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頑固怕心 清除邪惡展板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八日】今年剛過年,在上班路上,我突然發現某小區的外牆上赫然出現誣蔑法輪大法的三塊邪惡展板,其中第一塊借順口溜,公然點出法輪功的名字。在大法弟子大面積講真相、救度眾生十八年後的今天,還出現這樣害人的展板,我覺的很震驚,心裏想:我們必須把它清除掉。

可是對我來說,是頭一次見到這樣的展板,用甚麼方法清除?用甚麼工具清除?有沒有監控?清理了東西扔哪裏呢?

我當時怕心很重,所有顧慮都出來了。我與一些同修切磋,他們說多發正念,找機會清除。

我到另一同修那兒,這位老年同修一點也不怕,說咱們去看看。雖然正是下午學生放學時候,人來人往很多,她卻一點不怕,到跟前仔細看那展板,是甚麼材料做的,怎麼固定在那兒。我站在馬路另一邊給同修發正念,一下感到了自己的差距,老年同修那麼坦蕩,就堂堂正正站在展板前看,而我就差遠了。

看完後,老年同修說恐怕不好做,建議找一個男同修來清除。我就去告訴男同修展板的具體位置,他說,「你別管了,很簡單的,我來做。」聽了同修的話,我的怕心也小多了,原來邪惡展板也不算啥,同修根本沒把它看重,就覺的應該清除掉。

但第二天上班時,我發現那些展板還在,可能男同修太忙還沒顧上或者是沒找到邪惡展板的位置吧,我看到有不少小學生、家長從那裏經過,也偶有行人在看,我覺的這害人的東西不能再讓它保留,就想,我家附近出現的展板,肯定與我有關,我不能向外求,自己就有責任把它清除掉。

我認真發正念,同時思考為甚麼我的怕心那麼重?這些年,很多同修都指出我長期存在的嚴重怕心,導致我對安全問題很極端,別人從我注意安全的提醒中,聽不到慈悲,只覺的很不舒服,增加了他們怕的因素。所以我勸別人注意手機安全效果也不好,甚至導致一些同修的逆反之心,起了相反作用。

原來,我把邪惡因素看的太實了、太大了,把正念的作用、師父的看護看的小了、弱了;還有情放不下、私心、自保、求安逸、怕吃苦之心,使自己老是害怕被迫害,這種心被舊勢力放大、加強,所以在關鍵時候,比如:集體配合做事時,我的怕心就特別強烈。

我一下看到怕心的危害,對證實大法不起好的作用,還起了負面作用,同時對自己安全、修煉也極為不利。同修說,「怕甚麼呢?師父法身時時都跟著我們,有危險時會點化我們。」師父告訴我們:「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1]「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2]

那一天,我不斷背誦師尊的詩詞《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3],多次對邪惡展板及周圍環境發正念,覺的怕心越來越小了。

晚上十點多回來時,我發現展板對邊上的飯店已關門了,路上行人也少,路燈也不那麼亮了。我想,這個時候清除正好,只是沒帶工具。我到展板跟前,發現綁展板的鐵絲很細,而且已生鏽,用手就可解開,就把第一塊展板拽下來了。我把它折成幾塊,扔到稍遠處的垃圾筒裏。原來邪惡看著很兇,其實啥也不是,太虛弱了。我繼續把第二塊、第三塊也清除了,用外衣包裹,把它們扔了。

回家後,我持續對那個地方發正念,心中沒有了怕,只覺的正念威力很大。後來我們又陸續清除了其它地方的幾塊展板,深深感到了師尊的加持與保護,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4]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關〉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