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依賴同修害人害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七日】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帶著同修跟自己走就是帶同修脫離法》後,深有同感。

在正法接近尾聲,修煉中跟人不跟法的現象依然很嚴重,如再不用法歸正,就可能牽扯到自己能否歸位的問題了。如果所有的同修都能按照法中的要求去做,就不存在同修被人帶著走的問題了。

我想重點從依賴和崇拜同修方面來交流一下不以法為師帶來的慘痛教訓!以便提醒在這方面還未醒悟的同修。

師父指出:「從大法的傳出開始就有人在觀望。別人怎樣,我就怎樣,卻不用法來衡量對與錯。」[1]

教訓之一:

我還在冤獄的時候,就想:我修煉的這麼差勁,回去後,首先去找A(本地最早的協調人)切磋切磋,提高上來;我公爹根基這麼好,還不認同大法,回去後叫A跟我公爹講講真相。A修得那麼好,一定能救了我公爹。

可是當我從黑窩回來後,聽到的竟是A因病業已經三年臥床不起,而且神志不清。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當我親眼所見時,才相信這是事實。A已經瘦的嚴重脫相,沒有了當年那種福相的樣子。

以前,不論幹甚麼,同修(包括我在內)都愛找A商量,到哪裏切磋都愛叫著他。A文化高、素質高,威望高。總是笑微微的很慈祥。感覺和他在一起就是一種榮耀,甚至還有安全感。當時沒意識到這是崇拜人的心。

後來從熟悉A的同修那裏得知,以前,A發正念時,經常不清理自己的空間場,覺得自己修煉的這麼好,不用清理自己的空間場,而且色慾心也很大,還訂邪黨的報紙經常看看。後來舊勢力對他下狠手了。A在騎車的路上,舊勢力演化出一個大木頭橫在大路上,別的人和車都過去了,就他摔倒在地,從此癱瘓在床多年,直到去世。

教訓之二:

雖然自己修煉多年,卻不會向內找,只是在事情的對與錯中看問題,所以在面對出現的矛盾時,委屈不平。不會找找是針對哪顆心來的,應該去哪顆心了。

有一天,同修引薦我見到了外地同修B。交流中,B的慢聲細語,法理清晰,事事向內找,讓我受益匪淺。經過和她多次交流,我終於知道了如何向內找。我回來又和同修交流,很多和我當初一樣不會修不會向內找的同修,也學會了向內找。而且不少同修過不去的病業關,因向內找,師父幫助拿掉了病業,因此而精進起來。

我很感激同修的幫助。每當自己有過不去的心性關時,自己就會去外地找B切磋。後來知道不僅我,很多同修都對B有崇拜心、依賴心。有了關難,要找她切磋交流。哪個學法小組不精進,協調同修就派她去帶帶;這個同修關過不去了,找她交流交流這個關是由甚麼心造成的;那個找她問問我這個矛盾是由哪顆心引起的……

有一天,我聽說這位B出現了乳腺癌症狀。我從心裏不相信這是真的,因為這個同修不僅會向內找,而且講真相,為證實大法付出也很多。當我知道她在一個阿姨家學法,小組同修集體為她發正念。我也乘車趕到了阿姨家。看到B憔悴的面孔,我心裏很不是滋味。我試圖跟她切磋一下,可是我看到B對我不屑一顧,我感到她看不上我,沒有與我切磋的意思。其他同修也說,與B交流,有些事情她很難接受。同修說:B同修對兒女情很重;把錢財看得也很重;很少做家務活,丈夫像個燒火做飯的小和尚,而她卻像個方丈。

師父一直不放棄她,一直在給她機會。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正念幫助下,B同修一天一天好起來。可最終在親人去世後,放不下親情,病業越來越重,被舊勢力拖走了肉身。

教訓之三:

