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律師心目中的法輪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二日】

一、引子

因為我要營救被中共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大法弟子),為他們聘請律師,因此,有機緣接觸了多位律師,Z律師就是其中的一位。我們有機緣和他就法律、辯護、中共迫害法輪功等事項做了深入交談。

二、「你們修煉人感染了我、震撼了我」

Z律師是位學者,知識淵博,談吐有板有眼,風趣幽默。在法庭上,他為法輪功學員的無罪辯護字字擲地有聲,真正讓聽者聽明白了中共這場對法輪功迫害的非法性、江澤民發起迫害的非法、610組織的非法。

那日,我和他作了一次長談,我問他:您這樣辯護有沒有想到風險?有沒有考慮後果?

Z律師不假思索的說:沒有風險的事,也是沒有意義、沒有價值的事,沒有意義、價值的事誰都能做,你還要聘請我嗎?至於考慮後果,那是自然的,是人做任何事都會有後果的思慮,要麼是傻子、瘋子或是不懂事理的孩子。作為一名職業律師我考慮更多的是法、是理、是法理,律師的使命就是維護法理,維護法律的公平、公正。說到此,他卻話鋒一轉,反問我一句:你們大法弟子做資料,講真相,散發真相傳單,有沒有考慮後果?!我說我們這是修煉,助師正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是我們大法弟子的使命;我們修的就是先他後我,無私無我。

他說:我雖不是修煉人,做的也不是修煉人的事,但你們修煉人感染了我,感化了我,甚至震撼了我,及至我的靈魂。法律的最高準則是甚麼?他停頓了一下,然後一字一頓的說:道德、良知、善念。她沒有綱、沒有款、沒有條、沒有目,但能鎖定一切,高於一切!我的言和行就是基於道德的驅使,良知的使然,把被強權顛倒的是非、善惡、好壞、對錯竭智盡忠再顛倒過來,還其本真。應該說,我辯護的不只是為一個大法弟子,而是為和同是一位師父、同學一部大法、同做「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的千千萬萬個大法弟子在辯護,一個大法弟子無罪,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都無罪;一個大法弟子合法,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都合法。換言之,這就不侷限於一場個體意義上的辯護,身前身後有無數個大法弟子;也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法律辯護,我面對的是前邪黨總書記江澤民挾持全黨利用整個國家機器凌駕法律之上對一個信仰團體的迫害。正如同我的同行在結束另一場辯護前所說:「站在神聖的辯護席上,讓我們此時的辯護作為法律界留給歷史的正義宣言:所謂依法打壓法輪功完全是一個掩蓋犯罪的欺世謊言。面對千萬計善良公民因真善忍信仰而蒙難蒙冤,發生了法治時代恰恰法律被利用來犯罪的現實,此刻為法輪功申辯,也是在捍衛法律的正義,也是在捍衛真善忍普世價值,是在實現法治捍衛人間正義的最高使命!我們所做的努力,也是在迎接這一時代即將到來的現實──法律必將回歸正義。」

Z律師繼續說:我的激情是滾動在心裏的,我的理智是抒寫在紙上的,說在法庭上的,一綱、一款、一條、一目,半點都含糊不得,公平、正義、是非、善惡,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摻不得絲毫虛假。誠然,我先前不是這樣的人,也不是這樣認識的。作為職業律師,有案子,有人聘請,就接,職業使然,不能不做。至於做的怎麼樣?盡力而為之。像現在這樣做到忘我的地步,捨身的程度,那還是在去年春夏之交時節,始於一個吸毒犯人在深監大牢裏得法修煉成為一名大法弟子的親身經歷而產生的蛻變,生命意義的蛻變,靈魂的蛻變。

Z律師接著給我講了一個吸毒犯人得法修煉的故事。

三、一個吸毒犯人得法修煉的故事

那天,一位男性大法弟子要聘請我為他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做辯護律師。我從他的安全考慮,讓他住在我家裏。晚上洗澡,不經意間我看到他上身一大條疤痕很是刺目,從胸部凸顯到腹部。你有所不知,我以前曾學過西醫,自然懂得一個手術從胸部延伸到腹部是多大的手術?不可能,沒有如此大的手術!但不可能的事實擺在眼前,不能不引起我的疑慮,職業的慣性,又讓我追根究底。我索性問他個痛快 :「這是怎麼回事?」見他臉一紅,轉瞬間釋然的給我講開了。

他說:這是兩伙不要命的人火拼時留下的傷痕。當時腸子都滑落出來了,肋條砍斷了四根……我曾是黑道上的人,談起來真不好意思。掏心窩說句話,我能活下來,像今天這樣有頭有臉的找到您老先生,您又把我留宿在家中,是法輪大法牽的線,托師父的福,沾法輪大法的光。您不知道,我是在深監大牢中得法修煉的人。

