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托起幸福家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七日】經過十幾年的修煉,從個人修煉、正法修煉,到反迫害,救度眾生,我從魔難中走過來,從自身的巨變到親朋好友的間接受益,使我從一個業力滿身,多苦多難的常人,能有幸在大法中不斷的清洗自己,同化真、善、忍,讓我成為一個無病一身輕、看淡名利情的大法弟子。回顧這不算漫長的修煉之路,一言以蔽之,那就是滿滿的收穫和不盡的喜樂。

一、我的巨變

我從小體弱多病,得過再生障礙性貧血,就是血癌。這個病治不了,犯病了就必須住院輸血維持。由於長期貧血,身體虛弱,輸血引起的副作用和長期的營養不良,使我的身體百病纏身:腎積水,長期咳嗽;一來例假就持續多日;子宮附件都有病;還有子宮瘤;對涼過敏,天一冷就滿身起疙瘩,奇癢無比;胃腸不好,吃不對勁就噁心,真是苦不堪言。

結婚之後,由於身體太差幹不了家務活兒,家務都是我丈夫料理,造成婆婆心裏不平衡了。婆婆從對我不滿到嫌棄,最後發展到打上我家的門。我自知理虧,雖然不跟她吵,但心裏依然不服,我就不理她,用沉默做無聲的對抗。最後發展到過年過節也不去看望她,讓她兒子自己去,心裏怨憤之火遲遲不滅。

自從學了法輪大法,我發生了脫胎換骨的巨變。我有了無病一身輕的驚天之喜,也有了修煉人內外兼修的慈行善念。一切家務活我都搶著幹,過年過節我早早的就到婆婆家,二十多口人的飯菜都是我做,有時沒人幫我,就我一個人做我也沒有絲毫其它想法,整天樂呵呵的。

婆媳關係、妯娌之間的關係非常溶洽,整個家族在我的身上、直觀的看到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美好,全家人不再相信邪黨的造謠宣傳。我用我的親身經歷,現身說法,建立全家人對大法的正信。我也開始了在家族中洪法救人,明白了大法真相的家人們,他們的思想意識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二、家裏喜事連連

小叔子和媳婦吵架,小叔子對他媳婦說:你也學大法吧,和嫂子學,省的和我吵架。

婆母逢人就誇獎我,對大法也充滿了崇敬之心。她說:就她(指我)師父能教育好她,大法師父太了不起了。要是警察不抓,我也跟著兒媳婦煉法輪功。

平時,我教婆母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婆母八十多歲了還身體硬朗,能走能撂。我一到她家,就不讓我走,拉著我聽我講大法的事兒。她見人就說大法教育人,法輪功好哇!一些老鄰居也明白真相了,恍然大悟的說,原來不是像報紙上說的那樣呀?法輪功原來這麼好呀!

發生在我母親身上的事兒,更是讓人高興。我母親都八十八歲了,很長時間了,就愛聽師父講法錄音,自己的性情也有了潛移默化的根本轉變,是我們家族中對法理既能理解、又能自覺按大法的要求去做的老人。

幾年前,有一次過馬路的時候,老母親被一輛小轎車給撞出了三、四米遠,司機趕緊下車十分驚恐的向老人賠禮道歉。老母親慢慢坐起身來,看了一眼那個年輕的司機,說道:「你別害怕,沒事兒,你走吧。」司機一再說要送她先上醫院檢查檢查。老母親就說:「不用,不用,我沒事兒。」司機扶著老人站立起來,她自己走了幾步後,回過頭來對司機揮揮手,說:「走吧,走吧。」司機向老人連連鞠躬道謝,把自己的電話留給了老人,上車緩緩離去。圍觀的人看在眼裏,又把肇事車號記在紙條上,給老人揣在兜裏。

