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裏的「生死簿」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日】我認識一位老同修,今年七十多歲,家住貴州偏遠山區,年輕時在城裏上班。老同修於一九九六年得法,但不太精進。後來退休回農村養老。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電視上的造謠、誹謗鋪天蓋地。老同修覺的不對勁,對家人說:「都是些睜著眼睛說瞎話的胡言亂語!」叫家人別看了,說:「我學過這個功法,很好!」

那年我從城裏去農村看望老同修,問他:還修煉嗎?老同修說:「這麼好的功法,我不會放棄的,快說說,師父怎麼樣了?同修們怎樣看這個事?現在是怎麼做的?」我一一回答,還教他如何發正念,如何去證實法救人等等;還約定近期把準備做三件事的資料等東西帶給他。

我回城裏才兩天,就接到老同修打來的電話:「我等不到你了,我已經開始規劃要做的事情了。」原來老同修已經買來了紙和筆,開始寫真相信、寫真相粘貼,自己一個人找郵箱投、外出粘貼真相標語等。就這樣幾年的時間,老同修十里八鄉的粘貼真相標語,都走了幾遍。最後走向周圍的城鎮、走向縣城。

到縣城後,老同修把真相貼到了縣公安局的大門上,他不知道是公安局,更不知道有監視器,還連續去了幾次。

之後的一天,十幾個警察闖到老同修在山區的家翻箱倒櫃,老同修經不住警察的恐嚇,填寫了「三書」,被迫放棄修煉。從此老同修及一家老小長期生活在恐懼害怕之中。

幾年就這樣過去了。今年上半年的一天,我突然接到老同修的電話,邀我去他家中做客。我也想去看看他的狀況。

一見面老同修就對我說:「哎呀!你知道不?地獄裏沒有了我的名字了!」 我說:「快說來聽聽!」

老同修說:前段時間感覺身體很不舒服,整天迷迷糊糊的就是想睡覺。一天在昏睡時我去了地獄,到了一個很大的房子裏面,我是自己走進去的,裏面的人問:你是自己來的,快坐下吧!說這話的像是個管事的,也沒問我來這裏有甚麼事,大概這裏就這麼個規矩,凡是來這兒的,都是來查生死簿的。然後管事的就跟下面一個說,去查一查他的名冊。不一會兒那個人回來說:他的名字沒在裏面(指生死簿裏面),已經除名了。管事的轉過臉跟我說,生死簿上你已經除名了,沒有你的名冊,我們就管不到你,你回去吧!當時我還懷疑,是否真有這種事時?周圍其他的都說:快回去吧!我們這裏管不到你,你已經除名了,不由我們管了。瞬間我醒過來後,腦中想起,師父講過:「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獄名冊中的名字我都給你們勾銷、叫地獄除名,那裏面沒有你們的名。」[1]

老同修既高興、興奮,又難過,他的表情複雜,對我說:「我修大法了,還真的在地獄中除名了,而且師父又讓我見證了。可是我這二十多年,卻沒好好修自己,沒盡力去做三件事,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請你幫忙,給我找來大法書,我從此以後一定要理智的做三件事,實修到底,不讓師父再為我難過,跟師父回家!」

老同修拜讀了師父的新經文,師父說:「無論怎麼難,你為這件事來的。無論怎麼難,你的生命就是為這件事情而成就的。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歸三界管。從你自己發心要修煉的那一天起,你就在地獄中除名了。(眾弟子熱烈鼓掌)大法弟子如果死亡了,不會轉生,因為不歸三界管了,他不能在三界中轉生;也不歸地獄管了,地獄也懲罰不了你;你只歸大法管。」[2]

師父告誡我們:「其實我說的根本意思是想告訴大家,你們的生命就是為了這個而來的!(眾弟子熱烈鼓掌)別無選擇,真的別無選擇!這是大法弟子。常人哪,他可以六道輪迴、各界轉生;你們不能了,你們就是大法這件事情。所以哪,不做好,那留給自己的那就是悔恨。特別是那些老大法弟子,不要懈怠。你從那麼艱難的歲月中走過來、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不知道珍惜嗎?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眾弟子熱烈鼓掌)所以自己更應該珍惜自己。」[2]
老同修再次意識到,要珍惜自己,珍惜這萬古難得的機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地獄裏的「生死簿」-375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