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四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打壓迫害當天,我心裏害怕,當時我口袋裏有一篇經文,我把經文撕碎並扔到廁所裏。現在我回想起來特別後悔,是因當時我學法浮於表面,沒有一點正念,犯下了這大罪過。當時單位強迫人人都要寫「保證書」,我不寫,武裝部政委找我談話施壓,由於怕心,我違心說了污衊大法的話。回來後,我萬般難受。不久外地同修出事,當地的警察又找上門。部隊的保衛部門介入後,我承受不住壓力,被迫寫了「保證書」、按了指紋。緊接著我被部隊劫持去教養院迫害3個月,期間被誤導「轉化」,再次在「三書」上簽了名字。我都是因怕心,沒有正念招來的迫害。當時我法理不清,只是被動承受邪惡的迫害。我被轉化後,還配合警察轉化過其他學員,做了可恥的猶大。被放回來後,我停止修煉一年,直到後來遇到外地流離失所的同修,經過交流,我才知道自己錯了,才又開始修煉。2012年,我被迫害抄家,警察在派出所騙我在抄家清單上簽了字。在看守所裏,我又給邪惡錄了指紋。在從監獄釋放出來的時候,我在「釋放書」上也簽了字。在此嚴正聲明:我以上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

鄭偉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在2015年4月7日我被邪黨非法關押到看守所迫害,為了早日回家,我違心寫了「保證書」,是對師父及大法不敬,是對大法犯罪。在看守所之後至2017年11月16日在邪惡黑窩被非法關押期間,我承受不住折磨,為了早日回家,在邪惡的迫使下,我違心寫了「五書」,再次對師父和大法的犯下大罪。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怕被邪惡翻到(經文),我把同修冒著安危拿進去的小本大法書及經文放到不該放的地方,是對師父、對大法不敬。在黑窩裏,還為自己寫的「思想彙報」、對所謂的「轉化」的精神迫害和對師父與大法的詆毀文字是最少的而沾沾自喜,其實所做的這些都是對大法極大的犯罪了。現在我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違背大法、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未來的一切交給師父安排,堅修大法到底。

劉岩 2018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7.20」邪黨迫害後,鄉派出所警察把我非法綁架、關押在鄉司法所,期間逼我寫「不修煉」的保證書。我由於正念不足,承受不住壓力,就違心的寫了「保證書」。大概2002年,我在一個工廠打工時,鄉「610」在我不在的情況下去我家非法抄家,把我的私人物品大法書、錄音機、光盤等搶走,以此把我從上班處非法綁架到鄉司法所關押。給我戴上手銬、對我拳打腳踢,還不讓去廁所、罰錢,逼寫「不修煉保證書」。在邪惡的壓力下,我又一次違心寫了「不修煉」的保證書。現在我萬分痛悔,我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學好法,做好三件事,緊跟正法進程,跟隨師父回家。

劉衛汝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開始迫害時,我單位強迫每個人都必須寫「保證」。我不配合,領導反覆派人催我,最後領導再次催逼說不寫不行。當時我感到挺不過去了,就對來催我的同事說,那你就按你寫的抄一份代我交了吧。她說好,就照辦了。過後我反覆思考,認識到這種做法完全不對,是常人的狡猾過關,也讓代我抄寫「保證書」的人對大法犯了罪。我對不起師父與大法,也對不起幫我抄保證書的同事。我認識到這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必須寫嚴正聲明,可寫了兩次嚴正聲明同修告知我都沒發出去(發不出去)。今天我再次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包括讓同事代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多救眾生,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袁玉婷 2018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2000年6月28日,我被邪黨政府辦的洗腦班劫持去迫害。整天跑步、幹活,還不讓喝水,在太陽底下暴曬,跑步到後半夜1至2點鐘也不讓睡覺。吃的小土豆都是青的,還逼迫我們罵師父。在邪惡殘酷迫害下,我精神、身體承受不住,就違心罵了師父。每當我想起此事,心裏特別難受,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以法為師,學好法,勇猛精進,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珍惜萬古機緣,堅定修煉到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堅定跟隨師父回家。

