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共產主義的終極目地--中國篇》 清除邪靈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我今年六十八歲了。最近,我在家裏做飯、吃飯或做活時,開始反覆播聽「希望之聲」播音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地--中國篇》一書。

那天在家聽時,看到不修煉的丈夫在看常人的電視劇,我就說:「你老看這個有啥好?裏面都是怎麼整人的、淫欲帶魔性的。」沒想到我丈夫騰就起火了,大喊:「就你們那個好啊?」還帶髒字罵人。他還嚷嚷說,要不是他人好,早把我轟出去了。

我吃了一驚,因為他平時不這樣對我的,今天這是怎麼了?我說:「罵人不對,對你也不好。你也是娘生的,不是樹上結的,你可別罵了。」他仍然不依不饒,又喊又罵,越罵越難聽。

我強忍住,沒再吭聲,回自己屋「砰」的把門關上了。他在屋門外還不依不饒的大聲喊罵。我心裏的氣一下子上到頭頂上了,腦袋都大了,但魔性沒有爆發出來,憋著難受的感覺,要爆炸一樣,一股念頭總想跟他理論理論,但還是忍住了。丈夫罵了一會兒,回自己屋裏了。

我心想他為甚麼會這樣呢?我為甚麼心裏這麼難受呢?這麼堵呢?難道觸動了我自身的甚麼東西?

我逐漸平靜下來,瞬間悟到了自己骨子裏那種剛烈不屈的性格脾氣,那不是善,不是慈悲,也不平和,包含著恨、狠、惡、自私、自我、不容人、不包容等等這些東西,再往深處順藤摸瓜的找,這些東西的背後還是個「私」。我這次一定要把它拔出來,銷毀掉。

回想修煉之前,我們也吵過打過,那時我就是得理不饒人,眼裏不能揉砂子,不能受到一點傷害、委屈。那真是你對我不好,我對你更兇的心態。修煉大法後,我不會和他打架,但是心裏還時不時的有不平衡的時候,怨恨丈夫說話不理性、不理智,不能正確認識大法,說話語氣狠。所以,不管大小事,他錯了,我就不依不饒。這不就是為私、為我的表現嗎?

師父說:「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甚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1]

我過去也向內找過,但沒有去想自己性格的剛烈中有恨、狠、惡等敗物,這是和共產邪靈一樣的東西啊!過去我還認為自己的「剛烈」是正呢。認識到這一點我真的是又驚又喜,驚的是我修煉多年,自認為自己文化不高,沒有黨文化的東西;喜的是師父點化啟悟,讓我認識到是這些不好的東西,它讓我氣憤、難受。

從收聽《共產主義的終極目地--中國篇》,我知道了,共產邪靈就是由恨和宇宙底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的。同時,這次也觸動了我丈夫身上被中共邪靈污染的不好的東西,他才那樣不理智。今天的表現不就是邪靈的大曝光嗎?我正好清除它們。

我在自己屋裏清理自己的空間場的一切不好的因素,徹底清除恨、狠、惡等敗物,清除為私為我的根;又發正念清除我周圍的空間場。然後,繼續聽《共產主義的終極目地--中國篇》,直到睡覺。

第二天早上,我給師父上了香,跟師父說:「師父,我不要不好的東西。」我又發了一個多小時的正念,並清除干擾我丈夫的共產邪靈因素。發完後,我心裏堵著的感覺沒有了,心裏輕鬆了,被慈悲的場包圍著,感到丈夫太可憐了!我有師父、有大法,而丈夫不修煉,看那些害人的爭鬥電視,他被共產邪靈操縱而不自知,他多可憐啊!我怎麼還恨他呢?我應該善待他,善待一切眾生啊。

上午,我出去講真相回來後,丈夫已經煮了粥,還給我炒菜、做了飯。他對我說:「我不看魔電視了啊。」我說:「謝謝你的粥啊!」我知道他背後的邪靈被清除了。

原來沒有認識到這些,以為上學少沒有那麼多的黨文化,就不在意了,其實我們全都是浸泡在邪黨文化中而不自知呀。聽《共產主義的終極目地--中國篇》真是幫助我認清、根除黨文化的過程。

自己的一點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