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孝感市610迫害法輪功的手段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據截至2017年6月的不完全統計,湖北省孝感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27人,被酷刑致傷、致殘、致瘋2人,被枉法判刑45人,被劫持勞教111人,被強行投入精神病院5人,被非法拘禁1054人,被綁架到轉化班殘害165人次,被騷擾3萬人次,被打家劫舍3050人次,敲詐勒索現金共計506萬元,搶走的存摺、現金、電器等大量私人財產不計其數。

中共迫害法輪功,同歷次政治運動一樣,是嚴重的違憲違法行為,製造謊言、強姦民意、栽贓陷害、貪污腐敗、踐踏法律、敗壞道德。中共首惡江澤民為了迫害法輪功,1999年6月10日成立了所謂「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有個執行機構叫所謂「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610辦公室」。自上而下逐級設立,類似於給中華民族帶來空前災難的「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及德國納粹的蓋世太保。一般而言,地方上一般由黨委分管政法的書記擔任這個所謂「領導小組」組長,一名政法委副書記擔任610主任。而從中央到省、市、區、縣的610辦公室大部份掛靠同級黨委的政法委員會,少數掛靠黨委辦公室。例如,湖北省孝感市610辦公室(「市委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隸屬於孝感市政法委,並且列出610辦公室有七名編製人員。另外,孝感市政法委掛「市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辦公室」牌子,610辦公室掛「市政府防範和處理×教問題辦公室」牌子,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掩人耳目。

江澤民以權代法下令全面迫害法輪功之後,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原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實際負責迫害法輪功。政法委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指揮系統,實施制度性和系統性的迫害,召集會議布置迫害行動。凌駕於公、檢、法、司等之上的政法委、610辦從整體上控制和協調公、檢、法、司,迫使這些部門在迫害法輪功上步調一致。只有在中共這樣一個獨裁體制下,才能產生610這樣的異類,才出現公、檢、法、司、公安、國安等法律部門必須要對610唯命是從的反常司法現象;也只有在流氓邪教加黑幫的本質屬性是「假、惡、鬥」的中共邪黨的統治下,才有完全屬於非法拘禁的洗腦班(所謂「學習班」)的存在。

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就是610直屬機構,表面上是講法律的教育中心,實質是進行精神和肉體迫害的洗腦班,是迫害好人的流氓黑窩。610專以迫害好人、毀滅人類道德為能事,隨著它反人類等諸多罪行在國際社會上曝光,中共為避人耳目,臭名昭著的「610辦」對外的名字叫「防範辦」、「綜治辦」、「維穩辦」等。

湖北省孝感市610迫害法輪功的迫害手段主要是:

(一)大造輿論,全民洗腦

迫害開始的一九九九年七、八、九三個月間,孝感全面轉播、轉載央視、電台、報紙等媒體對法輪功顛倒黑白的欺騙宣傳,鼓勵各市縣新聞單位和有關部門採寫、製作刻意編造的抹黑法輪功的假消息、假專題、假材料,利用電影、標語、板報、書畫、漫畫、演出、演講、簽名等形式,千方百計煽動民眾的仇恨情緒,大搞全民洗腦。如:

◆二零零四年二月底以來,孝感市中小學開展誹謗大法的活動,惡徒在校門口粘貼誹謗法輪功的邪惡海報,在市中心廣場掛大型圖片誹謗師父和大法。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應城市城中街道辦事處書記徐安平組織人員在城內貼出很多小報,其中有一條是污衊法輪功是×教,他們還給社區、農村村委會、街道各門面商鋪下派任務,這樣城裏城外、大街下巷、居民樓房、各門面店子貼滿了有污衊法輪功的小報,十二月三日應城宣傳車大喇叭在大馬路上大叫法輪功是×教,嚴重的毒害著世人,給法輪功學員救度世人帶來困難。當法輪功學員清理這些毒害世人的小報時,被不明真相世人阻擋,並搶走一個法輪功學員的自行車,還惡告給公安局,當地派出所也參與了要企圖迫害法輪功學員。舉辦誣蔑法輪功的圖片展,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毒害民眾,毀滅世人。

