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由於工作需要,我於7年前被借聘到外地工作,2014年被競聘成為高管,2017年12月19日返回原單位報到。22日,單位組織部門領導找我談話,說是回來任用前談話。他們事前已把談話內容打印好,讓我簽字,我沒多想就簽了名字。然後他們又要求我手寫一份內容一樣的「承諾書」,其中有兩點我不能接受,大意是第一條:認真貫徹執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擁護黨的領導等,第八條:不得參加一切非法組織,否則後果自負(包括停職、開除等)。我當時反應就是對我的迫害,沒寫。但是很多領導都過來勸說,後來說不用我寫,他們打印好我簽個字就行了,我最後沒有把握好,簽了名字。出來後我心情非常沉重,關鍵時刻在名利面前沒有做好。嚴正聲明:我於2017年12月22日在談話記錄和「承諾書」上所有簽字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堅修大法,勇猛精進,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圓滿隨師還。

金海霞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2003年6月21日,我被綁架,在歷經幾個小時的酷刑折磨後被強行照像。在看守所被提審後,我在筆錄上簽過名,按過手印。在被強行送至勞教所時,我又被照像、按手印,被強迫剪髮,寫過每週週記,幫管教抄寫過「工作總結」,在酷刑折磨下寫過「三書」,在看完污衊大法的錄像後用類似文字遊戲的語言說過「與大法決裂」及其它不符合法的話。2004年,在集體罷工反迫害失敗後,我每天被迫說與師父及大法決裂的話,也對自己反迫害的舉動當眾說過違心的自我「檢討」。在勞教所,我參加過演出節目,每天走隊列、唱邪黨歌。為躲避檢查,我曾經多次把手寫的經文放在不該放的地方,沒做到敬師敬法,平時對大法書籍、師父講法也沒有尊敬與珍惜。嚴正聲明:以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嚴格按照大法的要求歸正自己,堅修大法到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精進實修,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

付文英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我向世人講法輪大法真相被人構陷,遭到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四個月,後轉到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個月,開庭判刑三年緩期二年執行,並要我每月到司法局報到、簽字,每次都是兒子去簽的。2017年12月26日,邪惡又要我去簽字,家裏人也逼我。由於執著於親情,我與丈夫去了司法局,他簽了字,邪惡迫使我按了手印。回家後我心酸流淚,恨自己關鍵時刻 背叛了師父,背叛了大法,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悔恨不已。嚴正聲明:所有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簽字、手印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跟師父回家。

