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語音電話:營救黑龍江省許文龍和佟明宇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

下載MP3(6.00 MB)
下載WAV(6.00 MB)

鄉親您好啊!

如果咱們的家人或朋友中有誰遭受不白之冤被關進監牢,咱們一定會心急如焚是不是?

家住牡丹江穆稜市的許文龍,今年32歲。2010年他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獲得學士學位。哈爾濱市雙城區的佟明宇,今年30歲,也是大學畢業。在親朋好友以及街坊鄰居的眼裏,他們都是品學兼優的青年才俊。從大學畢業後他們都留在北京工作,是父母的驕傲和家族中的希望。然而,只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煉功強身健體被強加罪名,兩位才子分別被冤判了三年半和六年半,由泰來監獄轉押到齊齊哈爾馮屯監獄。

為了逼迫他們放棄信仰,中共監獄人員用盡各種酷刑折磨。一月份的泰來縣溫度在零下二十五攝氏度以下,泰來監獄強迫許文龍穿單衣並把他關禁閉。那裏窗戶透風,每天躺在冰冷的地上沒有被子和枕頭,給的食物又少的可憐。許文龍瘦得躺下兩條腿都又不敢摞在一起,因為腿上的骨頭會把自己硌得生疼。許文龍在飢寒交迫中被關了一個多月,分分秒秒都在死亡線上掙扎。之後,他還遭受了電棍電擊、上老虎凳、噴辣椒水、鎖地環等酷刑。參與迫害的人員有:副教導員武鋼、獄警鄭輝、魏景南、獄警周某(警號:2307818)與楊某(警號:2307746)。許文龍目前被轉到齊齊哈爾馮屯監獄二監區,因為堅持做好人不放棄信仰,再被關小號迫害,監區大隊長是侯彥斌。

而佟明宇則是以絕食來抗議這種非法的、無人性的迫害,至今已經將近一年。今年5月在泰來監獄時體重已由原來的140斤被迫害到只剩下70斤。當佟明宇父母要求給兒子保外就醫時,被第十監區的教導員拒絕並威脅說:「要想保外就醫,除非明天死人!」佟明宇父母8月份到馮屯監獄看到他時,他的身體非常虛弱,瘦得皮包骨,臉色蒼白,在倆個人的攙扶下還走得很慢。父母10月份再去探監時受到獄警百般刁難,說佟明宇不放棄信仰,就不讓見了。

鄉親們啊,咱們將心比心,看到原本健康陽光的兒子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哪個做父母的能不心碎呢?更何況,中國憲法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自己的兒子只是信仰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何錯之有呢?

其實這幾年,國內已經有上百名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了近一千場的無罪辯護,他們依據法律條文,明確指出修煉法輪功是無罪的,而迫害法輪功卻是違法違憲的。

您知道嗎?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功法。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的原則提高道德水平,在各行各業都嚴格要求自己,善待周圍所有的人。當教師的對學生一視同仁,不打罵學生,不吃回扣;當醫生的開良心藥方,謝絕患者的請吃、禮物和金錢;當公務員的不推不拖不卡,拒收紅包、拒收購物卡。

比如許文龍曾經從一個擺地攤的老奶奶那裏買了一大堆指甲刀、鞋墊等等自己幾乎用不上的東西,當同學不解的問他買這些幹啥時,他卻說:老奶奶歲數大了,在外面擺攤不容易,多買點好讓老奶奶早點賣完回家。真是細微之處見真情啊。

鄉親您想想,中共讓這樣的好人認甚麼罪、悔甚麼過呢?人都被迫害的快不行了還繼續施以酷刑折磨, 也真驗證了古人說的那句話:打擊善良的一定是邪惡的。

中共為了矇騙民眾,封鎖網絡。很多真相我們都不知道。如果您有機會出國走走或者突破網絡封鎖,就會發現:原來2001年的「天安門自焚」是中共為了栽贓陷害法輪功而找人炮製出來的假新聞,目的是為了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這事在2002年就被聯合國教育發展組織定性為「國家恐怖主義行為」,也就是國際社會都鑑定這是騙局;您也會發現:原來世界上10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修煉法輪功;還有,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在海外30多個國家和地區被起訴和控告了,罪名成立,是酷刑罪、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跟希特勒是同罪的;您也會發現,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已經在全世界範圍內被曝光,被西方社會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古人說:「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如果您有親友在公檢法司部門工作,可千萬提醒他們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別為了眼前短暫的利益,斷送了自己和家人永恆的未來。看看那些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們,像周永康、徐才厚、薄熙來、李東生等等,當年那是何等囂張,而今天又如何呢?

也希望善良的您可以盡您所能,幫助、保護、並協助營救那些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請您關注並且譴責馮屯監獄對佟明宇和許文龍的迫害。

請您記住: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謝謝您的收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