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新唐人與大紀元法會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七日,李洪志)

參加新唐人電視台、大紀元媒體法會的大法弟子,大家好!

(眾:師父好!)

在中共邪黨對大法弟子這麼多年的迫害中,我們這兩個媒體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很關鍵的作用。有力的揭露了邪惡的迫害,同時也針對法輪功的情況向民眾講了真相,同時也起到了救度眾生的作用。

中共就是一個邪惡的政權、一個流氓政權。如果它灌輸的謊言,使民眾分辨不清、辨別不了真假,就會隨著它走向淘汰。所以在這方面,大紀元媒體和新唐人電視台起了很好的作用,真的是有力的救度了眾生。

當然了,作為媒體來講,要做好應該做的事情,那就得修好自己。所以修煉呢,對大家來講,對每個參與媒體的大法弟子來講,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你的修煉好壞決定了你的救人力度,你的修煉好壞也決定了你的工作成效,這是一定的。這麼多年的經驗走過來,大家都深有體會,各行各業的大法弟子,包括各個媒體的大法弟子,都是這樣,在自身的修煉上抓的緊的,很多事情都會事半功倍。所以我們不能夠忽視了修煉。這是第一位的事情。

大家知道做媒體是為了救人,為了講清真相,為了制止這個迫害。但是最終目地是甚麼呢?你們每個人在媒體中都是在走自己修煉的路。你做的這件事情就是你修煉的路。這是一定的。不管你在這個媒體中起著甚麼樣的作用,分工是甚麼,那就是你修煉的路。所以要走好這條路呢,那就得在自身的修煉上用心,到甚麼時候都不能放鬆,最終是要圓滿嘛。

現在我一瞅年輕人這麼多,多數是新面孔。當然了,年輕人哪,我首先想到的一個問題就是,這些年來在中國大陸,這個中共邪黨的那套東西啊,那套理論哪,都是邪惡的,是反傳統的,是反人類的。那麼它這個東西要想使人能夠接受它,它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把中國的傳統文化,把人類的普世價值顛覆了。所以它一直就在起著這樣一個作用。在中國的歷次運動中,它打掉的都是中國文化菁英。文化大革命把文物、古蹟、古籍,所有的文物都給銷毀了,叫人不知道歷史承傳下來的價值見證。同時在學校的教育中,不學中國歷史,泛泛的學,然後漸漸的不學,然後批判的學,最後再把中國過去的歷史貶低的一無是處。灌輸中共邪黨是最好的、最偉大的。在它灌輸下,現在很多年輕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傳統文化,都不知道自己的歷史。有很多從中國出來的年輕人,看了神韻這個秀之後,哇,原來我們中國有這麼好的傳統文化,好像他才知道。中共邪黨就邪惡到這種成度。所以它從中國竊取政權這麼多年後,連我這個年齡段的人都被它洗腦很嚴重,思維與正常社會人的思維差異很大,更不用說現在的年輕人。

所以我們在這一方面啊,在辦媒體的這個方向性上,文化基點上,和把握普世價值這個尺度上啊,要以傳統文化為基礎。一定要以傳統價值為基礎。中共邪黨為甚麼這麼害怕神韻的演出呢,不過就一個文藝演出嘛,因為神韻表現的是人類的傳統文化,它要破壞的正是這些,它要打掉的也就是這些,才能夠使它那些個邪惡東西那麼泛濫,那麼囂張。所以它覺的在中國幹了幾十年了,有半個多世紀,覺的中國人現在已經完全都是紅龍崽子了,它覺的都是它的細胞了。它可以肆無忌憚的蹂躪中國人,肆無忌憚的殺你、宰你、迫害你。即使你罵它也是在它的文化中罵它,不是真罵,它都幹到這種程度了。神韻徹底的顛覆了邪黨的那一套,邪靈覺的這一百多年都白幹了,真如五雷轟頂,全白幹了。所以在針對邪黨文化的問題上,要先能辨別它、能辨清它。沒有別的辦法,只有用真正的人類傳統文化,才能看清它。

所以大家辦媒體啊,作為搞新聞的人、文化人啦,大家要以傳統文化為基點,為普世價值的基礎,才能夠看清它,破除它。當然現代派的東西很多,不止是中共邪黨對中華民族的破壞,在西方社會裏也有很多現代派的東西。我告訴大家,這也是邪黨搞壞西方社會的表現,都是它幹的。人類的文化,從這一二百年來就發生了變化,過去人類社會是善惡同在,正負同在。它是陰陽平衡的嘛。可是到近一二百年之後啊,漸漸的就變成這個邪惡的共產幽靈替代了那個魔鬼,也就是陰陽平衡中,負的、魔的一面完全被它代替了。所以在這些年中,它是肆無忌憚的在幹著這些毀滅人類的事情。

就是說大家要想做好這些事情,那麼一個是修煉好自己,再一個就是你們要認清這一切。理念、文化、新聞,不管怎麼樣吧,這些東西我們都要以那個普世價值來衡量它的好壞、對錯。當然了,你們在風風雨雨中走過了這麼多年,你們建立這個媒體的出發點也是為了救度眾生、揭露邪惡。這個初衷就是這樣的,你們的目地也是這個,是不能改變的。那既然是這樣哪,你們就一定要遵照這個方向走。當然我剛才講了,不止是中共邪黨的邪惡在中國那麼幹的,現代派的東西也是它幹的。我說了近一二百年來人類的魔鬼就已經是共產邪靈了,它不是過去那種正負陰陽平衡那個東西了。所以它在全世界,還不只是在中國,也不只是在整個共產邪靈社會陣營中起作用,它在全世界都在起著作用。因為它已經扮演了全人類那個負的角色了,就是全人類負的角色。諾查丹瑪斯不是講了「瑪爾斯統治世界」嘛,真的是負的一面是它統治。當然了,正的那面是神統治,它是陰陽平衡的。但是到現在啊,人類的道德基礎往下滑,它帶動著人類,幹的這些個邪惡的事啊,已經使那個天平失衡了,就是說陰陽不平衡了。惡大於善,就變成了這樣一個情況。