何素華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2017年12月30日上午,我地一協調人帶兩個外地人來我家,說要歸正大法書的問題,說是明慧網正規排版的留下,不是正規明慧網的不用,剩下全部燒掉。由於我法理不清,學人不學法,所以就配合了,把大法書全部拿出來,經他們挑選後,大部份都給燒掉了。兩天後,我頭腦清醒了,知道錯了,感到悲痛欲絕,無地自容。經與同修交流,我要振做起來,摔倒了趕快爬起來。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聽師父的話,堅修大法到底,學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趙喜華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去年12月我獲釋回家,今年元月初我到當地法院索要被劫持去的手機,遭到無理刁難。他們提出無理要求,我不配合,院方則拒付手機,並進行威脅。那手機內存有我多條業務往來信息,失去它,我的許多業務就停滯了,會帶來重大損失。無奈下,我配合了它們,說了不該說的話,並簽了字,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回來後,用大法衡量,我又犯了大錯,還是學法不深,修煉不精進之故。嚴正聲明:在法院說的話、簽的字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精進實修,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朱紅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二零零七年七月,我和老伴到集市買東西時,我發了兩份真相資料,被人發現,把我和老伴綁架到派出所。派出所所長和副所長用警車拉著老伴到我家抄家,抄走《轉法輪》和《洪吟》共兩本書、《明慧週刊》五本,還有真相資料幾份。下午,派出所副所長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我說眼花不寫,他就讓我老伴代寫了,又罰款3100元,到天黑才放我們回家。嚴正聲明:老伴代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賈素各 2018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七年七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村一個人領著派出所的人到我家來,問我煉沒煉功。我丈夫認識他們,就說:「她沒煉。」我也沒否定。由於怕心,正念不強,學法少,法理不清,我配合了邪惡,把我的手機電話號給了他們。通過學法和同修們的幫助,我認識到了在任何環境下都不能配合邪惡。我非常痛心,非常後悔,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以上配合邪惡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今後一定認真學法,堅修大法,彌補過錯,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閆鳳紅 2018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的一天早上,邪惡找了我三次。在邪惡的壓力下,我違心的把大法書、錄音帶、錄像帶都交了。我想把老師的法像和宣傳欄留下,準備以後弘法用,沒想到邪惡早已摸清了我的底細,知道我還有宣傳欄和法像沒有交,就三番五次的找我要,最後為了留下師父的法像,我就把宣傳欄撕了,讓小叔子填灶坑給燒了,我還違心寫了「決裂書」。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呂文娟 2017年12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1年11月份上北京天安門廣場護法被抓,被非法判了勞動教養二年半,在教養期間被「轉化」,在2003年6月釋放回家。大概二年前,當地派出所找我了解情況,問我還煉不煉,信不信法輪功了?我說了「國家不讓煉了,我不煉了」的話。今年夏天,派出所很多人到我家登記,了解情況,我又說了上述的話。經過和同修交流,我認識到自己錯了。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任成俊 2017年12月23日


嚴正聲明

2017年5月至10月間,鄉不法人員和派出所警察多次指使我村大隊幹部帶頭到我們家中,對我們進行騷擾迫害,對我們進行了5次拍照,逼迫我們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我們誰不寫,他們就每月來騷擾,搞的我們家中雞狗不寧。我們在邪惡的威逼下,都以不同方式寫了或說了「不煉功了」,太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了。嚴正聲明:在惡徒的逼迫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到底。

張躍仙、宋青仙、張桂花 2018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因起訴江魔頭,被綁架到當地洗腦班。他們以「不轉化就送監獄判刑」對我進行威脅、恐嚇。由於我人心重,正念不足,違心的寫了所謂「四書」,並每天在邪惡的強制下看誣蔑大法和師父的視頻,看完還要寫所謂的「感想」。嚴正聲明:在被綁架期間,我配合邪惡所說、所做、所寫的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一定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朱亞芬 2017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於二零零六年學大法,由於時常有警察闖入大法弟子家中打、砸、搶,促使我加大了怕心,我把家屬放到相框裏的師父法像偷偷拿出來,放到了自家屋的天花板上面,在二零一五年搬家時,時間倉促,當時忘記取出來,致使師父法像被埋入廢墟當中,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我感到非常痛心。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精進實修,加倍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闞積順 2017年12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在給一個年輕人講真相,他一聽就說:「你幾個人是不是都在煉?把所有的東西都拿出來。」我說沒有。他一直追問,同修沒回答他,我由於怕心重、人心多,就說「沒煉」,話一出口就知道錯了。過後我非常痛心後悔,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嚴正聲明:一切所說、所做的不符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干擾和迫害,堅修大法到底。

陳秀梅 2018年1月7月


嚴正聲明

二零一七年七月中旬的一天,我們村的人領著派出所的人到我家來,讓我簽字,我兒子簽了字,讓我按手印。當時由於有怕心,正念不強,我配合了邪惡,按了手印。我非常痛心,非常後悔,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以上配合邪惡的行為作廢。我今後一定認真修煉,堅修大法到底,做一名真修弟子,跟師父圓滿回家。

蓋玉珍 2018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開展的「敲門行動」中,在村委會、辦事處工作人員的威逼利誘下,我違心的簽了「三書」。這是由於我自己長期不精進,學法不紮實,法理不清造成的,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辜負了的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的內心萬分痛悔。嚴正聲明:我所簽的「三書」全部作廢。我以後會精進實修,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

