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有人損毀大連講法、濟南講法問題的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從冤獄回家後,不斷有同修捎來協調人的話,說要把大連講法、濟南講法的錄音刪除掉,只能留廣州講法錄音。我當時沒有電腦無法上明慧網了解情況,認為在家的協調同修每天都上明慧網,一定不敢私自做主銷毀大法音像的。儘管很捨不得也就把裝法的硬盤交給了協調同修。

當看到明慧網發表的《關於大連講法、濟南講法》一文後,對於自己沒有保護好法十分心痛。冷靜的找自己被鑽空子的原因,是學人不學法、是分別心、等級觀念、是依賴、是放縱來自內部考驗的一種麻木。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邪黨單位、社區、派出所、公安局、六一零、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破壞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之一就是:抄搜大法書籍、經文、音像、光盤、真相資料。從初期的大法書籍、經文被搶的不敢要回來,到越來越主動保護法,保護經文。尤其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裏,邪惡不許大法弟子看法學法。他們發現經文和大法書籍就搶走。在那種邪惡的環境裏,同修都能不惜一切去保護經文保護大法。然而,回到家中,來自同修內部以協調人身份出現的損毀大法音像的行為,就麻木了,放鬆主意識了。這不是學法不紮實的體現嗎?這不是學人不學法嗎?這不是安逸心麻痺了主意識,放鬆了維護法保護大法音像的行為嗎?邪惡跟我們要搶經文要搶大法,這容易分辨,不會上當。普通同修說要刪除或損毀某部份大法這也容易冷靜下來好好分析是否符合法、是否符合師父的要求。而「協調人」的身份卻能麻痺相當一部份長期依賴他的同修。作為協調人和過於依賴協調人的同修,都應該清醒了。

師父在《致歐洲法會的賀詞》中說:「作為一個修煉者,修是修自己。來自大法弟子外部的壓力是考驗、是精進的機會;來自大法弟子內部的矛盾、壓力同樣是考驗、是精進的機會。」所以,來自大法弟子內部以大法弟子(協調人、站長等)身份自居而出現的考驗壓力,也應該睜開法眼理智智慧的用法權衡對待。時刻保持清醒,時刻保持正念。

一點個人體會,請同修慈悲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關於有人損毀大連講法、濟南講法問題的認識-358859.html