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人沐浴在佛恩浩蕩中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每當我靜靜的給師父上香時,不由自主的總會對師父有一種無法言表的發自內心深處的感恩,感謝師尊給了我宇宙大法,讓我走上返本歸真的修煉路,讓我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按真、善、忍的標準修正自己,同時我們全家也在大法中受益。

現將近年來發生在我家人身上的真實故事略述一、二與大家分享。

故事一

我兒子是退伍軍人,在部隊訓練投手榴彈時因用力過猛導致右手臂肩膀骨脫臼。在部隊那時年輕體壯,不覺的很難受。退伍後隨著年齡的增長,肩膀脫臼次數增加,有時無意中伸個懶腰就脫臼了。這可是個非常難以恢復的問題,給生活與工作帶來很多的不便,平時做甚麼事情都要小心翼翼的。為此他感到很痛苦。經多方打聽與網絡查尋,只能手術治療。可治療要五、六千元,還可能有後遺症。所以也一直沒有去做手術。

三年前的一天,我坐兒子的車去親戚家,一路上我給他一家三口講大法真相,講「三退保平安」。他們聽明白了,立即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組織。我給他們每人一個護身符,他們開心的笑著,用心的念著護身符上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三年過去了,我兒子的手臂再也沒有脫過臼。托大法的福,去年他們家又添了一個胖小子。我兒子說 :「法輪大法是正法,你們做的真相掛曆相當好,如果能做大一點掛在客廳更氣派,讓更多人明白真相。」

故事二

我老伴七十多歲了。二零一四年十月份他說感覺胸悶,到十一月五日說覺的上樓梯困難,喘不過氣來,很難受。我立即陪他到縣醫院住院做全面檢查。下午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甚麼話也沒跟我說就下了「病危通知書」,要求家人在他身邊,二十四小時不能離開人。我問醫生老伴得的是甚麼病?醫生說:「胸腔、心臟全都積水,要馬上做手術。」

我想事情來得太突然,就跟醫生說:「手術能晚點兒做嗎? 我要與兒子商量一下。」醫生說:「那就趕快商量吧。我媽也是得這個病,沒幾天人就走了。」

我一聽急了,到底是甚麼病,醫生一直沒與我細說。後與家人商量決定去省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確診。

第二天來到了省城第二附屬醫院。一路上我反覆叮囑老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進醫院就開始做各種檢查。三天後醫生對我兒子說:「你們要有思想準備,你父親的病狀是肺癌的晚期,時間不多了。」我看著醫生說:「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大夫盯了我幾秒鐘後無奈的說:「你說不可能就不可能?」我堅定一念:「我老伴相信大法,一定會有奇蹟出現的。」

接下來的十多天裏就是做各種檢查,胸腔裏的積水也全抽出來化驗,但就是找不到病源。最後做胸腔造影檢查。據說這種檢查是最痛苦的,好多人檢查完都是被人抬出來的。

我提醒老伴堅持念「法輪大法好」,老伴很配合。他從檢查室出來,真的沒有痛苦的表情。

花了一萬多元的檢查費,最後甚麼病都沒查出來,住了十三天醫院就出院了。現在已經一年半過去了,老伴身體很健康。

我們全家人跪拜師父,感恩師父的救命之恩。

在我修煉的十九年裏發生在我家的神跡還有很多。老伴也一直支持我修大法。退休前他是單位的正科級幹部,深知大法是被邪黨誹謗的。當我寫訴江狀時他說:「我也簽上一個名。」有時我出去發真相小冊子,貼不乾膠,掛橫幅,他也會陪我去做,幫我拿東西,提醒我注意安全。老伴支持大法,幫助家人做證實大法的事,得到了福報。現在他每天聽師父講法錄音。他說:「師父講法聲音很好聽。」可他有怕心,一直不敢走進大法修煉中來。我希望他能早日成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國人自古雲:「頭上三尺有神靈」,「善惡有報是天理。」請相信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誠心念動「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天賜幸福平安。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