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談得於修煉的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九日】

尊敬的師父,各位同修,我來自黑山。現今已經修煉兩年半了。

在去年,我決定繼續我大學的學習。那時,我意識到擺在我面前的將是一段艱難的日子,因為我知道我不僅要花時間在上課學習上,還要花時間學法煉功,然後還要工作,之後還需要去上外語課,做家務等等。但是,我依舊還是決定把這全部都列在我的計劃中,並且下了很大的決心去做。

師父說:「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1]

我的工作不是很忙,所以在我上班的時候會有很多空閒的時間。每當我沒有工作要做而且一個人在辦公室裏的時候,我常常自己煉功。

當我的大學課程開始的時候,一切都變的困難了起來。突然,辦公室裏不再只是我一個人,甚至即便是我自己獨處,時間也變的非常的短。我意識到是時候去掉那些睡懶覺的執著,和認為我的身體需要八到九個小時睡眠才可以正常運作的觀念。

我開始嘗試五點起床,然後煉功學法。有時我也會感到非常的累和想睡覺。但是,作為一個修煉人,我意識到這是一種干擾,因此我加強了學法。

然後,辦公室裏的工作慢慢的也增加了,所以我意識到我需要過關了。隨後,我又認認真真的開始工作。

師父說:「人人都有一份工作,而且還要幹好工作」[1]。

當我為了考試而學習的時候,我發現我很難去理解那些理論知識。我通常擅長與數字打交道。慢慢的我開始感覺到很吃力,但是後來我又意識到,對於我來講是時候多學法了。只要我一多學法,所有方方面面的事情就變的容易解決起來。我過去需要花二十天去學習的東西,現在我只需要花一半的時間。

在這個時候,突然,所有我的朋友開始約我出去,在一開始的時候我都拒絕,說我很忙。很快我意識到這種行為很不好,我不應該總是順著自己的意願。想到修煉中沒有甚麼事情是偶然的,朋友們來約我一定是有原因。當我的朋友來約我的時候,我會問是否還會有其他的人一起出來,他們就提到了一些新的名字。這些人我之前從來都沒有見過,我意識到這對我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去告訴他們法輪大法的真相。就這樣,我努力的去做好作為大法弟子需要做好的三件事。

之後我又開始感到很累。作為一個修煉人,我意識到勞累其實是一種常人才有的狀態。我好好思考了我的修煉狀態,我意識到在我學法的時候,我並沒有足夠的專心和投入。當我能夠專心學法之後,很多事情又開始得到改善。

師父說:「我們煉功中來了劫難的時候,你還把自己當作常人,我說你的心性那個時候就掉到常人那兒去了。」[1]

在我大學的考試中我常常遇到心性的考驗。當我的教授問我是否想要為更高的分數努力的時候,那時,我知道這是想要檢測我是否有對高分的執著。

在常人這個層面來說,只要完成好我課程作業,考試就不會很難。但是,現實中完全不是這樣的。我意識到我太執著於人的觀念和期待。一個教授在問完我是否滿意這個分數的時候,曾經模仿過我的肢體語言。我的肢體語言表現的是:我不是很開心。即使那已經是相對來講比較高的分數了。在她模仿完我以後,我意識到我必須在這一方面也要好好的修一下自己了。

我基本按時去參加集體學法,那時有人建議多加一天的集體學法。我開始很不情願,有的時候我們的學法會拖到很晚的時間,我不得不從新調整我的日程表。我需要起得非常的早,有時四點起,去煉功學法,複習我的大學功課,然後去做其它事。

在我的思想中產生了不同的想法,甚至想先去做其它的事情,然後再學法。但是,我努力的去排斥這些想法並且把大法放在第一位。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老子講過這樣一句話: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上士聞道,好不容易得正法了,今天不修更待何時?複雜的環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複雜,才能出高人哪,要從這裏脫穎而出,那才修的最紮實。」[1]

看神韻

我有一個想要帶我所有的家人都去看神韻的想法,那意味著我們需要去到歐洲有神韻舉辦的國家,我們需要訂神韻的票然後安排食宿。

師父說:「做好事產生白色物質,白色物質就是吃了苦了,遭受了痛苦了,做了好事得來的。」[1]

但是,在那段特定的時間,我很難去把事情都安排好。那個時候機票都非常的貴,並且也很難找到能支付得起的住處。我在所有舉辦神韻的城市都進行了搜索,一切都非常的貴。總體上講費用很高,更艱難的是所有費用都是我一個人承擔。我在花費方面通常是很理性的,但是這一次我不得不對自己更加的謹慎。一想到要安排我們的這次旅行,我就感到我的肺部有些不舒服和疼痛的感覺。

一天,我正在尋找航班和住宿,我看到在我的胸部疼痛的部位有黑色的物質,這些黑色的物質的密度正變的越來越大。我認為那是業力正壓向我。那時我感到非常的疼痛,我向內找自己,我意識到那是一個警告與提醒。

我放下手上的一切工作,只是觀察這種疼痛。疼痛發生在我工作的時候,並且持續很長的時間。在這期間,我的同事進入了我的辦公室,我確保從表面上他沒有注意到我有任何的不妥。我繼續向內找,然後我意識到我有一個對家人很強的執著。我畢竟是要帶著家裏十一個人去看神韻,並且希望不要落下一個人。

這時,各種各樣的想法又出現了,為甚麼我要在這種時候決定帶上他們去,我是一個很忙的人,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我不喜歡坐飛機。同時我的家人也表達了同樣的想法。我滿腦子都是人的觀念,並且被我過往的經歷填充著。但是,當我意識到了這些以後,這些黑色的物質開始從我的肺部消失,疼痛也消減了。

