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遭誣判八年 大連市七旬老太呼籲制止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省報導)大連市七十三歲的劉玉芹老人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下午三點左右在路上行走時,突然被三、四個年輕男子強行拖至一輛轎車上,到派出所後關進了一個房間,直至第二天的晚上都沒有給飯吃,也沒有人出示任何手續和證件。第二天晚上一個叫王所長的人欺騙說,錄完指紋後就放回家,可是錄完指紋後並沒有放人回家,卻又將她綁架到大連姚家看守所,直至十月十六日晚上才放她回家。

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大連公安局國保支隊伙同大連開發區公安分局屬下五彩城派出所、灣裏派出所、黃海路派出所、海青派出所、董家溝派出所等出動數十個警察,以攔路綁架、搶劫、入室搶劫的方式在多個地點同時實施多起綁架案。有警察炫耀稱,當天共綁架法輪功學員十九人,其中包括劉玉芹的女兒周海燕。當天,國保大隊和開發區黃海路派出所十幾個人,藉口房屋漏水需維修,擅自闖入家中,將周海燕野蠻綁架,手銬都勒進肉裏,不讓換衣褲,強行拖走,鞋也拖丟了。周海燕被朱姓警察雙手打太陽穴部位,以致十月二十三日家屬委託律師會見時,周海燕頭兩邊的太陽穴還很痛,雙手被手銬勒進的痕跡還清晰可見。

中共酷刑演示:手銬
中共酷刑演示:手銬

劉玉芹老人獲釋後一年多來,為了營救女兒脫離魔窟,常年奔波於公、檢、法之間,並向各級紀檢監督部門投遞信件,呼籲有關部門和善良人關注女兒的遭遇,然而最終等來的卻是女兒周海燕橫遭誣判八年。

僅僅因為做個好人,做一個在法律範圍內守護信仰、講述真相的好人,周海燕多次遭到迫害。二零零零年八月八日到九月八日,周海燕被黃海路派出所及馬橋子街道送到戒毒所洗腦班。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至十一月中旬,因進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抓,再非法關押戒毒所洗腦班洗腦。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中旬,被綁架到大連教養院勞教,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被綁架到馬三家教養院,非法超期關押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底。期間被非法抄家,所有法輪功書籍被瀋陽路派出所民警拿走。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三點,明星社區書記劉淑清給周海燕打電話說有點事,讓她到社區來一下。周海燕剛到社區門前,突然竄出四個便衣,把她綁架到早已準備好的一輛普通麵包車上,急忙送往大連黑石礁環保賓館洗腦班迫害,惡人一直不讓家人探望、通話、送衣服等日用品。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開發區六一零許雲剛伙同黃海路派出所片警韓曉抄家,其後在沒有人任何理由和證據情況下給周海燕定勞動教養兩年,於二月九日劫往馬三家教養院繼續迫害,直至二零零八年十月末。

以下是劉玉芹老人自述一家人修大法的福報和因堅持信仰遭受的殘酷迫害。

我叫劉玉芹,是周海燕的母親,今年七十三歲,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二十多年了。我和我們全家在大法中受益無窮,共同見證法輪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同時也見證著這場迫害給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及家庭帶來的不幸。

一、法輪大法造福我們家

我丈夫從軍近四十年,正團級,職務是空軍醫院的一名主治醫師。即使作為一個醫生,丈夫對自己的渾身疾病也是束手無策:心臟偷停、乙肝、高血壓、低血壓等疾病困擾我丈夫多年。一九八七年,我丈夫轉業到地方醫院。

我本人也身患多種疾病,自己整個身體幾乎沒有好地方,卻還要伺候常年臥病在床的父母,還得撫養三個子女,身心交瘁的日子使我變的性情暴躁。由於夫妻秉性不和,生活中很少交流,關係疏遠形同陌路。我時常大發雷霆,丈夫大多默默承受,終於忍受到極限時,以至於鬧到了要離婚的地步。

更不幸的是我的寶貝兒子。兒子本來學習成績優異,考上重點高中的重點班,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僅僅由於一次考試成績下降,被老師批評,又被我痛打,心靈受創,抑鬱成疾,結果不但退學,而且發展到要跳海,摔東西,砸窗戶,打人,成了狂躁性抑鬱症患者,多次住院治療,效果都不大。我急得快發瘋了,求仙拜佛種種手段都不靈。這種雪上加霜的生活幾乎要把我壓垮了。

