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大法 重塑人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七日】記憶中,父親不愛說話,母親天天罵街叨叨,精神都不理智。為了躲避媽媽天天罵街,我去別人家玩,能不回家就不回家,羨慕人家和平的生活,可一回家又是沒完沒了的叨叨,精神老是沮喪的,內心灰濛濛的、自卑。怎麼生活在這樣的家,一點不知道甚麼叫溫暖,為了減輕內心的苦悶,到處借書看、小說,雜誌亂七八糟甚麼都有,以此逃避現實。

結婚到了婆家,公婆厲害,丈夫也不體貼,自身性情懦弱又自卑。被婆婆瞧不起,到了這,老是挨罵,我覺的活著沒意思,心裏那個苦呀,感覺人生站在了痛苦的懸崖上沒出路。

我的二姐年紀輕輕就一身病,嚴重時連飯都做不了,我也惦記她。我再見到她時,她說她身體好了,煉法輪功煉好了。

我出於好奇,看了一看大法的書,一看就覺的真好。我這一生的苦都是有原因的,書中都給我講清楚了。我對各種事的迷茫,書中都給我說明了,原來人應該真誠的、善良的活著呀!心裏各種骯髒、不正的思想,在大法法理面前一一的歸正。通過學大法,知道了善良、忍讓、寬容才是讓自己與別人幸福的源泉。遇到矛盾,再也不是別人不對,自己委屈了;而是向內找,提升自己的境界。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大法的鋪天蓋地的污衊,電視滾動的播放謊言,毒害著世人,造成鄰居都用奇異的眼光看我,我心裏很難受,大法是教人向善的,給予生命希望、美好,卻被中共如此抹黑造假,叫老百姓善惡不分、黑白顛倒,這不是把人給毀了嗎?我決定到北京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要求還大法公道!我只說了心裏的公道話,就被抓起來了。打那以後,平靜的生活再也沒有出現過,三天兩頭派出所來,過年啊、過節啊抓進去關幾天罰錢。

二零一五年,丈夫頭暈出虛汗吃藥也不見好轉,去市醫院看病去,到了醫院,一側的手、腳就動不了了。主任叫馬上住院,並告訴丈夫要有心裏準備,就是輸液了,也得慢慢的好,要很長時間才會好,又交了一萬元住院費,在他的病床上貼了腦梗死患者牌。我的女兒剛三歲,婆婆又癱瘓在床,我去不了醫院,丈夫的表弟和朋友去的,電話中我聽說了,馬上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丈夫很相信,念了一宿,第二天,他的手腳都好了。

主任來了很吃驚,叫他做各種檢查,丈夫說他做核磁共振時腦中直念大法好,專心念的連機器的響聲都沒聽見。專家又會診,真是沒毛病,主任感慨地說:真是奇蹟,我們建院以來,第一個奇蹟!丈夫要出院,大夫不讓,還要觀察觀察。丈夫只好自己上下樓買飯,還三天兩頭跑回家看看我們,還回來幹活。

出院回家後,丈夫跟著我到同修家學了兩個小時的法。從那以後到現在,他一片藥都沒吃過,事事也很順心。

現在的我,生活的快樂,兒女們孝順、聽話,丈夫關心體貼,處處順利,全家人身體健康、幸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