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矛盾的法寶──遇事為別人著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今天我想向師尊和各位同修彙報一下,我是怎樣遵循師尊的教導──遇事為別人著想,從而化解了家庭矛盾的。

我丈夫兄弟三人,老大過繼給大伯了,丈夫是老二。老人給兄弟倆留下了六間平房,一人三間,在一個院裏。老人過世後,因房屋年久失修,很破舊了,小叔子就想翻蓋。

小叔子要把兩家蓋在一個院裏。丈夫接了公公的班,在市裏工作,我們住在市裏。我向丈夫建議:要翻蓋就蓋成兩個院吧。小叔子一家的心思我清楚:反正我們在市裏有房子,翻蓋後我們也不會經常回去住,再說我們只有一個女兒。可丈夫也要兩家合一個院,並說:「兄弟倆從小不就住在一個院子裏嗎?」

我想,既然他們都想這樣做,那就隨他們去吧。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能為此和人爭鬥。再說丈夫有個穩定的工作,小叔子靠打工生活。況且多年來妯娌一直抱怨婆婆為甚麼不叫她丈夫接公公的班?婆婆說:「當時老二已經十八歲了,正好高中畢業,老三才十六歲,還在上學。十六歲也不夠上班的年齡呀!」有時把婆婆說急了,婆婆就說:「老三要接班了,也就不會和你結婚了。」

房子蓋好了,一家三間,兩家各花了七萬塊錢。當時小叔子家在村裏已經買了一套樓房,都在裏面住了幾年了,所以房子蓋好後他們並沒有回來住。

丈夫退休後,在老家附近的一家工廠找了一個活幹,這樣我們就搬回老家住了。妯娌知道後很不高興,搬家時竟然連忙都不幫一點,看了一眼就走了。

後來我們幫女兒帶孩子,就去了外地。三年後,我們從外地回來了,這時小叔子一家也已經搬來住了。

我們在老家住了一個來月。這一個月裏,妯娌經常在院子裏發脾氣,有時還莫名其妙的對我大喊大叫。我知道,我們回來住,妯娌的心裏很不高興,甚至有點受不了了。一天早晨,小叔子故意在院子裏大聲對妯娌說:「攆也攆不走哎!」

我一聽,心裏的火直往上竄,心想:「一切隨你們的意房子才蓋成這樣,當時蓋房的時候,我就曾提醒過你們:兩家住一起,行不行啊?你們可要考慮好了。現在我們住的是自己的房子,你們憑甚麼要攆我們走?!」越想心越沸騰:「實在不行,把院牆拆了蓋成兩院,開兩個門好了!」

我一下子感覺到自己不對勁了,這不是強烈的爭鬥心嗎?我告誡自己要冷靜,不要衝動。就這麼一念,心馬上就平靜下來了。這時我想到了師尊的教誨:「不管這件事情怨你還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會發現問題。」[1]同時,作為修煉人做事都要為別人著想。我應該站在他們的角度上看這件事情。

就這樣,我開始想他們:他們一家本來生活的很平靜,我們突然住進來,他們必然會感到諸多的不適應,這也是人之常情。我們是修煉人,做事有大法法理的指導,我們應該明理。而如今的世人為人處世沒有任何正確的思想做指導,所以我們不能對世人要求甚麼。此時我真切體會到了他們的心情:是我們的到來,打亂了他們平靜的生活。

接下來的日子裏,我就儘量多做一些打掃院子、清洗廁所的活,我想這樣他們會高興一些的。有幾天了,我一直沒有見到妯娌。後來才知道她的腿疼的已經好幾天走不了路了。小叔子每天帶她去治療,送回來後就上班去了,中午只有妯娌一人在家。我知道後,就幫她去買午飯,包了餃子就給她端過去。慢慢的妯娌的腿好些了。就這樣在老家住了一個月,我們又去了外地。

第二年我們又回來住了一個月,這次妯娌對我們很熱情,兩家相處的和諧了。從那以後我和丈夫不管誰回來,妯娌總是會把家裏的好吃的給我們送些過來。

最近傳來消息:老家的房子要拆遷了。

一次大伯哥一家、小姑子一家和我們一家,三家在一起吃飯,說起此事。小姑子的丈夫說:「兩家一個院,戶主可能只有一個。」意思是如果一個戶主,可能就是小叔子了。他的弟弟是村長,所以他接著說:「要有甚麼事我會幫你們辦。」大嫂也說:「要有甚麼不公平的事,叫小姑子幫你們出頭辦理。」

我說:「謝謝你們的好意。我是這樣想的,咱們三家不管怎樣,最少都有一份退休工資。小叔子現在也快六十歲的人了,還要出去打工。當時公公在世時就因為這個事一直放心不下這個小兒子,覺得虧了小兒子。我想那就趁這次拆遷補償他們一下。拆遷中,不管結果怎樣,我們都能接受,不會和小叔子一家鬧意見,再說我們又是當大的。我倆都已經商量過了。」

片刻大家都沒說話。我知道他們此時已經感受到了大法修煉人的不同。

後來有一天大伯哥到我家來,反覆說:「你好心有好報,善良的人一定會得到福報的。」大伯哥原來對法輪大法一直有抵觸,由於一些家庭矛盾對我也不認同,此時我感受到他已經轉變了,認同大法了,也認同大法修煉人了。

在這亂象叢生、道德低下、人人為敵的亂世中,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大大提高了修煉者的心性,能使人相互包容、忍讓、和睦相處,也唯有「真、善、忍」這個修煉群體才是人類社會中的一塊淨土。

謝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