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被掩蓋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二日】

一、工作中的魔難

工作中的魔難已有五年了,總是突破不了。也向內找了,都沒有找到問題的實質。

今天學法時,師父的一段法點悟了我:「現在國內無論國營企業或其它企業中,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極其特殊。在其它國家,在歷史上從來沒有的一種現象,所以在利益上矛盾顯的特別尖銳,勾心鬥角,為一點小利爭鬥,發出的思想、使出的招術都很壞,做好人都難。」[1]

看到明慧交流文章《日常瑣事鑑真性》一文,頓時豁然開朗,像打開了一扇門,我知道問題出在哪裏了!是在工作中觸動了別人的利益,又沒把握好方法而說了假話引來的魔難。

那是在五年前房價飆升的時候,商場租戶來搶購商鋪,原則上是個人租賃的商鋪有優先購買權。租戶A搶先購買了別人租用的兩套商鋪,花掉一百多萬,而自己租賃的商鋪又怕被別人買去,可已經沒錢再買,又不讓別人買,給銷售帶來很大難度。當時我聽從了公司副總的建議:A想成為購房大戶牽制公司,以後不好管理。於是我們就商定說年度銷售截止了。

待有人要買A租賃的商鋪時,我們推介了另外一間。A急忙借來高利貸自己買下來。她認為是我們讓人來買她租賃的商鋪,從此反目。

兩個月後,A就聯合了幾個人,提出各種問題:面積不夠,重新測量、要求賠償等。尤其針對我寫了一大疊材料,還狀告到公安。其實建房之初,我只是一個部門經理,房地產的行業規範在不斷修正,不是誰能主宰的。

公司老闆說,業主覺的不合適可以退房,她們回答不退,因為她們買的房子已經又漲價了,但還是到政府上訪,當時轟動了整個地區。政府幾次召開有關部門協調會,並給出了書面答覆;兩級法院也做出了判決。但她們還是不服,幾年來就是不間斷地上訪,面對突如其來的轟動性事件,我一時被砸得暈頭轉向,不得其解。

這時,公司一同修做了一個連續的夢,給我們撥開了迷霧:在公司上空,藍天白雲,一片祥和。師父坐在蓮花座上,我們圍繞在師父身邊,都坐在小蓮花座上,蓮花座金光閃閃。

我在蓮花座上一副愁苦的樣子,低著頭發正念,我的蓮花座一直在轉出來轉進去,一會兒有光一會兒暗淡。師父讓同修幫我,她看到A被一隻狐狸附體,狡猾的趴在我身後不遠的地方。

而我遇到魔難時正念不足,心神不寧;A是有背後的因素控制的。後來她自己也說,不知怎麼控制不住自己,就是想鬧。

更為神奇的是,為了幫我應對A找來的黑社會,師父當天打開了同修的天目,原來是舊勢力要把我從蓮花座上拉下來,在我們齊發正念的時候,我回到了蓮花座上。在這個空間可能就是要毀滅我。但有師父的護佑,只要我們正念正行就能戰勝魔難!同修們親身感受到了來自師父和大法的威力!

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裏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們講真、善、忍,你的善就更無從有了。所以你不能跟他一樣的,你真的不能生他的氣,別看他把你搞的上下很臭,抬不起頭來。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氣,你心裏頭還得謝謝他,真得謝謝他。」[1]

在大法中修煉二十年了,我知道大法弟子沒有偶然的事,幾年來,我謹遵師父的教誨,用隱忍、寬容、慈悲的心態對待這件事,不斷糾正工作中存在的問題,不斷擴大心的容量,不斷向內找修正自己。的確提高不少,真得謝謝她們!

同時我找出了怨恨心、爭鬥心、愛面子心、不讓人說的心、怕心,事情雖然不斷得到緩解,但在迫害的大形勢和小環境中,我感到壓力還是很大。

今天,猛然驚覺:是我們當初說了假話和不真不善的做法,被表面如何有理掩蓋起來,甚至幾乎被遺忘了!

是啊,在大法弟子的空間場保存著不符合修煉人的執著,這是物質存在,被舊勢力抓住這個把柄,派出邪惡因素蹲守在這個空間場攪事迫害。這不是心不正引來的麻煩嗎?!

我終於找到了被掩蓋起來的執著,也明白了修煉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要符合大法是多麼的重要!我們的使命是救人,不能因為我們的過錯而使被舊勢力利用的人犯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罪啊!如果連自己的客戶都救不了,那還算是大法弟子嗎?!

二、想出國的考驗

由於工作帶來的困擾,就想出國逃避,還給自己找了個合適的理由:到國外可以發揮所學專長,文人不適合在商場打拼,同修也給我聯繫好工作。但公安出入境幾次不給辦理護照,還招來六一零和政法委的人。後來在朋友的幫助下辦出了護照,又兩次拒簽,第二次還狠狠的摔了一跤,膝蓋腫大,兩天下不了床。

回來後做了一個夢:有一處大樓要修繕,設計師在設計圖紙,老闆還是讓我來管理。有人送來兩盆從未見過的花。其實這就是點化我這裏還有沒做完的事。

可我還不悟,一心做好了出國的準備,甚至賣掉了房子籌集好資金,只等過幾個月再去辦簽證。工作上和老闆提出辭職,沒被批准,不批准也要走。真可謂一意孤行,自己給自己安排了修煉的路。

直到師父發表了《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其中有弟子問關於出國受阻的事,師父說:「也可能有一些個別的,國內事沒做完的,或沒做,應該救的沒救。也有這樣的。」[2]這才夢醒,覺的師父說的就是我這樣的人,原來屢次受阻是有原因的,想想自己的確是有沒完成的事,有該救的人沒救啊!

這是逃避麻煩的心、逃避受迫害的心、求安逸的心,還有不真和掩蓋的心,說到底是私心。師父說:「常人社會中的一切都成為了你的修煉形式。」[3]我認識到這裏就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環境和救人環境。從此徹底放下了這顆浮躁的心,放下了想出國的念頭。

回想當初終於拿到護照的那一刻,我流淚了,覺的是師父給我安排了出國的路。後來在參與大陸大法弟子訴江、參加大陸大法弟子法會,以及後來公司轉讓的大變動中,我才真正認識到:我就應該在這裏證實法,這才是我的舞台,是我應該發揮作用的地方。

從此後,我就應該踏踏實實地走在救人的路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