◆利用現代科學技術和現代電子設備,將誹謗法輪功的惡毒謊言製成圖片、牆報,或者印刷成學生教材,故意抹黑法輪功,毒害無辜的學生。如:二零零四年二月,漢川市教育局以反邪教為主題,將一本漫畫圖片非法發給各鄉鎮教育組,教育組又轉發各中小學校辦牆報,毒害全體青少年,造成惡劣影響。該本漫畫圖片有一幅誣蔑大法的圖片,沒有寫出版社。抹黑法輪大法,毒害廣大的無辜學生。二零一一年湖北省小學六年級《思想品德》教材,批准文號:鄂價工服【2011】70號。其中有誣蔑法輪大法的圖片和文字。該書由湖北省孝感市三環印刷有限公司印刷,用文字方式參與迫害法輪功,毒害廣大的全中國小學生。

與此同時,查抄、銷毀法輪功的書籍、音象資料,妄圖使人無據可查,以便對法輪功系統的科學論述斷章取義、歪曲和肆意批判;組織人員在網絡上發表誹謗法輪功的文章,毒害世人;成立網絡警察隊伍,專職嚴密監控和封鎖互聯網,監控網吧,將法輪功在全世界弘傳並廣受歡迎、海外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譴責之聲,以及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等人被告上國際法庭的真實新聞一律封殺,徹底剝奪孝感人民的知情權,只剩中共「一言堂」的謊言宣傳,以其使百姓成為信息時代的瞎子、聾子和傻子,任由它牽著鼻子走。如:

◆安陸市的聶漢章和李綿楚在網絡上發表多篇文章誹謗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從法輪功書籍中斷章取義法輪功創始人的講法,肆意歪曲、謾罵、攻擊、詆毀法輪功,毒害世人。

◆安陸市府城派出所警察楊琴,在各城鄉中、小學舉辦所謂的「法制宣傳教育活動」中,由她主講,公開惡毒攻擊和詆毀法輪功,從而毒害了無數的師生。後來在一次車禍中,被當場活活燒死,死得很慘。

(二)內外威逼,層層連坐

政法委書記在電視上發表講法,把迫害法輪功的邪惡命令通過電視層次落實到村莊,還用金錢誘惑世人對佛法犯罪。如:

◆二零零六年三月,安陸市公安局局長楊少榮又發表電視講話,宣稱要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當成其首要任務。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應城市郎君鎮政法委邪黨書記邱金廷召開各村黨支書會議,在會上他要求各村支書調查本村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並且還要村民舉報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還說給舉報者發獎金,並將年終的獎懲與之掛鉤,逼壓迫害法輪功。

用工資、住房、工作調整、職務升降、開除工作、離婚、罰款、子女上學、當兵、就業、職稱評定等手段威逼利誘法輪功學員及其親屬,讓人放棄信仰,以達到所謂的「轉化率」,從而向上交差、邀功請賞;用年終評優、評獎牽連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在利益面前挑起職工怨恨,進行整體施壓;用處分、降級、撤職、開除等行政、組織形式要挾單位領導,逼其同流合污參與迫害,許多人懾於高壓出賣良知,違心地執行迫害指令。如:

◆安陸市公安局長楊少榮(已經被判刑十七年)發表電視講話,宣稱要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當成其首要任務,給他的下級施壓,導致安陸市迫害法輪功極其殘酷,安陸長期舉辦洗腦班,人人表態,引誘世人對佛法犯罪。

◆孝感市「610辦公室」多次編發迫害法輪功的秘密文件,綁架民眾參與伙同中共對法輪功犯罪。如:在孝感市610辦公室」的督促下,市委防範處理邪教辦制定了《2010─2012年教育轉化攻堅與鞏固整體仗工作方案》;在2010年4月22日由孝感市「610辦公室」組織編寫的「教育轉化攻堅與鞏固整體仗工作責任書」,將責任層層落實到單位和責任人,並將年終的獎懲與之掛鉤,逼壓迫害法輪功。所有這些措施,都是開展群眾運動,把更多的民眾拉入到對法輪功犯罪的軌道上來,這是毀滅民眾的運動。