當然了,這個情況呢,要一般情況下,神看到了也會把它調整過來,是不允許的。可是呢,是因為整個人在往下滑,是人類自己要這樣的。可是人又不是非常清醒的,是被它帶動的,灌輸的這些東西造成的。那麼現在社會上所出現的這些現代派的意識啊,現代派的這種形式上的東西,其實說白了都是共產邪靈在自由社會裏幹的同樣的毀壞人類的事造成的。

都不是偶然的,看上去西方社會好像與共產邪靈沒有關係,其實都是它幹的。共產邪靈在中國社會表現的是殺文化人有錢人哪,破壞傳統文化。在西方社會裏它表現的是高稅收,用所謂的現代觀念行為破壞傳統的手法幹的。修煉人都知道,因為有錢沒錢那是前世的業力輪報造成的,這樣強取豪奪,那是違反天理的。但現在就是這樣的一個社會,亂的社會,亂的世道,世風日下,再加上這個宇宙的成住壞滅走到今天這一步的時候,它就是這樣了,壞了,要滅。所以它表現出來不只是人類社會,那個宇宙高層社會表現都不正常。就這麼一個情況。所以有的時候我在想,作為大法弟子辦的媒體,你們真的是在挽救人類,大法弟子真的是唯一的人類的希望。

那麼從表面看我們是孤軍作戰,所以我們自己要把自己的自身建設搞好,我們自己要把自己在修煉上,在這個做人的準則上,把自己修的好一點,不然很難完成這件事情。當然了,還有一句話叫物極必反,是吧,大家看到現在這個正的因素在抬頭,而且很強勢,恢復傳統,全世界也都在出現對傳統文化的重視,人類也越來越清醒。那麼我們就更應該做好,更應該發揮我們的作用。天象也在配合,一定會這樣的,因為事情必須得這樣。

當然迫害法輪功我已經講了,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是因為中共邪黨就是為法輪功準備的,別看它多少年了,就是為法輪功準備的。這一點上,大家想一想也都清楚。現在迫害法輪功是邪黨控制的,整部國家機器在運作。那麼到了今天這一步了,大法弟子的考驗、修煉,也到了差不多了,而且我們該救的人也都在最後了,這一切也都差不多吧,漸漸的在收尾了,共產邪靈存在的意義也就不大了,也就到了應該把它去掉的時候了。你們年輕還不知道,在我年輕時的那個年代,在中國,你自己一個人在沒人的地方,都不敢說一句中共邪黨不好,到處都是邪靈在監視著你,現在這些東西被銷毀了,人們在酒桌上誰說起邪黨來時都敢罵中共邪黨,哪個人不罵都認為他有病,所以誰都在罵中共邪黨。那為甚麼敢這樣呢?就是中共邪黨的邪靈、邪惡的因素被銷毀的已經所剩無幾,所以人們才敢這樣,覺的寬鬆了。但是只要共產邪靈還存在,它就是邪惡。就像毒藥,只要那東西還有,它一定毒人的。你讓它改變它是改變不了的。那是它的本質、它的生命就是那麼造化的。必須鏟除。所以到了這一步,中共邪黨自己也會越來越亂。神也都在銷毀它,正法的洪勢也不斷的清除它,就到了這一步了,誰捧它,誰跟它去,那就誰跟它一起完。

不管怎麼樣吧,從前景上看,我們的媒體也應該越來越樂觀,因為我當初看,我們媒體當時辦的很艱難,資金、人員都不足。最起碼我看到你們現在這麼多年輕人,哇!我也很高興大家都在做這件事情。還有呢就是,現在做的難度、社會環境都不一樣。當初被邪黨控制的一言堂媒體,向全世界散布謊言,看不到任何一個正面的消息,全世界也都在轉發中共邪黨的媒體的報導,就等於在全世界在迫害法輪功,大法弟子在國外的壓力也是非常大,人們都抱著一種中共灌輸的那種思想在看待大法弟子。在這種情況下,大法弟子把媒體辦起來了,而且呢,越辦越好,包括參與各個社會層面講真相大法弟子共同的努力,人們越來越知道真相,越來越清楚這場迫害。無形中,我們做的這件事情過程當中,講清了真相,同時也把這個壓力消除了,所以我們大家現在都覺的很寬鬆了。那個時候真的是這樣。現在呢,我看正的力量勢頭很迅猛,中共邪黨越來越完蛋,誰保它誰跟它去。看清的他們就是明白人,看不清的那就是最傻的人。

我今天想說的就是辦好媒體,要做好兩件事,一個是修好自己,一個是我們媒體要以傳統文化為基點,以普世價值為基礎,才能做好這一切。大家做的不錯啦,這些年辛辛苦苦的,一路走過來,不斷的充實著新的力量,越來越壯大,而且大紀元的媒體還包括新唐人,已經是全世界華人第一大媒體,同時也是被西方社會越來越認識,越來越重視,這一點很可喜啊!抓住這大好時機,把我們的媒體做的更好,真的做的非常有力、有時效,一篇文章報導出來能夠起大作用,一定會走到那一步去,就說這麼多吧,謝謝大家!



簡體字A4版:  PDF文件
簡體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體字A4版:  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