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在不同層次中對「自我」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從得法那天起,我就決心做師父的好弟子,也一直自以為修的不錯。可回頭去看,卻發現很多時候並不懂的怎麼去修,因為很多時候做的都是表面功夫,看起來很努力的樣子,其實本質上的東西沒有修掉,尤其是對「自我」的執著,表現出來的就是在不同層次上體現出來的為私的因素。

從法中我們知道,我們以前的生命是建立在為私為我的基礎上的,所以即使在做證實法這麼神聖的事時,也摻雜著不同層次的私心雜念,致使自己走了很多彎路,也給救度眾生帶來了損失。現在真的是非常清醒的認識到,修煉太嚴肅了,那層層的「自我」都得放下,層層的私都得剝離,必須達到完全純淨,才能是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如果不能從這個根本問題上下手,改變、提高自己,放下自我,修煉年數的增加也起不了提高層次的作用。

一、放下對「提高自我層次、積累威德」的執著

當年我是帶著尋求個人圓滿、以個人解脫為目地走入大法修煉的。我的父母因為所謂家庭出身問題,年輕時一直被邪黨壓制、迫害,所以後來他們想通過我出人頭地,擺脫社會底層的命運,所以當時我的人生道路一直朝著這個目標奮鬥。我在不到三十歲的時候就升到處級幹部,這讓周圍的親朋好友都頗為羨慕。然而在中共官場中看到的敗壞現象,讓年輕的我早已厭倦了滾滾紅塵。所以我得法時強烈的嚮往著天國世界的永生不滅和純淨美好,覺的自己可以為修煉放棄人間的一切。

當時帶著執著於自我圓滿、自我提高、為自己積累更大威德的這顆私心,參加了「四﹒二五」、「七﹒二零」以及後來的一系列反迫害、維護法的行動,但被舊勢力抓住了迫害的把柄,走了一段時間的彎路。現在回頭看的時候,能夠感受到那個時候師父是多麼希望我能在個人修煉過程中早日認識到這個根本執著,放下它,從而順利走過一九九九年七月的巨難,邁向正法修煉。然而那時的我有著太強的自我,再加上業力的阻礙,對師父的點化不明白、不理解。後來通過學法,師父進一步點悟,認識到了這個入門時的根本執著,漸漸的放下了對於自我圓滿、威德的追求,更多想到的是自己對於救度眾生歷史使命的承擔。

二、放下「在大法項目中證實自我」的執著

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二零零五年我來到了海外。在自由的環境下覺的更應該抓緊時間做好,所以我同時做很多項目,常常一天只睡三、四個小時。後來在我非常忙碌的時候,身體出現了比較嚴重的病業狀態。我知道這是舊勢力的干擾,但一定是被抓住了把柄,不然師父也不會允許它們這麼幹。我自修煉以來,師父最常用的點化方式就是借用別人的嘴直接指出我的問題,或是直接把相關的法打到我腦子裏。那天我腦子裏直接出現師父在《北美首屆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我知道師父在慈悲點化我,但當時心中卻有些迷惑,心想:常人看重的所謂前途、事業、利益我都放下了,也沒有想著自己的圓滿、威德了,難道還只是表面放下了嗎?我內心深處還固守著甚麼本質的利益呢?

但我知道作為修煉人除了向內找,沒有第二條路可以突破這個關,我就仔細分析自己做事的基點到底是甚麼。後來終於找到,我之所以這麼投入的積極的做大法的事,並不完全是因為慈悲心而想多救人,而是自己想做師父最好的弟子,不想比其他任何同修差,裏面帶有爭強好勝的因素,其實是為了證實自己的修煉,最終的目地還是為私!正是因為沒有脫離舊宇宙為私的基點,才給舊勢力找到了干擾的藉口。而這一點因為誤以為自己做的項目多、幹事心強就是救度眾生的願望強而被掩蓋了,如果不是師父點化,可能別人給我指出來我還不會承認呢!後來聽師父的「濟南講法」時,我明白,要完全為了別人,就必須完全放下自我;項目中不去證實自我,法的威力才會顯現。認識到自己的問題後,身體的不正確狀態很快消失了。

三、放下「堅持自己的觀念和方法,用『自我』標準衡量他人」的執著

在意識到並決心放下證實自我的執著後,我就以為自己基本上沒有甚麼自我的東西了。但是,我發現還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在很多方面發現自己的感覺和反映,還是有一個「自我」時不時的冒出來搗亂。比如當事情沒有按照自己對法的理解方向發展時,就消極;自己有時說話時的口氣非常斬釘截鐵、不容置疑,好像自己總是對的;總是用自己的感覺和要求去衡量一件事,自己覺的無所謂的事,就認為別人也應該不在乎;自己認為很重要的事,就覺的別人的忽視很不應該……。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上考慮問題、判斷對錯。這不都是很強烈的自我嗎?

而且我還發現,一些在項目中某一方面能力強的、比較精進的同修,也會有這個問題。總覺的自己的看法和觀點是對的,一旦自己的意見沒被採納,就會有諸多抱怨或指責,其實就是觸動到了自己那個最本質的利益、那個最根本的自我。這時如果真的是放下自我,就不會覺的自己受到委屈、傷害,而是還能真正站在別人的角度上去體諒別人,真正的想出更好的方法圓容項目,自己的一切認識、觀點都不重要了。

四、放下「追求實現自己在大法中的願望和目標」的執著

這一點是最不容易察覺的,因為表面的這個願望和目標可能都是好的,是為了助師正法的,但其實是用人心的執著去追求修煉中的目標了。比如我自己的例子,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考上神韻,看到她的個子還沒有長夠,就很憂慮、焦急,擔心最後不能實現這個願望和目標。而且一旦想到最後如果她真的進不了神韻,就非常的失望、傷心。把助師正法這麼神聖的事情,當成了常人中的目標在追求,忘記了孩子是師父的弟子,有師父的安排,只有師父的安排才是最好的。

這種對自我願望(即使是好的願望)實現的執著,有時反而會影響救人的步伐。其實無論發生甚麼,就是心如止水,腦中只有師父的要求,那才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風範。因為師父的安排一定是最好的,無論從對救人的角度還是對自己修煉提高的角度,師父的安排一定都是最好的。只有師父才能看透一切,才能主宰一切。進神韻的最終目地也不是為了進神韻而進,也不是為了實現自己人中的理想抱負,而是為了證實法,為了更好的救人。如果師父安排她在其它領域去證實法、救人,那是一樣的,如果對進神韻形成強烈的執著,也還是放不下自我的表現。

我體悟到,真正的信師信法,心裏總是從容淡定的,遇到任何情況都有正念和決心。其實師父已經在法中為我們準備好了一切,只要我們是修煉人的狀態,一切都會被有序的安排;而如果我們總是放不下自我,堅持自我的想法、安排,就會陷於舊勢力安排的圈套,最後是死胡同,而且最嚴重的就是影響救人。

如何放下自我?我的體會就是在多學法、學好法的同時,只有在遇到任何矛盾、衝突的時候能夠真正的向內找,從正法、救人的基點上去思考問題,才能做到正法中的脫胎換骨,才能徹底根除為私為我的舊宇宙特性,才能成為新宇宙的保衛者。師父在正法中成就大法弟子,而其他任何生命人為的想利用甚麼方式、達到甚麼目地都是不可能的。所以每個大法弟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完全放下自我,聽師父的話,按師父指的路走,這也是修煉人最大的悟性。

在這最寶貴的轉瞬即逝的最後時間裏,能夠修好自己的同時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隨師還!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