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寫工商稿的工作中修煉提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現在中文大紀元的生活專刊做記者,從二零一五年六月來到紐約做全職記者,主要工作之一是採訪商家客戶、寫工商稿件,現在有三年多的時間,回想這段全職工作的時光,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能夠參與紐約媒體的工作,在和同修配合的路上有不少磕磕絆絆,但回想起來,對走過的每一步都感到非常珍貴。

二零一五年來紐約之前,我一人離開中國的父母,在美國已經工作五年。從二零一二年起在費城大紀元兼職做記者,在日復一日的參與項目中我逐漸增強對大法項目的責任感,也逐漸認識到在海外助師正法有不同的形式,媒體是其中一個重要的項目。

來到紐約

在費城的年輕同修很少,有幾位都陸續離開到了紐約、洛杉磯等地,當時出於生活、工作幾個方面的考慮,我也想搬到紐約。二零一五年,一位新唐人的記者同修在費城做神韻報導,她主動提出我到紐約來培訓一個月,後來我順利的通過試用期,留在了紐約。我把這個消息告訴國內的媽媽,她覺的很神奇,怎麼你想去紐約就去了呢,其實弟子的路是師父在安排。

在紐約很快我被安排做工商新聞,我本人學習的是醫療相關專業,家裏也沒有人經商,在中國社會中商人是和勾心鬥角聯繫在一起的,認為他們是投機取巧的,一些觀念保守的老同修也不看好大紀元銷售人員的工作。按照我的書呆子性格,做夢也不會想到從事和商業有關的工作。

師父安排的路看起來像是巧合。來紐約之前,我恰好認識了兩位有商業和銷售背景的同修,並有機會和其中一位同修深入交流,了解到做銷售工作的很多細節,知道這是一個正常的職業,一個真正好的銷售人員意志堅定、能吃苦、為團隊成員和客戶著想,不執著自己的利益反而能夠獲得應該得到的回報,像其它行業中的好人一樣,甚至要求更高。

師父在《轉法輪》裏講:「過去有個說法,甚麼「十商九奸」,這是常人講的,我說那是人心的問題。要人心都擺的正,公平交易,你多付出,就應該多掙錢,那也是在常人中你付出才得到的,不失不得,勞動所得。」

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應該把正法理運用到各個行業中,銷售是我們媒體中一個很重要的部份,很多大法弟子在參與,如果很多同修對這個行業有偏見,那麼我想這在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中都可能是一個很大的漏洞。因此,我悟到這些,心裏生出一個想法:如果有機會,我希望能夠幫助我們的銷售人員。

工作中過關

當我在紐約媒體被安排採訪醫生、寫工商稿件時,心裏已經有些準備,也慶幸自己學過的醫學專業知識能夠在工作中用得上。雖然是工商寫作,我的書呆子性格也在寫作中體現出來,我努力讓自己的文章儘量符合媒體寫作的標準,提供客觀真實的信息,畢竟這是與人們生命健康相關的信息。

但是時間久了,在工作中遇到的各種考驗在我心裏累積了很多不平。

例如,每次採訪我都想採訪到好的內容,但是事實沒有那麼容易。有的受訪醫生準備得不好,或者態度敷衍,在我看來,這種態度表示他們完全把銷售和記者當作為他們服務的,我認為這也代表他們對我們的媒體不夠尊重。這樣的醫生算是少數,但我心裏非常不滿:我費這麼大力氣準備採訪問題,請你說話,一篇文章發到報紙上,華人社區都看得見,你不應該認真對待嗎?同時我對銷售同事有很大意見,心想一定是因為銷售人員過於低聲下氣,客戶才有這樣的態度。這個不平的心一度非常困擾我。

另一個問題是,長期寫客戶文章,重複的東西很多,內容單一。例如我們牙醫的客戶很多,很多牙醫都做植牙,他們也都想要宣傳植牙,我寫過的植牙文章至少有六篇。有一段時間別人問我,你在寫甚麼文章啊,我的回答都是:我在寫植牙文章。這樣我對銷售有了更多意見:因為植牙賺錢,植牙醫生願意做廣告,所以就去拉他們的廣告嗎?這些醫生只談植牙的好處,我們一篇篇的為他們寫文章,這是負責任的做法嗎?