一九九五年五月的一天,聽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神奇,為了兒子,我和丈夫走進法輪大法的修煉,我們按照大法的要求誠心修煉,沒過多長時間我們的病都不治而癒,心情也變的愉快了,夫妻關係得到了根本的改善。以前我做甚麼事都不告訴他,他做甚麼事也不告訴我。修煉後,不管甚麼事我倆都商量著來。不愛說話的他就像變了一個人,經常主動跟我講他家鄉的故事,他的成長經歷,以及內心的苦與樂。

夫妻關係好了,家庭自然和諧溫馨了。三個孩子見證了大法的美好,也都走入大法修煉,個個受益。尤其是我兒子,自從修煉大法,所有的狂躁不翼而飛,人也變得特別懂事,善解人意,總能看到別人的優點,對照大法的要求找到自己的差距。

二、丈夫女兒無辜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電視上突然就宣布不讓煉大法了。我們的生命、我們的家庭是在大法中獲得新生的,自然想不明白: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國家不讓煉了?政府肯定有誤會。我們得讓政府知道法輪大法有多好。出於這個單純的想法,也是出於對政府的信任,我們持續逐級上訪,講真相。

先是小女兒為此丟了本來很不錯的工作。她大學畢業後,在市國檢所上班,是技術員,她平時按真善忍做好人,工作積極肯幹,多次受到單位領導的表揚和獎勵,工作順利。迫害發生後,一天,單位領導把我和小女兒找去,告訴我們如果不開除她的公職,全所職工都拿不到年終獎,而且單位領導的職務還將被罷免。不過如果能寫個保證書,說「不煉了」,就甚麼問題都沒有了。小女兒當然不會背叛大法,兩個領導考慮再三,最後將她開除公職。我們走時,兩人含淚把我們送出了門外,還說甚麼時候想通了,甚麼時間都可以回來。

我丈夫也因講真相被當地站前派出所警察(郭欣)給打得頭破血流,並罰款一千元,直到晚上十點多鐘,派出所才打電話讓我才把他接回家,第二天警察還到我家中騷擾,說過幾天把我丈夫帶走。我丈夫想不懂,講真話做好人怎麼還要遭到警察毒打?一個年輕的後生,怎麼可以對一個爺爺年紀的老人拳打腳踢?

丈夫從軍近四十年,從沒被任何人打過,卻被這個國家的執法人員打成這樣。他不解,再加上失去了大法的修煉環境,遂抑鬱成疾,幾年後離開了人世。而毒打他的那個警察,第二年遭車禍死亡,撇下老婆和年僅兩歲的兒子。都說善惡有報是天理,但我還是為他們的不幸而悲哀,那個警察、他的家庭都是這場迫害的真正受害者。

我大女兒周海燕現被非法關押在姚家看守所。在這之前就被非法勞教兩次,共五年多,並多次被抓到洗腦班。就因為修煉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數次抄家,野蠻綁架,非法關押,還要非法判刑,公理何在?道義何在?

修煉大法的都自覺做好人,為甚麼好人反而被迫害呢?

出於甚麼心態害怕好人多?是誰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到今天這些問題的答案幾乎家喻戶曉,就是當年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罪魁禍首江澤民,他以權代法,剝奪了中國上億人的信仰權,迫害手段殘酷無比,禍及面廣,前所未有。他是罪大惡極的刑事犯,我們一家的不幸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三、周海燕修真善忍無罪,不應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五年,國家承諾「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我們全家參與訴江,是因為江澤民發動了對大法的迫害,叫囂對大法修煉學員要「肉體消滅,經濟封鎖,名譽搞臭」。是以他為首的邪惡團體迫害成千上萬的大法修煉者,導致了數以萬計修煉者被非法判刑,酷刑折磨,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流離失所甚至被活摘器官。他是個犯有嚴重罪行的人權惡棍。作為受害人之一的周海燕依法控告江澤民是完全合法的。

奉勸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人,不要再做江澤民犯罪集團的幫兇和替罪羊。不管是誰對我女兒周海燕做了甚麼,我們都是見證人。《公務員法》中有這樣的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反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中紀委《關於切實防止冤案錯案的規定》中明確規定了法官,檢察官,人民警察的違法辦案行為,依照有關法律和規定追究責任。還在迫害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的那些人,你們都是懂法的,近幾年來的各種有關政策,你們都很清楚的。你們千萬為自己和家人的前途、安危著想,別再一意孤行。

請記住:善惡必報是天理;善待大法、善待法輪功學員,天賜幸福平安。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8/女兒遭誣判八年-大連市七旬老太呼籲制止迫害-375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