那時,監獄關押的法輪功人員不少,我真正聽懂「法輪功」三個字是在監獄裏。在此之前,我幹甚麼都不上心,就是吸毒、偷竊、打架……可法輪功讓我終止了那段魔鬼般的生涯。那時對法輪功迫害的真厲害,連我這個黑道上的人都看不下去。可他們法輪功不管在怎麼樣的對待下,都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而且還不恨不怨,坦然面對。又不是一個人、兩個人,幾乎都那樣。我就覺得法輪功不一般,特別!哪有這樣好的人?沒見過,從來沒見過!

待我正要問時,他們就給我講開了法輪功的真相,聽的我淚水汪汪的直流。您老先生不知道我們這伙人,見爹媽死了都不掉一滴淚水的,真是心冷如冰,沒有人性。可他們法輪功對我這個吸毒、打、砸、搶、砍殺無所不及的壞人沒有一點戒忌和歧視,您想想:一個連生身之母都瞧不起的人,他們卻瞧得起、看得上,那是甚麼感覺?就這樣我得大法了!當時我禁不住對監(監獄不僅禁止煉功,而且還轉化煉功人)管領導說:「我煉法輪功了。」領導都驚訝!他抬眼看看我,您猜領導怎麼說:「你煉法輪功,我同意!小仔,保證還讓你提前出去。」這話後來真兌現了。由於表現突出,我被提前釋放了。

回到家裏,母親開始還真不相信我,將家裏積攢的錢還像以前那樣東躲西藏的。我不怪媽,也不多解釋。您不知道以前我把家裏攪的甚麼樣?一塌糊塗!見錢眼開,見值點錢的東西多不過三日,變點兒白粉冒股煙就了了;還有沒完沒了到家要債的,甚至是要命的;打破頭、砍傷腿的多的是;收容所、戒毒所、看守所、監獄,我都進去過,有的還不止一次,沒用!母親罵我:「當初怎麼不把你掐死呢?!現在牙齒恨掉了往肚裏吞。哪輩子造的孽喲。」為了我,多少親戚都斷絕了來往,左鄰右舍都躲避我。現在,我修煉法輪功了,母親說我浪子回頭金不換,給座金山都不換!離開我的老婆,帶著兒子,又回到我身邊,後來也跟我修煉上了法輪功。

四年前,我為了給法輪功講句公道話,公安又要關我進監獄。我給公安警察講道理,他們說我煉法輪功。我說:廢話!不煉法輪功,我能從一個五毒俱全的黑道人變成好人,講真善忍的大好人嗎?!要關押我的警察也知道我以前的那些事,語塞了,只好說:「有人舉報你,我們有壓力,先關進去再說吧。」

同一座監獄,同是我這個人,兩番進去,裏邊很多人認識我,說某某又進來了!我說:以前是個壞人,關進來,我沒話說。現在我是大好人,修煉人,好人中的好人,還把我關進來,我問蒼天:這是甚麼世道?甚麼世道!為此,我找到監獄的負責人,我問他:「我又被關進來了,你怎麼說?」負責人看著我笑了,說:「知道了。」我說:「知道了,你還收我?以前你怎麼對我講的,那話你還記得?」他說:「沒錯,記得,我今天還是那句話,你煉法輪功,我同意!小仔,保證讓你提前出去,監獄關不了你了。」我當即送他一句話:「你真能這樣做,你真得救了,美好的未來你擁有了!」

就這樣,我叫好幾個監獄警察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還有不少犯人也得救了。不久,我堂堂正正走出了監獄。

四、「江澤民最邪惡,共產黨真完蛋了!」

Z律師說:聽了那位講的自己得法修煉的故事,那夜我失眠了,壓根沒睡著覺,翻來覆去地想一句話:「江澤民最邪惡,共產黨真完蛋了!」你說,這樣一個混仔(他自己說:五毒俱全。)一朝得法修煉就戒掉了那麼多的惡習,從此成了好人中的好人,這個法輪功了不起,太了不起了!傳授這個法的師父太偉大了!令我震撼,非常震撼!尤其是那個戒毒,母親罵戒不掉;母親恨戒不掉;關戒毒所戒不掉;關看守所戒不掉;關監獄還是戒不掉!那毒癮上來了多難熬喲,這是真的,可修煉法輪功了,沒人說,沒人勸,就自覺自願、悄無聲息的不吸了,斷絕了,還有那些個衍生的惡習。法輪功有這麼大的吸引力、凝聚力、約束力呀,非神力不可!我們國家有多少個戒毒所,關了多少戒毒人,花了多少人力、財力?又給社會帶來多大的負面影響?可能很少人去深究這個問題,但這絕不是個小數目、小問題,可一個法輪功就輕而易舉的解決了。這多了不起,多偉大的事情?!就這樣偉大的法輪功,江澤民卻容不得,竟茫然不顧,一意孤行,不准修煉,妄圖鏟除而後快!關乎億萬人的事,牽連全球一百多個國家……是人幹不出來這個事,簡直是個鬼魅魍魎。

