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講真相 師父鼓勵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這兩三年我開始面對面和陌生人講真相。這是一個很奇妙的體驗,要突破怕心,要突破不願和陌生人主動說話的性格,還要突破懶惰……而最最奇妙的是,我講真相中可以感受到師父在身旁看護和師父對我的鼓勵。

陌生老先生豎起了大拇指

有一回,我在公交車站遇到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先生,鼓足勇氣我和他講起了法輪功是被迫害的,法輪大法是佛家大法,我們是修真、善、忍的;講起了藏字石告訴給世人的天機:天滅中共,一定要三退才能保平安。他略帶驚訝的和我說他前幾天接到講三退的電話了,簡單詢問後,大叔爽快的退團退隊了,臨上車,他對我豎起了大拇指。

公安笑著收起了工作證

還是在公交站等車時,看著旁邊剛剛過來的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士,很精神的樣子。我微笑著和他說起三退保平安,問他是否入黨,他點頭,我告訴他退黨退團退隊可以清毒誓保平安,正想再講詳細點,他說好,同意「三退」了。這時我等的車來了,上車前我把真相期刊遞給了他,希望他可以更清楚點。他說他和我坐一趟車,我們上了車,坐的是一前一後,車上人很少。我看他沒有背包,手上拿著真相冊子,也沒有看。我就轉過身,告訴他,你如果不方便帶在身上,可不可以看完後放到別人的自行車筐裏,這是很難得到的。他突然掏出一個工作證晃了一下,說你知道我是做甚麼的麼?我看著眼前晃過的穿警服的工作證,但未動聲色,問他做甚麼的?他說是公安。我盯著他的眼睛,微微笑了一下:「公安不是應該匡扶正義麼,你做了三退,真相你也知道了,你會善有善報的。」說完我心裏開始發正念,希望這個警察能夠真正得救。他看著我笑了,點了點頭並把工作證放回了口袋中。

和有緣人的相遇

那天需要坐火車回家,去車站的路上為了講真相,走了一個多小時。到了車站售票窗口,聽到前面一個人買的和我是同一趟車,沒有坐票了,想著還得站半個小時。誰知輪到我,售票員說最後一張坐票。我心裏首先想是師父獎勵我,謝謝師父。轉念又一想,修煉人吃苦是好事,那應該是師父安排我去救和我坐一起的人。

上了車,發現坐在旁邊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在打網絡遊戲,時髦的打扮。我問了一句:「用流量打遊戲嗎?」女孩說是,不然速度跟不上會影響一起打網遊的人。我閉上眼睛停止了說話,心裏想師父安排的這個座位應該是讓我救這個女孩的呀,她這麼癡迷遊戲,怎麼講呢?還是先發發正念清清空間場吧。

十幾分鐘過去了,我睜開眼睛,又去看那個女孩,發現她開始收拾東西了。我輕輕的問她,我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是佛家大法,可不可以和你講一下……話未說完,女孩欣喜的說她也信佛,說她來到世上就是為了信佛而來……聽著女孩的侃侃而談,我內心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恩,這麼一個表面癡迷網遊的女孩,心裏會對神佛懷著深深的敬意信仰,這是我沒有想到的。是師父慈悲於這個善良的生命,安排我與女孩的相遇。我和女孩講了法輪大法在世界上已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講了修煉法輪大法後,修煉者身心變化的一些神奇事,又講了中共抹黑佛法,迫害法輪大法弟子,藏字石的出現預示著天要滅中共,告訴她入隊入團時是給無神論發的誓,非常不好!她很痛快就答應三退了。我告訴接了護身符的她,說有機會你一定要看看《轉法輪》,身在佛法洪傳的年代,不看太遺憾。她說好的,謝謝。

在法輪大法同修之間,大家最愛說的是,講真相我們只是動了動嘴,跑了跑腿,真正救人的是師父。這一點,我在講真相中也是深有體會的,有時狀態不是很好,見了人開不了口,發真相資料也不願遞到人家手裏,我就發著正念放真相資料。這樣做一會兒,師父就會鼓勵我,我就會遇到和善的問路人或者很面善的偶遇者,我再鼓足了勇氣去說,幾乎就是幾句話不到,對方就同意三退了。每當這個時候,我內心對師父的感恩總會讓自己熱淚盈眶,慈悲的師父一直都在我的身邊加持著我的正念,呵護著我闖過修煉中的一個個關,鼓勵著我精進實修。

師父說:「事情還得你們做,在最艱苦、最艱難的情況下,是你們在頂著邪惡在做。師父呢,其實師父也在。」[1]是的,我深深的知道,慈悲的師父一直在呵護我們,一直都在我們身邊。跟隨師父回家的日子不遠了,我心裏充滿了期待的喜悅。

叩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