師父說:「因為在他腿疼的時候,我們看到黑色物質在往他腿上攻。黑色物質就是業力,吃苦就能消業,從而轉化成德。一疼那業力就開始往下消,業力越往下壓,他腿疼的越厲害,所以他腿疼不是無緣無故的。」[1]

所以,我繼續在接著給我的家人們找看神韻的票。突然間,情況開始好轉,我找到了價格適合的飛去羅馬的機票,還有在市中心很好的住宿,和神韻的票。

在我們離開前的一個月,我的弟弟和他的女朋友和好了。在這期間,所有神韻的票都已經賣完了。我決定邀請他的女朋友和我們一起去。我決定把我的票給她,然後她可以去看。我決定不告訴其他的家人我因此不和他們一起去看神韻了。我試著再去其它地方找神韻的票,但是我沒有成功。所以我只好接受了這個事實。但是,在我們離開前的幾天,我查看了神韻的網站並且看到他們在同一天多加了一場秀。我非常的開心並且覺的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

我的家人對神韻的反饋都非常的好。我的爸爸通常是一個很迷信的人,他不想全家同時一起出去旅行。但是,他接受了去羅馬的旅行,而且一切都非常的順利。

師父說:「是你在修的過程當中,在常人中提高了你的心性,同化了宇宙的特性,宇宙的特性就不制約你了,你就能昇華上來。」[1]

車禍

在我的修煉中很長一段時間,我處在一種很特別的狀態下,我不知道如何去處理。在我的心裏,會有一種很冷漠很有距離的感覺,有一種很難去描述和定義的感覺,總之它就是在那裏。我也能清楚的看到別人身上也有這種距離感和冷漠的東西存在。

學法後,我明白,從別人那裏觀察到的任何事情,都是我們同樣應該向內找的。

對於這個狀態,我不知道應該做些甚麼,但是我知道這不是一個修煉人應該有的好的狀態。這種不清晰的狀態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我依舊還是沒有理智去面對。

一天,開車下班回家的路上,我遭遇了一場車禍。在我後面跟隨的那輛車開的非常快,那車的司機沒有注意到我停了下來。因為有一排車堵在了我的前面。她的車撞上了我的車,並且發生了前後的追尾。就在那撞擊的一瞬間,我離開了我的肉身,並且看到了我的頭被強行的來回前後移動。當我回來以後,我聽到我的車正在向上竄,因為我的腳還放在油門上。這時我很快離開了車,並且想到:真好,一塊業力已經被消掉了。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油然而生。

師父說:「我們有非常多的弟子在修煉過程中遇到一些危險的事情,撞汽車,從高處摔下來等等很多事情。之後我們的學員自己心裏很高興,是值得高興。當然我在法裏講了,這等於是還了以前欠下的很大的業力,甚至於是還了命。如果真是那個命還了,那真是地獄就除名了,因為你那個命已經還了。」[2]

師父還說:「其實你別以為撞一下你啥事都沒有,可是你真死掉一個你,是業力構成的你。而且身體上有你不好業力構成的思想,有心,有四肢,撞死了,可是它全是業力構成的。我們給你做了這麼大的好事,去掉了這麼大的業力,用它來償命,沒人做這個事情。就是因為你能修煉,我們才這樣做,等你們知道的時候,你們是無法感激我。」[2]

我的車前後車身都被損害的非常嚴重,但是靠近我車體的前後部位只有一點點的凹陷或者劃痕。我前面那輛車裏的女士說,她幾乎沒有感覺到撞擊。

就在這時突然間,我的脖子開始劇烈的疼痛。我排斥它,並且想一切都會好的,因為我是一個修煉人。撞到我的這個司機一直看著我。她看到我並沒有百分之百感覺良好,也沒有和我說一句話。我前面那輛車的司機女士一直和我說我應該去醫院,並且在我身旁所有的人都告訴我應該去索取身體受傷的賠償。但是我沒有那樣做。

當警察來了以後,我腦海中所想的都是這個撞我的女士多麼冷漠和有距離感。這時我繼續觀察她的行為,還有警察的行為。我發現沒有人真正的關心我,他們都很有距離感,並且只是按部就班的在做著他們份內的工作而已。

和警察做完了筆錄以後,我走回了家,出事地點離我家很近。我那時走起路來很艱難,因為我整個身體都處在疼痛中。回家以後我煉了功。那天以後我和其他的同修在一起學了法,即便我不能夠真正的很專注。

第二天,我感覺到噁心,我的背和手臂都很疼痛,甚至我的頭很難直立起來。我的同事們都告訴我應該去看醫生,即便我一直在努力的想把這些症狀隱藏起來。

接下來的一天,情況變的越來越不好。我甚至都很難起床,所以我準備用一整天的時間來學法。

第三天我就完全康復了。

我想了很多關於這個撞傷我的司機和她的行為。我依舊還是不能理解她為甚麼要這樣做。但是後來一個當地的同修和我分享了她的認識,我意識到我有一個對「善」的錯誤認識。我以前覺的「善」是一種在修煉中很自然就會出現的東西,但是這個同修對我說:「師父告訴我們要去修善。」這時,我悟到了修善背後的內涵和過程,然後我看到了覆蓋在我身體周圍的一層殼慢慢的被瓦解了。

這一次經歷過後,我和其他人的交流改善了很多。而且,我不再能察覺到其他人身上的那種冷漠和很保留的行為了。

謝謝您,師父!
謝謝各位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二零一八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