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政法委副書記周濱遭惡報被調查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據報導,二零一八年十月,湖北省武漢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周濱因違法違紀被調查。目前落馬的中共高官,許多都是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的人,包括迫害法輪功的「610」組織的頭目周永康、李東生。

周濱,一九六零年出生,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人,二零零三年九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任湖北省武漢市中級法院副院長;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任武漢市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他任職期間,上百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任武漢市政法委常務副書記的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八年十月武漢市至少有九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冤判,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騷擾、抄家、強迫洗腦等迫害。據明慧網曝光,武漢同濟醫院醫生在接受國際調查員的電話調查中公開承認活摘法輪功學員的罪惡。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湖北省武漢市公、檢、法、司和「610」系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群體滅絕性迫害,司法系統作為執法機構,公然剝奪公民的信仰自由的權利,非法抓捕、關押、酷刑虐待、庭審、非法判刑,造成眾多法輪功學員致傷、致殘、致死,其性質已完全黑社會化。

僅明慧網報導的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五年至二零一六年武漢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達七百二十總人次。其中:六人被迫害致死;八人失蹤下落不明;三十五人遭到非法庭審判刑;五百四十人次遭到非法綁架關押到洗腦班、拘留所、看守所、醫院;一百三十人次遭到騷擾抄家。二零一七年,武漢有二百七十三名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各種方式的迫害,其中有三人被迫害致死;十六人被非法判刑;三十人遭非法庭審;一百二十六人遭非法關押在包括洗腦班、拘留所、看守所、監獄、醫院等場所;一百九十一人遭綁架抄家;七十九人遭騷擾抄家;迫害達四百四十四人次。二零一八年一至九月份,武漢市七十九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十四人被判刑;七人被批捕;三十人被騷擾;七人被庭審;十一人被送洗腦班強制洗腦轉化迫害。武漢地區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拘留所、黑監獄洗腦班普遍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酷刑、藥物和超長時間奴役迫害。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周濱任武漢市中級法院副院長期間負責刑事審判,他積極追隨江澤民、羅幹、周永康迫害法輪功學員,把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判刑送入監獄。

二零一一年四月,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元凶之一周永康視察武漢半個月之後,中共武漢當局開始大肆迫害法輪功學員。武漢市中級法院院長王晨、副院長周濱,不遺餘力地追隨江澤民、周永康迫害法輪功學員,製造冤假錯案、偽造證據、綁架律師和參加庭審旁聽的法輪功學員,為了升官發財,昧著良心把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投入監獄。周濱因喪心病狂似的迫害法輪功得到中共重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被提拔到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領導崗位──武漢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

十九年來,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指令下,全國各大城市幾乎都隨意設立洗腦班(黑監獄)綁架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逼看誣陷法輪功的新聞、逼寫保證書、酷刑加身、訛詐錢財、株連家人等。全武漢市常年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黑監獄」,除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省洗腦班)外,還包括江岸區諶家磯洗腦班、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二零一三年下半年,秘密搬遷到蔡甸區玉筍山殯儀館旁)、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武昌區楊園洗腦班、青山區北湖洗腦班、漢陽區陶家嶺洗腦班和新洲區徐古洗腦班等等。

洗腦班是中共專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而私設的黑牢,採取非人的迫害手段,強制洗腦讓人放棄信仰,以達到毀人為目的。武漢市的這些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卑鄙手段有:抓頭髮打耳光、打頭、撞牆、掐脖子;踢腳、踩腳;用器物打;任意謾罵、侮辱;不准說話、睡覺;整天不許上廁所;罰站、手銬、吊銬、電棍電,甚至故意不讓吃飯,然後說法輪功學員要「絕食」,再以「維持生命」為由頭進行摧殘性強制灌食等等。惡警經常叫囂「我打得你驗傷都驗不出來。」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到目前武漢市中級法院已經有三任院長遭惡報,劉亞文、周文軒、王晨先後任武漢市中級法院院長期間執法犯法,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誣判,造成多樁冤案。該法院還勾結武漢各大醫院長期涉嫌參與活體摘取人體器官。後劉亞文、周文軒因貪腐受賄案獲刑,周文軒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王晨、周濱也是迫害法輪功自食惡果被調查。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武漢市檢察院檢察長孫光駿遭惡報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孫光駿也是武漢地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據明慧網報導的二零一八年八、九月發生的惡報案例的不完全統計,遭報應的二十五人中,四人在省人大或政協任職,三人曾任市長或市委書記,十八人在公檢法司部門任職,包括:三人曾任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四人,國保一人,派出所所長一人,戒毒所所長一人,法院院長四人,檢察院二人,公安廳一人,司法廳一人。也就是說十八人曾在具體執行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部門任職。

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動用國家機器對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實施抓捕、洗腦、酷刑、關押、勞教、判刑等迫害。政法委與公檢法司部門也成了中共迫害佛法修煉人的工具,然而,善惡有報是天理,毫釐不爽,惡報也在這些部門頻頻發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