本地協調同修C,為人隨和、熱情,肯幫助人,肯付出,心性也比較好。在同修中有一定的威望,同修們都很崇拜依賴她,認為她修得好。

C大小事獨攬,本地幾乎所有資料點、設備、耗材、維修設備、交流等,都安排一個同修開車拉送,導致該同修太忙,經常忙到深夜,每天能保持學一講法已經很不錯了,煉功、發正念經常跟不上。安排一個專職技術人員維修幾乎所有的機子,家人說:他整個月都學不上一講法,整天整夜的忙著維修機子,常常兩手滿是油污,來不及洗手就歪頭睡著了。

本地同修對C幾乎是「一呼百應」,只要C說甚麼,幾乎同修們都同意,很少有不同觀點。看上去是好事,其實對修煉人來說,是壞事。大法弟子得自己思考。

一次被迫害之前,有位經商的同修說:警察去他們那裏買鐵絲網,說要抓捕大法弟子。對此,在交流會上,有的同修提議:要集體發正念解體迫害。C說:不要動心,不會有事。還引用師父的法:「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2]一個同修說:同修的層次不一樣,有修這麼高的,有修那麼高的,不可能都不動心。C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最後大家都不作聲了,也沒有統一發正念。

結果放縱了邪惡,邪惡肆無忌憚的行惡抓捕大法弟子,造成很大損失。多數資料點被破壞,多名骨幹同修被迫害,包括協調同修。這次迫害表面上是不注意手機安全被邪惡監控造成的。個人認為實質原因是:不注意手機安全的背後是同修的依賴心、崇拜心,助長了協調同修的自高自大,自以為是、證實自己的心。這些同修被抓後,一時黑雲壓頂,很多同修都感到沒有主心骨了,以後怎麼辦?而都沒有找一找這次迫害的原因與自己有沒有甚麼關係。

教訓之四:

這次被騷擾最嚴重的一個鄉鎮,是本地協調人樹立的一個典型。該鄉鎮協調同修F是後期得法的同修,對大法很有一股熱情,每天晚上組織周圍很多同修在一起學法到十二點。做證實大法的事非常積極。本地協調人非常欣賞,到處誇讚這位F同修有能力,了不起。甚至引來外地的同修的崇拜,也前來交流。

F被表揚得飄飄然,以致只注重表面,沒有實修。像常人的領導,很多事情都是強制性的。外地同修來交流,F提前叮囑本鄉鎮同修:不准說本地不好的方面,甚至都不讓說話,只讓協調同修自己說;做證實大法的事,沒有資金了,讓同修回家拿,結果引起同修家人的不滿;有些事情同修不願配合,就對同修發脾氣,造成同修間隔很大。結果這個鄉鎮的同修被迫害得最重。F也在被迫害之列。

該鄉鎮一個男同修在夢中夢到:一大片莊稼,有一株好像很高,走近一看:根沒有扎到地裏。他悟到:這裏的同修都沒有紮紮實實的真修、實修。

現在F結束多年冤獄回家後,同修找她切磋交流,她依然覺得自己修得很好,甚至還高高在上的樣子。希望F同修趕快多學法、向內修,跟上正法進程。

教訓之五:

當地同修被迫害後,經同修協調,很多家屬都要請律師做無罪辯護。

一位同修給我介紹說:某市有一位E同修太了不起了!她配合律師營救同修,到公、檢、法如走平道,全省找不出第二個這麼有能力的同修,有一位同修被判刑多年,她都給營救出來了,你就找她幫忙,但這位同修很忙。我高興的說:那你幫我聯繫一下這位同修。當時也沒有為同修想一想,如果請律師的同修都來找她幫忙,E還有機會學法、煉功、發正念嗎?

後來同修把我的電話號碼給了E。

有一天有關單位告訴我:不要隨便出去和法輪功學員聯繫,某市那裏有你的聯繫電話。我這才知道某市的同修被大面積迫害,其中包括E。再後來,在明慧網上看到:E不僅「轉化」了,還成為幫助邪惡「轉化」大法弟子的骨幹。聽說E早已回家,真的很希望她回到大法中來。多學學法跟上正法進程,不要迷失方向,跟師父回到我們真正的家。對不起,是我們的依賴心、崇拜心,害了同修。

教訓之六:

