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腿腳劇痛 法輪大法救命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七日】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能救命,明真相得福報,千真萬確呀!這是胞弟一家人發自內心的感言!

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正在架上幹活的胞弟腿腳劇痛,活幹不成了,立即去本地一家三甲醫院看病,醫生檢查說是缺鉀了,輸液補鉀後有所好轉。

二月五日早上又嚴重了,就去了市中心醫院,檢查後說右腿血管不通,要用介入法把血管弄通,手術過程中又發現好像腹部也不通,再檢查發現腹部通往右腿的血管不通,原本十毫米的血管已粗漲到九十一毫米(血管壁的夾層滲血腫大,把主血管堵塞了)。醫生說這病太大,他們醫院治不了,讓去省醫院。

聽到這個情況全家人都懵了,聽也沒聽說過這種病呀。轉到省醫院,一系列檢查後說你們上北京吧,那是一家我國血管病最權威的專科醫院。

家裏一行幾人來到北京血管專科醫院。同樣的一系列檢查後說,你們還得轉院,說我弟的右腿已壞了,必須截肢,他們醫院沒有骨科,做不了。

弟弟一家人就又到北京一家綜合醫院,又是一系列檢查後,說手術風險很大,能下手術台的可能性很小,手術費用四十萬,你們想好,現在他的血管壁薄的像氣球皮一樣,血管壁已經腫脹到九十五毫米,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要做就準備錢。在籌錢的兩天裏,同病室的兩人未上手術台就血管爆裂死了,病還沒有弟弟嚴重。

40萬對一個農村家庭來說是一個天文數字,錢還差二十多萬。弟弟腿痛的直叫兒子找斧子要剁腳(醫院用嗎啡給鎮痛),女兒要賣房給父親看病。這時候,弟弟想起了我告訴他大法師父能救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他這樣心裏默念著,感覺好多了,這血管不是沒爆炸嗎?

弟弟就抱著回家學大法的念頭,執意要回家,家裏人在絕望的情況下也沒有別的辦法,手術錢也差的太多,就只好依著他回家了。

二月十日中午回到家,說也奇怪,從北京回家的路上,腿腳痛的就沒那麼嚴重了。家人找了一個中醫拔了火罐,貼上膏藥就回家了。

到家後,弟弟請大法弟子找來了師父的講法錄音開始學法,全家人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每四五天去拔一次火罐、貼膏藥,從北京回家的路上開始從未發生過腿腳痛的忍受不了的現象。

二十多天後,一天膏藥貼在襪子上怎麼也扯不掉,我弟一急就連膏藥帶襪子一齊扯下扔掉了,第二天早上起來感覺沒有膏藥反而輕鬆多了,以後再也沒有去拔火罐貼膏藥了。

下午我站在弟弟床邊給他講能煉功的時候就要煉功,煉功是改變本體的,我就做給他看看。突然他說:你在那做動作我的腳趾頭「刷刷」的(血脈通的現象)。我說你起來看能不能站,他就下床站住了(以前腳不能沾地),但站不直,重心在左腳上。

第三天我把煉功音樂打開,教他煉第一套佛展千手法,十分鐘他站下來了。第四天,第一套、第二套四十分鐘一次做完,重心兩腳平分,能站直了。第五天動功一小時煉完了,腳下棉墊都汗濕了(自從發病腳沒有汗,說明脈通了,氣血通了)。

煉功十多天後,弟弟能走路了,二十多天後走路基本正常。

就在那幾日的一天早上,弟弟的兒子、兒媳同駕一車在離家不遠的地方和別的車撞上了,撞的很嚴重,他自家車頭都撞塌了;對方車都撞翻了。但他兒子、兒媳一點都沒傷,連皮也沒破;對方也沒有傷著,只是害怕,有驚無險。至此他們全家才真正認識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能得福報。

弟弟說大法救了他們家三條命,他是念著「法輪大法好」才從北京回來的,要不命都丟北京了。弟媳說救了他們家四條命,她在二零一七年底也出過一次車禍,也安然無恙。他們全家真誠的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師父真能救人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