社會上的小混混吧。說翻臉就翻臉,下手狠,不管多大年齡的人她都敢打罵,所以沒人敢惹她,但是她講義氣,正直,敢說敢當。

記得有一個犯人寫申訴狀,寫到半道筆沒油了,小雪就衝大家喊誰有筆獻出來,當時我手裏有一個半油的筆芯,每天用來背寫師父的經文,這時我下意識的用手往袖子裏推一下,這一下被她發現了,她勃然大怒,罵罵咧咧的:還大法弟子呢,呸,明天,明天我就把你的書都燒了。我當時一聲沒吱,無地自容,人家用筆寫訴狀是用來減刑的,救命的。而我是多麼的自私自利,作為一名修煉者就應該做事先考慮別人,修出先他後我的正覺,符合大法的標準。

下午在放風場,我與鄰室的同修說出自己的錯誤。我看到小雪在那抽煙,我上前主動向她道歉,我說:阿姨做錯了,向你道歉,真對不起,使你生那麼大的氣。她說:不生氣了,那時真把我氣壞了,我不會燒大法書的,法輪大法好!你們都是好人,和我不一樣!這真是修煉人向內找矛盾就會化解。

小雪有時候幫我們抄師父的經文,還在坐板時,她坐在前排,背著監控器讀《轉法輪》,大家靜靜的聽著。

一天夜間,別人睡了,小雪說:姨我跟你煉靜功。我教她,她坐了半個鐘頭,我看她的樣子很美,很可愛。她只因母親早逝,無人教養,混跡社會,才使她成為現在這樣。

三、「我最敬佩你」

一天晚上,小雪正和幾位犯人打鬧嬉戲著,突然有人說,小雪犯病了。大家都靜下來。她躺在一邊。我走過去坐在她身邊,像對待我的女兒一樣,握著她的手,輕輕的說:小雪別怕,阿姨在這陪你,一會就會好的。你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幫你念。

一會她的心臟真的平穩正常了,我告訴她:我有一個外甥女和你叫一個名字,姓都是一樣的。我們說了很多知心話,她從小失去母親,只上了幾年的學,非常渴望有人關心她,她說她內心非常空虛,表面裝強大。我叮囑她出去以後一定要做個好孩子,對社會有益。她答應了,她說:姨,遇到這些人我最欽佩你了,你一定要好好修。

我在看守所第五十八天的早上,天還沒亮,看守所的隊長帶著警察進屋就說送我們幾個大法弟子去教養院,我走到小雪身邊說:再見。她說:姨,別怕他們。她偷偷的把小本《導航》塞給我,我就放到羽絨的膽裏,剛好有一個裂縫,就這樣我把這本法帶進勞教所。

我在看守所生活的每天都反思自己,明白了我動了一個不該動的念頭,這一念是色念,是修煉人的大忌,所以另外空間的生命就利用邪惡的人來迫害大法弟子。

以上就是我修煉路上的一個片段,願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在自己所在的生活環境和工作崗位上做好,做一個好人,踏踏實實的修煉自己,圓滿隨師父把家歸。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