譚玉環 2018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2002年10月22日晚6點,我被邪惡非法抄家,邪惡把大法書、真相光盤全搶走。並把我綁架到市看守所迫害。在黑窩裏,我由於怕心,向邪惡妥協,被迫「轉化」了。違心寫了「不修煉」的保證,說了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出黑窩後的一年多的時間裏,經常遭受警察騷擾,也寫過「不修煉」的保證。在同修幫助下,我認識到犯下了背叛師父、背叛大法的大罪。現在嚴正聲明:我過去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一切言論和文字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抓緊學好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的誓約,堅修大法到底。

婁振林 2018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2015年我被邪惡「610」非法綁架,被邪黨非法冤判了2年6個月。我因平時學法不入心,做事心強,把做事當成修煉,以為多做事就能圓滿,在被關押期間有怕心和對家人的情,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寫過3份「三書」,犯下大罪,給大法、給師父抹了黑,對不起師父和大法。在監獄裏,我一直在想做個嚴正聲明,由於怕受牢獄之苦也沒做到,我一直在懺悔。現在嚴正聲明:在黑窩裏我違心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精進做好三件事,做真正實修的大法弟子,跟隨師父一修到底。

王素榮2015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7.20」邪黨迫害前走入修煉的。面對邪惡的瘋狂打壓,在2002年,我一人赴京上訪,遭北京警察幾天的酷刑折磨,遍體傷痕,若不是師父慈悲呵護,早就命喪黃泉。後又被綁架到縣看守所,由一名犯人看管我,她為討好獄警,強迫我寫「保證書」,我堅決不寫,她就以我的名義寫了一份「保證書」,並告訴了我,交出去了,當時我沒有明確制止。十多年過去了,我無法釋懷,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別人用我的名義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願,緊跟師父回家。

袁玉梅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在2000年7月我和本村一位老同修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本地派出所綁架回來非法關押半個月放回家。幾個月後村長找我倆說:上面有指令讓我倆寫個「保證書」,「不再去北京上訪了」。村長說自己也不容易,上面的命令沒辦法。村長和我家關係很好,我當時也想,我暫時也不去北京了,礙於面子,我就寫了「再也不去北京了,就在家好好修煉」的保證書。這些年我沒有把它當回事,是我法理不清。我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就走師父安排的路,認真做好三件事,跟隨師父回家。

金中玉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在2015年我和同修一起講真相時,被人惡告,遭警察非法綁架,並被誣判3年。由於我平時學法不深,沒有真正實修自己,法理不清,信師信法正念不足,怕心重,怕受酷刑折磨,我違心轉化寫了「五書」,犯下了大罪,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深感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黑窩裏我被迫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我要回到大法中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多學法,嚴格要求自己,堅定實修,緊跟正法進程,堅定的跟師父回家。

劉錫傑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兩次被拘留出來時,都是家人及別人代簽寫「保證」等,當時我並不知道,後來知道後也沒當回事,還想反正不是自己寫的。現在我認識到別人代寫東西也是對大法犯罪,是對邪惡妥協。我由於自己沒修好,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還連累家人、世人都對大法造下罪業,這也是對師尊、對大法不敬,給大法抹黑。特此聲明:我以前所寫、別人代寫的東西及簽字等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定的走師尊安排的路,實修自己,走好走正今後的修煉道路。

李宏 2018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三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九九年七月江賊開始迫害大法後,警察叫我去派出所,要我寫「不煉了」的保證。在壓力下、在怕心的驅使下,我當即請派出所的人給我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我自己簽了字。從那以後我真的不煉了。二零零六年,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從新走入大法修煉。今嚴正聲明:我當時所寫的「保證」作廢。從今以後,我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隨師尊堅修大法到底!

杜全香 2018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監獄邪惡的殘酷的迫害下,我因為平時做事心強,做事多,學法少,學法不入心,不會向內找,被猶大迷惑,做了對不起五個大法弟子的事。加之安逸心重,想回家,我違心寫了「三書」。我犯了特大的錯誤,痛悔不已,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悔恨之心無法形容。再次(那次是我還在獄中時,帶信請外面的同修代筆寫過嚴正聲明,不具體)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所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孫文蘭 2018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2015年8月,我被人誣告,警察把我從家中綁架到派出所,我又被邪惡構陷到看守所。因為有怕心和人的情,在看守所我口頭上說了「不煉大法了」,因有狡猾的人心,因沒寫「三書」,就僥倖認為自己沒有真正向邪惡妥協。現在經過學法,我認識到這是我的污點。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彌補過錯,今後加緊學好法,在大法中精進實修自己。

