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桂榮被哈爾濱女子監獄迫害住院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遭冤獄三年半的雙鴨山市張桂榮女士,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幾個月後就進了醫院。在不告知家人具體情形,也不讓家人探視的情況下,自稱李霞的獄警,自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兩次給張桂榮的女兒打電話,催促她去交四千多元的醫藥費。

張桂榮的女兒諮詢了律師,律師告訴她:按照法律規定,這個醫療費就應該監獄方面承擔,人是在監獄服刑期間出的事,有甚麼事情都得監獄負責。

張桂榮,今年六十五歲,丈夫早年礦難去世,她撫養著兩個幼小的女兒,生活的艱辛使她百病纏身,修煉法輪大法後,她無病一身輕。在後來的非法抓捕迫害中,張桂榮從雙鴨山公安局五樓跳下,造成骨盆、脊椎、腿骨等多處骨折,醫生診斷為終生癱瘓,後遇到好心人,從醫院將其接出。她繼續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奇蹟般的康復了,後為了躲避迫害,她隻身一人來到七台河市。

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張桂榮在七台河市遭到綁架,被冤判三年六個月,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遭受迫害,短短的幾個月時間,她就住進醫院,監獄方不允許她的女兒以家屬的身份會見母親,卻讓其女兒以家屬的身份交四千多元的醫藥費。女兒擔心媽媽的身體,焦急無助。

女兒的憂思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張桂榮的女兒接到了哈爾濱女子監獄一個自稱是十一監區獄管李霞的人打來的電話(李霞的座機號0451─86639041)。在電話裏,這個李霞告知:「你媽媽的情況不好,我們已經把她送醫院一個多星期了,怕有甚麼事,先通知下家屬。還有就是住院的醫療費四千多元,得家屬拿。」

女兒和親人強烈要求親自去哈女監看看母親,但是被李霞告知:你的媽媽沒有戶口本和身份證,不能證明你們的母女關係,不能辦理接見證,所以不允許你見。女兒說:那讓我媽媽接電話。李霞稱:你媽媽現在不能接電話,等身體好了,才能接電話。張桂榮的女兒只好掛斷電話。

掛斷電話,張桂榮的女兒陷入了沉思,回憶剛才李霞說的話,一連串的擔心反映到大腦中:一向健康的媽媽,才到哈女監幾個月,就有病住院了?毫無疑問媽媽肯定是被迫害嚴重住院的。按媽媽的性格,她是不會被「轉化」(指放棄修煉法輪功)的,哈女監那裏對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手段非常殘忍,李霞說「唯恐有事,先通知下家屬,」說明媽媽的情況很危險,她們怕承擔責任,才給家屬打電話的。我要親自去看看,她們還以媽媽「沒有身份證不能辦理會見證」為由,阻止我見媽媽,媽媽的身體差到連電話都不能接?……張桂榮的女兒在焦急無助與恐怖中又過了五天。

十二月二十日下午,張桂榮的女兒再次接到了李霞的電話,這次,她開門見山地催促家屬拿醫療費:醫療費四千多元,是我給墊付的,並且假惺惺地誘騙說:我再和監獄申請一下,看能不能給報銷點,但是希望不大,等你把錢拿來,我會把醫療票據給你。

女兒追問:我媽媽是不是被打的?李霞否認道:監獄有監控,我們是不會打人的。張桂榮女兒反問道:難道打人還會在監控底下嗎?!不見到媽媽本人,我是不放心的,你們說我媽媽沒有戶口和身份證不能證明母女關係,不讓我會見,那你讓我交錢,我以甚麼身份呢?