許鳳芳 2017年10月19日


嚴正聲明

2017年11月9日,社區治保主任、街道、區委六一零一起來找我談話,對我威脅恐嚇,原因是我2015年起訴江魔頭。由於我正念不足,學法不夠,怕心重,違心寫了「四書」。過後我很後悔,嚴正聲明:所寫「四書」全部作廢。我今後一定要多學法,實修自己,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楊光中 2017年12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怕心重,在面對公檢法的人時,在實實在在的考驗面前,違心的說了模稜兩可的話,讓他們誤解,還自以為做得巧,其實是在騙常人、騙自己、騙師父,以妥協換取了自由,承認了舊勢力安排所謂的「犯罪」。我一直都在後悔,覺的無顏面對師父。嚴正聲明:以前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胡大桅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時,我代別人寫了「保證書」。當時我學法少,悟性差,不敬師、不敬法,犯了大罪,現在感到非常痛心,真是對不起師父。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悔過書」等全部作廢。重新修煉,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嚴格要求自己,做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梁淑芬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被邪黨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監獄裏長期脫離了學法環境,沒能過好考驗關,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向邪惡遞交了「五書」和「思想彙報」。嚴正聲明:我在監獄裏所有的不符合法的文字和「保證」全部作廢。認真學法,加強正念,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錢玉久 2017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我在邪惡洗腦班上簽了「不學不煉」的保證書,後期又在壓力下燒毀一本《轉法輪》。現在我認識到這是對大法、對師父犯罪和不敬。嚴正聲明:所做、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作石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迫害期間,由於正念不足,對法理認識不清,在邪惡的「報告」上簽了字,有負師尊洪大慈悲的恩賜,愧對眾生的殷切期盼。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正法即將結束的最後時間內,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錢志鑫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2016年3月1日,派出所七、八個人強行闖入我家,強行攝像、錄像,拿出寫好了的不知道是甚麼東西,強迫我簽字,我簽了。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以後的修煉中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嚴格要求自己。

傅傳素2016年3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於今年農曆6月初3被邪黨綁架到派出所。在路上,抓我的人說:「以後別學了」,我隨口嗯了一聲,後又轉到看守所被強行按了手印。回來後通過學法,我認識到這些不應該做,非常痛心,覺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堅定修煉,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袁俊修 2017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2017年9月份的一天,兩個片警到家問我妻子還煉不煉法輪功。當時我怕妻子被迫害,也想讓他們快點離開我家,我就說「這都是多少年的事了,還沒完了,她不煉了。」我沒說真話,我錯了。我應該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去掉怕心和妻子並肩堅修大法到底,好好修煉,做真修弟子。我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聲明作廢。

曹永祥 2018年1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得法不長時間邪惡就開始迫害了,以後我就不學了。2015年我丈夫出現病業假相,在丈夫病魔和親情的壓力下,我也把大法書給燒了,犯了最大的錯誤,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非常後悔。我聲明我所做的不利於大法的事作廢。現在我也隨丈夫走入正法修煉,精進實修,加倍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張想琴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2017年9月,因我去張貼真相不乾膠,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綁架派出所。派出所的人非法關押我,審問我、抽血,要我簽字、蓋手印。這些都不是我的心裏話,是邪惡逼我的,現在我聲明在高壓下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走師父安排的路,跟師父回家。

余子桂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2017年4月份,我與同修到鄰村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綁架到派出所。他們讓我簽字,我沒簽,被非法拘留了5天。拘留所的工作人員讓我簽我的名字,當時,我沒多想,就寫了自己的名字。事後,覺的不對。在這裏我嚴正聲明:自己所寫的全部作廢。精進實修,彌補過錯。