邢鳳玲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在2002年10月22日晚,四、五個警察闖入我家非法抄家,搶走十幾本大法書,並把我綁架到派出所,丈夫也被綁架了。當時我嚇壞了,沒有了正念,所長要我說師父壞話,說大法壞話,我都說了,還簽了字。現在我很後悔,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過去我違心所說的不敬師父和大法的話與簽的字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學好法,做到實修,真正做法中的一粒子,多救人,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

王素娟 2018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我和同修去北京連續上訪,連續遭到邪惡的迫害。我參加過轉化班,由於恐懼心,違心寫過「不煉法輪功」及對師父不敬的語言文字,還幫助邪惡轉化過別的同修,給邪惡提供過同修的名單,有過怨恨師父的語言。現在我悔恨至極。我在此嚴正聲明:在黑窩裏我被迫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劉華東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近期,全國範圍大面積的打黑除惡,大街小巷掛滿了宣傳標語,大範圍迫害大法弟子,我市聽說抓了三十多名大法弟子。我在單位也被騷擾,保衛科掛電話問我煉不煉,當時我也產生了怕心,說了模稜兩可的話,叫他們看著吧。今日嚴正聲明保衛科的人替我所寫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論我不承認,全部作廢。以後堅修大法,跟師父回家。

欒茂英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2017年7、8月份,派出所兩人以我訴江為由上門騷擾我,問我還學不?強迫我按手印,他們還帶著隱形錄像機在錄像,兒子在家怕我被抓走,馬上說「不學了」。當時我由於怕心,沒否認,只給警察了講做好人沒錯。現在我認識到錯了,這是給大法抹黑。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蘇榮春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於九月二十六號去集上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警察非法綁架到派出所。在對警察講真相時他說我是受矇蔽的,當時我沒有反應過來,我應該證實大法。在被抄走的資料上和個人陳述的內容上強迫簽字和按手印,我配合了邪惡的要求。在此嚴正聲明:我那天所有簽字、手印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多學法,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

畢崇賢 2018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2002年10月8日我被綁架後,被邪惡搜查到我隨身攜帶的電話本中,有三個電話號碼標的是符號,沒有姓名,邪惡就逼迫我給這三個電話的主人打電話,致使這三個大法弟子,一名入獄,兩名被教養。我給大法抹了黑,對同修犯了罪。今天我向因我被迫害的三名大法弟子道歉,並聲明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苗淑卿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二零零九年,我被關押在勞教所期間,雖然沒有被轉化、寫三書,但有時我沒有按照真正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自覺不自覺的默認了邪惡的迫害及其對大法弟子言行的干擾、滲透。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黃杏英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二零零零年春天,公安局來人問我:還煉不煉?在怕心的驅使下,我做了對不起師父的事,簽了字還摁了手印,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現在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努力做好,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白瑞俠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由於沒有真正學好法,在警察的威逼下,我正念不足,說了「不再修煉」的話,辜負了師尊的慈悲救度。現嚴正聲明我曾經說過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在今後的修煉中以法為師,靜心學法,堅定信念,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呂祥君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於九月二十六號去集上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警察非法綁架到派出所。我在被抄走的資料上和個人陳述的內容上強迫簽字和按手印,配合了邪惡的要求。在此我嚴正聲明:那天我所有簽字、按手印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多學法,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

張積連 2018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一次發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我被綁架到派出所並抄家。在壓力下我給邪惡寫了「不煉功」的保證,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祖孝賢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2018年8月20日,鄉里一人來我家強行讓我寫了「不修煉法輪功和與法輪功決裂書」,我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今後繼續修煉法輪功,堅修大法心不動。

韓興民 2018年8月22日


嚴正聲明

在親人被非法關押期間,我曾經有過對大法不敬的言行。現在我已經修煉法輪大法,知道法輪大法好。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對大法的不敬言行全部作廢。

寧春蘭 2018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在黑窩裏被迫寫了「三書」。我現聲明在黑窩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寫「三書」全部作廢。我只走師尊安排的路。

史春萍 2018年9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被關押在監獄裏寫的「四書」聲明作廢。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趙懷玉 2018年9月21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