在家屬的一再追問下,李霞略帶威脅的說:現在新換的監獄長,對你媽媽這些「政治犯」抓的特別狠。

接著,李霞讓張桂榮和女兒說話,女兒接到媽媽的電話,聽到媽媽微弱的聲音,她告訴女兒,和她們說話要態度好點……女兒知道,他們在拿媽媽要挾,便不再多說甚麼。女兒擔心媽媽再受到折磨,媽媽現在她們手裏。

律師:醫藥費的責任在監獄

作為女兒,這個三十歲的單身女孩,這些年壞人對她媽媽的抓捕迫害,她已經習慣了這種孤苦無依的生活,她只是想辦個接見證,能像正常人一樣,在法定的時間內,去女監隔著鐵窗看看媽媽,知道她還安好,也就知足了,可是這也成了奢望。

在一九九九年江澤民流氓政權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這個苦難的家庭雪上加霜,她們孤兒寡母,經常是聚少離多,過著擔驚受怕顛沛流離的生活,女兒為了維持生活,十三歲就出去做童工,這些年的迫害,惡人們早已把家裏掏空,這次張桂榮被非法抓捕,女兒為了營救媽媽聘請律師,都是靠親友們的資助,現在女監把媽媽迫害住院,還讓家屬拿醫療費!

女兒專為此事諮詢了律師,律師回答:按照法律規定,這個醫療費就應該監獄方面承擔,人是在監獄服刑期間出的事,有甚麼事情都得監獄負責。

至於戶口的事,律師說,當時就是你們的戶口所在地雙鴨山四方台派出所設計的騙局,先誘騙你媽媽遷戶口,到嶺東區那邊又不給落,把戶口拿回四方台,又推脫。反覆幾次,又說過了期限,你媽媽就成了沒有戶口的「黑人」。現在不是你不能證明你是女兒,是你媽媽不能證明她是媽媽,也就是不能證明她是張桂榮,那不能證明她是張桂榮,這次抓捕你媽媽就是違法的。在這件事情上,他們從頭到尾就是耍流氓,她們為了讓你交錢,你就是女兒,會見時,你就不是女兒了,中共的司法體系都爛透了,只是監獄這塊表現的比較直觀明顯罷了。

見證人:哈爾濱女子監獄刑具迫害法輪功學員

一位親身在哈爾濱女子監獄遭受三年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說:其實這都是哈爾濱女子監獄迫害修煉人的一貫手法,哈女監獄迫害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手段之殘忍,令人髮指,那裏堪稱人間地獄。迫害善良的法輪功修煉人沒有底線!任何一樣東西都可以作為刑具,用來酷刑迫害修煉人。她說:我在那裏的三年,幾乎每天下午,我都會感到死神的徘徊。

普通的一個小凳子,都會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都能讓人生不如死,對於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從早上六點開始坐小板凳,一直坐到晚上十點,如果不「轉化」還會加長時間,坐到十一點甚至十二點,期間不准許上廁所。坐在小板凳上,膀胱受到擠壓,不讓上廁所,不許動,有的法輪功學員幾天下來,腿就腫的粗大,走路困難。冬天穿著棉褲還好過一點,尤其到了夏天,就穿一條單褲,坐在又矮又小的凳子上,幾天,屁股就硌破了,褲子粘在屁股上,疼痛難忍,還得繼續坐,再過幾天,就化膿結痂。夏天一熱,就會生出蛆蟲,任憑蛆蟲在屁股糜爛的創面爬行,還不許動,那種滋味真是……在那裏才親身體驗了甚麼叫生不如死,甚麼叫度日如年,每分每秒都難熬……即使這樣也不許動,動一下,包夾就打。

每一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安排幾個包夾看管,專門用蒼蠅拍立著打法輪功學員的眼睛。這些包夾為了減刑,非常賣力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在那些環境下,我曾經無數次想到了死,但是如果我死了,他們就會造謠說,煉法輪功追求圓滿「自殺」,會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就因為這一信念,支撐著我活著走出哈爾濱女子監獄。

她們做「轉化」時,就叫囂:不用你們現在嘴硬,等屁股坐爛就好了!有家屬來會見時,她們還說:我們這裏不打人,就是整天坐著,監獄的規定就是坐著。可有誰知道這坐著背後的罪惡……

哈爾濱女子監獄是非法關押法輪功女學員的集中營,那裏非法關押著很多法輪功學員,張桂榮的遭遇只是一例。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張桂榮被哈爾濱女子監獄迫害住院-359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