(三)物質利誘,驅人從惡

用立功受獎、職務升遷,以及搶劫、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的隨意性,使警察和基層參與人員為這場迫害運動賣命。如,法輪功學員家中現金、貴重物品普遍被竊取,有些家庭被搶劫一空;在開辦「洗腦班」、勞教、判刑時,更是大肆收斂錢財。雇佣閒散人員塗抹、撕毀真相標語,收斂真相資料,跟蹤、誣告法輪功學員,甚者利用社會上的地痞流氓充當打手,以金錢引誘見利忘義的人無知犯罪。如:

◆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中午十一點三十分,湖北遠東化工園工程師、法輪功學員陳松在黃岡市黃州區迎賓東路的湖北遠東化工園裏上班時被非法闖入的黃岡市國安局、大悟縣610、國安以及黃州區陳策樓鎮派出所警察近二十人被綁架。

為了向現場工人隱瞞其綁架的流氓行徑,匪警們污衊陳松為「逃犯」,後又說綁架陳松是因為他修煉法輪功。匪警把人拖走後又威逼現場工人指認陳松的住所,然後對住所進行多次非法抄家,連垃圾箱都翻了個遍,搶走三台筆記本電腦、兩部照相機、至少六部手機、移動硬盤、MP3、MP4、DVD機、U盤數個、導航儀、播放器數個、銀行卡、現金等(初步統計)價值共一萬三千餘元約二十項私人財物以及遠東公司的各種珍貴資料、憑證、票據,甚至連遠東公司的鑰匙也要搶走。

東西抄完後,孝感市610的一位頭髮稀疏的老頭竟然當著遠東公司員工的面指著抄來的現金財物等東西,對陳策樓派出所幾位警察說:「你們做這事(綁架陳松)也很辛苦,這些東西你們處理吧,我們只對電腦等各種文件感興趣……」。中共610把非法抄家搶來的財物當眾「慰勞」幫兇警察,鼓勵警察繼續迫害法輪功。

(四)防口若防川,踐踏法律

秘密監視、監聽、跟蹤法輪功學員,監視、封鎖明慧網;監控網吧;在車站、交通要道攔截旅客,逼迫罵人,以區分是否法輪功學員,唯恐進京上訪,從根本上剝奪憲法賦予公民的申訴權。在所謂敏感期內,居委會、派出所、單位等基層人員不斷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嚴重干擾居民的正常生活。對進京上訪、上街發真相材料、講真相或者控告江澤民者,或綁架關押,或敲詐勒索,或扣發工資,或扣發退休金,或以「擾亂社會治安」、「妨礙國家法律實施」等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勞教、非法判刑、非法關押、騷擾。如: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漢川市法輪功學員韋翠娥在漢口火車準備去廣州時,在檢票口被警察綁架。警察根據韋翠娥實名制在網上購買火車票直接在檢票口蹲坑綁架了她。據悉,此次綁架,是與韋翠娥實名控告江澤民時的電話號碼有關。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四日,武漢市國保警察、武漢市蔡甸區公安分局、漢川市國保大隊配合,採取統一行動於同一時間在多處綁架控告江澤民的漢川法輪功學員有關。同年二月二十四日那天,韋翠娥家也被撬門非法抄家,當時那段時間韋翠娥正好不在家所以躲過了這一劫。隨後她又搬回家住居,國保特務一直在暗中監視她,她卻渾然不知。可能與訴江電話有關。

◆610還利用「無線電探測車」技術監控法輪功學員的上網和打印機活動時的信號,給信號源精確定位,藉此迫害法輪功學員,破壞救人的資料點,在主城區活動頻繁。有兩種類型的,一種車很特殊,車頂有鍋蓋形天線裝置,用帆布罩住,中型箱式封閉車型。另外一種是民用牌照,白色中型車,車廂有藍色字標記有「無線電探測車」字樣,中型箱式封閉車型。