任桂蘭 2017年12月7日


嚴正聲明

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二年,我曾兩次被邪惡強制「轉化」。邪惡叫轉化後的學員轉化下一期學員,我也被迫轉化過其他學員。這是犯罪呀!現在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轉化學員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堅修大法到底,彌補損失。

馬金童 2018年1月3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敲門行動中,由我村不法人員帶領人非法闖入我家,由於我不懂得法律,配合了他們,說了不該說的。我知道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現我聲明我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一律作廢。我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跟師父回家。

王春花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夏天的一天,當地派出所的工作人員說的是為我「取消煉功身份的標記」,出行方便,我出於怕心「默認不煉功了」。我對不起師父這麼多年對我的看護。在此,我聲明我默認的「不煉功」作廢。堅決修煉,跟隨大法師父回家。

司連喜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2017年12月27日下午,我所在市區的3個610人員到社區騷擾我,當時我說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話。我在此聲明:當時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金蘭 2017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十九大前,村幹部領著派出所一個人到我家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當時我有點害怕,就說「不了」。我很後悔,現嚴正聲明當時我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郭玉蓮 2017年12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法沒學好,對家人的情重,在安逸心、怕心、利益心的作用下,犯了很多錯。在高壓下我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一律作廢。我要努力學好法,彌補過錯。

代萬英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7.20時居委會逼我交大法書,我無奈就交了一本《轉法輪》。我現在鄭重聲明那時我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事作廢。以後我一定聽師父的話,緊跟師父修大法到底。

黃遠分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派出所警員到我家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害怕說「不煉了」。我認識到不對,我聲明我說的「不煉了」全部作廢。以後好好學法,做好三件事。

王芝蘭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在邪黨的高壓下說了不該說的。現在我知道錯了。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多學法,做好三件事,隨師回家。