到家後,母親才開始周身疼痛,但就是不讓找肇事司機,還把司機的電話和記車號的紙條都撕了。疼了三天。第四天早晨,她高興的對我說:「我哪兒也不疼了!昨天晚上有個人在我身上胡嚕了一下,我立馬就不疼了,我真的沒事兒了!」因母親被車撞而在整個家族中形成的心靈上陰霾,倏忽間蕩然無存。那天的太陽都顯得朝氣蓬勃。

一個月後和母親一同看師父講法錄像,母親指著片頭師父的塑像說:「給我解除疼痛的就是長得像塑像的師父!」老母親的身體到現在一直很好,很好。通過老母親的奇異經歷,全家老老少少對大法都堅信不疑,法輪大法好!是全家人共識。

大伯哥胃癌手術,悲劇變喜劇。在決定做手術前的一段時間裏,我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見人就說:法輪大法好。幾次大醫院檢查化驗都診斷為惡性腫瘤,可手術結果出來卻是良性的,到現在他的身體都非常好。打那兒以後,不管是誰說法輪功不好,他會立即反擊,不把那人整沒詞了他不算完。

發生在我小妹身上的事兒就更加驚險和神奇。我小妹是單位的頭頭,一年夏天她帶隊去漂流遊玩。剛下過暴雨的河水,深達三米多,屬危險水位。漂流經營公司的無良商人怕說了實話她們就不漂流了,他們也就掙不到錢了。竟然欺騙我妹妹說,水不深,也就一米多深,沒危險的。結果漂下去不長時間,橡皮筏就翻扣了。把她和一個同事扣在橡皮筏底下,她倆還都不會游泳,腳又搆不著地兒,那真是滅頂之災呀!妹妹的第一念就喊「師父救我!」當時水流湍急,曠野之中,鮮有人跡。她喊過「師父救我!」後,就覺的有人來救她們了。她們覺的橡皮筏底下有草,就緊緊的拽著。很快,其他漂流的人下來了,她倆脫險了。脫險後,把橡皮筏翻過來一看,筏底光溜溜甚麼都沒有。妹妹明白,是大法師父救了她倆。她的伙伴整不明白了:「剛才筏底上有東西呀,怎麼甚麼都沒了呢?」妹妹開始告訴她為甚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

三、幸福的第三代

大法對我們家族的第三代更是慈愛有加,關心備至。

我被綁架迫害了好幾年。我外甥考了兩年研究生沒考上,我回來後是第三年參考了。我告訴他背《洪吟》,他就在臨考前的黃金時段裏專心致志的背了一本《洪吟》。結果輕鬆考上了研究生,並且有兩個去向供他選擇。他選擇了一個他嚮往的高校,還帶工資,給「基本生活費」使家裏的經濟也寬鬆不少。外甥和我妹妹一同來我家,給師父磕頭謝恩。

我外甥女的高考之路應該說是如虎添翼、心想事成了。外甥女對學《洪吟》,背《洪吟》早已習以為常,她的大書包中總是帶著一本《洪吟》。而且每逢考試,先背《洪吟》,是家裏第三代人中《洪吟》背的最多、最熟的一個孩子。學習好自然就考上了好學校。她在省重點高中畢業,準備參加高考時,她選擇了一個對她來講比教難考的大學。進這個大學你不但要成績好,家裏必須還得有錢,要打通各個關節,需三十萬元,高考前需要到北京去面試。去北京得需要一週的時間,又是高考前複習的最緊張階段,校長出面阻攔她,希望她不要去北京。因校長認為她根本就不可能考取那所國家重點大學,來去還耽誤複習、影響高考成績。但外甥女毅然決然到北京去面試,非常自信,因為她心中有大法。結果面試非常成功,很快高考成績下來了,一個不用錢趟路的考生,進入這所國家重點大學,也成為這所高中的驕傲。

我的家族中的所有的孩子都走的相同的路,也都有著相同的福。

在大法中受益和得到的福份,是來自師尊的慈悲保護。這樣的事二十年來在我的家族中不勝枚舉,幾乎人人身上都有超乎尋常的幸福回憶。

謝謝恩師!謝謝大法!再次叩拜師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