從那時起,我的良知被喚醒了,靈魂蛻變了。作為一名律師,與其說我在為法輪功作辯護,倒不如說法輪功在盪滌我的靈魂,淨化我的靈魂。我要衝破一切禁錮,站出來為法輪功說話、吶喊。作為律師,我又要理智、理性。我開始想我接觸的法輪功人給我講的話;開始查找一九九九年以來江澤民及至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政策、法律依據,得出了兩句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太慈悲!法輪功太偉大!法輪功修煉人太了不起!第二句話:從迫害法輪功以來,國家沒有一部法律說法輪功是×教,而江澤民竟凌駕憲法之上,綁架中共,挾持整個國家機器迫害法輪功,江澤民真流氓,太流氓,共產黨完蛋了,真完蛋了!

五、江澤民之四盲(氓)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只有最蠢、最流氓的人才能做出這樣最蠢、最流氓的事。在中國的歷史上,沒有人替代,在全世界歷史上,也找不出第二個,絕無僅有。有人寫過《江澤民其人》,那是真實不虛的,但不全面,我這裏才抖漏出一點,就拿它那個全國到處張掛,還寫進甚麼黨章裏的所謂「三個代表」來說吧,那就是個文盲、法盲、科盲,迫害法輪功還要加上個流氓,「四盲(氓)」是江澤民的標準照。

一曰文盲:代表「先進」文化。文化沒有先進不先進的說法,東方文化、西方文化、佛教文化、道教文化、基督教文化,不同人種、民族、地域有不同的文化,現在還食有食文化,酒有酒文化,不一而足,哪個先進?哪個落後?!所以說:江澤民是文盲。

二曰法盲:代表「大多數」。法律從來都是包括所有人的,代表所有人的權利。換言之:如果法律不能維護少部份人的利益,那就不可能維護大多數人的利益。希特勒會利用這個藉口屠殺猶太人;共產黨一九四九年篡政以後,每次運動都是藉口代表大多數去劫殺少數(所謂百分之五)人,但最後的結果是幾乎一大半的家庭都受到傷害。它殺人就是這樣殺的。所以說:江澤民是法盲。(註﹕江澤民沒有得到過一張選票,根本代表不了大多數。)

三曰科盲:代表「最先進生產力」。目前生物克隆技術最先進,但是並不能採用它,嚴重破壞道德倫理問題,會毀掉人類的;核武器先進不先進?獨裁者拿出來會把整個地球變為廢墟。所以說:江澤民是科盲。

四曰流氓:迫害法輪功,他又是個地地道道的流氓:他說的甚麼「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就地火化,不查生源」及至下令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江澤民比流氓還流氓,舉世無雙,絕無僅有。

結語

我倆話說到這裏,我說:「感謝您──Z律師。」Z律師說:「感謝您──法輪功。」我們又幾乎同時說:「感恩師父!」「感謝法輪功!」我率性問道:「Z律師,修煉吧,往前走一步,我們就是同修。」

Z律師莊重道:「修煉,在此之前,也有大法弟子給我講過,我也不只一次的深思過。修煉是個嚴肅而又神聖的事情,我一旦走入大法修煉,又不能遮著掩著,那樣對偉大的大法師父、神聖的法輪大法不公平!公開吧,現在形勢下,尤其是我為大法弟子做辯護律師的事就要受阻,甚至被禁止,在邪惡的迫害政策沒改變之前,江氏餘黨會拼命阻擋的。目前律師界真正明白真相的律師,尤其能夠堂堂正正站出來在法庭上為法輪功辯護的律師還不多,我覺得這個舞台對我、對你們都很重要。至於不久的明天,法庭上沒有法輪功人員當被告了,監獄裏沒有大法弟子被關押了,我可以肯定的說:我會修煉法輪功,肯定會修煉法輪功!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理念,法輪功也一定會洪傳全球!」

我聽了Z律師如此莊重的肺腑之言,甚麼話都沒有,只有掛滿臉頰、滴落胸前的淚水,禁不住抬雙手於胸前,合十!Z律師也淚水漣漣。彼此都沒有說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