蔡秀英、耿淑蘭 2018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的一天上午,突然有人敲門,我開了門,進來五男一女,都是年輕人,身穿便衣,把所有的房間查了個遍,我問你們是幹甚麼的,他們這才說是派出所的警察,來了解我煉法輪功的情況。我就把自己通過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的事實講給他們聽,之後她們讓我隨他們去派出所一趟,我不去,他們說去一會就把我送回來。當時我人心出來了,想硬是不去會跟他們鬧僵,驚動樓裏人看熱鬧多沒面子啊,我配合了他們。到了派出所後,他們問我知道江澤民嗎?我說江澤民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全世界都知道。我又講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我們師父教我們做按真善忍標準的好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人,他們將我說的話打成材料,讓我在上面簽字,我說不認字,就讓我按了手印後把我送回家。在這次過程中,我做的不好,悟性太差,學法不用心,關鍵時刻配合了邪惡,為此我一直自責著,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救度。我在此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走師父給安排的修煉道路,做好三件事,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王英梅 2018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去年11月底,我和同修出去講真相勸」三退」,被人惡告,來了兩名警察,開始翻袋子裏的東西,我們說隨便搜查違法,就讓去派出所,我們就去了。一位副所長很兇的口氣說:「你們反黨,是敵人」,我們說「不是反黨、是救人」。他們第一件事就要我們把自己的名字簽在紙上,我說簽名對你們不好,給你們留下迫害法輪功的證據,和他們講了很多真相,也沒簽名,他們又搶走我的乘車卡,一定要簽名,我就簽上「法輪大法好」,他們用筆劃掉還要我簽名,說這是程序必須得簽。這時我一看錶快下午二點了,再不回家兒子、兒媳就到處找我了,如知道我在派出所,那麻煩就大了,以後別想外出講真相了,就這人心放不下,我違心簽了名,配合了他們,害己又害人。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肖茹金 2017年12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和同修於2018年1月1日外出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構陷被綁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我們一直持續發正念講真相,於當天下午六點過被分局警察接回並押到家。到家後自己放鬆了發正念,被他們搶走了大法經書以及四個真相手機,這時我的怕心出來了,說了一句「我再也不做了」的話。我知道這句話是不敬師不敬法的,我恨自己在關鍵時刻怎麼就不能正念正行。由此我深深的反省自己,原來這麼多年我一直都沒有實修自己,拿師父的慈悲當兒戲,在關鍵時刻才會做出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在此我嚴正聲明:我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要在做好三件事中實修自己,修去保護自己怕受傷害的私心,加倍彌補,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謝忠雲 2018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在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中,我真名實姓向最高檢察院起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惡。二〇一五年十二月我被派出所綁架,被非法拘留一個月。雖然我拒絕了邪惡的威脅和利誘,但還是在「拘留證、釋放證」上簽了字,沒有按照師父的教導去做,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在此嚴正聲明:我在「拘留證、釋放證」上的簽字作廢。同時在一九九九年江澤民打壓法輪功初期,我按邪惡的要求向邪惡提供本單位法輪功學員名單,是自己的心性低、悟性差的表現。在此也嚴正聲明:從江澤民打壓法輪功至今我所說、所做的不利於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彌補本人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傳德 2018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五年在我被綁架期間,邪惡揚言要重判我。丈夫迫於重大壓力,加之之前我剛經歷了一場生死病業關,他擔心我身體承受不了,受當地公安邪惡指使,丈夫強迫我假借住進本地一醫院的精神病科(每天拿藥即可回家)。歷時一個月後,醫院為我出具了:「精神抑鬱症」病歷,該病歷被裝入對我的刑事審判書中。由於我當時沒有嚴肅在法上認識此事,沒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對我一切安排,面對邪惡沒有做到堂堂正正,同時也背離了修煉人應遵循「真」,給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和損失。在此,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關茵 2018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2017年敲門行動派出所的工作人員突然到我家,當時我正在兒子家看孩子,丈夫和他們說「我不煉了」。黃曆6月18日這天,他們又來了,問我在家幹甚麼?我回答:「這不看孩子」,他們又問:「有沒有人來找你呢?我說:「沒有」,他們沒有說甚麼就走了。當時我也沒有否定,就這樣過去了。事後經和同修切磋,我知道錯了,隨和了邪惡,沒有和他們講真相證實法,也找出了人心、怕心、私心,是這些心擋著我證實法、講真相、救眾生。今後,我要從新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姜美香 2017年12月11日


嚴正聲明

2017年的兩會期間,派出所的片警和社區的兩人來我家騷擾,進門就問「你還煉法輪功嗎?」那幾天我正狀態不太好,腿疼,走不了路了,我兒子就給我做了一個小推車作為扶手,我正念不足,就隨口說了一句:「你看我現在這樣還能煉功嗎?我都躺下了。」然後他就說「不煉好啊」,從那以後我真的就起不來了。今天同修來和我交流,我悟到我那時是上了舊勢力的當了,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現在我嚴正聲明我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我堅決走師父安排的路,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李東樂 2018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2017年十九大期間,派出所兩警察「以貼對聯為由」把我帶去派出所,「以信仰(×教」)為名,讓我簽字,我沒簽,然後強行按手印、取唾液。到拘留所,自己正念不足,在怕心的作用下,按了手印、照了像。公安將我拘留十天,被情帶動下我把那個號服披在了身上,回家時讓按手印,我也按了。回家後我非常後悔,作為修煉人這是對師父、對大法的不敬,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我做錯了。嚴正聲明我所寫、所做的一切不敬師父、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定走師父安排的路。

劉長福 2018年1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在這之前我的身體是有病毒,通過學法煉功,身體完全康復了。九九年七二零鎮壓法輪功以後,派出所的人找我幾次,我說「沒煉功」,沒敢說真話。我覺得太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這就是我對師、對大法的堅信成度不夠、正念不足、怕心造成的。現我聲明我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從今以後,我要精進實修,要堅修到底,對得起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對得起眾生對我寄予無限的厚望,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劉玉榮 2018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因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在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被邪惡綁架並判刑,關押在監獄進行迫害。我於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才被釋放。在這期間遭受的迫害是極其險惡殘酷的,欺騙、栽贓、構陷、恐嚇、陷害等等手段。由於自己有怕心、有執著,在這過程中,說過、寫過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在此:我嚴正聲明所說、所寫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趙貴寶 2018年1月5日