孝感市於二零零零年非法成立「六一零辦公室」。「六一零辦公室」人員能凌駕於憲法之上,指揮穿制服的執法人員(包括公、檢、法、司法、國安等)與社會上的企事業單位和街道辦事處、社區邪黨人員相互勾結,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任意抄家、罰款、綁架、抓捕、勞教、判刑、監控、跟蹤法輪功學員,甚至把法輪功學員非法送入洗腦班,私設牢房,非法拘禁,酷刑折磨,連孕婦和幾個月的嬰兒也不放過,孕婦、幾個月的嬰兒也被非法關押,破壞法律的實施,踐踏法律的尊嚴,踐踏國民的基本人權。

孝感市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的場所有:派出所、拘留所、戒毒所、勞教所、洗腦班、監獄、精神病院、公安局,這些都是「610辦公室」人員藉著法律的名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如:

◆張敏,女,家住漢川市城關鎮一字後巷23號。一九九九年九月八日,張敏在懷孕七個月時進京依法上訪,被綁架,被劫持回漢川市,非法關押在漢川市第二看守所二十多天十月二日回家。孕婦被非法關押,嚴重侵害了公民的人身權利。出獄後,一九九九十一月三十日孩子(蘆修圓)出生。而張敏的丈夫因與她一起依法上訪,也被同時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直到二零零零年二月二日才被釋放。610連孕婦也要非法關押到看守所,連孕婦也不放過。

(五)明吹春風,暗下血雨

各市縣媒體在所謂轉化上大做文章,突出「春風化雨,教育感化」的虛假宣傳主題,以籠絡民心,掩蓋其「腥風血雨」、做賊心虛的本質。據詳細調查,孝感羈押場所對法輪功學員普遍施以酷刑摧殘,酷刑多達幾十種,例如群毆,冷凍,暴曬,蚊叮蛇咬,憋人大小便,連續幾天、十幾天剝奪睡眠,電擊,吊銬,死人床,關鐵籠,野蠻灌食,精神病院,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等等,導致多人致死、致瘋、致殘、流離失所、家庭破裂、妻離子散等悲慘結局。孝感市精神病院就曾經非法關押迫害過法輪功學員如郭愛華(已被迫害致死)、楊茂明(已迫害致精神失常而墜樓死亡)。如:

◆二零零零年八月九日,安陸市法輪功學員潘菊英在自己的家中被警察陳新潤、沈超、李凌、陳怡東等人綁架到安陸市公安局六天五夜不讓睡覺,她的雙手被銬,雙腳被用繩子捆住,警察用冰塊冰她,用打火機烤她的臉;李凌、陳新潤二人她打倒在地,用腳踩她的腳趾、腳踝骨;柯繼成用繩子把她吊在屋頂的電扇鉤子上,只有一隻腳落地……同年八月十一日下午,陳新潤用兩條蛇水淋淋地往她身上提,並強行把她的左手塞進裝有毒蛇的編織袋,再強行把她的腳塞進裝有毒蛇的編織袋,毒蛇爬到了她的腳背,冰冰涼的……警察沈超、李凌(警號084002)狂叫著:「我們就是要把你逼瘋,讓你光著身子到街上跑,然後說你是煉法輪功煉瘋的。」

特務,是中共起家的重要工具,在過去是非常被重視的。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中共也同樣非常重視安插特務,甚至發展特務。如:

◆據悉,二零零六年孝感各城市間互相交叉派遣特務,試圖打入學員內部,即:這個城市派特務到其它城市去,別的城市又派特務到這個城市來,這樣,由於當地學員不清楚這些特務的底細,而且很難深入了解,使邪惡的破壞企圖容易得逞。那些自稱從非法關押場所「釋放」或「正念闖出來」(流離失所)的人,經常想方設法接近協調人或者資料點,伺機綁架協調人,破壞資料點。很多資料點被破壞,很多協調人被綁架,都與特務活動密切相關。還有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國安特務還暗中做她的思想工作,企圖把她發展為特務,安插到法輪功學員內部做內線,被斷然拒絕。

