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長大要做一個好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九日】一九九八年四月底,我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一個多月時間的學法、煉功,《轉法輪》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的吸引著我,我的思想得到了昇華,身體得到淨化,全身的疾病消失了,心情舒暢了,對人生有了希望。

十四歲的女兒放假期間,聽師父講法,師父也給她淨化了身體,以前經常發燒的症狀再也沒有了。師父講的法理牢牢的紮在她年幼的心裏,「真、善、忍」真理伴隨著她健康的成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犯罪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失去了正常的修煉環境,全家人的心情變的沉重起來。女兒知道我的身體是因為煉法輪功才變的健康的,中共禁止煉法輪功,是不准做好人,不讓人有身體健康。雖然她不懂得甚麼是政治運動,也不善表達內心的想法,但她能辨別這是壞人在迫害好人。看著我每天沉思的表情,對我說:「媽媽,我長大了要做一個好官。」

二零零零年底,我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當地公安為非法抓捕我,在我女兒上學的路上跟蹤她,甚至跑到她學校找老師、校長,要她說出我的下落。當年女兒十六歲,思想單純的她被這突如其來的騷擾嚇壞了,精神受到極大傷害。二零零二年,女兒上大學了,學校動員大學生寫入黨申請,以便將來能找個好工作。女兒寢室的其他三個同學都寫了入黨申請。她徵求我們家長的意見,我的意見是走進黨門就被洗腦,甚至變成不能主宰自己思想的壞人,堅決不能入黨。可家裏都是常人,都說這個社會要靠「政治資本」才有前途。最後女兒選擇了我的建議,沒有寫入黨申請。

二零零四年下半年,我因給世人發送法輪功真相資料,遭到當地公安綁架、抄家、勞教迫害。女兒當時還在大學讀書,她再一次承受著極大的精神痛苦和打擊。

二零零六年,她大學畢業後參加了工作,在單位,她工作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刻苦鑽研業務,領導分配的工作踏踏實實的做好。對同事尊敬、友好,和睦相處,單位同事對她有很好的評價。

二零一二年初,她二十八歲被借調到新的崗位任科級幹部一年。新單位領導打電話到她之前的單位了解情況,那位領導說:「其他人我不管,這人一年後要完整的還給我。」這是第一個單位領導對她的評價。

到了新的崗位,她更加努力工作,學習業務,對領導和同事還是那樣的謙和、友善。因為業務往來,有業務單位人員開始給她送禮物,她都一一拒絕。一次,一個單位的業務人員硬是把裝著人民幣的紅包放到她辦公室。之後,她把紅包交給單位領導。領導說:「你是第一個把別人送的紅包交給我的。」後來,領導開車和她一起把紅包送回到送禮人手裏。

在工作中,在社會交往中,女兒都是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二零一二年,她被評為單位先進。單位領導多次勸說她寫入黨申請,以便將來提升官職,她拒絕了領導的好心勸說。領導說:「你工作能力又強,思想素質高,人品這麼好,怎麼就不求上進呢?」她說:我不想被人管著。

二零一三年,她從兩千多職工中脫穎而出,被評為全省先進工作者;二零一四年,再次評為單位先進。

二零一五年六月,因我向兩高控告迫害我的元凶江澤民後,當地公安跑到她單位騷擾她、恐嚇她說:「你看你在單位是個很有前途的,你入黨後就能提拔當領導,你勸你媽不要去做法輪功的事,會影響你的前途。」女兒嚴肅的回答說:「我媽媽煉法輪功身體才好。」二零一五年,她又被評為單位先進。

二零一六年一月,她被提升為局級幹部,幹部公示欄裏公示:其他都是黨員和預備黨員,女兒這一欄是群眾代表。在她當官的這幾個月,她對工作一如既往的勤勤懇懇,對職工像對待自己的親人,和睦友善。單位很多職工年齡比她大,她都很禮貌尊敬對待。不管她在單位和不在單位,職工都是一樣的盡職敬業,甚至有時還主動幫她處理工作中的難題。

女兒平時工作很忙,但她更為我著想,她經常跟我說:「媽媽,你忙不過來的事交給我幫你做,我打字比你快,你可以抽出時間做大法的其它事。」因此,這些年,我也經常把多的三退名單交給她打字出來,發給退黨網站;讓她把同修寫的交流文章打字出來,同修修改後,發給明慧網。去年訴江開始了,我整理的七十多份訴江材料,有大部份是女兒幫著打字出來的。今年法會投稿,她又幫著打字,那天她從晚上八點做到深夜十二點。每次為大法學員做事她總是認真負責、高興的完成任務。

十幾年來,女兒根據她所理解的師父《轉法輪》中講的法理指導著她在工作中、生活中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十七年前的願望,今天女兒實現了,她真的在做一個好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