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蔣林英累計被關押近10年 今又被綁架(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上海法輪功學員蔣林英十月三十一日在常州市火車站被常州鐵路公安局拘留,現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地址:江蘇省南京市茶亭東街一一八號)。

蔣林英被中共迫害多次,累計被非法關押十年,遭受被打毒針(破壞腦神經)、暴打、罰站、罰坐、不准上廁所、餓肚子等各種折磨。

蔣林英
蔣林英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上海市寶山區泗塘派出所綜合治理辦公室、戶籍警、居委會一共五個工作人員來到泗塘一村法輪功學員蔣林英家中,警告蔣林英在上海進口博覽會期間待在家中,不准出去,並以蔣林英家裏有一個老母親要照顧為由,威脅說:「如果想照顧老母親就規規矩矩待在家裏,否則就去監獄裏過日子。」

蔣林英的丈夫因受派出所和國保處警察威脅恐嚇,血壓升到二百,於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下午十四點住院治療。同日蔣林英買了十月三十一日去江蘇省常州市的火車票。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早上八點半左右,上海市寶山區泗塘派出所所長打電話給蔣林英的丈夫要找蔣林英,她丈夫說蔣林英三十一日去常州原工作單位(現已退休)辦事,當天就會回來,答應他(丈夫)十一月一日上午九點會來醫院,因為他等著蔣林英簽字動手術。九點四十分左右泗塘派出所所長和一個警察二人來到醫院等蔣林英,十點不見蔣林英來醫院,他們就離開了。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中午十一點左右,泗塘派出所打電話給蔣林英的丈夫,蔣林英於十月三十一日下午十五點在常州火車站被常州鐵路公安局拘留。隨身攜帶《轉法輪》書籍、修煉的音樂帶與若干真相幣被搜走。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蔣林英家中被非法抄家,由常州鐵路公安局帶隊,泗塘派出所陪同,派了一批警察來家中,衣櫥抽屜鎖被砸壞,搶走二部手機、插卡音響、筆記本電腦、《明慧週刊》、法輪功書籍、一萬多元的真相幣等。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家人收到拘留通知書,寄件人是常州火車站派出所(杭勇),蔣林英現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地址:江蘇省南京市茶亭東街一一八號)。

蔣林英原工作單位是常州武進華洋紡織廠。一九九七年二月,她與法輪大法結緣,專心修煉法輪功,以前她身體一直不好,有哮喘,經常發病,下不了床,後來修煉法輪功後在家煉功,不知不覺身體變好了,哮喘很少發作,後來基本不發作了,她覺得這個功法好,就很虔誠地在修煉。在家看《轉法輪》,聽李洪志師父講法。她說師父教導她要「真善忍」,以德報怨,這是一個教人向善的功法。

自從修煉法輪功,蔣林英了解了很多共產黨的真相,她開始堅持說真話,有時也會和她女兒說共產黨是邪教、是惡魔,她給女兒用筆名三退。她去公園裏煉功,和別人說真相,想幫助更多的人,讓人們能脫離中共惡魔,將來不被隨之審判,被中共惡魔一同帶入地獄。

蔣林英被迫害經歷簡述如下: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蔣林英因四二五事件去北京中南海國務院信訪辦辦公室上訪,被北京市公安局遣送回上海市公安局寶山區看守所非法拘留,三月十七日釋放。

二零零零年七月六日,蔣林英因四二五事件去北京中南海國務院信訪辦辦公室上訪,被北京市公安局遣送回海市公安局寶山區看守所非法拘留 ,八月十八日釋放。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蔣林英被非法軟禁在松海賓館一週。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一日,蔣林英被非法軟禁在松海賓館一週。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蔣林英因講真相,被上海市普陀區檢察院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關押在上海市松江女子監獄。

那天下午她女兒放學回家發現家門開著,家裏東西有被人翻過,家中無人(其丈夫在上班),後來居委會的人說蔣林英被派出所帶走了,還將其女兒帶到居委會吃晚飯,說她可憐。其丈夫夜班下班回家才知道蔣林英被上海市普陀區派出所非法關押,非法抄家。

上海市寶山區派出所、國保上門威脅,蔣林英的丈夫和女兒也有參與煉法輪功,要交代還有誰參與。她丈夫說他和女兒沒有煉法輪功,沒有證據不能亂抓人(即使修煉法輪功也是合法的)。派出所的人威脅說如果找到證據就抓你們,給我老實點。之後蔣林英的丈夫為了不影響女兒的前途,就把女兒送到自己母親家居住。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蔣林英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泗塘派出所警察沈峰、寶山公安局國保警察倪偉等人綁架、抄家,被上海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判非法勞教一年三個月,關押在上海女子勞動教養管理所(位於上海青浦青東農場)。

她丈夫也被強行帶到派出所錄口供,警察謊稱有四人指控她丈夫也參與煉法輪功,威脅他不老實也要關押他,僵持了三小時,最後強迫她丈夫在口供紙和一張空白紙上簽字才放她丈夫回家。

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傍晚五點十五分左右,蔣林英正在家中與丈夫吃晚飯,突然泗塘派出所沈峰、閘北區國保倪偉等十幾個警察闖入家中,把蔣林英強行綁架,非法抄家,判刑五年,關押在上海市松江女子監獄。

'酷刑演示:打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

'酷刑演示:暴打毒打'
酷刑演示:暴打毒打

蔣林英累計被非法關押十年,在看守所受各種酷刑迫害,侮辱,被打毒針(破壞腦神經),被暴打,被罰站,罰坐,不准上廁所,強迫暴飲暴食,餓肚子等折磨。在牢裏被迫做奴工,每天做到凌晨十二點以後,完不成任務不准睡覺,不准吃飯。

在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九年中國新年,「十一」,「五一」前一週開始,家門口窗台附近,都有三個人輪流監視,二~三小時就有人來窗口張望,如果蔣林英出門,他們就會緊跟在後面。

每次從監獄或者勞教所把蔣林英接回來,都有上海市寶山區泗塘派出所、居委會的人一起陪同,先接到泗塘派出所綜合治理辦公室,派出所領導和蔣林英談話,叫她丈夫監視蔣林英,看好她,否則一起抓他們。讓居委會的人一起監視蔣林英,有情況就彙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