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德國法會召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明慧記者德祥德國巴德克興恩報導)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四日,德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巴伐利亞洲的巴德克興恩(Bad Kissingen)召開。來自德國和瑞士德語區等地的法輪功學員參加了法會,並集體合影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拜年。

'圖1: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四日,德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巴伐利亞洲的巴德克興恩(Bad Kissingen)圓滿召開。'
圖1: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四日,德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巴伐利亞洲的巴德克興恩(Bad Kissingen)圓滿召開。

十八位法輪功學員在法會上分享了他們的修煉體會和故事,發言的學員中,西方學員佔絕大多數。會後,不少學員表示法會對自己的啟發很大,發言都實實在在的在修心性,對自己的修煉是個敦促和提高,也有的學員提到,聽法會同修的發言感動的時常流淚,發現了自己跟同修的差距。

'圖2~4: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八年德國法會上發言'
圖2~4: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八年德國法會上發言

在媒體工作中去掉名利情

Suchin介紹了他如何通過在媒體中工作,逐漸放下名利情的過程。

他在大學學了五年企業管理,後來有機會為講真相的媒體工作,剛開始他感到很難決定是否要做這份工作。「我在寫作上沒甚麼經驗,而且寫得也不是很好。另外,這裏掙的錢夠我生活麼?這份工作和我的學業以及我的工作經歷完全不同,這對我的簡歷會有甚麼影響呢?我的朋友們多數是醫生,律師,或者在知名企業有一份好工作,他們會怎麼看我的新工作呢?」後來他發現很多這些疑問都產生於對名、利和面子的追求。

他決定做這份工作,剛開始並不順利。他被派去學習編輯錄像。之後又加入紐約錄像組,後來又被安排到翻譯組。他覺得自己大材小用,在親戚面前抬不起頭。「雖然我知道我有求成功、證實自己的心,但是我仍很難改變這個思想,我常常覺得心裏不平衡。」同時還懷疑做的這些工作起不起作用。在這時有一家公司想讓他去工作,給的條件很好。於是他開始認真考慮換工作的事。後來,通過一些點化,他意識到自己出了問題。

「我和一位新唐人越南組的同修交流了我的情況。 她講了她在越南遇到的很多問題,還告訴我,她也曾常常想到放棄。但她總覺得在新唐人工作是她下世前向師父發的誓言的一部份,如果她放棄了,就沒有履行她的承諾。她還說,如果她當時真的放棄了,那她現在一定會很傷心。她的話啟發了我,於是我拒絕了那家公司。」

「在我拒絕了那家公司提供的職位後,我發現我求結果,求成就的心一點一點變淡了。」之後,媒體發展順利,通過新唐人紐約組的幫助,可以看到他們的成果和前景。

「我曾經抱怨我的工作不符合我的專業,漸漸的我放下了這個執著。這時又發生了一個有趣的變化:我在協調方面的任務越來越多,越來越像我在前一個公司幹了五年的工作。這樣我的工作經驗就起作用了。」

最後Suchin說:「修煉的過程真是太神奇了。如果修煉人不放棄執著心的話,甚麼事都顯得很難,不可能做到。可是只要修煉人放下執著,整個情況都能變好。」

在法蘭克福景點講真相

Strecker女士幾年來每週六都會到法蘭克福景點,給中國大陸遊客講述法輪功真相。她介紹自己是如何從一開始認為這跟西方學員沒有關係,是中國學員的事情,到了解到跟中國人講真相的重要性,並放下了對中國人不好的觀念,善待他們,並從修煉中學會了尊重同修的體會。

二零一三年,她參加了洛杉磯法會,師父講的對中國人講真相的重要性讓她深有體會。「在洛杉磯法會上我深深感到師父的話是在對我講。我認識到,我也有責任去做好景點講真相的事。師父的講話直入我的心,在洛杉磯的遊行中我還一直感受到這句話。我當時理所當然的給中國人發傳單。」

回到德國,她開始參加每週六的講真相活動。「剛開始對我來說發報紙並不容易,我之前對中國人的觀念已經很固執,覺得他們很吵很醜。給他們發報紙的時候只看到那些令人討厭的面孔。是師父的法幫助了我。 」

「我發現,如果我轉變了自己的觀念,我看到的事物也會相應的轉變。因為有一天我看到他們不那麼吵和醜了。當我給他們報紙時,即使他們不要,也向我回以微笑。」

通過修煉,Strecker學會了尊重同修。「開始的時候,我對所有不來參加活動的同修很怨恨,有時還發牢騷。一次當我又發牢騷時,有個同修對我說,不來的同修也許比我還要精進。這句話讓我思考:我怎麼能評價別人?我能知道他們不來的時候做了甚麼嗎?我看到了我的苛刻和一些不正的想法。在那以後,我對別人不好的想法越來越淡,到現在幾乎完全消失了。」

我的願望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

Blombach女士自己開美容院,她介紹自己是如何利用跟顧客接觸的機會,跟他們交朋友,結識更多的主流社會人士,講述法輪功真相。

一次,Blombach有機會接觸參選國會議員的政治家,「我怕由於準備時間太少,跟別人談話時想不起來該說甚麼,也怕丟臉。這時我發現了自己的一個觀念,那就是我認為自己不夠好。我告訴自己,真正的我是完美的,本質是神。我知道我得一個人去,我也知道我並不孤單。在我懷疑我的能力的同時我也明白,大法弟子應該是歷史的主角。這明確的一念給了我信心。」

「在那一瞬間我的怕心消失了,法的力量充實著我,於是我開車出發了。當我到達大學的會場後,台上已經坐了幾位政治家,會場裏也坐滿了人。在他們討論的過程中,我想著師父的話並一直在發正念。 」

討論會結束後,Blombach已經能很放鬆的走到政治家那裏,作簡單自我介紹了。她向政治家介紹法輪功,法輪功為甚麼在中國遭到迫害以及他能為結束迫害做些甚麼。「我還講了中共非法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我們希望德國能舉行並通過制止活摘器官的決議。 我希望他能在這件事上起積極作用。」

後來,Blombach和這位政治家交談了很長時間,「他對我們談話的內容很感興趣,還想要更多的相關材料。他還很高興的拿了幾份明慧的雜誌,並說要給他的朋友們看看。當他翻開雜誌,看到五套功法的圖片時,我通過自身的經歷講了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功效。然後他就說,他也該學學這個功法。於是我就建議他,和幾個朋友一起找個地方,我可以去那裏給他們演示五套功法。他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向我要了我的名片,並表示到時候跟我聯繫。最後他陪著我走到出口並謝謝我能來。」

「我祝他一切順利。他說,他希望能當選議員。我告訴他,如果他對法輪功有一個正面的認識,就能被選上。後來他真的被選為德國議會議員了。」

「我知道,那位和主流社會人士有很多聯繫的顧客能來我這裏並和我成為朋友,是師父的安排,是因為我真心想按師父的要求去做,去救這些人。而且我也感到和那位政治家的見面只是一個開始,以後我們能有更多的、意義深遠的交往。」

最後Blombach女士表示:「我全心感謝慈悲的師父給我的這些安排,感謝師父給了我跟主流社會的人交談的勇氣,感謝他讓我能跟這些人在合適的時間說出合適的話,使我能完成我的使命。」

'圖5~7:參加德國法會的法輪功學員給師父拜年!'
圖5~7:參加德國法會的法輪功學員給師父拜年!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