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 不被情所干擾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二零一四年,我丈夫突然得了重病,幾個月的時間就走了。失去親人的痛苦,加上婆家人的滋事挑撥,風言風語,使我變得精神恍惚,心神不定,不敢出門,不願見人。不能入心學法,更談不上做三件事。

有一天,兩位同修來看我,見到我,大吃一驚:原本白白胖胖的我,只剩下八十來斤,像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婆。同修搖著頭告訴我:這種狀態不行,一定要多學法、煉功。我在心裏埋怨同修,你們沒有一句關心我的話,全是指責,你們不知道我多少個日日夜夜未合過眼,多少個日日夜夜在我的痛苦呻吟中艱難度過。如果我每天不是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恐怕我也走不到今天。

我沒有忘記大法,在我孤立無助的時候,是師父和大法陪伴著我:「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時會脫離法的力量,就會顯的孤立無助。」[1]在我精神、身體支撐不住時,我一遍遍告訴自己,師父在我身邊,一遍遍背著這段法,告訴自己有法在,我甚麼都不怕,我能挺得住。由於那段時間我不能到小組學法,身邊又沒有同修,表面上好像脫離了法,真的是孤立無助,但這是暫時的,我的心和大法是連在一起的。我不願意寫那段揪心的魔難,但修煉人能經得住任何考驗。我只是覺得太累,想休息一段時間,好好調整一下疲憊的身體。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加大力度學法、煉功。身體在迅速調整,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的體重由八十多斤增加到一百來斤,並且臉色紅潤,精神抖擻,逐漸恢復到原來的樣子,同修開玩笑說,原來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又變成五十多歲的人了。親戚們看了我的變化,也從內心佩服大法。

在這裏,我要感謝明慧網的交流文章《淺談親情的不同層面》。同修在交流中說:「情能使修煉者擺不正與人的關係……但任何人情如果超過了法,就是危險的信號,就大錯特錯了。修煉人以修煉為本,本立而道生。一個修煉有素者,一定會把三件事放在首位。也一定能圓容好家庭,因為他有智慧有能力也有方法,而這一切又皆來源於法。依靠學法和實修的力量才能去掉情。」同修的交流,使我明白了家人只是我們的偶遇,不是我們的歸宿,我不能因他們而毀了自己的前程。就像文章中說的那樣:我們身在人中,但是我們的心要在方外,既要做好常人中一切,又要明白大家只是過客,聚散隨緣,不牽強、不執著。對親情看淡了,看開了,看破了,才能跳出情的漩渦。

我每天除了學《轉法輪》,還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從法中我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姻緣關係,這一生是親人、是丈夫,可那都是業力輪報,該還就還,該放就放,一切隨其自然,丈夫走了,這一世的因緣已了,無須再去思念,修煉人要從情中走出來,情是最不靠譜的,情又是最能摧毀一個人的意志,去掉情,才是修煉人必須走的路。

我終於鼓足勇氣,離開家門,到很遠的學法小組學法。全身心的投入到三件事上。

有一天,我早早的來到學法小組,只見一位老同修出現口語不清、嘔吐、甚至出現昏迷假相,我和另外倆同修一起發正念、學法、交流,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中午,住在附近的同修從家裏拿來了包子,飯菜等,我們簡單吃了一點,繼續給同修發正念,不讓舊勢力對同修下毒手,老同修略有清醒些,十二點半左右,學法的時間快到了,同修們陸陸續續的都來了,大家擰成一股繩,大聲的集體讀法,我們的場能量很強,每個人讀的紅光滿面,七二零後從未有過的這樣讀法,大家也從未有過的這樣心齊。到了晚上,有兩位同修留下來幫助老同修,其他人回去在家發正念,加持同修正念正行,走師父安排的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第三天同修能夠讀法了,這幾天我們安排同修輪流到此同修家學法、發正念。第四天完全恢復正常,這段時間,為了幫助同修學法,我每天要坐一兩個小時的車到同修家去,做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放下自己,真正在法上提高。

我們學法小組除我一人上明慧網外,其他老同修都不上網。同修講真相的三退名單由我匯總,發送給退黨中心,一星期一次,拿著同修交給我的三退的名單,面對密密麻麻,各種各樣的字體,開始我還認真,時間長了,也就有點敷衍了事,特別是有的老年同修每天退的名單都差不多,都是:美麗、平安、健康、有緣等。我多次提到這個問題,可仍是這些名字,心想:我總說她們,人家會不會說我毛病多,因為以前別人上網三退不查結果,我覺得那是不負責任,所以我要求自己一定對這事負責,每三退一個我必須查詢拿到證書為止。

因為我看到明慧網有關三退重名太多的通知,自己也覺得重名太多,怕被打回來,就耍小聰明,用同音字代替,把「有緣」改成了「由元」;把「健康」改成了「劍扛」等,結果被編輯退回,讓我回覆說明這個名字是否是本人同意這樣寫的,並給我指出:這種做法不僅不能改善重名多的問題,反而畫蛇添足,讓名單看似不真,而且已經私自更改了聲明人的化名,導致不符合代人辦理三退化名要本人同意的要求。面對編輯對我的批評,我委屈的淚水都流下來了,心想:我是為了你們編輯著想啊!也是為老年同修著想啊,結果成了我的錯,我該咋辦?一旦做不了三退,我的罪多大?一股埋怨同修的心湧上來,「你們隨隨便便起一個名字就完事了,把矛盾都弄我這,你們就那麼沒智慧,連個名字都起不好,給我造成多大麻煩,這下好了,名單退不了,看你們咋辦?」

一連幾天,我的心裏都不舒服。認為是同修給我製造的麻煩,到了學法這天,我特意把編輯的答覆打了一份,準備到小組念給她們聽,可我剛說此事,同修就說:「那以後就不要起這些名字了。現在救個人可不容易呢!」可又一想,雖然她們重複起名,編輯的答覆可是說我私自改名不符合代人辦理三退化名要本人同意的要求。沒有做到「真」。

我發現自己有糊弄事的心,看到這些名單我都不願做,當編輯提出來此問題,我暗自高興:「那就改過來,你們別說重複太多就行。」一種狡猾、不負責任的心理表現出來,通過這事,我看到自己修煉上的漏。最近看了網上的交流文章:《別讓黨文化擋住回家的路》,我對照自己,自責、怨恨、暴躁、遇事不為人著想,自私、強詞奪理、自以為是等,都是修煉人要去的心,通過這事,我要連根拔掉邪黨文化的根,肅清黨文化在我身上的流毒。還有不讓人說的心,編輯同修那種嚴謹的工作態度值得我好好學習,想到老年同修不怕風吹日曬,常年在外勸三退,出現重名也可以理解,我應該幫助她們起好名字,而不應該埋怨她們,於是,我對同修說「不是你們錯,都是我的錯」。同修也表示以後要用心起名,我曾一度不願到小組去,想躲避這個事情,自私,怕給自己造業,而不是想到眾生,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做事要處處想到為法負責,有做不好的地方我們要補充、圓容好,那樣神才佩服。我們就是應該在這種環境中修去自己的私心。達到法對我們要求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放下常人心-不被情所干擾-348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