還有一個問題是,有些銷售人員在採訪前或採訪後說這個文章應該怎麼寫怎麼寫,這也讓我惱火,心想:我有自己的寫作原則,堅持這個原則就夠辛苦了,你們還來添亂。雖然沒有直接跟銷售人員說,但是我不止一次跟周圍同事和主管抱怨。

同時,健康網站上每天有新文章發出來,看到別的同修不需要糾結於工商寫作,我心裏生出了妒嫉心。

可想而知,這份工作對我來說有多麼累,我覺的這份工作讓我的心累到極點。每天只有早上集體學法時腦子才是清淨的,同修一起讀法的能量場讓我感覺修煉是簡單、純淨的,完全把師父講的每句話讀進腦子裏。但一到工作中,我的心又糾結起來了。

珍惜眾生和同修

在這裏要感謝我團隊的同修,他們理解每個人工作的方式和寫作的風格不同,但同時提醒我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這些客戶雖然表現不完美,但他們在史前簽了約定要支持講大法真相的媒體,我們的參與是在幫助他們實現自己的諾言。

在日復一日的修煉和工作中,我從內心逐漸認同這一點。我認識到:醫生客戶有支持大法媒體的誓約,但在現實中未必能夠完美的實現,他們可能表現出態度驕傲、對採訪準備不周,所以才需要銷售講真相,需要我們共同合作更好的圓容這一切。

悟到這些後,我更加珍惜眾生,珍惜同修,也意識到自己工作中的一些問題需要改正。我仍然儘量提前準備採訪問題,讓醫生有時間做好準備,去採訪的路上我心裏會發正念,但不像以前那麼擔心採訪出狀況了。在採訪現場,我除了問已有的採訪問題,還會觀察醫生有沒有特別想詳細介紹的,順其自然的完成採訪,能做到甚麼程度就做到甚麼程度,相信醫生在自己時間、能力允許的範圍已經做到最好。

就算醫生只介紹如植牙這種最賺錢的服務項目,我也儘量從正面看到他為了做好這一專業,付出了多年的學習和努力,而不是給醫生添加負面的看法。

我曾對一位銷售人員很有意見,覺的她在客戶面前總是過分小心翼翼、討客戶高興,一想起她的表現我就忍不住生氣,覺的這太像常人了。我思考為甚麼她的表現這麼觸動我的心,向內找,這是因為自己沒有用善對待同修,沒有首先看到她是想盡力做好。更深層來看,同修的表現也反映了我的缺點,因為我在客戶面前也喜歡表現自己做得很好,隱藏著討好別人的心。

這種過分小心、討好的心也體現在工作中,從構思文章結構到推敲文字細節,經常冒出這樣的想法:客戶和銷售可能喜歡看到用這樣的方式寫,有時我就在想像中的客戶想要的方式和讀者想要的方式之間打拉鋸戰,浪費了寫作的時間。實際上如果一篇文章能有一個真正為讀者的角度,即使裏面沒有太多直接誇讚客戶的話,也從另外的角度襯托了客戶,會得到客戶的認可。如果我們做事情之前先侷限了自己的思維,就不能更好的發揮大法弟子正面思維的作用。

記得一位銷售同修說:「我不管你怎麼寫,我們是要拿出對讀者有用的東西才行啊。」同修的開明態度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可能這是跟銷售同修的緣份,他們的評價和態度對我的影響很大。當我以珍惜同修的心態與銷售同修合作時,他們提出的建議很多正好是我需要的,如果我不需要,我也會說:有可能不會這麼做。

剛才還提到我對健康網站不需要寫工商稿的同事的妒嫉心,實際上,每份工作有每份工作的辛苦,對別人的妒嫉心是一種變異的不滿足的心理。

師父在《二十年講法》中說:「這一切作為一個神來講,沒有人那種不滿足的慾望,不是人的狀態了。一個神無論在哪個境界中,你給他換一個高的境界他還不高興哪,他覺的那裏與我沒有關係,不會是人的思想。」

雖然我不能確定自己會不會一直做寫工商稿的工作,但是「吃著碗裏的,看著鍋裏的」是一種妒嫉心理。在健康網站上,很多同修的參與豐富了網站的內容,我應該感到高興,而不是妒嫉。我雖然從小修煉,妒嫉心也沒有去乾淨,在這方面仍然應該非常注意。

在紐約媒體工作的三年,在修煉上也有很多提高,我原來煉靜功也很難入靜,逐漸的煉抱輪能夠靜下來,後來煉第一、三、四套功法也能靜得下來。

我也很感謝紐約媒體的工作環境,在我的同事身上,我看到如果心態純淨,寫作速度和專業水平提高很快。對平常合作很多的銷售同修,我說話常常口無遮攔,有甚麼說甚麼,沒說的在這篇交流中也說了。因為自己工作能力有限,常常在最後時間才交出文章,因此給編輯等同修造成困擾,還請同修原諒。

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指正。謝謝。

(二零一八年新唐人與大紀元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