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王永利遭受的酷刑:烤全羊、別木棒、刮肋骨……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每一種酷刑都讓王永利痛苦難忍,用吉林公安局副局長曹金成的話講「我不敢打死你,可我敢把你弄殘。」

王永利,一個老實巴交的中國農民,本來住在瀋陽北部山區一個山腳下的村落裏,辛勤的勞作、生活。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因堅修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遭瀋陽市沈北新區公安分局和馬剛鄉派出所警察的非法抄家、搶劫,被迫流離失所。今年不到五十歲的他,卻經歷了人們不敢想像的經歷。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五日,王永利先生在吉林省延邊州琿春市打工期間,因發真相資料,被琿春市合作區派出所警察綁架,被劫持到一個叫「敬信軍警訓練基地」的地方實施多輪殘暴的酷刑折磨,每一輪迫害都不是只對他實施一種酷刑,而是多種酷刑同時加身。

那裏的警察都著便服,而且沒有監控設備。刑房內當時還有一個被他們抓捕的信全能神的女子。用琿春公安局副局長曹金城的話講「殺雞儆猴,不行連猴一塊殺」。王永利先生被劫持進了房間後先是對他一頓暴打,之後各種殘忍的酷刑就開始了。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他們用手銬把王永利背銬在椅子上,再用木棒插到椅子下的橫樑上,用腳踩木棒另一端,使手關節、臂關節分離,直到王永利忍受不了為止。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別木棒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別木棒

王永利還遭受了叫「烤全羊」的酷刑,他們把他的雙手在前面銬著,抱著彎曲雙腿,在腿彎處插一木棒,抬起兩端放在兩椅子上,來回悠,拉手關節,然後往身上澆涼水,用香煙插入鼻孔中,再用高壓電棍電擊,這種刑罰不能超過15分鐘,否則雙手殘廢。這一酷刑結束放下後,王永利雙手當時已失去知覺,其中一個警察告訴王永利用臉幫助往回推手指,自己也要用力拉,如果不馬上做,手就廢了,做了很久手才有感覺。

酷刑演示:烤全羊
酷刑演示:烤全羊

王永利還被澆涼水,從頭上往下澆涼水,把毛巾貼到胸上或頭上,再用立式噴霧大功率風扇吹,人一下子迅速降溫,感覺被冷凍了一樣。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他們還殘忍的用木棒在王永利的小腿骨上來回擀壓,腿被伸直坐著多人按著,一人單腳踩木棒在小腿骨上用力捻壓,直到小腿正面皮開肉綻。

中共酷刑演示:木板壓腿並上去踩
中共酷刑演示:木板壓腿並上去踩

王永利還被掰手臂、將手銬在背後,用木棒從底部插入,一端別在後脖子上用力抬手臂,抬到接近90度角,並能聽到大臂關節喀喀響聲,持續一段時間才放下,放下後惡警給王永利按摩,一碰手臂就像過電一樣刺痛。

'中共酷刑演示圖:掰手臂'
中共酷刑演示圖:掰手臂

王永利被這些人:用手搓肋骨、用手銬鑰匙點穴、用高壓電棍電擊等殘暴的酷刑迫害。每一種都讓王永利痛苦難忍。

'中共酷刑演示圖:電棍電擊'
中共酷刑演示圖:電棍電擊

中共酷刑演示圖:刮肋骨
中共酷刑演示圖:刮肋骨

以上對王永利的每一種酷刑迫害描述雖然只是寥寥幾筆,足以讓人觸目驚心。有的酷刑之後,警察會告訴王永利把關節復位;或者實施酷刑之人親自給王永利按摩,然後再對他進行酷刑迫害。如此反覆讓王永利一次又一次的遭受著慘烈的痛苦,而且他們掌握著行刑時間,目的是不至於致使王永利當時殘廢,這樣他們可以掩蓋罪行。用吉林公安局副局長曹金成的話講「我不敢打死你,可我敢把你弄殘。」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王永利先生在吉林輝春被非法開庭,被非法判四年,劫持到吉林省第二監獄繼續迫害。期間,監獄對王永利先生進行了三次迫害以逼迫他「轉化」,前兩次是監獄指使幫教團(監獄內已轉化人員),每次二十天左右;第三次是政法委人員搞了五天。此外,王永利被強迫每天看解釋佛教、道教的視頻,或坐床面壁。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王永利先生冤獄四年期滿,誰知當天又被沈北新區「610」及沈北公安局劫持到沈北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王永利先生於九月末才回到家中與親人團聚。

四年多的迫害致使王永利的身體狀況堪憂。那些人在對王永利施以酷刑時似乎已經麻木和無視了王永利撕心裂肺的痛苦和慘叫……

人性本該是善良的,然而,一旦被共產邪黨操控和利用就會變得魔性、暴虐甚至心狠手辣,因為共產邪黨鼓吹階級鬥爭,提倡用暴力和殺戮達到自己的目的。那些對王永利實施酷刑的人,他們絕不是天生就就如此殘忍,他們在孩童時、在少年時,也一定曾經純真善良過。然而他們在實施酷刑時的行為與魔鬼沒有甚麼區別,共產邪黨真的在毀他們──那些參與迫害的人!

王永利所遭受的迫害,只是中國大陸千萬善良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冰山一角,足以反映出中共無法無天的黑社會性質,以及中共的邪惡本性。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