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去用善念化開眾生心結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師父說,「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1]師父每次講法中都談到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每次講法,都是耐心慈悲的循循開啟我們的思維,拓寬我們的眼界,開闊我們的心胸。

十幾年中,我發放真相資料,打真相語音電話,最主要是以面對面講真相為主。我非常愛看明慧網上的文章,經常被同修們感動著,受到啟悟。也注意學習收集同修講真相的論據和妙語,積累素材為己用。現在我講真相已不再為難,能運用自如,把講真相溶於了我的生活中,我的生命中。

走出去就有收穫

六年前,由於女兒生孩子,我去北京照顧外孫女。每天學法煉功加上看孩子買菜做飯,忙得不亦樂乎。但是,我給自己規定,再忙每天必須走出去。只有走出去才有救人的機會,走出去就是在去掉怕心、安逸心。我多數是利用中午大人和孩子午睡時間出去講真相,只要出去就有收穫。退一個不氣餒,十個也不覺多,自然的做著。菜市場、超市、大商場是常去的地方,路人、保安都是要救的對像。有時中午吃完飯也想歇一會兒,但是想,不行,珍惜這時間,於是在一路尋找目標講真相中,越走越精神越輕快。天氣再炎也不覺熱,風再大也不覺冷,走兩三個小時也不覺的累。真相的冊子已經開花結果,那果實在等著我們去摘,要播種也要去收穫。

有一次,我回老家暫住兩個月,與一個同修聊起在北京的情況,同修說:「你真行,在那麼邪惡的地方你還敢每天出去講。」我當時還愣了一下。是啊,審視自己,講真相時,沒想過地區的差別,堂堂正正,在商場,在超市我都是自然的講,有時聲音挺大,旁邊的人還真是聽不見。心中有法,在哪個地方都是一樣,當然也要理智、智慧去做。

用善念化開眾生心結

在面對面講真相時,甚麼情況都能遇到。下面舉幾個有人提出問題我是怎樣回答的例子。

(1)遇到信佛信耶穌的,他們說有佛有主護佑。我先順著他說,有信仰就好,說明你是善良的。但是,你是有神論,共產黨講的是無神論,你入過它的黨團隊就一輩子打上了無神論的獸印。腳踩兩隻船是要落水的,神不會管你的,只有退了邪黨,神才會保護你。對信耶穌的,再加上一句:你們《聖經》中也寫著抹去這個獸印。這樣勸退效果比較好,有的說:「以前有不少人跟我說,我也沒明白,現在退了吧。」

(2)遇到說「是××黨給我錢,我幹啥要退」的,我就說:如果你不幹活,××黨能給你開支嗎?那錢是你自己一生奮鬥應得的,絕不是黨的恩賜。相反,××黨一不勞動、二不生產,凌駕在一切組織之上,拿著納稅人的錢,吃喝嫖賭,任意揮霍,現在抓的貪官哪個不是上億?你拿的那點錢買房得貸款,看病得借錢。如果共產黨不搞運動,不貪不腐,老百姓會得到像西方國家一樣更高的工資,更好的福利待遇。

(3)遇到說:「大法好你就在家煉,為甚麼參與政治?」我就從打比方,將心比心入手。反問他:甚麼叫參與政治?過來人都知道,文化大革命中,你中立,就說你「不關心政治,落後」;你積極,就說你有「政治陰謀」,這是共產黨整人的大棒子。舉個例子說,你的父親是個非常好的人,可是他的領導是個流氓,別有用心,污衊你父親殺人了搶劫了,抓起來關進監獄。那麼你們當兒女的能安心坐在家裏嗎?當你們出去喊冤上告說理,領導就說你「參與政治」、「擾亂治安」,你能接受嗎?將事比事,將心比心,法輪功是按真善忍的理念修煉,教人做最好的人,卻因為學的人太多了,就無端的遭受江澤民利用國家機器鋪天蓋地的鎮壓,我們的師父被污衊,多少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打死,被家破人亡,甚至被活摘器官,這是千古奇冤,我們能坐在家裏安心修煉嗎?何況中國人被江澤民的謊言矇騙,面臨淘汰的危險,我們能坐在家裏不去救人嗎?請你們一定要分清:愛國不是愛黨、中國不等於中共。