(六)充份利用「猶大」,大搞洗腦班

洗腦班,是直接針對法輪功學員的心性和對法的理解程度存在的,是從根本上毀掉修煉人的黑窩。610非常重視「猶大」,對「猶大」發工資和獎金,充份利用他們,為其轉化法輪功學員服務。如:

◆雲夢縣伍洛鎮新發小學語文教師丁星樵,在洗腦班邪悟後,搞出來一套轉化的惡毒歪理,一直被安排在所謂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做專職「洗腦工具」,雲夢縣學校仍然給他發工資,洗腦班為他發獎金和補助,丁星樵身邊有一幫「猶大」,專門歪曲理解大法的涵義,誤導學法不深的法輪功學員,坑害了很多法輪功修煉者和世人。

◆湖北省610還把洗腦班的邪惡輸送給外省,如:二零零二年九、十月份,湖北省湯遜湖洗腦班負責人田明(曾編輯出版了一本惡毒攻擊法輪功創始人及其法輪大法的書,極其邪惡)與沙洋勞教所九大隊副大隊長歐陽代霞 (2001年全國「五一」勞動獎章、二級英模)冒充法輪功學員,一起乘飛機到新疆洗腦班,傳播轉化的歪理邪說,誤導新疆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破壞佛法。二零一四年十月,湖南省「岳陽市法制培訓中心」從「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弄來三人,其中兩個猶大,一個警察。其中劉春姣猶大,女,五十多歲,黃石人,自稱在某醫院工作;馮豔芳猶大,女,六十來歲,隨州人;還有叫「李大」的警察,真名叫何偉,三十九歲,高個兒,長臉,戴眼鏡,自稱是中南政法大學畢業,此人是打人兇手。他們把湖北省洗腦班的邪惡手段都用到湖南省岳陽法輪功學員張建、洪軍、汪平華、王明英身上,誤導法輪功學員。

(七)強行採血,組建DNA信息庫

對法輪功學員普遍強行採血,利用現代醫學技術,搞DNA檢查,建立法輪功學員的DNA信息庫,便於搞刑偵、監控。如:

◆二零一三年四月,雲夢縣法輪功學員李桂鳳到天門市胡市鎮講真相救人時,被胡市派出所綁架並非法扣留一天,被派出所強行抽血,還被胡市派出所警察惡毒打耳光。

◆二零一四年七月,應城市法輪功學員熊繼偉因公出差,在湖北應城市火車站過安檢時,被要求出示身份證與火車票,當身份證在掃描時,發出與其它乘客異樣的聲音,遂被帶到旁邊要求對行李詳細檢查。重點檢查的是錢包,對每一張紙幣正反兩面反複查看,因發現了真相紙幣及其它真相資料,熊繼偉被非法扣留了二、三小時,同時被強制採血,照像……當公事辦完後,返回時,在湖北恩施火車站安檢,類似情況再次出現,熊繼偉再次被要求強行搜身,當未發現真相資料時,重點查手機,因手機中有大法電子書、視頻、音樂等,再次被非法扣留一小時,同時被強制採血,照像……

◆二零一五年六月初,李幼林在講真相過程中遭人惡告,被孝感市公安局、孝昌縣公安局、白沙鎮派出所等警察綁架到白沙鎮派出所。期間警察兩次到李幼林家中非法抄家,掠走她的所有法輪功書籍、法輪功救人的真相資料等相關私人物品。在派出所裏,警察強行對李幼林照像、採血,逼迫她簽字。

610沒有人性,無法無天。任何一個方法,都可以被610利用來迫害法輪功,連解手、吃飯、睡覺、坐凳子,等等,都可以作為迫害手段。

附錄:孝感610成員信息:下載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