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身份證被標注信息的防範小方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在大陸,凡是上了中共邪黨黑名單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每個人的身份證信息裏都標注了跟蹤信息。

當我們出行(無論坐火車、短途大巴車,還是動車)時,都會遇到強行違法檢查身份證,當身份證在那個驗證機上一放時,身份證就會自動顯示:「核查」二字。這時,那些違法操作的警察(通常是全副武裝的特警)將會命令當事人將其隨身所攜帶的所有物品無條件的交給他們檢查,包括手機以及隨身所穿著的衣服的大小衣兜都得翻出來,讓他們過目,如果發現有與大法有關的書籍或真相資料,立即將其送至最近的派出所,非法關押和審問迫害。

當遇到這種情況時,我們很多同修都能在師尊的保護下,正念正行的化解危難。但每個修煉人的狀態不一樣,遇到這種情況時,也總有一些同修被警察抓去迫害。

我本人就是其中的一個,從去年十一月份到今年的九月份,在短短的十個月之內,就遇到四次上面的情形。第一次是去年十一月初,與單位兩位同事一起到廣元出差,當到成都東站動車進站安檢時,我的身份證顯示「核查」,隨即被另類檢查:由兩個女警分別翻看隨身物品和查看手機。因事發突然,之前從沒有經歷過,為此不由我多想,只有一念:請師尊加持,不讓她們看到與大法相關的東西,同時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邪惡因素。在師尊的加持下,有驚無險的過了那一關,真的是有驚無險。

出差回來時,在廣元動車站,同樣要經歷因身份證的檢查而導致的麻煩,好在來時的經歷,我已藉機給兩位同事講了一些真相,所以,當我們要過安檢時,兩位同事一位幫我拿包(隨身物品),一位陪在我的身邊,看怎樣驗證我的身份證,起意是為了保護我,我來時的護身符已在救人中送給有緣人,內存卡裏的內容也已經刪掉,只有手機裏的內容依然還在,最後的結果是只做了一個登記,就放行了。

第三次是二零一八年過年前放假的最後一天,在回單位上班的途中,經過收費站時,早上很早,全車的人都在睡覺,我也正在似睡非睡的聽師尊的講法時,突然汽車停住了,車門打開,上來兩個手持警棍的特警,大聲吼叫:要求全車的人下去接受檢查,我也不例外,因我身上帶的東西幾乎與上次一樣,還有真相幣十多張,當翻到我的這些東西時(手機裏的東西一個也沒看到),隨即將我交與附近派出所,由於心不穩,人心多,正念不足,加之對那些盤問我的警察沒有好感,對他們在心裏只有怨恨,所以最後的結果是被抓進看守所關了三十七天。

第四次是在今年的大概七月中旬時的一個星期天下午,不知道是甚麼原因,我們的車又被告知要檢查,這次在師尊的保護下,雖然沒有出甚麼事,但還是免不了被迫接受非法盤問。

通過這幾次的經歷,我一方面認真的向內找,找自己在修煉中有漏和不符合法的標準的行為,同時用法來歸正自己;另一方面,加強多學法(每天三講),保證發正念的時間和質量,多看明慧網上同修的心得交流修煉文章;再一方面,就是借鑑同修在文章中多次提到的安全問題和處理方法,不再自以為是,我行我素,看不起別人。

這樣,在師尊的慈悲看護下,配合同修提到的常人中的小方法和正念正行,雖然我現在每週依然還是必須要經過那個收費站檢查關口,那台驗身份證的大機器依然放在那裏,手持警棍、頭戴頭盔的黑衣特警依然沒有減少,可我每次經過那地方時,我都會發出強大的正念,把他們給定住,不讓他們對大法弟子犯罪,所以從七月份以後,我再也沒有被擋住過。

下面就說說這個在常人中的小方法,當然主要還是師尊的保護和正念正行:

我第三次和第四次在經過收費站被強迫檢查時,當時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我想,本來是抽查,為甚麼每次我乘坐的這輛車就會被精準的攔截呢?當我看到同修寫的文章時,就明白了這一切:是因為我的身份證號碼被標注成學員,買票時就知道我會坐這趟車,或者是手機號碼被跟蹤了。由此我想到:我們應該在出發之前,將手機(關機後)和身份證用一個屏蔽袋裝上,不讓它泄漏一點信號。到那個邪惡檢查站時,關鍵是正念要強,就不會被攔截。

層次有限,希望同修以法為師。我說的方法對修得比我好的同修也許一點用都沒有,對那些與我一樣修得不太好的同修可能也許有所幫助,總之,我覺的在常人中修煉,要想走的穩,走的正,只有多學法,學好法,正念正行,才不會被邪惡抓住把柄,進行迫害,這是我個人的體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