嚴正聲明

學校要求在微信上簽名「對邪教說不」,老師一個個孩子的核對要求必須簽。我當時猶豫了一下,但認為法輪大法不是邪教,就簽名了。還跟其他家長順便普及了下公安部認定的邪教有哪些。現在知道了這個微信簽名是攻擊大法的,中共真是太邪惡了,拖全國的孩子下水被他們毒害。在此嚴正聲明:我和孩子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法輪大法是正法!堅修大法到底!

李白羽 2018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訴江這件事上,由於自己的怕心重,在這次敲門行動上我配合了片警、街道、居委會,在他們帶來的三張紙上簽了名,並按了手印,還說了一些不在法上的話(沒有仔細看紙上寫的是甚麼),配合了邪惡。特此嚴正聲明:自己所簽的名、按的手印和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一律作廢。從今以後一定要學好法,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孟祥豔 2018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2017年9月份一天,在中共邪黨搞的所謂敲門行動中,由於怕心我沒有堂堂正正的反駁片警說的「大娘不煉了」。事後回過神來萬分痛悔、自責,無地自容,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眾生。在此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一定聽師父的話,修好自己,學好法多救人,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跟隨師父圓滿回家。

董媛來 2018年1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因控告江魔頭被迫害。在邪黨的黑窩裏,我被強迫摁的手印和簽的所有的字及在幾年前被邪黨人員強迫寫的「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和所有簽的不符合大法的字和說的不好的話和做的不好的事聲明全部作廢。大法是正法,師父是最正的,我一定跟著師父修煉大法到底。

孫成榮 2018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8月下旬,派出所兩警察到我家騷擾,當時我沒有在家,兒子在家。由於是第二次騷擾,兒子壓力很大,違心的說「我媽不煉了」。現在我嚴正聲明:我兒子對警察的所有對話內容全部作廢。我要堅定修煉,信師信法,跟師父回家。

李愛軍 2018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監獄期間,在邪惡的強迫下違心的簽了「三書」、做了「不修煉」的保證。現在我們嚴正聲明:以上所簽的「三書」及所說、所寫、所做的對師父和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彌補過錯,跟上正法進程,跟師父回家。

陳舒宇、張舒旭、代瑞連 2018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們一時糊塗主意識不清迎合了片警,說了不該說的話,給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真是愧對師尊的慈悲救度,後悔莫及。現我們聲明所說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今後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寶柱、林玉芝 2017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遭受迫害時,我為了不受迫害,就說有一點病,這樣就真的招來病的假相,真的就有難過的感覺,還有以前我所寫、所說、所做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聲明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方賢瑛 2018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妻子被邪惡迫害、非法緩刑期間,在壓力下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郝祥榮 2018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邪惡迫害、非法緩刑期間,在壓力下的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黃慧英 2018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壓力下說了不該說的「不煉了」的錯話。現聲明我對大法不敬和說「不煉了」的錯話全部作廢。並堅修大法到底,永不變心。

李曉琴 2018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處所簽的名、所說的、所做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嚴正聲明一律作廢。堅信大法,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李鳳儀 2018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對邪黨說「我不煉法輪功了」,這是假話,現聲明這句不符合大法的話作廢。我還是煉法輪功,堅持學法。特此聲明。

元立 2018年1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惡人的迫害下做出對大法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各秀芝、鄭其海、耿美榮、王秀芝、李梅、鄭豆氏、李振 2017年11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迫害下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堅信大法,堅修大法到底。

楊蘭香 2018年1月10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