本地有位老同修對法非常堅定,而且還看到過嬰孩。因去北京為大法和師父討公道,被警察毆打,都沒有改變她的正信;講真相被綁架到看守所(那時我也在看守所),警察叫她按手印,問她叫甚麼名字?她理直氣壯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警察被她的正氣嚇得沒敢叫她按手印。不久她就被放回家了。

與這位老同修的交流中,她總是舉些例子說她的女兒修的如何好(在外面交流時,她也經常提女兒修得好)。她女兒那時已被迫害到監獄。她還告訴我,她還有六千元錢,等到法正人間時就夠了(老同修還有對時間的執著)。她崇拜女兒的心和對時間執著的心我當時聽著,也有點不對勁,可也沒說甚麼。

後來,我被迫害到監獄才知道,她的女兒「轉化」了。還在轉化其他學員,只不過她女兒不像其他人那樣惡,她不打人。不久她女兒出獄。我真希望老同修能把女兒挽救回來。

可是當我從獄中回家後,聽到的竟是老同修被女兒「轉化」了,還跟著女兒去廟裏學其它的東西了(寫到這裏,我快掉眼淚了)。

教訓之七:

流離失所的D同修,組織周圍的很多同修,去營救被關押的同修,儘管沒有營救出來,卻也大大的震懾了邪惡。

從此以後,D的威望大增。後來因電話導致他遭邪惡非法抓捕。同修們得到消息後,齊心協力發正念、貼真相不乾膠,再加上同修自己的正念,家人托關係,最終同修從看守所回到家。

當時我正在街上講真相,聽說D同修回來了,哭著跑到同修家:這下可有主心骨了。坐在同修的炕上,有說不完的話,像見到久違的「家長」,久久不願離開。很多同修也和我一樣的心理,紛紛來看望,不願離開。

本來D不想擔任協調,可架不住同修的再三請求,就這樣D同意擔任協調人。他擔任協調人後,同修們更加維護他,崇拜他,包括看上去修得很不錯、得法很早的同修在其內,幾乎D說甚麼聽甚麼。即使有不對的地方,有個別同修提出不同意見,只要D堅持己見,其他人都默認順從。久而久之,D求名的心、妒嫉心,不接受別人意見,加上D的黨文化很重,控制欲很強,最終發展到D自己說一不二,非常自我,導致自以為是、排斥和自己意見不同的人,無形中把自己和有關同修引向邪路而不自知。

本地和外地的同修都多次來找他交流過,希望他能在法上認識上來,歸正自己,消除間隔。可D根本就聽不進一點不順耳的話,大聲大氣的與前去交流的同修爭執,每次都是不歡而散。甚至有不同意見的同修去他家,他正在發正念,竟把同修當作干擾的魔趕出去。這哪裏還有修煉者的慈悲心?

儘管很多同修都認識到了D同修的嚴重問題,可還是有一部份同修不清醒。不止一個同修做夢中夢到有同修在跟著D轉圈(其實有些東西就是舊勢力利用同修的執著設置的圈套),而不是往前走。希望還在跟D走的同修趕快在法中悟上來,當同修都能以法為師的時候,不再對D崇拜依賴的時候,也許D同修就清醒了,或者舊勢力因素就感到沒意思了,就不控制他了,也就放過D同修了。

結語

我自己也崇拜、依賴過同修,也曾經被少數人崇拜、依賴過。當聽到好聽的話時,心裏很舒服。而且還會回味回味,在腦子裏揮之不去,甚至干擾了學法、發正念、煉功。如果不及時警醒,就會產生顯示心、求名心、愛聽好話心、自以為是的心、沾沾自喜的心、高高在上的心、證實自己的心、虛榮心、看不上別人的心、以自我為中心等等。被舊勢力利用而不自知。最後就像溫水煮青蛙一樣,最終被舊勢力毀掉。

除了舊勢力安排的因素和個人的因素外,我們的崇拜心、依賴心是不是把這些同修在往危險的境地上推?我們自己最後的結果又會怎樣呢?學人不學法,最終的結果是害人害己。

以上沒有指責同修的意思,對事不對人,意在共同提高,跟師父回家。如有不慈悲、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