(4)遇到有的說:共產黨腐敗我承認,可是現政權也在治理呀。針對這個問題,必須從共產黨的本質上去認清。我說:現領導人是個清官,可是共產黨已經腐爛透頂了,貪官網連成片,一揪一大嘟嚕全窩爛,按住這兒那邊起,按住那兒這邊起。江澤民就是帶頭腐敗、帶頭淫亂、帶頭出賣中國領土的禍魁,把中國搞的這樣。共產黨的本質是「鬥爭哲學」、「暴力革命」。我們過去認為「革命」一詞是好的,現在明白了「革命」就是割你的命,是殺人!共產黨的歷次運動像土改、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都是用暴力,害死了中國八千萬同胞。毛澤東講的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與天鬥他戰勝過天災嗎?與地鬥,森林破壞,土地貧瘠,河流污染,資源掏空,三峽龍脈被切斷;與人鬥,歷次運動把人整的人人自危,人人相防,互不信任,道德淪喪。共產黨聲稱是無產階級專政,可現在當權者比地主還地主,比資本家還資本家;嘴上說「為人民服務」,其實人民都是它的奴隸,人民根本沒有人身自由、沒有言論自由、沒有民主、任人宰割。世界上多數國家的共產黨都解體了,現在只剩下中國、朝鮮、越南、古巴四個共產黨國家。共產黨是馬克思西方傳來的幽靈,《共產黨宣言》第一頁就寫著。幽靈就是魔鬼,共產黨就是把人類拉向地獄的魔鬼。共產黨員經常有人說:死了去見馬克思。真可悲,連自己中華民族的老祖宗都不認了。我們是中國人,是炎黃子孫,中國是神州,是五千年文明的世界驕傲之邦。中國人應該唾棄暴力,回歸傳統。天要滅它,誰也救不了它。所以,順天意,保平安吧!

一次同學聚會

七月份,參加了一個同學聚會。多數是十幾年沒見面了,有的是四十三年來第一次相見。一般常人聚會我是不願意參加的,但是我選擇了去,我是班裏唯一的大法弟子,他們還等著我去救呢。為此我做了充份準備,為他們每人備了一份禮物,穿上我最漂亮的衣服,想好了用「點面結合」的方法去講。

在第一次的大型宴會上,我利用我在同學中「才女」的名望,公開我是大法弟子的身份,並講了我被勞教迫害兩年,同學們很吃驚。我說:「我不自卑,因為我是正義的,所以我來了。」就勢我講了法輪功的美好,《憲法》第36條規定信仰自由,是江澤民迫害;講了公安部、國務院發布的39號文件,公布的十四個邪教組織中沒有法輪功;講了在勞教所黑白顛倒,大法弟子遭受著殺人犯、吸毒犯、小偷的毒打、警察的電棍。我向我的同學丈夫,在被迫害十八年來對我的不離不棄,為我痛苦的承受表示感謝。當時有同學為我丈夫鼓掌,喊好樣的。這樣,大場合(面上)講真相,除去同學們心中對大法的誤解;飯後(點上)的遊玩、閒談中,我私下逐個三退。有個團支書,認為法輪功是受人利用了。我單獨和她聊了三十多分鐘,真相幾乎都說到了,她很認真聽,也認同退了。有個當財政副局長的男同學,我拉他到一邊談退黨,他說:「我對共產黨挺有感情的,我再考慮考慮,」就借故離開了。我想,不能放棄。第二天見到他,故意樂呵呵的大聲說:「怎麼的,老同學,害怕啦?」他趕緊說:「沒,沒有。怕啥呀。」我就勢說:是呀,有啥怕的。我們被迫害十八年,沒有怨恨,沒有暴力,只是和平的講真相。我們不反政府,也不反黨,可是共產黨的暴政和腐敗,你在官場比我了解。我們講的是事實,天怒人怨,是老天要滅它!順天意吧,像泰坦尼克號船一樣,大船要沉,給你一個逃生的機會。今天老同學不告訴你,我將終生遺憾,對不起你。就退了吧!他說:「好吧,退!」

這次聚會,有從上海飛來的,有從新疆趕來的,有從北京來的,有從青島來的,有從哈爾濱來的,人近七十歲,四面八方相見以後不容易了。我勸退到的同學全部都退了,還勸退了兩位同學家屬。但也留有遺憾,二十個同學中,有四個沒來得及退就分開了。

十幾年在一線面對面講真相,聽到過同修對我的讚揚。我警醒自己,不要有功利心。我們只不過是走出去,動動腿,動動嘴,眾生被救,都是師父在做。師父說:「甚麼是大法弟子哪?歷史上有許多宗教,大家知道,修行中不帶有使命,它只是求得自身圓滿──我修好了去天堂,我修好了修成菩薩羅漢。可是『救度眾生』這句話說出來容易,誰敢做哪?你一個人修都修的這麼難,你還要帶著別人修。你帶著一個人修,就等於是那一個人的一切你都得負責,像你一樣的你去把他修好。你自己都修的不好、修的很難,你怎麼修好他?而且你救度眾生並不是救一個人,你要救的是很多人,你怎麼為他們負責?所以有些人說『我救度眾生』,我真的是從心底笑話他。救度眾生,誰敢救度眾生?你試試看?別說救度眾生,把他身體哪一份的病業加到你的身上你就死了,沒等你救他你就死了。」[2]

是啊,我們能做甚麼?真正的一切,是師父在另外空間給安排、給消業、給平衡。在這一切中,師父操多少心?承受多少巨難?而且不是單個,而是人類整體、全部!還有更多我們無從知道無法想像的!有幸助師正法,真的是千載難逢、萬載難逢、億載難逢。

個人體會,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走出去用善念化開眾生心結-3594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